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二十五更)我只是路过
    “爸,你这是咋了?”

    杨小龙赶紧搀扶住杨大志。

    “小龙,你快点过去看看,有人在砸咱的车,我本想阻止他们,可是他们上来就拿酒瓶砸我!”杨大志捂着头,一脸惊慌的说道。

    他刚才上完厕所,本想去外面买包烟抽,正好看到有人在砸杨小龙的车。

    他本来是想制止对方的,可是对方极其蛮横,拿起一个酒瓶就砸到他头上。

    眼看对方人多势众,杨大志只能返回告诉杨小龙。他亲眼见过杨小龙单挑十几名混混的场面,他相信杨小龙出面,绝对能打跑那些外面那几个家伙。

    “草他妈的,找死!”听闻此言,杨小龙瞬间火冒三丈,看了一眼额头不断滴血的杨大志,杨小龙对着那护士说道,“美女,你带我爸去包扎一下,医药费等我回来再付。”

    说完,杨小龙根本不等那护士作出回应,便已经冲出了医院。

    走到外面,杨小龙一眼便看到有人在砸他的奔驰,其中有一个正是刚才在烧烤店跟他发生争执的那个肥仔。

    而在附近还有不少人围观,但是谁也不敢靠前。

    “都给老子住手!”

    杨小龙怒吼一声,冲了过来。

    “小子,你总算出来了,怎们不继续当缩头乌龟了?”看到杨小龙出现,老肥几人终于停了下来。

    “当你麻痹的乌龟!”杨小龙怒骂一声,凌空一脚,二百多斤的老肥竟然被杨小龙直接踹飞出去。

    咚!

    老肥跟个肉墩子一样重重的砸在地上,光听那闷响就知道这家伙该有多重。

    “哎呦卧槽,疼死老子了,哎呦……”老肥捂着屁股禁不住哀嚎起来,他感觉自己胯骨好像摔碎了。

    “艹,敢动我兄弟,老子弄死你。”

    剩下的黄毛三人一看杨小龙竟然抢先动手,拎起酒瓶就向杨小龙冲来。

    看着那砸过来的一个酒瓶,杨小龙猛然抬起拳头。

    砰!

    酒瓶直接在空中爆碎!

    “不知死活!”

    杨小龙眸中寒光闪烁,冰冷的目光似乎想要杀人一般。

    他身子一动,恍若幽灵一般冲了过来,不过片刻,黄毛三人便步了老肥的后尘,捂着肚子躺在了地上。

    杨小龙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奔驰,车窗玻璃全部被杂碎,车身上被砸出不少凹陷。

    如果不知道杨小龙这车才买不到两个月,只怕别人都要以为这是报废车。

    “草他妈的。”杨小龙忍不住骂了一句,随后迈步走到了黄毛跟前。

    “说吧,老子的修车费谁来赔?”杨小龙神色冷漠的问道。

    “赔你大爷!”黄毛硬气的回道。

    “不赔是吧,行。”杨小龙点了点头,蹲下身子,抓起黄毛的一条胳膊,使劲往后一掰。

    咔!

    啊!

    黄毛惨叫一声,他的右臂已经无力的耷拉下来。

    “我再问一句,有没有人赔钱?”杨小龙冷冷的问道。

    “想让老子赔钱,没门!”

    黄毛咬牙切齿的说道。

    杨小龙打了他们不说,还折断他一条胳膊,他不向杨小龙索赔就不错了,哪会给杨小龙赔钱。

    “呼。”杨小龙深吸了一口,脸色突然变得平静下来,“不错,我就喜欢你这种硬汉子,这才是真男人。”

    黄毛正奇怪杨小龙发什么神经怎么开始夸他,杨小龙身子已经蹲下,随意一扭,将黄毛另外一只手臂也给扭断。

    “让你在我面前装,老子踹不死你!”

    杨小龙嘴里骂着,对着黄毛就是一顿猛踢。

    看着头破血流,牙齿都被打掉好几颗的黄毛,老肥几人一阵心寒。

    “喂,永哥,我跟老肥他们几个被人在县医院打了,你快来救我们!”

    马脸自知不是杨小龙的对手,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求救电话。

    接到电话之后,陈嘉永立即叫上一帮人,向着县医院赶去。

    马脸的小动作杨小龙看在眼中,但是他并没有阻止。

    修车费总要有人出的,看着几个人的样子也不想什么有钱人,不如多来几个人大家一起分摊。

    “没本事以后不要装,很容易被人打死的。”杨小龙又踢了黄毛一脚之后,这才走到了旁边,点了一支烟,等待起来。

    “小龙,你没事儿吧?”

    两分钟之后,杨大志从医院跑了出来。

    他头上已经缠了纱布,在他手里还攥着一根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木棍。

    “我没事。”杨小龙拍了拍手,“爸,刚才打你的是哪个?”

