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与虎谋皮
    苏楠回市局的消息没一会就由阿智传达给了徐子瑞,在苏楠掐着时间的空当他人已经到了刑侦科办公室的门口了。

    因为上次的记者会是在上级领导的允许下召开的,后来虽然徐子瑞所言不实,但也不过被批评教育了几天这事也就过去了,简直不能再风平浪静了。

    但是苏楠心里头却不痛快,显而易见,徐子瑞已经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凡是跟她,跟方锦程作对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楠楠!”那人已经在门口叫她了。

    苏楠回头,立马换了一副表情,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师兄,怎么有空过来?刚才我见阿智不是很着急的拿了一些文件回去吗?”

    徐子瑞干咳一声点点头,被拆穿阿智传话的事情也没让他显得太尴尬。

    “听说你回来了,我过来看看,你还好吧?”

    “挺好的啊,这几天跟锦程出去散心的。”

    “嗯,那就好,预产期什么时候?”

    “下个月吧。”

    此时的小林却有点像以前的苏楠,总是嫉恶如仇把心情写在脸上,搬了把椅子过来,咚的一声放在苏楠身边,对着徐子瑞哼了一声才走。

    她要不是心疼楠姐抬头看人脖子疼,这把椅子也不愿意搬!

    徐子瑞在椅子上坐下,自觉的没有半点尴尬。

    苏楠歪头看他道:“师兄过来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最近晨晨总问起你来,中午有空吗?我想接了晨晨,带你们一起去吃个午饭。之所以没选晚上,是怕你家那位会误会。”

    苏楠稍微犹豫了一下,微微蹙眉道:“这样啊,我也很长时间没有见他了,还真有点想的慌。”

    “是啊,等你生了孩子,哺乳期那么长,见晨晨的机会就更少了。”

    “说的也是,晨晨马上都要当大哥哥了呢,行吧,中午咱们一起出去吃饭!”

    徐子瑞严肃的表情稍微有了点裂缝,似乎暗地里长长出了口气,看上去竟然有点小紧张。

    这边他又继续说道:“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

    苏楠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办公室里其他人的表情和动作,虽然那些人表现的并不明显,但她还是能够察觉到,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在观察着他们俩,想要尽量听清楚他们俩的谈话也好在茶余饭后有点谈资。

    “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再提了,我知道师兄你也不是有意的,毕竟在你心里,要不是有人从中挑拨欺骗,以师兄你的智慧肯定能发现蹊跷。”

    徐子瑞微微抿着薄唇没有说话:“那就不提了。”

    苏楠知道,在他心中多少对自己的话还是想要反驳的,只是他现在站不住这个反驳的立场了。

    待送走了徐子瑞,就接到了方锦程的电话,赶紧走到茶水间安静的地方接通来电。

    “媳妇儿,干嘛呢?”

    “嗯……看电视。”

    男人道:“看什么电视?怎么没听见动静。”

    “暂停了啊,你行啊,还没当上检察官吧,就要查案子了啊!”

    对方哂笑:“我这不是担心你在家里无聊吗?我要跟萧婷出去查点事情,中午你吃什么?”

    “叫了个营养汤面,配菜可多了!”

    “那我媳妇儿得多吃点,晚上回去我称称!”

    苏楠哭笑不得:“差不多行了你,哪那么立竿见影的就胖了?你忙去吧,甭管我。”

    “好嘞!”

    挂断电话,苏楠望着和自己单位一街之隔的检察院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小子够敏感啊,都不在她面前跟萧婷叫婷姐了。

    人家毕竟陪伴了他重要的青春期嘛,她苏楠也没那么小心眼好吧。

    如是一想心里还有点高兴,小心眼就小心眼好了!

    中午下班之后徐子瑞便过来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苏楠便上了他的车一起出了市局。

    “手上案子多吗?”他一边开车一边问苏楠道:“要是觉得累可以让别人分担一下,毕竟你现在可以休产假了,不做也是应该的。”

    “没那么夸张,而且师父也担心我累着,都没给我派工作,我回来主要是想查我父母的案子。”

    苏楠一边说着一边认真给方锦程回微信。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给我把这话默念一百遍!

    徐子瑞歪头看了她一眼,继而将目光收了回去,中午下班高峰期,路况稍微有点堵,好在他已经提前跟幼儿园老师打过招呼,在他到之前先帮忙照看一下晨晨。

    “你父母的案子有线索了吗?还在围绕之前那个监控视频在做调查?”

    “有线索了,在越南,巧的是,就在嘉航集团投资的制药厂。”

    徐子瑞手上动作一顿,似乎真的对此不知情,表情很是惊讶。

    苏楠假装没注意到,继续玩手机。

    方锦程那小子回信息的速度倒是很快:得令!警花姐姐说的话,那就是圣旨!

