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丧妻之痛
    【】

    “老姐,你这锅里煮的什么东西啊?好香啊!”苏苏一进厨房就迫不及待的去掀砂锅的盖子,在看到里面炖着的玉米排骨正在咕嘟咕嘟冒着泡之后深深吸了口气来表达陶醉。

    “排骨汤,热了就可以喝了,本来就是炖好的。”苏楠正坐在沙发上,将腿翘在茶几上,肚子上放着几张文件,正一边看一边写写画画。

    苏苏从厨房‘飞’出来,直接趴苏楠肩头吧唧亲了一口:“老姐,看不出来啊!你这一结婚,大厨技能直接开全了啊!以前你做的饭菜都成了笼罩我和苏贺的阴影了!”

    苏楠嘴角一抽抽:“有这么夸张吗!”

    “哎呀,虽然夸张,但都是过去时了!你现在在我心里头已经是又高大!又威猛了!崇拜的五体投地!”

    本来要说你姐夫做的,话到了嘴边又给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他做的不就等于我做的吗?

    如此一想,心情又开阔了许多。

    “老姐,你看什么呢?不是休产假的吗?怎么还这么多工作啊?”

    “一点私事,不解决了有点膈应。”

    苏苏忍不住探头看了看,都是些照片复印件,拍摄的有点模糊一看就是偷拍的,下头还配着文字解说。

    “又查什么大案要案呢?”苏苏道:“老姐,你可得小心点,警察这个职业可危险了,要是得罪了什么人会被人报复的。”

    苏楠随口应了一声:“没你想的那么夸张,连警察都怕得罪人了,这治安还怎么管?”

    苏苏噘嘴,从茶几上摸了个香蕉剥开:“也是,但小心点没错。”

    苏楠有些错愕的抬头看她:“你以前可没这么说过,不还一直以我为荣呢吗?今天怎么了?谁跟你说了什么?”

    “没啊,这不最近在朋友圈看到你们市局徐队的英勇事迹吗,他老婆好像就是被歹徒报复杀害的吧?”

    苏楠更是一头雾水:“朋友圈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嗨,估计又是宣传文化建设呗,体现公安干警的不容易,拉近警民关系。”

    苏苏说的无所谓,但苏楠听着却有点别扭:“我也关注了市局的公众号,怎么没看到发布这种信息?而且徐子瑞老婆的死因已经被定性为司机酒后肇事,不存在他杀的可能,这案子都已经结束多少年了,怎么来了这么一个大反转?”

    “是吗?虚假新闻?”苏苏大惊:“不会又是来博取同情故意炒作的吧?”

    “犯不着……”

    她了解徐子瑞,虽然这个师兄有些地方做的确实出格,但也绝对不会拿晨晨妈死亡的事情来炒作。

    以前他就很少提起妻子的死亡,更不允许周围的同事议论。

    外界得知的消息当然是因为意外身亡的,如果说是他杀,那性质可大可小,没有一番大动静是不会轻易就公之于众的。

    “你在哪看到的?我看看。”

    “老姐你没看到过?最近朋友圈都转疯了,我都不知道看到多少人转发了呢。”

    苏苏一边说着一边去掏手机,划了两下朋友圈就轻而易举的找到了自己要找的内容:“你看,在这呢。”

    《我能还所有人公道,却不能还你一个真相——记a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长徐子瑞的丧妻之痛。》

    发布平台是本地一个网红公众号,从公众号以往的发布内容来看,一般都是走访a市本地居民,寻找一些老声音,老美食,老建筑,通过文字采访加照片回顾,追求许多现代人所吹捧的‘情怀’二字。

    但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有点小清新的公众号,上来就打着丧妻之痛的名义,为徐子瑞鸣不平,这风格转的有点快,苏苏也许不会注意到,但苏楠出于职业的本能还是忍不住先翻看了一下过往的推送。

    苏苏道:“老姐,这个徐子瑞是不是就是你那个师兄啊?”