    “就是那个胖子!”杨大志恨恨的说道。

    “棍子给我。”杨小龙向杨大志伸出手道。

    杨大志把棍子递了过去。

    拿起木棍,杨小龙看了一眼,这估计是杨大志从哪个扫帚上拆下来的。

    杨小龙拿着木棍走到了老肥的身边。

    “你想干吗,我告诉你,永哥马上就来了,你要是敢动我你就死定了!”老肥色厉内荏的吼道。

    杨小龙将嘴里叼着的烟头扔到地上,一脚踩灭。

    “你砸我的车,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不该打我爸的,我最恨别人动我的家人。”杨小龙冷冷的说着,话音刚落,他手中的木棍呼啸一声朝着老肥的身上砸下。

    嘭嘭嘭……

    一棍又一棍,老肥很快便被打的遍体鳞伤,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淌下来,他只能抱着头拼命哀嚎。

    “小龙,打他几下就行了,再打可就出人命了。”杨大志赶紧提醒杨小龙道,看着杨小龙下手这么狠辣,即使是他这个当爹的都有点胆寒,不过好在这是他的儿子,在他的面前从未有过任何反抗。

    “爸,你别管了,我自有分寸。你躲远点,别让血溅你身上。”杨小龙向杨大志摆了摆手,继续敲打起老肥。

    “咔嚓!”

    这老肥到底是脂肪厚,抗打,杨小龙气还没消,木棍居然被打断了。

    “艹,什么破棍子。”杨小龙骂了一声,把断掉的棍子扔到了一旁。

    “死肥猪,现在知道错了吗?”

    杨小龙踢了老肥一脚道。

    “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老肥抱着头,根本不敢睁眼看杨小龙。

    以前都是他们这样打别人,谁也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轮到了他们。

    此时老肥心中不住祈祷着永哥快点来,自己好报此血仇。

    也许是听到了他的呼唤,一阵急刹车声响起,好几辆车接连停在医院附近的马路上。

    哗啦啦。

    一阵脚步声响起,便见十几号人冲了过来。

    “这下那个小子惨了,他就算再能打,只怕也不是人家十几个人的对手。”

    “管他那么多干吗,看这小子这么凶狠,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就让他们狗咬狗去吧。”

    “我刚才已经报警了,也不知道这些警察怎么这么慢,咋还不来。”

    围观的人群看到后来的这十几人,纷纷变色,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有的人甚至还在拿着手机拍摄视频,但是都秉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助杨小龙。

    “看热闹的都给我滚一边,等会儿伤着后果自负!”

    人群之中一名留着短寸,脸上有着一道伤疤男子朝着围观人群大声喝道。

    听闻此言,这些人纷纷后退。

    “永哥,你可算来了,就是这小子,他不仅废了黄毛,还把老肥打成了那样!”马脸受伤最轻,他连滚带爬跑到了陈嘉永的身边。

    看着被打的惨不忍睹的老肥还有断了双臂、趴在地上只能哼唧的黄毛,陈嘉永脸色瞬间变得阴森起来。

    “小子,连我的人你都敢打,你真是找……”

    陈嘉永正准备放几句狠话,然后再让人把杨小龙打个半死,但是当看到转过来的那张面孔时,他好像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再发不出一点声音。

    “找什么?”

    杨小龙漫不经心的看着陈嘉永道。

    “龙……龙哥?”

    陈嘉永眼睛瞬间瞪得滚圆,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杨小龙。

    “你认识我?”杨小龙眉头一皱问道。

    他努力回想了一下,记忆中并没有此人的样子。

    “龙哥,真的是您啊。”听道杨小龙的回答,陈嘉永脸上立即浮现出谄媚笑容,那变脸的速度简直比翻书都快。

    “龙哥,我是阿永啊,上次跟晖哥还去您家拜访过您。”陈嘉永赶忙解释。

    “你说的晖哥是周弘晖?”杨小龙眉头一挑道。

    “没错,就是他。”陈嘉永赶忙道。

    “哦。”

    杨小龙点了点头,虽然他还是没有印象,但既然对方提到了周弘晖,那他大概就明白了,这个陈嘉永想来应该是周弘晖的小弟。

    “这几个人都是我打的,你要是想给他们报仇就动手吧。”杨小龙坦荡荡的说道。

    “龙哥您这话是啥意思啊?我只是刚好路过而已,看这边这么热闹,就跑过来看看热闹。”陈嘉永强颜欢笑的解释道。

    杨小龙不认识他,但是他却认识杨小龙,他至今还记得,在从杨小龙家离开的时候,周弘晖千叮咛万嘱咐的,从今以后绝对不能招惹杨小龙。

    试问,连他的当头大哥都不敢得罪杨小龙,他一个小弟哪有那个胆量去捋虎须。

    “永哥,你这是不打算动手了吗?”马脸满腹疑惑,他也是有些懵了。

    不仅是他,陈嘉永带来的十几名小弟,包括周围的吃瓜群众全都愣住了。

    按照正常的剧情来说,现在双方不是应该拼个你死我活的吗?怎么看陈永嘉好像对杨小龙卑躬屈膝,一脸讨好的样子。

    他们又没有快进,怎么剧情突然就发生了这么大的逆转嘞?

    “动你妈的头!”

    陈永嘉一脚把马脸踹翻在地。

    “就你这垃圾居然还敢得罪龙哥,我看你他妈的是活腻了吧!”

    陈永嘉一边骂,一边对马脸拳打脚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