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你喜欢小孩吗
    “锦程在越南是你的人在接应他?”

    王向阳礼貌的点头:“是,有什么不妥?”

    苏楠稍微有点犹豫:“我就是想问一下……他有没有跟你联系?”

    “没有,你不用担心,他会安全回来。”

    苏楠苦笑“王总,你真不解风情,就算是骗我呢。”

    王向阳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于耿直了,稍作沉吟却不知该怎么去挽回,索性说道:“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的,麻烦你了。”

    “不麻烦。”

    离开苏楠的房间他就给王向中打了个电话,听到这个八弟的声音他首先问道:“锦程在越南怎么样了?”

    大王八说话还是有点结巴:“应,应该没什么事,怎么了?三哥?”

    “苏楠遇到袭击,跟我一开始猜想的不错,这个人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方家,等锦程回国后你第一时间保护好他。”

    “什么?警,警花姐姐没事吧?”

    “没事,你先在h市等锦程回来,做好戒备。”

    “之,之前有人要,要对叶英下手,不过,不过已经解决了,我这儿,戒,戒备这呢!”

    “嗯,你自己掂量,不要放松警惕。”

    “得嘞,放心吧哥!”

    这次在h市的行动他是完全脱离了王家和三哥的桎梏,不管是保护方锦程还是带叶英回来,都是他好好表现自己的时候,又怎么会把事情搞砸。

    王向阳站在廊下看着花园引来的温泉水冒着袅袅热气,一时间脑子有点乱,他大步回书房掏出纸和笔在上面写下几个名字,最后涂涂改改,只剩下最后两个名字。

    将这两个名字重重画了个圆圈圈起来,他只觉得脊背有些发凉。

    掏出抽屉里的烟点上一根,他站在窗边喷云吐雾,镜片后的眼睛微微一眯,眸光略有些锋利。

    烟刚抽了一半就被一人从嘴上抽走,他回头一看,对上莫晓晓的眼睛。

    “怎么抽上烟了?原来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背着我还做这种事!”

    他绷紧的神经略微放松,有些局促道:“刚点上还被你逮住了,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台里彩排台庆节目,没我什么事就回来了。”

    “你在台庆上需要表演节目吗?”

    莫晓晓嘟着嘴巴摇摇头:“没有,我们这种小主持人一般也就露个脸走个过场,主要表演节目的嘉宾都是重金邀请的明星。”

    “那主持人呢?有你的份吗?”

    说到主持人她就更加有些哭笑不得了:“我才入职多长时间啊,怎么轮也轮不到我吧。”

    王向阳抬手将她鬓边的发丝掖在耳后,看着她温顺羞涩的模样只觉得心底软软的:“想不想主持台庆?”

    “额……不想。”

    “真不想?”

    双手环住男人的腰身,她重重点头:“真不想,我也没什么经验会怯场的,而且台里资历老的主持人多的是,怎么也排也轮不到我。”

    男人低头在她耳边说道:“只要你想,什么都可以。”

    呼吸声喷在耳朵边上痒痒的,她捂着耳朵躲开,脸颊略微泛起红云:“你可别滥用职权做什么事情,我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哪怕一辈子做个不能出头的天气预报主持人也没什么关系。”

    “那可不行,只要你想的,我都会让你体验到,毕竟人生有限,追求无限。”

    莫晓晓忍俊不禁:“以后有的是时间,我也会努力的。”

    男人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忘了告诉你一件事,苏警官来了。”

    “什么?楠姐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她路上遇到了袭击,我派人把她接过来暂住。”

    莫晓晓脸上一喜,激动说道:“那我去看看楠姐。”

    “嗯,去吧。”

    目送莫晓晓快步离去,男人脸上的温柔又瞬间消失殆尽,镜片后的双眸又染上一抹冷色。

    他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看,最新一条短信提醒他,该回家了……

    苏楠打了一针浑浑噩噩的躺在那睡了个不怎么安稳的觉,隐约听到耳边有说话的声音,这才有些疲惫的掀开沉重的眼皮。

    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另一个身材娇小,看上去似乎是莫晓晓。

    “楠姐,你醒了!”莫晓晓看到床上的人睁开眼睛不由笑着冲医生点点头走进屋里来:“我刚才过来看你还没醒,就去厨房给做了点好吃的,也不知你喜欢吃什么,你要是有想吃的告诉我,我再去给你重新做。”

    “不用这么麻烦,有什么吃什么就行了。”她撑着胳膊要坐起来,莫晓晓赶紧将床摇起来。

    医生也帮忙将简单的桌子支放在病床上,外面的佣人依次送进来几个盖着的杯碟碗筷。

    打开盖子,里面馨香似溢,炖的软糯的小米燕麦粥,清炒的香菇青菜,还有鲜虾排骨煲,另外一盅浓汤,看上去很有食欲。

    “来,楠姐,尝尝我的手艺。”

