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砍我
    “小龙,你可千万不要胡来啊!”杨大志拉住杨小龙,一脸忧色。

    他就是一老实巴交的农民,这辈子没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眼看着冲突一触即发,心里不免生出一丝害怕。

    毕竟拳头不长眼,这要是把人打伤了还好说,大不了赔点钱,但万一把人打死了,那岂不是要偿命?

    所以即便此时杨小龙占据上风,但是为了他的未来,杨大志还是决定劝说杨小龙退一步开阔天空。

    “爸,这件事您就不用管了,我自有主张。”杨小龙看向杨大志,摇了摇头,语气很坚定。

    他的行为看似鲁莽冲动,但是实际上一切都在自己的算计之中。

    如果今天他不敢动手,必然会助涨亓琼钰的嚣张气焰,以亓琼钰表现出来的性格看,她不仅不会收敛,以后只怕更加得肆无忌惮,到时候他真得让人家骑到头上拉屎了。

    但如果杨小龙动了手,直接把亓琼钰打到怕,让她心里对自己产生阴影,见了自己就恐惧,那亓琼钰要是想再对自己不利,必然会投鼠忌器,不敢再像现在这般恣意妄为。

    即便等会儿真的把人打残了,那也是对方咎由自取,亓琼钰就算想以此要挟他都不可能。

    至于把人打死这种事,完全不在杨小龙的担心范围之内,他就在旁边看着,不可能出人命。

    “乡亲们,动手!”杨小龙右手再次一挥。

    小王庄的乡亲们不懂什么大道理,但都明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已经收了钱,那就没有后退的理儿。

    更何况他们人多势众,完全没有害怕的必要。

    “冲啊!”

    孙文俊大喊一声,带头冲了上去。

    众人齐声高呼,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瞬间将付帅等人淹没。

    “都给我顶着!”付帅大吼一声,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求援,一张铁锹突然从天而降,直接拍在他的手上。

    手机掉在了地上,不等他捡,便被混乱的人群踩的四分五裂。

    村民们手里基本上都拿着农具,加上人多,往往都是两三个人围攻一个,所以战斗一开始便一路碾压。

    “小龙,这种小痞子我也能打,你让我也上吧?”同村的刘婶儿带着一丝兴奋跑到了杨小龙跟前。

    “您要是愿意上的话,那我不拦您,不过您可得小心着点,别受伤了。”杨小龙看了一眼刘婶儿,直接答应下来。

    刘婶儿虽然是个女人,但长得五大三粗,皮糙肉厚,那腿粗的跟大象腿似得,而力气更是丝毫不比壮劳力差。

    她在家就是一头母老虎,把她男人教训的服服帖帖的,发起飙来整个小王庄村都没几个敢惹她的。

    “那个……劳务费你看能不能先给我?”

    刘婶儿嘴微微一抿,罕见的流露出扭捏神态。

    这表情要是放在亓琼钰这类女人身上,绝对的风情万种,迷倒众僧,但是放在刘婶儿身上,真的只能用东施效颦来形容了。

    即便杨小龙从不歧视别人的容貌,可还是看的一阵反胃。

    “刘婶儿,这钱给您,您赶紧上,就凭您刚才的表情,那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啊!”

    杨小龙不敢有丝毫耽误,赶紧数了一千块,递给了刘婶儿。

    拿到钱,刘婶儿顿时欣喜若狂,她把钱揣进裤兜,然后就跟着大部队冲向了亓琼钰找来的那些打手。

    刘婶儿不愧母老虎之名,这发起威来比不少男人都强,一个普通的打手在她面前几乎没有啥还手之力,往往三拳两脚就被打得失去战斗力。

    然而别人打刘婶儿,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有着厚厚的脂肪层做缓冲,寻常人的拳头对刘婶儿来说就跟挠痒痒似得。

    “刘婶儿真是太彪悍了!”

    看着跟人肉坦克一样横冲直撞的刘婶儿,杨小龙也忍不住咽了咽吐沫,他真是很难想象,刘婶儿她男人身体素质该是多么的强横,才能承受的住刘婶儿的日夜摧残。

    在村民们的围攻之下,亓琼钰身边的打手接二连三被撂倒在地。

    绝大多数打手见势不妙,被打倒之后直接趴在地上装死。

    但偏偏就有几个自以为实力过人的打手,成功抢了村民们的农具就想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但往往是伤了几名村民后立刻犯下众怒,十几把锄头、铁锹猛地一顿招呼,直接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抱头哀嚎。

    “小姐,我们顶不住了,你快走!”