    苏楠点点头,这才开始认真去看文章内容。

    内容形式跟以前差不多,也是笔者的采访,采访的主角当然就是徐子瑞,因为他不便出面,所以第一张照片就是一个穿着警服的人在接受采访,桌上一盆小盆景挡住了被采访人的脸。

    下面基本就是笔者和他的一问一答,开场往往就是问一些个人信息以及家庭还有哪些成员。

    当苏楠看到儿子晨晨的时候,再次意识到这事可能没这么简单。

    徐子瑞再怎么没下线也不会拿晨晨来炒作,更不会把他拉到公众的面前。

    下面就是他的个人叙述,绘声绘色的描绘了当年查的一个案子,但因为牵涉甚广,出于对儿子的保护,就不详细说了。

    总之最后自己的老婆就被此案涉及人员开车装死,他因此痛心疾首几乎发疯,但看看幼小的儿子又不得不故作坚强处理后事。

    不知道叙述人是不是这么说的,但写这篇文章的人却辞藻悲恸,感天动地,恍如感同身受。

    更是将身为警察的无奈,不能和普通人一样表达最直观的感情也描写的绘声绘色,不忘举例说明在警民相处当中,警察这个职业往往不被人所理解。

    如此一发共鸣,看过这篇文章的人想不转发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下面也清一色的评论:

    说什么的都有,但清一色的偏向于同情和对这个不公平社会的控诉,作者为了博取同情甚至还放了几张晨晨可爱的笑脸照,萌化一堆少女心。

    “这不是官方消息,属于造谣。”

    “什么造谣?”苏苏听闻有点不满:“这是采访,真正发声人是警察,警察自己造谣?”

    “徐子瑞的老婆到底是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采访的绝对不是他!他绝对不会将这些信息公之于众!”

    苏苏眼瞅着苏楠要发火的样子,赶紧劝导她道:“老姐,你可千万别生气啊,不管是真是假也跟你没啥关系,你现在安心在家里准备生孩子就好了,操这么多心干嘛。”

    “我没操心,我就是觉得事情有点儿怪……”

    具体哪里怪,她也说不上来。

    苏苏吸了吸鼻子:“那什么……我忍不住了,我想吃排骨去了……”

    “对了,排骨!”忽的想起厨房炖着呢,她赶紧说道:“你去把火关了,可以吃了。”

    “好嘞~”

    苏苏兴奋的爬起来奔向厨房,苏楠这才拿起手机拨通了徐子瑞的号码。

    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才被接通,徐子瑞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疲惫,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虽然今天是星期六,但以他的工作效率肯定得去市局处理工作,他那个岗位哪有什么星期天。

    “你没上班?”

    “没……”徐子瑞道:“有事?”

    苏楠斟酌着用词:“我刚看了网上转发的一篇文章,关于……”

    她有点不知该怎么说,想着要不要拿捏用词,没想到徐子瑞却率先说道:“关于我老婆的死因?”

    “嗯……这篇文章跟你无关吧?”

    后者听闻发出短促的笑声:“你怎么知道跟我无关?上面不是写明了被采访人是我吗?”

    苏楠微微蹙眉:“你不是这种人。”

    “我已经做了很多我不会做的事了……”

    “那也绝对不会拿晨晨博取同情。”

    “苏楠……”

    “嗯?”

    徐子瑞稍作沉吟:“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师兄……”这份感情让她觉得意外的沉重。

    “你聪明、理智,遇到任何事情都能沉着应对,你整个人好像会发光一样。总会有人心甘情愿的团结在你周围,你所经手的事情也会变得有条不紊。”

    “您对我的夸奖我有些承受不起。”

    “这是实话,虽然我只是个男人,但不知为何,有时候仍然会想要依靠于你,好像只要有你在,便觉得很安心,这也是我之前为什么要跟你坦白的原因。”

    苏楠道:“谢谢你的信任。”

    “你说的没错,那篇文章的确跟我无关,我也是受害者。”

    这次他的声音已经不光是疲惫了,还有无奈的叹息和深深的自嘲。

    “我今天没上班,因为我被停职了,要接受上级检查。”

    又一次被停职检查,上次开记者招待会的事情因为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允许,新闻也及时阻止,所以影响不算大。

    这次恐怕……

    这篇文章不光关系到他身为一个公职人员的脸面,也关系到整个单位,整个公安干警团队的精神面貌。

    任由他将一个已经定性的民事案件进行扭曲,成为一个刑事案件,那这就不是一件小事了。

    “查吧,有人成心想弄我,自然不会让我这么轻易回去。”剩嫁不晚:猎爱小鲜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