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我是个律师
    “老姐,你不是认真的吧?”

    面对苏苏的质疑,苏楠没有正面回应,扭头看向窗外。

    从她的方向可以看到别墅大门口的地方停了一辆出租,她道:“好像有客人来了。”

    下车的是个戴眼镜的小伙子,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手上拎着一个公文包。

    人还没进门就被两个黑衣保镖拦了个结实,对他一番盘问加搜身才让人进去。

    苏楠微微蹙眉,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需要这样严密的保护了?

    不一会卧室的门便被打开,年轻的保姆小丽站在门口说道:“少奶奶,有个叫蒋思文的人来看您,要见他吗?”

    “蒋思文是谁?”苏苏已经嘴快的问了出来。

    小丽道:“他说自己是方少的同学。”

    “同学?什么同学?”苏苏纳闷:“不会是来探听消息的吧?你们少奶奶生孩子的事可一直没对外公布过,你别不是说漏嘴了吧?”

    小丽着急辩解:“我,我什么也没说啊……”

    “行了苏苏!”苏楠忍不住呵斥她:“你这说话的态度也得改改。”

    苏苏不乐意的嘟嘴,趴在婴儿车旁看着熟睡的孩子。

    “丽姐,你跟他说我马上过去见他。”

    “好的少奶奶。”

    苏楠穿上松软的居家服出门,苏贺跟在她的屁股后面亦步亦趋。

    回头看看这个阳光帅气,已经比她高好多的男孩子,她有些奇怪:“跟着我干嘛?”

    苏贺道:“我保护你。”

    心底一道暖流霎时划过,忍不住抬手在大男孩的肩膀上拍了拍:“那我应该谢谢你是不是?”

    大男孩局促的涨红了脸,犹豫了一下才道:“以前都是你保护我们,现在我可以保护你,不管是谁都不能欺负你。”

    敏感如他,已经察觉到发生在苏楠周围的一系列变化。

    这个曾经把自己活成女强人的姐姐嫁入豪门,一度被爱情的光环所包围。

    但这豪门加诸在她身上的不幸远比带给她的幸福要多的多,如果姐姐当初没有遇到方锦程,没有跟他结婚,没有成为方家的少奶奶。

    也许她现在仍然是单身一人,也许仍然要活在别人的闲言碎语中,但起码肩膀上不会有这些不属于她的压力。

    不会因为失去丈夫痛心疾首,不会为了婆家而奔走相助,更不会……在失去方锦程之后有个孩子拖累她的后半生。

    方锦程如果就这么死了,那是他可怜,可他无辜的姐姐谁能看得到?

    “没人欺负我,苏贺,我也不会让人随便欺负。”

    “姐,我想过,方家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要不要考虑摆脱和方家有关的一切?你带着宝宝回爷爷奶奶家吧,我和苏苏毕业之后就回去找你。”

    苏楠看着他,这是第一次真正用心去倾听这个弟弟心里的想法。

    以前她忙于工作,苏苏和苏贺又处于叛逆的青春期,和她也很少交流,现在听他这么一说,竟然觉得苏贺比苏苏这个当姐姐的还要成熟稳重的多,不由欣慰一笑。

    “你别乱想,有些事情远比你所看到的要复杂的多。这已经不是我能不能摆脱方家的事了,而是自始至终,方家都是我的选择,我已经跟这个家,跟方锦程是一体的了。”

    “姐……”又给了老弟一个安抚性的笑,苏楠道:“考完试你也没能好好休息一下,我本来打算送你和苏苏出国避一段时间,但现在我也不能确定国外就一定安全,这个寒假,就辛苦你们宅在家里看孩子吧。”

    “就算你要送我出去我也不会出去的!我不想离开你,我想陪在你和宝宝身边。”大男孩看上去有点委屈,情绪激动间还红了眼眶。

    “嗯,我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家人总归是要在一起的,回房间去吧,我下去看看。”

    苏贺就这么看着苏楠下楼,别人生完孩子难免发福,她却好像没有任何变化一般,反而从背后看她的背影更觉得纤瘦许多。

    一时间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苏楠下楼,已经等在客厅的蒋思文立马站了起来,这个已经走出校园的小伙子看上去还是有些青涩。

    “苏警官……”他局促不安,努力想挤出一个笑来,却笑的有点尴尬。

    苏楠反而爽快微笑和他握手:“不好意思,我还在坐月子,就没换衣服。”

    蒋思文赶紧握住她的手晃了晃:“没,没关系……”

    说出来之后又觉得有些局促,抿着嘴巴站在当场不知所措。

    苏楠道:“请坐吧,你是锦程的同学吧,我好像见过你。”

    “是……”蒋思文有点不太敢抬头看她:“以前确实见过,我还是方少的室友。”

    “这样啊,可能在他学校见过你。”

    “您……生了孩子?”

