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要轻举妄动
    见了方家二老回来,苏楠的心情难得好了许多,这段时间一直担惊受怕,也没睡个安稳觉。

    芬姐听她详细说了二人的状况,心里头的一颗大石头也算是落了地。

    “夫人打小没吃过什么苦,就算是在部队里也没吃过什么苦,”芬姐有些纠结道:“也不知她在那边吃的怎么样,平时热了冷了不像家里那么方便,什么时候能回来?有没有说?”

    苏楠安抚她道:“您放心吧,有专人照顾他们,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能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肯定会回来的,而且很快。”

    芬姐笑了笑,嘱咐苏楠回楼上看看孩子,自己则去厨房又忙活开了。

    可能是月子期间忧思过重,苏楠的母乳少,孩子大多都喝奶粉,但芬姐还是希望能给苏楠调理一下,她坚信喝母乳对孩子更有好处。

    楼上起居室内,苏苏正在和两个保姆玩扑克牌,三个人脸上贴着纸条,看上去虽然滑稽但却没一个人敢笑出声的。

    苏贺则戴着耳机在旁边听歌,时不时的看看落地窗旁婴儿车里的宝宝。

    小家伙睡的很好,一半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身上,脖子以上正好藏在窗帘的阴影之中。

    “姐,你回来啦。”苏苏有些兴奋,却还是压低了声音。

    苏楠看她们要收拾牌桌,抬手示意没关系:“你们继续玩,我回房间换件衣服。”

    说完又看向苏贺:“你们要是觉得家里闷也可以出去转转,不过不要走远。”

    在这附近都有王向阳派的眼线,应该算是比较安全的。

    苏贺摘下耳机摇头:“不闷,在家里挺好的。”

    苏苏也忙不迭的点头:“是呢,以前放假我一分钟也待不住,就想出去玩,现在不一样了,咱家不是多了个宝宝吗,我一会不看到他就想的慌!”

    苏楠忍俊不禁,回房间脱了外套想换上舒适的家居服。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她一边脱衣服一边打开新收到的短信:要想方锦程活命,就不要轻举妄动。

    嗡的一声,她的脑袋几乎快要爆炸了一般,手上的衣服也吧嗒掉在了地上。

    双腿一软,她跌坐在床上,拿着手机的手不住哆嗦。

    看着那个陌生号码,她很快冷静下来,飞快的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她在试探,并没有立刻去问锦程的事,因为锦程失踪一事目前对外界来说还是秘密,知之甚少。

    与此同时,她已经将这个电话号码飞快的发给了小林:“给我查一下,这个号码的归属地,以及注册人,等等所有能查到的信息。”

    接着她就在等那个人的回信,但手机在手心攥出了汗她也没等到接下去的回话,此时的她不安且焦躁起来。

    忍不住拿起手机又发了一句:你让我不要轻举妄动,但你起码要告诉我,什么叫轻举妄动,这个界限在哪?

    接下去又是漫长的等待,直到外间起居室内传来婴儿啼哭的声音,她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这个人不傻,发一条信息的时候她无法防备,发第二条信息的时候,就有可能被她追踪,所以果断没有回答她的话。

    小林这个时候也传来了消息:“楠姐,这个电话号码的归属地是h市,注册时间是今天早上,我派出的跟踪指令显示的注册信息是一位已经过世的老人。”

    h市?难道锦程已经回国了?可如果他已经回国,为什么任何一条航班上都没有他的入境记录?

    当初为了查清楚他到底回没回国,王向中连任何一条船只,包括黑市走私人口的船只都没放过,哪怕是一窝蚂蚁也一个一个数了个清清楚楚,就是没有方锦程的踪迹。

    这条短信很有可能还是对方的一个障眼法,对方既然如此狡猾又怎么会给她留下什么线索。

    抱着头,她痛苦的蹙眉,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反复重复:方锦程,方锦程,方锦程你在哪?你在哪?

