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女主人
    “可……我并不想,结婚……”

    李川听闻短暂的怔愣,一时间脑袋都有些发蒙。

    想他一个花花公子,用了半辈子的时间来巩固自己的泡妞手段,能说出这些深情款款的情话已经是搜肠刮肚了,就这话,说出去,哪个姑娘不得飞扑而来?

    偏偏对象是秦明月,所有的不稳定因素都要考虑在内,包括这些情话如果不起作用,他该怎么办?

    事实证明他自己也没办法。

    随手划拉了一遍头发,他低笑出声。

    “你……真的会结婚?”秦明月忍不住再次问他:“和别的女人?”

    “会啊!”李川蹙眉:“这人啊,一旦上了年纪就想有个家,而我,希望这个家是和你共同持有的,你也不必觉得结婚之后就少了自由多了束缚。婚姻是互相陪伴,更是互相成就,我希望我能成就你,让你过上你想过的生活。”

    秦明月这下没出声反驳,反而略微有些沉思起来。

    后者趁热打铁道:“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和我尝试一下?人生总是在许多机遇中不断挑战的嘛,结婚也是一项生活挑战,更是每个人一生中必须要走的路,要不要跟我一起?”

    “挑战?”

    眼瞅着有戏赶紧进一步忽悠“可不是,堂堂秦医生不会连这点挑战都不敢接受吧?这可就有点避世的消极心态了。”

    “我肯定不会逃避,不过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秦明月纳闷:“不太明白婚姻是什么,婚后要怎么相处,结婚一定要生孩子吗?”

    李川心下一喜,双手捧着这张迷茫的小脸,桃花眼底又进一步的升华了‘深情’二字。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孩子不是重要,至于怎么相处,我会,手把手的教你。”

    再一次在她额上印下一吻单膝跪下,抓住女人的手道:“时间仓促,我怕我下楼买戒指的功夫你就反悔了,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听你说yes,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吗?明月?”

    女人看上去有点不知所措,低头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男人,知道这个男人的年龄比她大不少,也知道这个男人甚至比她更恐婚,更支持不婚主义。

    但此时此刻,这个男人是在跟她求婚?

    见多了别人相扶到老的婚姻,也见多了别人的求婚和爱情,今天这些发生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不禁要反问自己:要不然……就试试?

    “好,我答应你。”她爽快的点头微笑:“我不知道跨国领取结婚证需要什么手续,明天详细咨询一下。”

    幸福来的太突然,给李川当头一击,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他只是求了个婚,这结婚证都要领了。

    不过这样也好,有了那一直婚约,两个人的婚姻就更加可靠了不是。

    心下一喜,一把将人抱在怀中原地转了两圈直接将人扔在床上。

    秦明月也不由跟着大笑出声,没想到答应这两个字一旦说出口就会浑身轻松。

    起码现在她不用担心李川会离开,也不用担心他会和别的女人共度美好时光。

    压在她的身上,男人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的眼睛,一时间有点意乱情迷。

    这要放在以前,他铁定要将身下的人拆吃入腹,谁还不是如狼似虎咋地。

    但现在不行,现在这个女人是要陪伴他一生的人,他们以后还有很多很多时间,不仅要一口一口的吃掉她,还要将她保护的完好无损。

    他发誓,再也不笑话外甥是个宠妻狂魔了!

    “不继续?”秦明月看他停下来了有些纳闷:“还是说我现在对你已经没有吸引力了?”

    “不,”李川摇头:“说个形容词,你就好比罂粟,让我欲罢不能,但正因如此,我才要好好珍惜你,珍藏你。”

    不知为何,听到他这么说秦明月竟然有种心理上的快感升华而出,这比生理上的快感来的更刺激。

    李川道:“我给你吹吹头发,还没干。”

    “我自己来就好。”

    男人却霸道的拒绝:“你不是不知道夫妻该怎么相处生活吗?我所做的,就是夫妻之间正确的相处之道。”

    是吗?秦明月听他这么一说便心安理得的享受起他的服务来,看来她在夫妻相处之道上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李川和秦明月到达s市的时候,苏楠和方锦程已经在疗养庄园里住了一个星期了。

    说是住了一个星期,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却并不多。

    苏楠现在大着肚子生产在即,大多数时间在家陪着二爷爷和外公。

    而方锦程则总是会神神秘秘的出去,回来。

    今天出去办事去了,明天有什么酒会邀约,后天有什么重要的人要见一下,简直忙的不亦乐乎。

    外公的身体一天差似一天,他的卧室已然变成了icu,到处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苏楠从病房出来换下自己的隔离服,就看到李川和秦明月已经手牵手的上了楼。

    目光落在两人拉着的手上,她已然挑眉,心下了然。

    故意揶揄道:“嗨,小舅,小舅妈。”

    “又见面了,外甥媳妇。”秦明月热情洋溢的跟她打招呼,目光落在她隆起的肚子上面。

    李川干咳一声提醒她道:“其实用不着每次都叫外甥媳妇……”

    “那我可以继续叫她苏警官吗?”

