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最敬爱的女人
    苏楠索性直接开门见山道:“给莫教授的那封信,是你从越南带来的?”

    李川一个怔愣:“你看过那封信了?”

    苏楠点头,此时此刻才算是拨得云开见月明一般,她父母这条失踪的线索似乎已经得以重新连城一条直线。

    方锦程神色冷峻没有说话,只是有点不敢直视苏楠的眼睛。

    苏楠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媳妇儿,我不想让你以身犯险。”

    苏楠如果知道真相,肯定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说不定还要自己亲自往越南跑一趟,去找她的父母。

    如果放在以前他不仅不会拦着,必然还要陪她一起去。

    但现在不行,她有孕在身,而且国内还有一堆他们方家的烂摊子,他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

    苏楠的眼眶微微发红,呆呆的坐在了沙发上,她怀孕之后情绪本来就比较容易波动,近段时间来大喜大悲,各种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让她想要无视都做不到。

    一想到方锦程的姐姐也许就是绑架她父母的凶手,她心口的大石头就怎么也无法落下。

    这已经不单单是她一个人对方静秋的仇恨,甚至会上升到两个家庭。

    而到那时候,她的父母能接受的了锦程?能接受的了方家吗?

    似乎是察觉到苏楠在想什么,李川干咳一声打破沉默道:“据我所知,你父母失踪的时候静秋也只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她那时候也没认识贾浩,也没有组建嘉航集团,更不要说动用那么强大的力量让那么多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

    李川的话又给了苏楠一线希望,怔怔然点点头。

    方锦程却不在乎自己的小舅到底说了些什么,上前将苏楠轻轻揽进怀中,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你放心,你的爸妈就是我的爸妈,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他们回国跟你团聚。”

    苏楠猛的抬头看他,眼底一片清明:“你要做什么?”

    后者勾唇一笑,竟似乎有几分痞态:“我还能做什么,当然是陪着你。”

    抓他胳膊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苏楠竟然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对眼前这个人有着莫大的依赖。

    二爷爷从楼上下来就看到一楼客厅这略显低迷的气氛,干咳一声打破沉默道:“各位,上头送来一些腊味,今天晚上我让厨房做了,大家尝尝鲜?”

    李川立马欢呼一声:“那感情好,好好做,给我们明月尝尝家乡菜!”

    秦明月不明所以道:“家乡菜?”

    “那些腊味是我们老家的东西,咱们小的时候吃的多也不稀罕,现在长大了,都去了天南海北,偶尔想起家乡,最馋的还是那口腊味儿!一会你尝尝。”

    后者微笑点头,有点跃跃欲试的期待。

    苏娜这边也已经收拾好了情绪,自告奋勇道:“我,我去厨房帮忙吧。”

    “不准去,”方锦程拉住她的手:“你是我方家的少奶奶,怎么着也轮不到你下厨。”

    “我这不是想学学怎么做,以后做给你吃吗,难道你还在嫌弃我的厨艺?”

    提起她的‘厨艺’方某人真有苦说不出,一脸痛苦的表情,看看一旁众人看好戏的眼神赶紧说道:“哪能呢,就算咱们以后请不起厨师了,也有我给你下厨不是,我媳妇儿这么嫩的手是拿鞭子教训老公的,怎么能去做那种粗活。”

    言罢还真就逮着她的手放在嘴边落下一吻,后者赶紧把手抽了回去,闹了个大红脸。

    “好吧,好吧,不去了,我和秦医生到楼上去看看他们的房间还有没有什么要收拾的。”

    “得嘞,这才是咱们方家少奶奶。”

    李川嘴角抽抽:“喂喂喂,这好像在我们李家吧,你哪来的厚脸皮反客为主啊?”

    “行啊,我们倒是想当客人,你倒是像个主人的样子啊。”

    被外甥蹭了两句,李川保持沉默。

    两个女人上楼去,方锦程去餐厅酒柜拿了俩高脚杯出来,倒了两杯白葡萄酒,一杯递给小舅,一杯自己端着,靠在门框前看他:“秦医生真成我小舅妈了?”

    “证都领了,这还有假?”

    “祝福你们。”他遥遥举杯,算是表达了自己的一分心意。

    李川冲他搓搓手指:“份子钱。”

    后者脸色一冷,转身要走。

    李川立马改口:“哈哈哈,那什么,你儿子不是要出生了吗,作为舅公,我还要给你儿子一个大红包呢,哈哈哈哈!”

    看在大红包的份上,这个时候撕破脸有点不太明智。

    “不过小舅,你之前说那个把你吃的死死的女人就是秦明月?”

    “就她!”

