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无法挽回的错误
    高健虽然略显犹豫,但还是在苏楠的吩咐下在椅子上重新坐好,身为军人的他身姿笔挺端正,五指并拢放在腿上,显得略有些紧张。

    “我这个人说话一向比较直接,有些问题锦程也许已经问过你了,我如果再问一遍,希望你不要觉得烦。”

    后者点头:“该说我的会说,不该说的我不会说。”

    “什么是该说的?”苏楠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了点,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我如果直接问你是谁指使你在我包里放的,你会觉得这是不该说的吧?”

    对方没有说话,显然已经沉默做为回答了。

    苏楠发出呵呵一声冷笑,看他的眼神略带几分轻蔑。

    “我从未如此轻视过一个人,我的职业不允许我轻视他人,越是对待有悔过之心的人,更应该拿出春天一般温暖的阳光小脸。”

    说到春天的笑脸时方锦程险些忍不住笑了,他可不记得当年自家媳妇儿什么时候给过他春天般的笑脸。

    但凡给过一两个也不至于让他这漫漫追妻路变得如此坎坷,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亏了。

    “我今天要好好鄙视鄙视你,你在学校受到的教育,在部队耳濡目染的军魂都喂狗了吗?”苏楠毫不客气的批评道:“我不管你是为了个人私利还是为了争取什么,或者对方拿你一家人的生命安全做赌注,你都不应犯这种无法挽回的错误!”

    “我知道……”高健低声应了一句,脑袋低垂,面带自责。

    苏楠的表情又变得有些无奈:“军人!难道不该舍己为人?难道不该舍小家为大家?你和那些不顾个人生命财产安全而保护人民群众的战友一对比,不觉得自己给整个军人形象抹黑吗?”

    方锦程也不禁深深的自责起来,他当兵时做的那些个混蛋事确实也挺抹黑的。

    高健低垂着头,显然比方锦程还要自责。

    “你要杀的人不是我,而是机场里那些无辜群众。”

    “我不想……我没有……,不会爆炸……”

    “谁跟你说不会爆炸的?”苏楠的目光忽然变得犀利起来,她定定然望着对方,身体略微前倾,不给他躲避自己眼神的机会:“是给你的人这么说的?还是让你放的人这么说的?”

    “不……不……他们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

    方锦程看了苏楠一眼,行啊媳妇,这么快就找出一条重要线索了——下命令和传递的不是同一个人。

    如果这个传递的人还在外公身边,无疑也是一颗埋伏的……

    如此一想,他整个人的表情也变的严肃起来。

    “那你为什么确定就一定不会爆炸?!”苏楠再次咄咄逼人道:“你哪来的自信?!”

    高健明显的心跳加速,他一边深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一边斟酌用词:“没,没人跟我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求求你了,少奶奶,你要想对付我直接下手吧!我自己做错的事情,我没有怨言,不要再逼我,也不要再问我了,求求你了!”

    “不是我在逼你,恰恰相反,我们在保护你,你以为你现在的情况走出这里就能活命吗?对方不知道你到底说了多少隐瞒了多少,为了安全起见绝对不会让你活下去!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死人比活人要有用的多这句话!”

    “那就让我死吧,我现在这个状态是生不如死,每天都在自我谴责。但我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我真的很后悔很后悔……可我又能怎么办?我坦白就能从宽了吗?不能!我已经犯法了!更何况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原谅!”

    苏楠不怒反笑:“除了我,没人有资格宽恕你。”

    后者如蒙大赦,忽的抬头看向苏楠,一双惊慌失措的眸子里写满了慌张无措。

    “你……”

    苏楠张了张嘴,下一句话到了嘴边却变了台词:“锦程,给我倒杯水。”

    媳妇渴了,不敢懈怠,不过因为媳妇怀孕的缘故,他现在随身伺候着急用包,包里有吃的喝的,还有有简单的急救用品。

    应了一声开门出去,他们的包就在军用吉普车上,里面有苏楠专用保温杯。

    待方锦程一出去,她就直接了当开门见山的说道:“方静秋说不会爆炸的?”

