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拉拉扯扯不像话
    “哼!你这任务未免完成的也太省事了吧?”方锦程忍不住讥嘲出声:“你们干这一行的,多少也懂点坐享其成是不会有好下场这个道理吧?”

    司机微微眯缝着眼睛看向他,黑洞洞的手枪也瞄准了他:“怎么?你还要是给我设立点关卡?让我闯关?你以为老子在玩超级玛丽呢?”

    方锦程再次无奈耸肩:“也不是这意思,就是觉得你这一路走过来未免太顺利了点,还带着一把不能直接致命的手枪,你背后的雇主显然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吧?”

    司机听闻露出一个阴骘的笑来,舌尖舔了舔嘴唇:“没想到你还挺了解我的雇主的……他是嘱咐过我,不要杀你们俩,你们要乖乖的,我自然不会下杀手。但如果不乖……”

    那笑容就已经说明一切了,不乖就直接开枪呗,为了避免直接将人杀了拿不到辛苦费,他非常机智的只带了一把散弹枪。

    王向中忽的想到了什么:“你,你!你和之前,在,在机场围堵我三哥的人!是不是,一伙的!”

    方锦程忍不住想扶额了,这而不显而易见吗……

    恐怕这个人和当初在机场击伤王向阳的女人应该属于一个雇佣团队,虽然到最后也没查到那人的底细,但方锦程由此也可以大胆的推测,他们确实属于国外的佣兵团。

    能动用力量和财力去雇佣这样的人,一旦追究起来,拔出萝卜带出泥,恐怕结果都不怎么能搬上台面。

    ‘司机’斜睨他一眼道:“你说的是谁我不知道,我们一向独来独往,只对雇主负责,不对其他项目插手。赶紧的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把叶英叫出来。”

    他已经占据上风,所以显得愈发从容不迫,完全不把眼前这几个人放在眼里。

    王向中用迫切的眼神看向方锦程,到了嘴边的话已经快要从眼神中呼之欲出了:怎么办?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方锦程没看他,清冷的目光看向那司机:“你不会只打算用手上这把枪杀叶英吧?”

    “一枪不行就两枪……两枪不行,就三枪……子弹,我还是有的。”

    方锦程道:“八爷,你去叫还是我去叫啊?我们俩总得有一个留下做人质的。”

    王向中一听人质二字,忽的就反应过来了,忙不迭的叫道:“我,我!我去叫!你,你丫甭想跑!”

    言罢脸上堆着谄媚的笑,举着手,面向拿枪的司机,一步步退到那幢几何形建筑物的面前,嘿嘿一笑就开门进去了。

    这‘司机’毕竟是专业人士,知道封闭的场所更利于有所准备的对方做好伏击,所以这才不肯进去,只愿意在院子外头等着。

    等一会结果了叶英,方锦程或者王向中,随便一个人质就足够他离开这里了。

    不过以他的机智,当然是两个人都带上也不成为问题啊。

    说不定心情好,反正也顺路,就捎他们一段回机场也说不定。

    这边王向中已经进了建筑物内,方锦程却一步步向他走了过来。

    后者微微眯眼,用枪示意他道:“站住!老实点!”

    “我给你当人质啊!”

    他语气从容不迫,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却没有要止步不前的打算,一会叶英出来了,也不怕趁着你开枪的空当被袭击?

    言罢还意有所指的用眼神示意那几个人高马大的不良保镖,一副随时准备跃跃欲试为大王八抛头颅洒热血的样子。

    司机却不为所骗:“你当老子脑子有问题?让你接近不是更容易动手了吗,给我站在那甭乱动!”

    方锦程止步,哭笑不得:“我说你可能脑子真有问题吧,你开枪用得着两只手一起了吗?”

    言罢又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比划,后者一听,这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

    正琢摸着是真拿他当人质,还是让他不要乱动的时候,方锦程已经走到他跟前了,脖子一梗,一副随时准备英勇就义的模样。

    送到跟前的人质……是抓还是不抓……这真是一个有可能踩进陷阱里的问题……

    可恨他是天秤座,选择困难症有点严重……

    “方少……”那几个保镖一脸担忧的看向方锦程,甚至微微咬牙,还有点暗恨他太不明事理一般。

    方锦程却没好气道:“小爷也是倒八辈子霉了!跟他们家姓王的怼一块准没好事儿!这个叶英都关在这这么长时间了,该问的你们也问了,该做的应该也做了,我就不掺和了,赶紧的,速战速决。”

    言罢还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拉起那人没拿枪的手直接套自己脖子上,双手抱胸,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司机嘴角忍不住一抽抽:“你,你确定没拿错剧本?”