    “不用尝,光是看上去感觉就很好吃。”

    莫晓晓莞尔一笑,将筷子递给她道:“我的手艺其实很一般,不过这段时间一直在学。”

    “王总家里应该不缺厨师吧?还用得着你自己亲自学?”她说着就喝了一口粥,入口即化,绵软的口感非常香甜,忍不住竖了一个大拇指。

    “家里虽然有厨师,但我想亲自做给他尝尝,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而且……”她干咳一声,脸颊染上一抹红晕:“而且我跟她说好了,等年底的时候跟他回去见父母,到时候我也不能闲着啊,总得亲自下厨做点什么。”

    苏楠扯着嘴角干笑了两声,默默一阵惭愧,她见方锦程父母的时候可没想这么多,而且……多亏她没做,说不定她要是做了,方家少奶奶早就换人了。

    如是一想又暗自庆幸啊,不过也得亏她不会做饭,不然方锦程也无法开发隐藏技能了不是。

    饱餐一顿她又满血复活,看看时间天色已经很晚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回家去。

    如果在以前她兴许会无所畏惧,但是在现在,安全问题已经不是她一个人的了。

    莫晓晓晚上一直陪她睡着才离开,因为昼夜温差的缘故,入夜后的宅院充斥着水汽,一眼望过去水雾弥漫。

    呼出一口热气,她搓搓手向卧室的方向走去。

    灯火通明的卧室内早就有人等着她了,男人坐在榻榻米上,穿着一件柔软的毛衣,面前的矮几上摆放着一杯热茶,还在冒着袅袅热气。

    “向阳。”她带着一身寒气入内,王向阳微微蹙眉。

    “怎么出去不穿件羽绒服。”

    “反正在家里,就几步路,不用穿那么多。”话音刚落便打了个喷嚏,一张小脸红红的略有些局促不安。

    后者伸出手去将她的手包围的掌心,用自己的体温融化她的冰冷。

    莫晓晓笑的有些不好意思:“冷热交替,鼻子有点痒。”

    “小心再感冒。”

    “放心,绝对不会了。”说着要把手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来,他却攥紧没有松手的意思。

    “松开,我喝口水。”

    王向阳看着她,这才慢慢松手,将桌边的茶杯端给她,后者接过去连喝了两大口,顿时觉得周身暖暖的。

    “晚上还有公务要忙吗?没有的话,早点睡觉?”莫晓晓说着便在他身边坐下。

    男人一个使力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在她发上落下一吻:“暂时没什么工作,不过还有点事。”

    “什么事?”

    “等一个电话,”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向中的电话。”

    莫晓晓登时眼睛一亮:“向中不是去h市了吗?回来了?”

    “没有,你有事?”男人有些疑惑,她和自己的这个八弟一向不对付,难得提起他的时候还面带喜色。

    莫晓晓飞快摇头:“没事,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

    这句搪塞王向阳显然是不相信的,一伸手就将她箍紧在怀中,眸光闪过一丝暗哑之色:“怎么了?你们俩能有什么秘密?”

    “真没有……”

    “看来你是不打算老实交代了?”言罢便将人直接扑倒在榻榻米上,大手沿着她身体的腰线向上掠去,眼瞅着这小姑娘在自己的掌下紧抿着嘴花枝乱颤,他的心情没来由的好了很多。

    “怎么?还不打算说?”

    “哈哈哈!你,你先松开,松开我!”她笑的不能自已,最怕痒的地方被这个人抓住,除了老老实实的求饶也没别的办法了。

    王向阳也是故意逗逗她,看她笑的不能自已哪还敢再乱来,只得将人拉进怀里,用拇指擦掉她眼角的泪滴,有些心疼道:“好了,不逗你了,你要是不想说可以不说。”

    “向阳,”小女人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双眸晶亮的看着他:“你喜欢小孩吗?”

    男人的身躯不由一震,稍作犹豫,斟酌着问她:“为什么……这么问……”

    “你这个人以前总是看上去冷冰冰的,不过现在变了很多,也变得爱笑了,对人也更温和,更有耐心了。”

    她说的现在是指失忆后的王向阳,失忆后的他在努力将过去的自己抛弃,他想为这个人做出改变。

    为了将她留在身边,他在尽最大的努力做出改变。

    “你……”

    莫晓晓挡住他的嘴巴:“你别说,让我猜猜,我觉得你虽然外冷内热,但一定也喜欢小孩子的吧?”剩嫁不晚:猎爱小鲜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