    苏楠耸肩笑道:“叫我苏楠就可以。”

    李川道:“我爸怎么样了?刚在楼下见到二叔他也是模棱两可的。”

    二爷爷虽然是陪伴这位首长时间最长的人,但他一来拿捏不准首长的病情,二来也实在不知该用何种语言跟首长的亲人摊牌,所以通常有人来探病的时候他就一句话,自己过去看看吧。

    苏楠微微一顿,眼底闪过一丝痛楚:“外公现在清醒的时间很少,你们要进去看看他吗?”

    “当然要,”李川这个大叔一惊一乍的样子简直跟方锦程一模一样:“我这次过来可是要给老爷子介绍他儿媳妇的,不然老爷子去了那边也不放心不是,估摸着去了那边还得骂我几句不孝子。”

    “你爸为什么骂你?”

    “这是我们国家传统观念中的一种,你估摸着不懂,咱怎么说的来着?我爸是你什么人?”

    “也是我爸!”秦明月立刻清醒的表示:“我记着呢,放心,我会做一个合格的妻子的。”

    苏楠嘴角有些抽抽,忍不住瞥了李川一眼,那表演俨然是在问:这不会是你临时找来演戏的吧?

    后者欲哭无泪,这两天奔走把结婚证都领了,真的不能再真好了吗!他对天发誓!

    奈何秦明月却没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小九九,已经催着李川换衣服进去看老爷子了,当然,其中不乏作为一个的医学专家的职业冲动,毕竟这些绝症对他们而言有着强烈的诱惑力和吸引力。

    苏楠看他们两人已经换好衣服进了病房,这才扶着楼梯的扶手下楼去。

    楼下打扫的佣人见她下来赶紧迎上去要搀扶一把不忘八卦道:“少奶奶,刚才李川少爷带上去的是他的女朋友还是普通朋友啊?”

    “你觉得呢?”苏楠眼底带笑。

    这个女佣显然对李川为人很是了解:“应该是女朋友吧,李川少爷可从来不缺女朋友,那……我今晚就给他们收拾一间屋子了?”

    苏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行吧,你看着办就成,这事不用问我,也不用跟我说。”

    “呵呵,哪能不跟您说呢,您就是半个女主人啊,而且您过来了,咱们这儿也多了说话的人,多热闹啊。”

    苏楠不由有些窘迫,她算哪门子的女主人,要真论起来,楼上李川带的那位才算女主人吧,她和方锦程才应该是客人才对。

    才过来住的时候他们还叫她一声方家少奶奶,现在干脆连方家二字都给省略了,简直不能再任性了。

    在客厅桌上拣了几颗葡萄攥手上,苏楠一边吃葡萄一边慢悠悠的向外头晃去。

    今天阳光不错,这偌大一片园子植着青葱茂密的梧桐,在南方的冬天里摇曳出一片生机。

    她扶着略微有些发福且笨重的身体走下楼梯,前面一个身着军装年轻小伙子扛着一个箱子从她面前经过,不忘打招呼道:“少奶奶!”

    苏楠定睛一看却是老爷子身边的一个小警卫员,以前她和方锦程过来的时候,他还在机场接送过他们。

    “忙着呢?”她招呼一声,抛出手上的一颗葡萄,对方抗箱子的手没动,另一只手一抬就接住了葡萄一把塞进了嘴里:“不忙,事情也多,很快搞定。”

    苏楠道:“你扛的什么东西?”

    “上头领的一些特供腊味,我给扛厨房去。”

    苏楠纳闷:“你不是老爷子身边的警卫员吗,怎么除了开车连这些个杂活也都干上了?要是缺人手回头让锦程再雇几个保镖来帮忙?”

    后者放下箱子憨厚一笑,小麦色的脸上滚着汗珠,在阳光下折射出特有的光华:“这倒用不着,本来裁减人寿就是怕人多不好管理,而且难以保证各个都知根知底,上次陷害少奶奶那事儿发生之后方少爷可是非常生气的,这不光关系到少奶奶的名誉,也关系到咱们首长的人身安全,再说了,外头雇佣的保镖更不好信任,也不好管理。”

    苏楠一边吃葡萄一边听他解释,吐出个葡萄籽道:“你说上次陷害我的事,是把我的娃娃换成的那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