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养蛊地?
    周阳甚至还看到一些全身钢铁铸成的金属人,周阳有种感觉,若是能够把这些金属人融化成为兵器,那么必定每一把都是绝世神兵。

    除此之外,周阳还看到许多千奇百怪的种族。

    有人形有兽形甚至还有山川河流,几乎什么模样的种族都有。

    周阳惊奇不已,这些不同的种族中有许多是敌对种族,甚至像人族是食人族,绝对处于死敌根本不可能有和平共处的可能。

    但在这个城市里,周阳却看到了两个种族平静的站在一条街上,虽然气氛凝重,但却没有立刻动手。

    “这个城市究竟怎么回事?”

    周阳对这个城市产生了无比的警惕,这个城市的规则制定者必定拥有无上的权利,而在如今的世界里,这样的无上权利都是由实力决定的。

    这就意味着,城市规则的制定者拥有绝对的实力,至少在这个城市中不存在威胁它的能力。

    但有很大的可能,那个规则制定者却不是人类。

    否则的话,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类会容忍食人族的存在。

    “不是人类吗”周阳喃喃自语,但对方也应该不是人类的敌对种族,否则人类的处境也不会很好。

    “不是敌人就好”

    “周阳”亚瑟的神色中,也隐约带着谨慎,他似乎能够感觉到这个城市表面的宁静下,那狂暴的波涛。

    一种混乱的气息让他十分不安,就好像一个随时都会点着的炸药桶,让身边的人根本难以安静。

    “怎么?”周阳疑惑看向亚瑟,他虽然对这个城市产生了一丝警惕,但却没有像亚瑟一般有着清楚的感应。

    “这个城市令我不安”亚瑟神情略带几分严肃,但虽然心中凝重,却没有表现出太多来。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把什么事都往外的人,他更喜欢用真实的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所以现在他牢牢的握紧手中的盾牌与巨剑,无时无刻不在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不安?”亚瑟的动作并不大,但周阳却能够感觉到亚瑟身边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这让他也开始紧张,若刚才还仅是一分警惕,那么现在这一分警惕就上升为警戒。

    眼也立刻打开,时刻监视着周围的变化。

    他相信亚瑟,正如现在的亚瑟无比的相信他。

    虽然彼此相识的时间不长,但却都可以把自己的后背放心交给他。

    这其中的原因,或许是彼此的性格,或许是现在的社会逼迫。

    但周阳却知道,更大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丫头蔡文姬。

    丫头似乎拥有一种亲和的力量,可以让人的心彼此相连,正是因为她的存在,方才让周阳两人可以放彼此的相信对方。

    寻常人可能感觉不到这股力量,但周阳不知道为何,却能够捕捉到这一丝神奇的力量。

    他感觉,这种力量对自己并没有危害,只要他想,甚至可以轻易的断开这种力量。

    但周阳并没有从这股力量中感到恶意,所以他也就没有介意这种力量连接到他的身上。

    没想到,这种力量竟然让他可以更清楚的感知到其他人的心思。

    但让周阳感到意外,又在意料之中的是,整个古城中虽气氛有点古怪,虽不见剑拔弩张,但大多也是互相仇视。

    不过整片环境却是一片繁华,甚至让人一度产生是不是回到了末世前的错觉。

    “好强大的人”周阳对那个规则制定者表示赞叹,如果是他的话,不一定能做到这样。

    “这人显然是在玩火”亚瑟也看出了这个城市的古怪,神色凝重的道。

    “确实,把一大堆不同性质属性的化学物质放在一个培养皿中,就算现在侥幸不发生爆炸,但这个火药桶迟早会爆的”

    周阳道这里,神色中突然闪过一个奇怪的想法,让他脸上瞬间出现几分惊骇。

    若是这些物质最后没有发生爆炸呢?若是被其中一个物质吞噬融合了所有物质的属性呢?

    “那家伙不会是把这里当成了养蛊地”周阳表示这有点难以置信。

    什么是养蛊地?传苗族中有些人懂得养蛊,就是把无数的毒虫放到一个地方,让它们在里面自相残杀,强者吞噬弱者,最后剩下来的就是最强壮的一条,就是蛊王。

    蛊王有多强大周阳并不知道,但毫无疑问却是所有毒虫中都是最强大的。

    甚至有些蛊王,例如传的六翅金蝉等蛊王,甚至拥有毁灭地的可怕能力。

    “你这里是养蛊地?”亚瑟惊讶的问道,“如果是养蛊地,那是谁布置的?”

    想要布置养蛊地,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凡能布置出来的,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亚瑟不会布置之法,但在王者大陆上,却曾经有人以一个王国为养蛊地,最后炼成惊蛊王。

    但蛊王并不是那么好控制的,更何况是这种屠了一个王国的惊凶蛊。

    所以那个蛊王最后反噬了原主人,不仅如此,它的凶性让它根本停不下杀戮的脚步。

    成千万上亿万的生命被它吞噬,一时间声威无两,被誉为王者大陆四大凶兽之一。

    直到亚瑟离开王者大陆的时候了,它仍然威压盖世,根本没有人能够对付它。

    所以亚瑟很清楚养蛊地的可怕,这根本就是一种凶兽炼成之地,在这里,没有过任何的人性,任何的慈悲。

    “不知道”

    周阳摇摇头,表示这只是自己的猜测,并不一定是真实的。

    “……”亚瑟无语,真恨不得给周阳两巴掌,这家伙话不负责任的啊。

    “坏蛋叔叔”丫头恼怒的白了周阳一眼,显然她也知道王者大陆上那恐怖蛊王的来历,这在王者大陆也并不是什么隐秘。

    甚至丫头族中还详细的记载着这个蛊王的种族性别,甚至还有它的研究数据。

    所以丫头更加清楚养蛊地的恐怖。

    若这里真的是养蛊地,那么方圆千里内基本上不可能还会有生人存在。

    所以丫头对这东西有些难以掩饰的恐惧。

    “怎么了!”

    周阳疑惑的看着丫头,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丫头了。

    “看你把人家吓得”丫头锅甩的很好,根本不自己被的半死,反而指着一脸平静的亚瑟道。

    ……

    昨公司搬家,事情有点多所以没及时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