    本来才见到方家二老的好心情也因为这条短信被破坏殆尽,她几乎可以肯定,对方一定知道她已经去见过方家二老了。

    所谓的不要轻举妄动很有可能就是要让她不要再去和方良业见面,也让她不要再去调查方家的事情。

    如果锦程

    真的在对方手上,那是不是可以确信,锦程现在是安全的,起码,他人是活着的。

    苏楠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裂了,一时间只想摔摔东西发泄一下,但她不能,不能。

    现在这个家里除了她还有苏苏和苏贺,还有宝宝和芬姨,她能做的就是好好的,不让这些真正爱护她的人担心。

    想了想又把短信截图,连带这个电话号码一起发给了王向中:向中,我这边资源有限,能查的都查了,没什么结果,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

    很快王向中便回了她的信息:“放心吧警花姐姐,我这就去查,我今天回a市了,改天去看看你。”

    “我没什么好看的,你忙你的就行。”

    王向中回道:“好,那我先去忙了,改天再聊。”

    这会儿他确实挺忙的,以前在a市的时候,经手的也无非都是些小打小闹的事情。

    这会儿的事情牵涉到嘉航集团,牵涉到家族企业和潘二的竞争,以及方锦程的失踪,所以他从未像现在这么忙,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充实过。

    林孝先给他发了微信,约他晚上出去聚聚,本来他要一口回绝的,对方好像知道他要回绝似的,很快第二条语音就发过来了:“你小子行啊,成当家人了,倍儿忙!不要不给哥几个面子!我跟你说,你要是敢不来,以后我们就把你孤立了!让你再也没朋友你信不信!”

    拿着手机有些头大,看了看助理送过来的表格,晚上要见的人还可以往后再推推。

    很快便给给林孝先回了信息:“行,时间地点发给我。”

    “行啊!你小子,真成大佬了啊!合该我就是你小弟呗!”

    打趣归打趣,但很快就发过来一个定位,随后附道:“你爱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来,哥几个反正到的差不多了。”

    这就差不多了?王向中看着窗户外头的大太阳有点不敢相信,到了年底这些人不是应该很忙的吗,怎么居然这么闲了?

    虽然已经将手上的事情安排好了,但起身的时候天色还是黑了一半。

    现在这个季节,白天短黑夜长,虽然天黑了,但实际上也就五六点。

    五六点正是下班高峰,王向中趴在车窗上看着外头拥挤的车辆打呵欠。

    说实话,今天这饭局他挺不想去去的。

    把方锦程弄丢这件事,他不光觉得对不起苏楠和方家二老,也深深觉得对不起那一群狐朋狗友。

    以前大家一起出去,都是少爷公子的,勾肩搭背走哪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方锦程也是最能蹦跶的一个,家里头背景深,卖他面子的人不在少数,他更像是一个跟着他混的小混混。

    而他也是最仗义的一个,有事最先出头,对他们几个用两肋插刀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现在倒好,他这个小混混成了大佬,却把曾经的大哥大给弄丢了。

    有些为难的揉揉一头乱糟糟的短发,他开始希望这堵车的时间能再长点了。

    可希望归希望,车辆还是缓慢的通过了红绿灯路口,继而一马平川畅通无阻起来。

    林孝先给发的地址是一个他们以前去过的酒吧不大,在酒吧一条街中显得有些不起眼,但进门之后却有专人守着。

    这酒吧只接待熟客,想来可以,但必须要有熟客带着才能进来。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几个一直没到这来,全因为他们发现了更好玩的地方,那就是潘英的one,night。

    说起来这地方也是方锦程误打误撞进去的,没想到之后还会牵扯出这一大串关联。

    这酒吧的氛围很安静,台上的金发女郎用低沉的声音唱着英文歌曲,蓝绿相间的镭射灯光慢慢的晃动全场,环境低沉,让人心里头也有些发闷。

    酒保引着他进了角落里的一个大型卡座,做了个一个请的手势就撤退了。

    林孝先抬手将王向中拨到了一边:“闪开点,挡着我看美女了。”

    在卡座中坐下,这才发现阴影中的人除了林孝先也就只有吴军了。

    军子嘿嘿一笑,哥俩好似的揽住他的肩膀:“还以为你得到七八点才能来呢!”

    “也,也没别的事儿!”

    他给自己倒了杯酒,跟军子碰了个杯。

    军子道:“锦程还没消息呢?”

    为难的挠挠头,大王八叹了口气:“说有,也有,说,说没有,也,也没有。”

    “那到底是有没有啊?”军子不乐意了“我说你自从跟了你三哥,说话都开始咬文爵字了!”

    王向中想了想答道:“有,有消息,但,保密!”

    原来在这儿等着呢!军子有些想笑,不过一想到自己那个生死未卜的兄弟又乐呵不起来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台上金发女郎一曲完毕,林孝先在众多掌声拍的最大声,不忘把酒保叫了过来,给酒保塞了一沓人民币,示意他给台上美女送过去。

    “发了一大笔横财!”吴军羡慕的冲林孝先努努嘴,又对王向中道:“咱们几个当中,属老子最穷!你有事没事接济接济我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