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蠢的无可救药
    刚才还在议论纷纷,猜测慕容家与楚家是否会趁机联姻垄断整个宁北市经济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

    整个宴会大厅都变得寂静无声。

    楚灿是什么人?楚家少爷,楚家将来唯一的继承人!

    楚家,即便是在整个冀北地区都有着赫赫声明,比之慕容家也不过稍逊一筹。

    现场这么多人,即便是慕容家的那几位恐怕在面对楚灿的时候都要客客气气的。

    然而杨小龙竟然当着这么多的面嘲讽楚灿‘懂个屁’,往小了说那是在侮辱楚灿,往大了说,那就是侮辱楚家,当着楚家老爷子的面骂楚家的继承人,这也实在太胆大妄为了吧?

    即便杨小龙是个神医,即便他救了慕容枫一命,但这还远不够他如此不将楚家放在眼中。

    没看到楚家老爷子对楚腾、楚灿的时候都客客气气的,杨小龙一个小年轻,怎么如此狂妄,他哪来的胆子?

    “杨小龙,你有种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楚灿被杨小龙气得七窍生烟,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我说你懂个屁。跟你这种不懂装懂的白痴说话真是够费劲儿的!”杨小龙一脸不耐烦的看着楚灿道。

    “混蛋!”

    楚灿双眼赤红,瞬间暴走。

    杨小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他,他要是再忍下去,那岂不要沦为宁北市的笑柄!

    “小灿,坐下!”

    眼瞅着楚灿要冲出去跟杨小龙拼命,楚腾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爷爷,你干别拦我,我今天非得撕了这个口无遮拦的混蛋!”楚灿怒吼道,随后使劲挣扎起来。

    “我让你坐下你就坐下,怎么着,翅膀硬了,连我的话都可以不听了?”楚腾脸色一沉,冷冷的问道。

    楚灿还想争辩几句,看着楚腾眼中的寒光,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给重新咽了回去。

    “杨神医,不知道可否为我解释一下刚才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真能指出小灿的错误,我一定让他向你道歉。”楚腾言语道还算客气,只是那言外之意已经相当明显。

    杨小龙要是能说出个所以然,他可以先放杨小林一马,如果只是信口开河,随意污蔑,那就要承受他楚家的怒火!

    杨小龙神色还是如刚才那般轻松,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到一点面临宁北市霸主之一楚家时的拘谨与敬畏。

    “既然楚老先生您问了,那我就给楚灿科普一下。”杨小龙微微一笑,竟然将那株稍小的野山参从礼盒之中拿了出来。

    杨小龙跟楚灿两人刚才言语之上的争锋已经吸引了宴会厅所有人的目光,众人秉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态度,将杨小龙他们这一桌团团包围。

    “众所周知,人参自古以来就被誉为百草之王,具有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等等神效,久服甚至可以延年益寿。”

    “但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野山参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少,几乎濒临灭绝,世面上现在出售的几乎都是人工种植的园参。”

    “园参虽然也是人参,但是效用跟真正的野山参相比,有云泥之别!”

    “大家看到我手里的这株小人参了吧,刚才我听楚少爷说这一株人参好像是七八十年份的野山参,还花了六十万,是这样吧?”杨小龙将目光转向楚灿。

    “没错。”楚灿回道,他虽然不知道杨小龙要干什么,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敢否认自己说过的话。

    “呵呵,就我手里的这一株不过是五六年的园参而已,价值最多不过六十块,你花六十万去买,真是蠢的无可救药!”杨小龙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你放屁,无凭无据,你凭什么说它是园参!你真把自己当成神医华佗了!”楚灿激动的怒斥道。

    杨小龙指出这株人参是园参,楚灿第一个念头就是杨小龙故意在那胡说八道,好让他出丑。

    “你想要证据是吧,行,我给你。”杨小龙从容不迫的回了一句,随后继续道:“懂人参的行家都知道,辨别人参可是有讲究的,既要看清五形,又要识别六体,只要这么一对照,很清楚就能发现这株人参只是一株几年份的园参。”

    “杨神医,你说的五形还有六体是个什么东西?”有人不解的问道。

    “这个我知道,五形指的是须、芦、皮、纹、体,六体是指灵、笨、老、嫩、横、顺,只要弄明白这些,一般的商贩根本就别想拿劣等人参蒙你。”有懂行的大声说道。

    “刚才那位大哥说的特别对,大家请看这株人参的参须,色白而嫩脆,珍珠白几乎屈指可数,此为我判断他为园参的依据之一。”

    “咱们再看这参芦部位,野山参芦头长,芦碗密,园参芦头短,芦碗少,此为依据之二。”

    “接着看参皮,野山参因为经年累月生活在深山老林之中,皮老的很,呈现黄褐色,质地紧密有光泽。但是这株人参,皮嫩而白,此为依据之三。”

    “最后咱们再看人参的纹理,在毛根上端肩膀头处,有细密而深的螺丝状横纹则是老山参,像这种横纹粗糙,浮浅而不连贯者基本上都是园参,此为我判断之四。”

    “有这四点依据在,就已经足以证明,这就是一株园参!而根据它有四个芦碗更是可以很容易的判断出它是一株五年生的人工园参。”

    杨小龙掷地有声,有理有据,顿时赢得了众人的众人的一致称赞。

    “这位小兄弟还真是行家啊,说的真好!”

    “涨知识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鉴别人参竟然有这么多门道。”

    “看来以后买人参也得长个心眼,可别跟楚少爷一样被人坑了。”

    围观的众人对杨小龙佩服的五体投地,而楚灿则成了众人心中的反面教材,有不少人甚至都幸灾乐祸的在那小声开起了玩笑。

    听着众人对杨小龙的恭维,对自己的嘲讽,楚灿那张脸瞬间变得一片铁青。

    “楚少爷,这东西虽然没什么用,但是拿回家泡茶喝还是不错的,就是价格贵了点,六十万的茶叶,我还真是第一次见。”杨小龙故意揶揄道。

    听到杨小龙言语之中的讥讽,楚灿那张脸彻底耷拉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