    付帅推了亓琼钰一把,硬着头皮冲向了人群。

    其实他很想抛弃亓琼钰独自逃跑,但是他不敢,他很清楚,一旦自己那么做了,亓家绝对饶不了他,到时候他的下场只怕会更加凄惨。

    与其被亓家秋后算账,他还不如做一个誓死护主的忠心奴才,即便真的受了伤,亓家也不会亏待他。

    此时的亓琼钰早已被眼前混乱暴力的场面吓得面色惨白、心惊胆寒。

    她本以为有付帅在,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横行无忌,可是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的想法多么幼稚可笑。

    此时的她就像狂风暴雨中的小船,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亓琼钰生怕自己也被眼前这些残暴的村民毒打,到时候毁了容,那她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亓琼钰手忙脚乱的跑回自己的豪车跟前,坐好以后,立刻打开了发动机。

    “快动啊,快动啊!”

    亓琼钰使劲摇晃着方向盘,早已心急如焚,可是偏偏汽车就只在原地轰鸣,没有动弹一下。

    “我让你走了吗?”

    就在此时,杨小龙突然出现,直接拉开了车门。

    “啊,杨小龙你滚开!”

    亓琼钰大惊失色,手脚并用驱赶着杨小龙。

    只是可惜,她的攻击根本无法对杨小龙造成任何伤害,杨小龙就像拎小鸡仔一样将她从车里面拎了出来。

    亓琼钰拼命挣扎着,上衣都脱落了大半,露出大片大片雪白还有那深深的沟壑,不过杨小龙却没有多看一眼,动作粗暴的将亓琼钰按在了车身之上。

    “闭嘴!”杨小龙寒声喝道。

    “滚开,你给我滚开!”

    亓琼钰好像精神失控的小猫一样,反抗反而越发激烈。

    杨小龙眉头一皱,没有再所说废话,直接一巴掌扇在亓琼钰的脸上。

    “闭嘴,再让我听见你叫唤,我就杀了你!”杨小龙一脸狠戾的威胁亓琼钰道。

    “别,别杀我,我……我不说话。”

    亓琼钰被吓得浑身瑟瑟发抖,面色苍白如纸,哪还有一丝骄横跋扈之意。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非得让老子动粗才听话。”杨小龙冷酷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此时,包括付帅在内,几十名打手已经全部躺在地上,小王庄村的村民则拿着农具守在旁边,时刻防备着这些人再从地上爬起来搞偷袭。

    “亓琼钰,我记得你刚才好像说要杀了我是吧?”杨小龙拍了怕亓琼钰的脸蛋,淡淡的问道。

    亓琼钰一脸惊恐的看着杨小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问你话呢,没听到吗?”杨小龙脸色骤冷。

    亓琼钰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眼珠不断在眼眶里面打圈,她好害怕,好想哭,可是面对凶神恶煞的杨小龙,她又不敢。

    “文俊哥,把你背着的柴刀给我。”杨小龙向着孙文俊招了招手。

    “小龙,你要做啥?”孙文俊赶忙问道,他生怕杨小龙犯下不可挽回的过错。

    “你给我就行了。”杨小龙淡淡的说道,语气已经多出来一丝不容置疑。

    “小龙,咱把这些人打一顿就行了,没必要杀人,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孙文俊小声提醒了杨小龙一句,将柴刀递给了杨小龙。

    杨小龙看了一眼这把柴刀,刀背上锈迹斑斑,刀刃都钝了,显然是孙文俊夜里劈斩树枝用的。

    虽说这刀都能拿来卖废铁了,不过威慑力依旧不小。

    杨小龙拿着柴刀在亓琼钰面前晃了晃,然后递到了她的手里。

    “握着它。”

    亓琼钰浑身颤抖,哪有力气握刀,她带着一丝哭腔将柴刀推到了一边。

    “握住它!”

    杨小龙暴喝一声,声音犹如炸雷一般,吓得亓琼钰亡魂皆冒。

    亓琼钰咬紧嘴唇,鼓起全身的力量将柴刀握在了手中,她的眼眸之中尽是恐惧,她完全不清楚杨小龙想干什么。

    “你不是说要将我碎尸万段吗?来吧,使劲砍下去,你的愿望就实现了。”杨小龙说完,竟然将自己的脖子主动伸到了刀刃下面。

    现场所有人都被杨小龙这疯狂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

    “小龙你这是干吗啊!”

    田巧萍一脸骇然的向着这边跑了过来。

    “妈,你别过来,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杨小龙大喝一声,“爸,你看住我妈,放心,我没事儿。”

    “巧萍,你别过去给小龙添乱了,咱们要相信他。”杨大志心中同样满是担忧,可是他明白,杨小龙不会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大志,你放开我,万一那个女人伤到小龙怎么办!”田巧萍大声喊道,那可是自己唯一的儿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她怎么活。

    还在找”桃运小农民”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