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长得像个男人
    “所以我猜,下命令杀你的人,和下命令在你包里藏的人可能不是一个人。”

    方锦程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有点过分的严肃,甚至有点不敢去和苏楠对视。

    苏楠当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这颗就好像一颗导

    火

    索一样,让所有谜团拨云见日一般得以开解。

    高健虽然是直接对二爷爷负责的人,但在这幢房子里,真正的主人并不是二爷爷,而是外公以及外公的这一众子孙。

    然而,在这些人当中,能有权利有能力指使一个警卫员为其做事的人却少之又少,只需要用一下排除法就基本能确定几个嫌疑人。

    “你是不是担心姐夫当初跟我说的都是真的?”

    方锦程没有说话,从紧抿的薄唇可以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方静秋因为公司爆出的丑闻已经足以让人瞠目结舌,社会各界包括网络上的评论员对她的‘八一八’也让令人不齿。

    然而他还在自我安慰,这也许只是始作俑者变相的炒作和误导舆论方向,他是方静秋的亲弟弟,没人比他更了解这个姐姐。

    可当贾浩也站出来指责他姐姐的不是,将一桩桩罪名悉数扣在她的头上的时候,他坚定的立场已经被动摇的摇摇欲坠。

    这段时间他一直疲于寻找真相,没人比他更迫切的想要为方静秋正名。

    可越是接近答案的忠心,就越是不敢去触碰真正的答案。

    南方的城市没有冬天,非常适宜疗养,在市内温度宜人的情况下,他的手却冰凉。

    苏楠握着他的手轻声说道:“你是你,大姐是大姐,她该为自己做的事情和说过的话负责。”

    “媳妇儿……”他的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一双眼睛在注视苏楠的时候饱含痛楚:“媳妇儿,对不起……”

    “你不用为她做过的事情道歉,更何况,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任何人说的任何话都是不足为信。”

    “如果……”他唇瓣微微开合,到了嘴边的话有点不敢出口,曾几何时,他一个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竟然也会变得结巴,也会瞻前顾后起来。

    苏楠盯着他的眼睛,想要听他继续说下去。

    然而没等他开口,就听到后面有人叫道:“我说锦程,放着怀孕的老婆不管,自己个儿撒丫子出去野了吧?”

    回头看到的是李川带着秦明月已经从楼上下来了,故作轻松的模样也没有掩饰他眼底沉重的色彩。

    方锦程很快收拾好情绪没好气道:“你们还真的来了……”

    “就许你带着老婆跑来度假,不许我带着老婆过来凑热闹?”

    言罢一把将秦明月揽在怀里颇为得意的冲着外甥挑眉毛,后者非常配合的冲他挥挥手:“你好,大外甥。”

    方锦程的嘴角不由的抽了一下:“我,我说秦医生,您比我大不了几岁吧?我也没得罪过您吧,在口头上占我便宜有意思吗?”

    秦明月不明所以:“啊?我说错话了吗?是李川叫我这么说的。”

    “什么?!没有!我绝对没有叫你这么说,你记错了!”李川眼瞅着自己外甥要发飙了,赶紧转移话题:“哎呀,话说好久没回来了,不知道索菲亚去国外了没有,我还有点想念这个大侄女的!”

    方锦程神色一暗:“外公都这样了,他们一家人不敢走。”

    李川嬉笑的表情也有点维持不住了,干咳一声在沙发上坐下:“是怕老爷子突然驾崩了,见不到最后一面吧。”

    理是这个理,但谁也没有直面说出来,只有李川这口无遮拦的。

    “昨天索菲亚来看过爷爷,”苏楠赶紧说道:“可能过两天还会过来一趟,你们在这住多久?”

    “我就过来看看老爷子,没什么事就回去了,还一堆事儿呢!”

    秦明月微微蹙眉:“什么事?有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吗?”

    方锦程没好气道:“恐怕不能,他除了吃喝玩乐还能有什么事儿?”

    李川已经一记眼刀飞过去了:“臭小子!老子好歹是你舅舅,胳膊肘往哪拐呢?你舅身价多少你知道吗?还吃喝玩乐!”

    “身价多少也跟我没关系”李川洋洋得意的翘起了二郎腿,搂住一旁媳妇的腰:“这才是我的身价,你这种单身狗不懂。”

    李川简直要被气到吐血:“你你你!你这个不孝的外甥!你舅决定把你的名字从遗产上抹除!!”

    方锦程眉梢一跳:“你不会真有什么传说中的宝藏和巨额财富吧?”

    “晚了,现在讨好我已经晚了!”

