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保护
    锦程这次去越南不单单是为了调查药厂的事,也不单单是为了找到那些失踪的人,他还有更多的使命吧。

    那当初承诺的,四天就回来起码应该是真的吧?

    既然是真的,为什么过去了这么多四天了,他还是没回来?

    到底是什么任务将他置身于危险之中?

    除了那些她所知道的,他到底又隐瞒了多少?

    “曹处,你们,现在还能和他联系上吗?”

    曹闻眉头一挑,已然严肃了许多:“你这是第二个擦边球了,适可而止。”

    好,适可而止。

    不让她问她就不问,不让她知道的,她终究会自己发现。

    这辆车驶出a市市中心之后又行驶了两个小时,从她的方位判断来看,应该是a市的西南方向。

    按地理位置划分也属于a市的一个区,只不过还没开始开发,顶多算是郊区吧。

    在这个地方,大多数房屋都圈着一个大大的拆字,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将会拔起新的居民住宅区和摩天大厦。

    车子一路驶过,进入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一块写着‘住宿’字样的灯箱挂在斑驳的三层小楼上。

    “到了。”曹闻带头下车,苏楠紧跟其后。

    推开玻璃门进去,前台嗑瓜子的女人抬头看了一眼进门的人。

    虽然穿着厚实的珊瑚绒睡衣,头发乱糟糟的,但那双眼睛却分外精明,将嘴里的瓜子皮吐了出来,她起身问道:“住宿吗?”

    “看个朋友。”

    “哪里来的朋友?”

    “从国外来的朋友。”

    老板娘又看看他身旁站着的苏楠,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道:“她住宿吗?”

    “她只是路过的。”

    老板娘这才扔下两个字:“走吧。”

    说完又坐回原地,继续磕着瓜子看韩剧。

    看似简单的对话却让苏楠暗中倒抽一口冷气,这谨慎程度和‘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有什么区别吗?

    答案是没有,这暗号虽然简单又不会引起怀疑,但一般开旅馆的还真不会这么问,来的客人也不会这么答。

    跟着曹闻一路踩着老旧的水泥楼梯上去,房子虽然老,但还算干净整洁,一路走来也没有见到什么别的人。

    二楼也就无间房,皆是房门紧闭。

    曹闻走到一间门前敲了敲:“要过年了,老板娘让我来给送饺子。”

    房间的门被从里面打开,本以为这就能见到锦程的爸妈了,但出现在苏楠眼前的却是一位魁梧的,身着西装的壮汉。

    大汉看看他俩,侧身站到一边,给他们让出进去的路。

    “谢了。”曹闻伸了个懒腰进门,轻车熟路的直奔厨房而去:“大红袍还有吧?没喝完吧?之前不是让你们给我留点吗?”

    除了西装大汉之外,屋里还有一个身着西装的中年男人,那人有些哭笑不得的跟进厨房:“应该还有,你找找。”

    苏楠打量着这间房子,跟她本来的猜想不太一样。

    这应该是一幢老旧的居民楼,墙体斑驳破旧,按理说里面的单间也应该狭窄逼仄,能干净就不错了,但万万没想到进来之后居然是这种宽敞命令的三居室。

    三室一厅的格局,有着独立的厕所和厨房,若不是没有那种宽阔的落地窗,她就忍不住要怀疑这里不是某郊区待拆迁的小旅馆了,而是市里的公寓式酒店。

    毕竟,就连这里的电气化和沙发也都充斥着现代化三个字。

    壮汉还在盯着苏楠看,厨房里的两个人已经出来了。

    曹闻乐呵呵的端着一个紫砂壶,另一个保镖则捧着数个小小的紫砂杯。

    两人往茶几上一放就招呼苏楠坐下,那紫砂杯的保镖问壮汉道:“没去叫方良业?”

    本来已经要坐下的苏楠一听这话又赶紧站了起来,一脸期待的看着壮汉。

    后者有些不解:“这就去叫?”

    “叫吧,甭愣着了,既然人都带来了,也就是得到上级批准了,有什么事我担着!”曹闻说的大大咧咧。

    壮汉点头,敲响了某间房门:“方良业,有人来看你们。”

    苏楠不快的皱眉:“你们,就是这么不尊重军区首长的吗?居然还直呼他的名字?”

    壮汉也不快的皱眉看她:“他不是我的首长。”

    正在倒茶的保镖却是笑了:“该尊重点的时候也得尊重,平时怎么教你的?都忘啦?”

    壮汉不满,只得再次叫道:“方首长,有人来看你。”

    没一会房门就被打开了,方良业冷着一张脸出现在门口:“谁找我?”

