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和谐的一幕
    方静秋算是子孙当中和李家老爷子来往最为密切和频繁的人了,一部分是因为李家众人要么是国家公职人员把时间和生命都奉献给了国家,要么就是索菲亚父母这样常年是国外的。

    尤其是老爷子病重,在a市治疗都是方静秋利用广阔的人脉和是财力为之获得最好的治疗效果,后来挪回s市休养,在国家开后门的同时,方静秋也动用巨额钱财从国外聘请专家以及专门的护理人员,甚至不惜购买大型医院才会购买的治疗仪器。

    而她所做的这一切也是吊着老爷子最后一口气的救命稻草,更不用说这期间往来s市频繁的她,对老爷子的关心更是无微不至。

    说她不能动用和差遣这所宅院中的安保人员是假的,只是谁也没想到她会下这种命令,更没想到居然有人真的服从这条命令。

    “二爷爷,我会查清楚的。”方锦程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相当严肃。

    因为对于二爷爷的猜测,他无从反驳,他自己甚至都怀疑过大姐。

    如果真如贾浩所说的,做这一切的都是大姐,那几次三番想让苏楠死的原因也就好解释了。

    方静秋将苏楠的父母囚禁在越南多年,难免会担心苏楠真的有一天会抽丝剥茧的找到线索,所以想要阻止她。

    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苏楠才刚刚找到一点苗头,她就率先被别人从嘉航集团的高位给拉了下来,面对多项指控而无法抽身。

    “你自己多加小心。”老人家点点头,这句话是寄托也是嘱咐。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在警卫员的保护下乘坐军用吉普离开了这座宅院。

    这所用于疗养的大院本来就在人烟稀少的海边,出了宅院,车子向离海岸线更近的地方驶去,一路沿着沿海公路开的飞快。

    风景宜人的路上没有什么人也没任何一辆车,以至于苏楠一度怀疑这个地方是不是被什么神秘组织给隔离开了,而这个神秘组织很有可能就是二爷爷手上的力量。

    看向车窗外海浪拍打着堤岸,阳光折射着海水晃的人眼睛发晕,她又把目光收了回来。

    方锦程正聚精会神的看手机,苏楠探头看了看,却是密密麻麻的一堆文件样的东西。

    看不太清楚上面写了什么,只得又把目光落在这个大男孩的脸上。

    他的侧脸立体分明,鼻梁颀长高挺,可能因为年龄比自己小的缘故,以前总觉得他是个孩子,然而这个孩子在她看不见的时候却悄悄长大,脱胎换骨,俨然有了身为男人的成熟线条。

    这个人是她的丈夫,是要守护她和孩子的男人。

    苏楠正看的出神,方锦程冷不丁的转过头,四目相对,本来严肃锁眉的表情一瞬间伸展开来,脸上挂上了属于年轻人的洒脱。

    “嘿,看你男人看的这么入迷。”

    忍不住想给他翻个白眼,却还是配合他道;“可不是,怎么看怎么帅。”

    “看在你男人这么帅的份上,亲一个。”

    言罢孩子一样探脸过去要索吻,苏楠无奈的看了看开车人和副驾驶上目不斜视的警卫员,也靠了过去。

    男人没有等到落在他脸上的吻,而是听到苏楠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救命啊……有人耍流氓。”

    忍俊不禁,差点没笑出来,故作生气的张牙舞爪,也刻意压低声音道:“小爷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的耍流氓!”

    苏楠也很配合的用口型和肢体动作表演了一出“雅蠛蝶”

    方某人‘耍流氓’的同时不忘对口型“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前面就到了。”警卫员贴心的提醒,回头就看到这么‘和谐的一幕。’

    立马尴尬的转过头,正襟危坐,用身体力行表达:我什么也没看到!

    苏楠瞪了某人一眼,两个人也乖乖坐好,不在车上胡来了。

    车内的气氛略微有些尴尬,只有专心致志开车目视前方的司机小哥还一头雾水。

    苏楠打破沉默道:“那什么,那片房子就是吗?”