    警花姐姐有没有告诉过你,开车不准玩手机!这条信息不用回,专心点!

    “你是怎么发现的?”

    “说起来我还要好好谢谢王总。”

    “王向阳?”

    “嗯,他去了越南一趟,查了一些那边的事情,顺带一些我父母的线索。”

    “王向阳为什么要插手这件事?”

    苏楠笑着看向徐子瑞道:“很惊讶吗?师兄,王家跟方家可有过世交关系,虽然因为社会成分问题有过疏离,但到锦程这一辈,他几乎跟王家的孙辈都一起长大的,难免有感情。现在方家出了事,王家怎么可能不管呢。”

    徐子瑞的手在方向盘上慢慢收紧,他的脸色看上去很难看。

    苏楠的手机上又跳出来一条微信:到目的地了,你乖乖吃饭末了还附加了一个亲亲的表情。

    苏楠把微信关掉,转头对徐子瑞道:“师兄,上次潘英来找你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一些问题,但我觉得你不至于被潘英利用,做他和王家起冲突的那杆枪。直到上次的事情,我才忍不住要怀疑,是不是潘英给了你什么好处?”

    徐子瑞的眼眶愕然一紧,眉心几乎皱成了一川字,前方正好遇到红灯,他猛的一脚踩下刹车。

    苏楠因为惯性往前一冲,身上的安全带及时收紧,她吓的拍拍胸口,好在车速不快。

    “对不起,我走神了!”徐子瑞看看她,却仍然有点心神不宁。

    苏楠很快镇定下来,反问他道:“师兄,我是不是说中了?”

    “他没有给我任何好处,我也不需要他给我什么好处。”

    “我相信你确实是这样的人!”苏楠说的笃定,几乎是想也没想的接下他的话茬:“那就是晨晨。”

    后者惊讶转头看着她,表情立马暴露出苏楠于这个问题上猜对了。

    “师兄,你这是在与虎谋皮!”她表情瞬间严肃起来。

    后面的车陆续鸣笛,提醒已经变成绿灯赶快同行。

    徐子瑞启动车子向前驶去,不知是不是车内暖气开的十足,他额角竟然滚下一颗汗珠。

    苏楠没有说话,特意让这份尴尬持续下去,让他多一点时间思考自己这段时间来到底做了什么。

    “如果你现在还在想该怎么和潘英谋划对付锦程,那你无异于是在把晨晨往火坑里推!你以为你什么都听他的,他就能放过你们?相反,只会变本加厉!你做刑侦这么多年,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你接触过多少犯罪嫌疑人?破过多少案件?师兄,你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是我在你的境遇,你又会怎么教训我?”

    “你不要说了,你不明白……”

    她怎么可能明白,他一不是被利诱,二不是因为晨晨,他可是警察,只要想保护自己的儿子,利用一切办法都可以做到!更何况这些年来他调查潘英,手上握着多少让他伏法的证据,若非没有绝对的把握他现在还不能出手,潘英哪还会继续蹦跶?

    只是……

    只是,说一千到一万,他到底还是放不下苏楠,如果没有方锦程,他们现在会是多么幸福的一对。

    他们有晨晨,有一个家,兴许晨晨还会有个弟弟妹妹。

    如果没有方锦程,苏楠也不用饱受生死的煎熬,几次徘徊在生命线上,更不用经历那么多不公的对待!

    如果没有方锦程,他们必将成为警界的传奇夫妻,他带着她,他们相互扶持,一定能成为模范夫妻,那是何等的荣耀!

    可就是因为有了方锦程的存在,让苏楠的人生偏离了他预先设定好的轨迹!也让他的人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凭什么!他凭什么!

    “师兄,你现在最应该想的是怎么摆脱他!”

    徐子瑞扭头看她:“你之所以这么痛快的答应跟我出来吃饭,就是想要跟我说这些吗?潘英在利用我,你也想再利用我一遍?”

    苏楠摇头,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最后干脆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

    直到车子停在幼儿园的门口,两个人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因为是全托幼儿园,中午大门紧闭没有一个学生和家长出入,只有他们一辆车停在这里显得有些突兀。

    徐子瑞的双手攥在方向盘上,良久说道:“其实你不用说我也知道自己犯了很大的错误,而我也不打算继续跟潘英合作下去。没错,晨晨确实受到了威胁,但我觉得自己有能力保护好他。”

    “什么?!”苏楠觉得啼笑皆非:“你所谓的保护就是把晨晨扔在幼儿园不管吗?你知道潘英这种人什么手段都做的出来!还是你觉得你现在假装听从他的命令就能让晨晨暂时安全?”

    “是谁让你来做这个说客的?!王向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