    “爸!”苏楠赶紧起身迎了上去。

    壮汉抬手阻拦,不让他们离的太近:“到会客室去。”

    方良业看到苏楠也是又惊又喜,本来冰冷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甚至还带着些许笑意:“好,好,好,你怎么来了?”

    “说来话长……爸,您怎么瘦了这么多?”

    方良业不仅瘦了很多,连带头发都白了许多,五十来岁的人,皱纹却比同龄人多。

    苏楠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想到自己的父亲现在还不知又会老成什么样。

    “在这地方要是不瘦反胖,那还真奇了怪了。”壮汉没好气道:“行了,去会客室吧,别在这站着了。”

    “我妈呢?”苏楠问那壮汉。

    方良业赶紧回头冲房里叫道:“你快出来看看,谁来了!”

    “还能是谁?不是来做筛查的?”方太太手上正在勾毛衣,一边勾一边走了出来,在看到苏楠的刹那,手上的毛衣也吧嗒掉在了地上。

    “楠楠?!”相对于方良业压抑的情感,她真的是又惊又喜,要不是那壮汉拦在两人中间,她肯定已经将苏楠紧紧抱在怀里了。

    苏楠一时激动的情绪也溢于言表,虽然早有准备,但当真真切切的看到他们二老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鼻头酸涩。

    “真是楠楠……你,你怎么在这?他们,他们带你来的?”方太太不相信的捂着嘴巴,情绪很是激动。

    苏楠也饱含热泪的摇摇头,拦他们的壮汉更加不耐烦了,干脆打开了旁边的小房间:“会客室,三位难道想站着聊?”

    三人这才相继进了会客室,居中一张桌子,墙边摆着几把椅子。

    壮汉抱了两把椅子给方良业夫妇,在桌子对面安放了一把给苏楠:“请坐。”

    自己则抱了把椅子放在门口,正襟危坐的看着他们聊天。

    知道的是方家二老被保护起来了,不知道的一看这架势就是强制人身自由。

    见苏楠看着那壮汉,方太太拉着她的手坐下解释道:“不用担心,小王这个人挺好的,他不是外人。”

    “嗯。”

    她坐下,看着二老激动的面庞,她愈发觉得不知如何开口了。

    方静秋差点丢命,锦程有不知所踪,整个方家只剩她一个还有人身自由,居然被方锦程的一纸离婚隔在了方家的外头,将她撇的远远的。

    “对,对了。”她率先打破沉默,知道进这里不能带手机,所以她事先将宝宝的照片打印了出来:“我把宝宝的照片带来了,你们,你们看看。”

    二老接过照片,方太太自然是不用说的,捂着嘴巴就哭了出来,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也是百感交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还要极力克制。

    方良业亦是红了眼眶,手指细细摩挲着照片上孩子白白嫩嫩的小脸庞,如获珍宝一般捧着,好似捧着个孩子,生怕伤着碰着。

    “好啊,好啊,楠楠,真是辛苦你了,怀胎十月又把孩子生下来,我们也没为你分担什么……”方良业重重叹了口气:“孙子出生我们这做爷爷奶奶的也没抱一下,也没送孩子点礼物。”

    “您二老也躲不过去,等着你们给孩子买平安锁呢,”苏楠强颜欢笑打趣他们道:“要买个最漂亮的,别想省钱。”

    “好!好!买!”方良业此时眼里只有这个大孙子,莫说让他给孩子买平安锁了,就是给孩子摘天上的月亮他都会想办法爬上天去。

    几张照片,夫妻俩交换着看一直不舍得移开视线。

    苏楠暗中擦擦眼泪:“这照片您收好了,等回去的时候咱们拍全家福。”

    “会的,会的。”方太太也已经收拾好了情绪,将照片细细的收好,她再次问道:“锦程呢?这次锦程怎么没一起来?”

    苏楠心里虽然咯噔一下,但情绪转换的也快:“锦程有事耽搁了没过来,难道有过来的机会,不想错过了,所以我就来了。”

    “谁来都一样,看到你们好好的,大孙子好好的,我们也就放心了。”方良业如是说。

    方太太也道:“是啊,我们的事你们不用太上心,一切顺其自然,你爸和我一辈子也算是矜矜业业问心无愧了,虽然没立过什么大功,也没做过什么大事,但起码做到了为人民服务几个字,相信上级领导会看到我们的不易,也会给我们一个公平的判决。”

    苏楠笑道:“没那么严重,我听说了,这只是对你们的保护措施,为了在处理某些人的时候不会牵连你们。”

    “唉,但愿吧。”

    “爸,妈,你们真的相信大姐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