    方锦程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嗯,那边是海岸线护卫队住的轮值休息的地方,二爷爷派人把人送到了那里。”

    想来这海岸线护卫队的人也是二爷爷的人了,不然绝对不会把一个重要线人藏在这里。

    车子在一片水泥平房前停下,身着制服的护卫队成员出来迎接,为首的人和警卫员点了点头,继而对方锦程道:“方少。”

    后者也跟着点点头,扶着苏楠从车里下来:“这次我就占用半个小时的时间。”

    后者挠挠小平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领导嘱咐了,您有需要占用多长时间都行,请跟我来。”

    “好。”

    苏楠跟着人进了倒数第二间平房,外面看上去平庸无奇,四方四正的水泥房子,里面空间却分割的很合理。

    有小小的卫生间和卧室,进门是会客室。

    虽然装修的简单,但空调冰箱等电器还是一应俱全。

    为首的护卫队成员敲了敲卧室的门:“高健,出来一下。”

    卧室的门被打开,苏楠终于见到了这个当初让她背着个去机场的人,一晃眼就认出他当初确实是那大院子里的警卫员之一。

    那里的人不少,明里的暗里的她也不是都见过,就算见过也只是打个照面。

    但不知道是不是当初给外公庆生需要大量人员保护的原因,二爷爷在安排警备的时候她也刻意的留意过,以免有什么危险分子混迹其中。

    而她身为警察的职业天性让她有着特殊的记人技巧,这个人,她就这么记下来了。

    高健在看到方锦程的时候不意外,在看到方锦程身边的苏楠时明显的顿住脚。

    继而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肤色黝黑的年轻人,小白杨一样的身形此时因为愧疚的原因略微有些弯了下去。

    苏楠虽然怀孕,但身为警察的她仍然精神干练,举手投足都标致到位,连走路也不似别的孕妇一般大腹便便。

    她走到这个叫高健的小伙子面前,冲他伸手道:“你好,我是苏楠,是a市公安局刑侦科的一名警察。”

    听到这个自我介绍,小伙子没有意外,但看苏楠的眼神却有些意味不明。

    想了想,还是伸手和她握了握手,声音沙哑道:“你好,我是高健……”

    方锦程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护卫队和警卫员相继出了房间,还将房门关上,屋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了。

    苏楠抽出手说道:“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之所以这么正儿八经的自我介绍,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就是搞刑侦的,审理个把犯人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我想让你开口

    交代的事情,你就算嘴巴闭的再紧也没有办法。”

    后者没有说话,嘴巴倒真就配合一般闭的紧紧的。

    “坐下说,”方锦程有些心疼媳妇儿,带着肚子里的儿子办案,也是没谁了。

    客厅比较小,只能放得下一张桌子,四把折叠椅子。

    方锦程挪了挪椅子,两口子坐在一起,与高健面对面。

    高健有些局促,身为军人的他似乎不太擅长口头表达:“您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如果问什么他就能答什么,今天她也就不用来这一趟了。

    “我没被炸死,你很失望吧?”

    后者听闻焦急不已的解释:“不会爆炸……”

    “哦?”苏楠挑眉。

    高健看向方锦程:“这一点,方少应该知道吧?”

    方锦程在部队当过兵这事他们都知道,身为警卫员的他们更是对方锦程所擅长的领域也都了如指掌。

    他以前在部队不服从管教,自从喜欢上之后就对军旅生活有了别的期待。

    也是他一手就掂量出来了那个装娃娃的盒子有些不寻常,拆的时候不可能没发现那个根本不会爆炸。

    方锦程道:“不好意思,那个的数据虽然被人改过,但还是会爆炸的,要么在机场,要么在飞机上。”

    高健听了脸色有些发白,哆嗦着嘴唇说道:“在我拿到那颗的时候还不会……”

    “你毕竟不是拆弹专家,我也不是行家,这是防爆警察那边派过来的拆弹专家说的。”

    高健怔怔然点点头,虽然事情过去几个月了,但是想想还是觉得后怕。

    如果这颗真的爆炸了,可就不是让苏楠死这么简单了,简直是让整个机场的人陪葬,少说也得有足以让市政府所有人下台的死亡人数出现。

    而这样的噩耗却不知道会毁掉多少家庭,还好被发现了……

    “方少奶奶,我真的没想要害您,我在这里跟您说一声对不起。”

    言罢起身,对苏楠结结实实的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

    苏楠道:“你能意识到错误说明你内心也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也算对得起你所受的教育和你父母的养育,只不过我一向黑白分明,眼里容不得沙子,不能因为你道歉了就原谅你不可饶恕的罪恶!”

    “我知道,您教训的对,我也不能原谅我自己。”言罢又对苏楠鞠了一躬。

    “你坐下吧,咱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好好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