    果不其然,她看到高健脸上血色全无,虽然他嘴硬,但并不像演员一样擅长隐藏和躲避自己的表情和情感。

    苏楠心里已经有数了,她之所以猜的这么大胆完全是当初贾浩的那一番话,当然,她自己也进行过推理怀疑。

    这段时间住在外公这里,更是把这里常来常往的人,以及能频繁接触警卫员的人摸了个透。

    据他们所说,方静秋和方锦程姐弟俩算是老爷子的心头肉,就好像当年未出嫁的方太太一样。

    这两块心头肉在这里的地位远胜于他们的舅舅和舅舅家的孩子们,所有人都当他们是这里的主人。

    “方静秋说不会爆炸,只是想让我以携带危险物品的罪名坐几天牢,我是方家少奶奶,方家有的是办法把我捞出来,让你不要觉得自责,是不是?”

    高健嘴唇哆嗦着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苏楠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又抓紧时间说道:“于是有人把送给了你,你放在了我的包里,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万万没想到,会爆炸,不知是方静秋给你的时候本来就做了手脚,还是送的人做了手脚。”

    与此同时房门被打开,方锦程拿着苏楠的保温杯过来,用自带的小杯子给她倒了杯水:“媳妇儿喝点水。”

    后者接了喝水,一双眼睛却瞄向高健。

    方锦程不无打雀道:“这多大会功夫,你就被我媳妇儿吓出这么一身冷汗了?小爷当初对你连打带踹也没见你吓成这样!”

    苏楠斜睨他一眼:“靠!你小子能耐了啊?刑讯逼供啊?”

    一秒变鹌鹑:“哪能啊,我说这话就是吓唬吓唬他。”

    “以后把你那一套收起来!甭让我逮你局子里!”

    立正!敬礼!对苏楠行注目礼!

    苏楠起身道:“行了,该说的也说了,咱们还得赶飞机呢,撤吧。”

    “这就走了?”

    “走了。”苏楠将空杯子递给他,又拉着他的手站起来,身形略显得有些笨重。

    两人一起出了小屋,外面护卫队和警卫员的人都在那等着,见他们出来了赶紧迎上去。

    苏楠对护卫队的人说道:“这两天看好了他,多注意一下他的情绪,别让他做什么傻事。”

    后者听闻点头不敢懈怠:“我会尽量多看着点。”

    苏楠和方锦程上车,司机直接送他们去机场。

    媳妇儿不说,当老公的也不好问。

    半晌之后苏楠忽然开口:“要是我和你姐一起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方锦程第一反应就是:靠!到底还是来了!

    第二反应就是心里咯噔一下,苏楠到底也怀疑到了方静秋的头上,也不知是不是高健跟她说了什么。

    见他不说话,她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无辜的眨了两下:“还要想这么久?你不爱我!”

    这铿锵玫瑰学小女生撒娇还真有点意思,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他有点把持不住了:“爱你,爱你,先救你。”

    “真的?为什么啊?”

    “我姐会游泳啊。”

    “……”

    苏楠又一次说道:“那,我和苏苏一起掉在水里你救谁?我可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说苏苏不会游泳!”

    他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转移了话题,既吐露了自己不动声色的心事,也让对方不至于在方静秋的问题上深究,也难为一向直肠子的她还会这样的百转千回。

    “救你,你是我媳妇儿,我最爱的就是你。”一边说着一边将人拢入怀中,有些心疼的在她耳边落下一吻,方锦程觉得自己对她亏欠许多,尤其是他姐加诸在苏楠以及苏家姐弟三个身上的。

    忽然有种没有资格拥有他的感觉,当真相大白的时候,大家撕破脸皮,她还愿意做他方家的媳妇吗?

    苏楠亦在他背上拍了拍:“我回a市要彻底调查我父母的事情了,不管证据是道听途说还是有凭有据,我都要查下去!”

    “好,我会协助你。”

    想了想,还是把自己要去越南的话暂时隐瞒了下来。

    两人当天就飞回了a市,安顿好一切准备休息一晚明天就开工,当天晚上却传来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件事还是沈岸之透露给方锦程的:方静秋在最高检看守所自杀了。

    接到沈岸之电话的时候天还没亮,男人坐在床上久久未动,宽阔健硕的脊背微微有些发颤。

    他从不知道有一天大姐会死在他的面前,也从未想过。

    这件事发生之后,他重新审视这个连锁案件的问题性,到底会不会导致方静秋被判死刑呢?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

    他不敢想,光是谋杀苏楠的几次就足以致死……

    看了看身边的媳妇儿,苏楠也早就醒了,怀孕后期本来就躺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所以睡眠很浅。

    苏楠靠在床头,一双眼睛是漆黑的房间里有些发亮:“也许并不是自杀,而是他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