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按在地上摩擦
    一身的力量也能发挥的更加精细,甚至还能超常发挥出十二成甚至十三成的力量。

    两个人仿佛化作两道光,两道可以毁天灭地的光。

    在不断碰撞中,天地山河都在不断破碎。

    随着战斗越发激烈,两人都渐渐打出了真火,把原本想要教训一下对方的计划完全抛在了脑后。

    现在更是根本没有停止下来的打算。

    “吼”周阳不断怒吼,让自己的精神更加炽热,手中的高周波剑每一次进攻都不带一点杀气,但却蕴含着无穷大的力量。

    刘沉香也没有丝毫退缩,即便周阳的攻击强大的惊人,但他手中的斧头却仿佛羚羊挂角,每每在最关键的时刻挡住周阳的进攻。

    更甚至,他的防御比周阳更强,有时候被周阳攻击中,却没有收到过大的伤害。

    而他却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反击周阳,让周阳受到更重的伤。

    两人都打出了真火,手中的进攻也是越来越重。

    “好了,都给我住手”沧源长老开口说道,想要制止周阳两人的打斗。

    他感觉这两小子越达越激烈,若是再不制止,这两家伙可能就会有一个受重伤了。

    沧源长老有点头疼。

    虽然这两个小子都是难得一见的天骄,是以凡境就可以逆战万物境的天骄。

    但似乎八字不对,两个小子却是一见面就打了起来。

    而且还有越打越激烈的现象。

    不过此刻的周阳两人眼中却只有对方,根本就没有听到沧源长老的话。

    甚至两人的战斗范围更大,已经快要jin ru试炼峰中。

    “这两个混小子”沧源长老有点咬牙切齿的节奏。

    试炼峰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兴许是因为试炼秘境的原因,所以在这个连灵脉都没有一条的小山脉里,竟然聚集了许多的凶兽。

    凶兽一族是独特的,它们外貌长相,甚至是生命形态都是各异,有些是血肉类生命,有些是岩石类生命,更甚至还有虚拟生命等等。

    若非它们体内蕴含着一种强大的凶煞之力,它们与这些种族基本上没有任何区别。

    这一点与吞噬星空里面的狱族有一点相似,但是与狱族不同的是,这些凶兽并没有固定的诞生之地。

    甚至谁都不知道它们是哪里诞生。

    不过一些洪荒中曾经写过,这些凶兽都是诞生在先天神魔的尸骨中,是天地间的第一批生灵。

    这其中也有一点矛盾,就好像有些凶兽根本就是虚拟生命,这种虚拟凶兽又是从哪里来的?

    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不管是那种类型的凶兽,却都没有任何智慧,只有杀戮的本能。

    在凶兽与凶兽之间,就充满着你死我活的争斗。

    所以如今在这片试炼峰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凶兽。

    也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危险。

    所以看到这两个不省心的小子渐渐向着山脉之中过去,可想而知沧源长老心中的郁闷。

    在那片山脉里,别说是这两个混小子,就算是他,也不敢说能够横行无忌。

    “哼”心中郁闷,沧源长老也没有丝毫的手软,不见任何动作,就来到了周阳的身边,探手一按就把周阳整个人给压倒在了地上,然后对着迅速冲过来的刘沉香冷喝一声,“还不给我住手”

    看着沧源长老轻易就把周阳压倒,刘沉香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这个人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对付的。

    不过现在周阳却是无比郁闷。

    本来满心兴奋的与刘沉香大战,他感觉自己热血沸腾,浑身战气勃发,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这种感觉让他更加兴奋,恨不得与刘沉香大战三百回合。

    但这种兴奋劲正高涨,热血快要燃烧起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从天而降。

    按住他的头瞬间就把他压倒在地上。

    周阳心中一惊,就想要反抗,但他倾尽全力却撼动不了分毫,头上的手依然像泰山一样压着他。

    正当周阳心中惊悚,要不顾一切的爆发所有力量的时候,就听到了沧源长老的声音。

    虽然周阳正式加入天宗的时间并不长,但他还是认识沧源长老的,所以一瞬间,周阳就明白过来。

    “我说长老啊,你先放开我行不,我保证听你的话不打了”不过明白归明白,但周阳还是感觉无比郁闷。

    他挣扎了一下,清晰感觉到嘴里鼻子里传来的泥土的气息,甚至他的嘴巴与大地靠的太近,刚一开口就感觉有泥土进了嘴里。

    这让周阳更加的郁闷,同时也对沧源长老的实力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周阳有点不甘,若是面对初入万物境,甚至更强一点的存在,他也不会这么毫无还手之力。

    但沧源长老却是万物境巅峰,甚至一只脚踏入了更强境界的强者。

    所以才能够毫无压力的碾压周阳。

    虽然心中不甘,但周阳同时也对万物境之上的境界更加好奇。

    “哼,你这个混小子还敢这么乱来的话,老夫就把你关小黑屋里去”沧源长老冷哼一声,狠狠把周阳在地上摩擦了一下方才把他放开。

    “嘶”周阳倒吸一口凉气,这种被按在地上摩擦的感觉酸爽之极,让周阳眼中冒火,心中发狠,等以后超过这个老家伙之后一定也要让他尝试一下这种被按在地上摩擦的酸爽感觉。

    不过周阳却不敢在沧源长老面前表现出丝毫的恼火,他敢保证,若是他敢表现出丝毫的不爽,这老家伙绝对感把他按在地上再摩擦一下。

    周阳心中恼火至极,但也没有多少恨意,因为他知道这沧源长老对自己其实并没有恶意。

    甚至平时还对他挺好的。

    “唉,老爸啊”周阳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心中哀叹一声。

    他知道一切的源头还是他的老爸,周道。

    听宗门内的其他长老说,似乎周阳老爸与这个沧源长老之间有着很深的矛盾,所以沧源长老恨屋及屋之下对他也是没有丝毫的好脸色。

    但周阳还听说,他老妈与这个沧源长老似乎是出自同一脉,彼此关系也是不错。

    如此一来,沧源长老对周阳又是恨不起来。

    最终所造成的结果就是,他一方面对周阳极度不爽,另一方面却又十分友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