    “甭啰嗦,赶紧了结了,小爷出差赶飞机!”

    司机嘿嘿笑道:“谁说不是呢,老子也急着赶飞机啊。”

    他可是提前算好时间了,杀了叶英王家人肯定不敢报警,报警也牵扯了王家和h市本地的盘口势力。

    如果不报警,等能动他的时候,他已经在飞往太平洋的飞机上了,何必互相为难呢?

    舔舔嘴唇,忍不住在方锦程的脖子上摸了摸“方少,好脖子啊,给你掐断了有点不舍得。”

    后者一阵恶寒:“不好意思,这位劫匪同志,你丫应该听过鲁迅说的一句话吧?人质也有尊严!”

    “……不好意思,我国语不是在你们国家学的,鲁迅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我还真没什么耳闻。”

    没耳闻就对了,有耳闻的话鲁迅的棺材板就该压不住了,不过这位劫匪先生的幽默感也是让人头疼。

    “我能说什么?没文化真可怕啊。”

    “多谢提醒,回去后,我会多多研究你们国家的文化,争取与方少再见的时候能切磋一二……”

    “我谢你八辈儿祖宗!我tm并没有被人三番五次用枪指着这种特殊爱好,咱们还是甭见的好。”

    话音刚落,那建筑物顶层的落地窗被打开,一人咋咋呼呼的就要往楼下跳,一人咋咋呼呼的在后头拽。

    “叶教授!叶教授!别啊!可不能冲动!可不能冲动啊!冲动是魔鬼!”这高声呼喊的是一激动万分就不结巴的王结巴。

    而那要跳楼的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工作装,死活不论就要往下跳。

    “别跳!千万别跳!有话好商量!有话好商量!您也不是只有死路一条啊!说不定人家一心软就不杀你了呢!”

    方锦程噗嗤笑出了声,忍不住问身边的人道:“你会心软吗?”

    心软倒没有,耐心快要被耗尽了,额角青筋暴跳,他怒道:“他们在干嘛!”

    “还能干嘛!拉拉扯扯,不清不楚!”

    “靠!当老子的时间是可以随便浪费的吗!”

    “就是,小爷的时间也不是可以随便浪费的!”言罢将两只手圈在嘴边冲着要跳楼的人高声叫道:“叶英!你丫跳吧!跳下去也不给你死个痛快!断了胳膊折了腿!还得让你痛苦一会!还不如直接一枪打死呢!省事!”

    叶英扭头看到了方锦程,登时就要往他的这个方向扑,却被王向中一把拉住了人往后死命的一拽,两个人齐齐倒在了地上。

    “你!你要干嘛!”王向中压低声音道:“跳楼去啊!”

    叶英本是一个斯文人,此时此刻一着急反而语无伦次起来:“锦程!是锦程!锦程在他手上!掐,掐着脖子呢!”

    “你跳你的楼!”

    言罢推搡了一把,叶英又重新爬起来要扑,王向中在后头要死不活的拉着人。

    方锦程没好气道:“我说,你准头行不行啊?给他丫的来上几枪,速战速决!”

    看着楼上拉扯的二位,‘司机’俨然也失去了耐心,目测了一下距离,如果那人站在门口的话,距离够用,两点之间直线最近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但他现在在楼上,这条斜线的距离就有点长了。

    一个专业的杀手是不该放弃自己占据的有利地形的,他在站在这里之前已经以自己为圆心,做了一个缜密的局。

    方锦程和王向中在他的可控范围内,那几个保镖也在枪口稍稍偏差就能以最快速度中枪的方位内。

    往前视野能包揽整个院子整个建筑物,往后,背后不是主要进出口,防止有人突袭,又能从一些玻璃反光处观察到进出口的方位。

    而他所站的地方还有一片墙体做紧急掩体,如果真有不得了的情况,他只需要几秒钟就能全身而退。

    但现在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有利地形往前走几步,好在现在手上有方锦程这个人质,放弃这些有利的布局也不怕会被人袭击,除非他们不想要方锦程的命了。

    左手五指死死掐指了对方的脖子,在上头留下五个深深的指印。

    “没想到你竟然蠢到将自己送到了老子的手上!”

    方锦程苦笑:“是挺蠢。”

    “走!”司机往前走了一步,一边注意观察楼上两个‘你侬我侬’youjump,ijump的两个人,算着有多少把握直接命中叶英头部。

    散弹枪不能直接致命,但如果集中头部那就另说了,一枪下去基本无人生还。剩嫁不晚:猎爱小鲜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