    “小舅!亲舅!”立场不坚定的房某人已经扑了上去:“跟我说说,我那遗产能拿多少?能不能让我儿子一出生就奔着富二代去啊”

    “你!你!你!你真是要气死我!你想让你小舅在你儿子出生之前就嗝屁儿!”

    “我不是这个意思!真不是!我这不是随便问问吗!”

    这舅甥两个遇一块就是插科打诨口角不断,苏楠不是没见过,却还是有点无语。

    这边扯着秦明月离开,远离污染源,那边已经吩咐佣人准备晚上的饭菜了。

    “我看过外公了,情况真的很糟糕。”接过苏楠递过来的一杯鲜榨果汁,秦明月无奈的耸肩:“就算是在国外也已经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

    苏楠道:“国内的很多治疗方案已经领先于世界了。”

    秦明月点头:“这一点我表示赞同,医学的发展一直致力于将人类的病痛消除并且延长寿命,从近三十年的数据来看,确实做到了。”

    苏楠又给自己榨了一杯果汁,但也没急着喝,放在一边后就清洗起了果汁机。

    秦明月倚在餐厅的吧台上看着苏楠的身影略微有些出神:“苏警官?”

    “叫我苏楠好了。”她背对着秦明月,用水龙头清洗榨汁机。

    “苏警官看上去有点像一个人。”

    “谁啊?”苏楠回头笑道:“我其实只是个大众脸,放在人堆里就找不着了。”

    “像个男人。”

    苏楠哭笑不得:“合计着你在损我吶?被小舅带坏了。”

    “什么是损你?”秦明月不明所以。

    “很多人都说我是男人婆,假小子,不像个女人,”她擦擦手无所谓道:“不过我就这么生活挺自在的,而且,锦程不嫌弃我啊。”

    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口狗粮秦明月却一点也没察觉道:“不,苏警官,我不是说你的性格像一个男人,我是说,你长得很想一个男人。”

    “谁啊?你们老外看咱们亚洲人不都一个样吗?”

    “我并不算一个百分百的老外,而且我的工作性质让我在很早之前就接触了很多亚洲人,所以在外貌辨识方面甚至比亚洲人自己高,因为我拥有独特的记忆特征和细致的观察。”

    苏楠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真是跟这些搞科研的在一起,分分钟觉得接不上话茬。

    只得随意问道:“像哪个男人啊?”

    “我之前和李川在越南的时候见到过一对搞医药科研的老夫妻,虽然他们头发花白,但不知为什么,我觉得苏警官你的眉梢眼角五官排列和他们挺像,更像丈夫一些。”

    苏楠一个怔愣,本来也无心去了解到底像谁,听她这么一说脑海里竟然浮现出自己结婚时看到的视频。

    视频中,出现在婚礼现场角落里的,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他们正是自己的父母。

    后来她想办法去找,人凭空消失了,这件事过去这么久也就不了了之了。

    今天秦明月重新提及,又联想到嘉航集团的医药厂在越南,她竟然有种接近真相的迫切感。

    “你,你们在哪里见到的他们?”

    “越南啊。”

    “我是说……能不能具体说一下到底是什么地方?”她的心情有点激动。

    “不好意思,不能,这应该和很多人的**有关系吧。”秦明月虽然有点不太明白,但她也不是一个大舌头的人。

    “连,连哪里也不可以说吗?”苏楠急道:“是因为牵扯了什么重要的问题,还是有些敏感?”

    只要她承认了,她几乎就可以猜到,他们见的这对夫妻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父母。

    秦明月摇摇头,并不为她的焦灼所动。

    就在苏楠准备进一步逼问的时候,就听李川在外面说道:“你不用问她,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今天我们过来除了让老爸见见他的儿媳妇,也是为了跟你们说这件水。”

    苏楠不由有些着急越过秦明月看向餐厅外面的人:“秦医生说,我长得很像她在越南见过的一对夫妻。”

    李川无奈叹了口气:“一开始吧,我也没把事情往这方面想,明月这么一点拨,我还真就想起来什么了。你的父母是不是在你小时候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苏楠点头,她父母的事情她无意隐瞒,方家和李家的人应该都是知道的。

    “这一对夫妻连带他们身边的人都是在多年前被软禁在越南的一家制药厂,这家制药厂几经变迁,从医药研究所又变成了研究基地,最后嘉航集团在越南投资建厂,这些人全部被带进厂里,为这里做医药研究。”

    苏楠只觉得自己的一口气几乎快要提不上来了,好像被一个透明的泡泡裹在里面,没有空气,一戳就能获得新生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