    方锦程忍不住乐了:“还不知您这婚姻能维持多长时间了,自求多福吧小舅。”

    “有你这种外甥吗?盼着你小舅孤家寡人?小心我找你外公告状去。”

    “我倒是希望你现在还能跟外公告状。”

    这真是一个令人伤心的话题,李川索性转移:“你来这边是干什么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主战场应该在a市吧?你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a市上头没人监察,没人阻止吗?”

    “您这不是废话吗?有人拦着我来能来?”

    李川无语,这个外甥长大了就一点也不好玩了,没有幽默细胞!

    “我过来查点事情,拜访了几位有可疑消失迹象的科学家的亲属,还顺便查了一下之前索菲亚给苏楠的娃娃是怎么被掉包的。”

    娃娃换成的事情李川略有耳闻,当时他还挺幸灾乐祸的,没想到老爷子身边这么多年固若铁桶的防护也会出现问题。

    作为一个中老年愤青,他一向看不惯这些个世家做派,甚至有些鄙视对于老爷子这样人群所提供的特殊化照顾。

    结果特殊了半天也还是出现了这么大个漏洞,他能不乐吗。

    “锦程,你确定要查下去?”

    后者喝了一口酒,摇晃着手中的玻璃杯,看着那琥珀色的光辉折射着窗外的光线,他反问道:“你单指这件事还是?”

    “你也甭跟我装傻,这些事儿说白了都是一个整体,你要是继续查下去结果可能不太好。”

    “关系到我媳妇儿,我老丈人和丈母娘,你说我该不该查下去?”

    “也关系到你姐姐。”

    李川说完便沉默的看着他,从他一向从容不羁的表情中看到一抹苦涩。

    “我不查,就没有别人查了吗?”

    “没人会像你这么了解她,这么深究。”

    后者微微垂下脑袋,转身进了餐厅,背影略显孤寂。

    他将酒杯放在吧台上,伏在吧台上看向窗外。

    大男孩的身体颀长而又充满柔韧的力量,但从李川这个角度看过去竟然觉得他好像是个受伤的孩子,独自找了个角落舔舐伤口。

    方静秋之于他不仅仅是一个姐姐,更是在他的生命中扮演着很多角色。

    小时候他调皮捣蛋,她是那个能为他兜住所有事情的人,也是能拦住方良业鞭子的人。

    长大了他有了狐朋狗友也有了一堆的心事,她能倾听也能出谋划策。

    顽皮如他,乖张而又叛逆,被家里冻结了所有零花钱,那时候已为人妇的她又充当了给他零花钱的角色。

    哪怕他结婚了,这个女人对他的好也丝毫没有减半,甚至拿出更多的温柔来对他的妻子以及妻子的家人。

    如果不曾有那些丑闻,也不曾有那些质疑的声音,他一定会义无返顾的为正义而战,但当所有矛头都指向自己最敬爱的女人时,他渴望得到真相的同时又害怕知道真相。

    他怕那些指责都是真的,这个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坍塌幻灭。

    也怕苏楠父母被抓,以及她本人受到的生命威胁跟方静秋有关,这让他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妻子,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姐姐。

    如果是他查清了真相,无疑更是将这个女人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看向窗外,和风徐徐而来,吹在脸上痒痒的,就是这样的傍晚,他在s市的每个童年,身边总会有她的陪伴。

    “在我儿子出生之前,我得去一趟越南。”方锦程忽然回头对客厅的人说道:“你得告诉我具体路线和位置。”

    李川蹙眉:“我说大外甥,咱能不折腾吗?你这万一要有个好歹,我怎么跟你媳妇儿交代?”

    “你就没盼我一点好?”

    “我这不是先给你打个预防针吗?那地方暂时去不了。”

    “你都能去了,我为什么不能去?”

    说起这个,李川有一肚子话要发表:“你知不知道要是没有你小舅妈自带‘逢凶化吉’光环,我可就回不来啦!那可不是咱们大天朝,杀个人跟玩儿似的!可不管你是谁的儿子谁的外孙子!”

    他一脸操碎心的表情看着大外甥,就差说一句:你可长点心吧!

    “放心,我跟你不一样。”方锦程又继续趴在那看着窗外高大棕榈树,还有风吹而过送到耳边的海浪声:“王向阳在那边安排了一些人,我过去有接应。”

    不说王向阳李川差点忘了:“上次离开那地方也多亏了姓王的帮忙,虽然我不怎么待见他,但他这人做事还挺靠谱,有当家人的风范,你下次见到他帮我说声谢。”

    让他自己说谢谢是不可能的,毕竟他脸皮这么薄。

    “没什么好谢的,不过都是各自利益驱使罢了,解决了a市现有的麻烦,他说不定能成为真正的王家当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