    苏楠笑着点头:“没错,你来不止是为了问候我生孩子的事吧?”

    蒋思文听闻赶紧摇头:“当然不是,我来还有别的事情,就是,就是……”

    小伙子看上去有点紧张,手指绞在一起不知所措。

    芬姐从厨房端了杯热水给苏楠送过来:“少奶奶,先喝点水吧,楼上有人吗?”

    “苏苏在我房间里。”

    “好,那我一会再上去,给您炖个汤。”言罢拿起衣帽架上的毛毯来给苏楠盖在腿上:“别着凉。”

    苏楠捧着水杯微微一笑:“麻烦您了。”

    在芬姐离开之后她才对蒋思文道:“喝点水吧,别这么紧张。”

    蒋思文也端起桌上的水杯,从他进门就已经上了茶,但他一直没心思去喝,显然在思考一会该怎么和苏楠交流。

    打量着这个小青年,若不是有重要的事情,他也不会大冬天穿着西装跑过来。

    目光又落在他带来的公文包上,鼓鼓囊囊塞着不少文件,拉链都没有被拉上。

    “思文。”

    “啊?!”骤然听到苏楠叫自己的名字,蒋思文手足无措的差点打翻茶杯,抬眸看向苏楠的时候,清澈的眼底带着一丝慌乱。

    苏楠笑道:“你应该知道锦程不见了吧?”

    没有意料中的惊讶,看来他真的知道。

    “你打算告诉我的事如果跟锦程有关,我劝你早点说出来,我耐心,很有限……”

    不知为何,看着这个才为人母的女人,明明脸上带着浅浅笑意,但那说话的语气和所散发出来的气场仍然让蒋思文压力倍增。

    “苏警官,我还没做自我介绍,我叫蒋思文,是个律师。”

    言罢将手上的名片递给了苏楠,名片上所写的律师事务所地址是a科大附近的一个大学生创业园。

    已经迈出的第一步给了蒋思文一部分勇气,他将水杯放回桌上,干咳一声正襟危坐道:“我之所以犹豫,是不知该怎么说才能尽可能的减轻您的愤怒,我知道您才生过孩子,不应该生气,本来想等到您的孩子满月了再过来拜访,但现在我怕夜长梦多。”

    苏楠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平静,她将明信片攥在手心,直接了当道:“这是锦程的律师事务所?”

    蒋思文硬着头皮应了一声:“是,方少投资组建的,律师事务所的法人代表是我们高薪聘请的老师,而我虽然是所长兼负责人,但实际上只拥有10%的分红股。”

    他说着便从公文包中取出三个文件夹递给苏楠:“这是有关律师事务所前期投资,以及股权分红状况,还有这一年来所经手的案件以及盈利情况。”

    苏楠接过来匆匆看了两眼,不得不说,他们做律师的什么都考虑的很周到,连文书都写的密密麻麻争取没有一点纰漏。

    只是写的再多也没有方锦程的名字出现,哪怕前期还有姜玉琪的名字出现过,就是没有方锦程的。

    她前前后后翻了一遍,不禁冷笑出声:“清理的这么干净?”

    蒋思文有些尴尬,又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交给她道:“这是方少和我,以及导师单方面签订的合同是,别人从外面查是根本查不到律师事务所跟他有任何关系的。”

    苏楠道:“这么说,姜玉琪当初对他的指控也并不完全是捏造事实?”

    “是……除此之外,还有……”

    “还有学校是吧?”苏楠道:“我多少知道一点关于瀚海大学的事。”

    当初他们契约结婚完全是为了达成各自的私心,她想要找个结婚对象来摆脱七大姑八大姨的口诛笔伐。

    方锦程想要的是婚后的自由,作为一个纨绔公子哥儿,他当时巴不得远离家庭的束缚,而且最重要的是金钱独立。

    方静秋当时给过他们一大笔钱作为结婚礼金,这笔钱有多少她不清楚,去向何方她也不想过问,只是觉得这个当姐姐的未免把弟弟宠的有点过分。

    再后来他主动说起自己投资的事情,她不以为然没当回事。

    直到姜玉琪对方锦程的指控被她知道,一条条,如数家珍,连带他的账户流水以及一堆高消费的发票。

    从那时候开始,那些想要对付方锦程对付方家的人就已经在背后出手了。

    他以在编公务员的身份从事营利性经营活动,丢了工作不说,恐怕连带方良业都会被连累。

    可当她就要相信这些指控的时候,又是峰回路转,方锦程洗清所有罪名回来了,虽然工作单位还在观察,没有立刻恢复他的工作,但此时的方锦程显然已经对工作单位兴趣缺缺。

    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态度,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继续接手工作,尤其是他发现有其他的方式帮苏楠查到父母失踪的讯息。剩嫁不晚:猎爱小鲜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