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告白技能满分
    秦明月听闻略有些震惊,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也似乎没品味出他真正的意思。

    男人靠着床头半躺在床上,眼底带着几分戏谑的成分。

    见秦明月没有说话,又再一次的说道:“我觉得我们之间这种……额,性伴侣的关系差不多也该结束了。”

    这一下秦明月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却仍然以一种:我裤子都脱了你却给我看这个的表情看着他。

    李川盯着她看,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哪怕她恼羞成怒,或者像其他妹子一样生气给他甩脸色,他也能马上圆场,先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再用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讨好她:“性伴侣的关系结束了,恋爱的关系正式开始,你愿意做我未来孩子的妈吗?”

    万事俱备,就等着秦明月翻脸了。

    然而她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坚定的从他身上爬起来,眼底虽然略有些失望和黯然,但到底理智占领高地,并没有表现太过。

    “好,我尊重你的选择和决定,从当初我们在一起开始,我就想到了会有今天,男女之间是不会有长久的关系的。”

    李川急了:“怎么没有长久的关系?少年夫妻老来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长久的关系?”

    “那不过是人类于文学作品中所作的美好遐想,”秦明月笑着说道:“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时间长了难免会有罅隙。”

    李川道有点不开心了:“照你这么说,男人和女人之间除了就不该有其他的关系?”

    “你在生气吗?李先生?”

    李川登时语塞,这才意识到没把秦明月惹怒自己先发起飚了,简直失策失策,赶紧干咳一声维持表面的冷静:“并没有,秦医生。”

    后者微微一笑在床边坐好,冲他伸出手:“这段时间,合作愉快,谢谢。”

    合作?感情他们俩跨越了好几个过度,抵死缠绵过,也出生入死过,到她嘴里就轻巧的成了合作二字?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他李川游戏人间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

    不过面对这样一双清澈毫无防备,对什么都无所谓,并不将他看在眼里的眼睛,他真是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咬紧后槽牙默默伸手和秦明月握了握,一边表明自己的立场:“我对你,和你的身体也很满意。”

    秦明月亦是莞尔:“如果你有需求还可以随时来找我。”

    找你?你丫都把我甩了还让我找你?!好吧……他们俩也从未开始过。

    再次咬紧后槽牙,李川道:“算了吧秦医生,我也老大不小了,更渴望追求一种稳定长久的男女关系,其中就是你所不齿的婚姻。”

    说完这话他一直看着秦明月的表情,除了在她脸上看出稍稍疑惑的神色之外也没有其他。

    秦明月不是一个擅长隐藏自己的人,任何的心理活动都很容易在脸上表现出来,看到这里,他也不由的心里一凉,看来这个女人真的对他不抱任何‘非分之想’。

    既然已经摊牌了,再呆下去只是有些尴尬,他翻身从床上下来,打开衣柜找自己的衣服:“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我换一间房,虽说我们已经不再是性伴侣了,但起码还能做朋友不是?你在国内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仍然可以随时找我。”

    浴巾下头什么也没穿,在看到大外甥那条朋友圈之前他的想法跟现在不一样,但在看完那条朋友圈之后,他觉得再当着秦明月的面穿裤子有点耍流氓的感觉。

    准备拿着衣服去更衣室换,秦明月却先一步叫住他道:“你已经找到稳定长久关系的另一半了吗?”

    随口答道:“没有,不过以我的魅力,手到擒来也不过是小意思。”

    “那你们会上床吗?”

    听着有点可笑:“男人和女人之间不就那么点事吗?这叫生命的大和谐,说的忒俗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可能有点轻微的心理疾病,明天能叫你的心理医生给我看看吗?”

    李川蹙眉,有些纳闷的看着她。

    这要放在平时,他肯定已经一脸坏笑的扑上去了:美女,心里不舒服吗?给你揉揉心口,包治百病!

    然而这会儿看秦明月的表情实在让他‘坏’不起来,不由认真道:“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有点奇怪,为什么听到你要找一个女人确定长久稳定的关系会不太舒服。”

    这些轮到李川愣住了。

    秦明月又道:“可能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和你身体的契合,听到你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竟然有点不舍,就好像最具有挑战性的一台手术被别的医生抢先了一样。”

    这……这什么比喻?

    好吧,这不是重点。

    “你说,不舍?”男人微眯着眸子,将裤子扔到一边,慢慢向她走了过去。

    秦明月耸肩:“我对心理学不是很擅长,可能也是人类习惯情感中的一种,因为习惯所以会有一种特殊侵占欲,这种侵占欲会扭曲事情的本质,让我觉得你只能属于我,而其他和你在一起的人都是在觊觎我的领土和财产。”

    她说的很认真,似乎想要立刻找出纸笔记下自己的领悟。

    男人却已经走到她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微眯着精明的双瞳,他道:“等我结婚了,你会来出席婚礼吗?”

    秦明月耸肩:“可能那时候我已经回国了。”

    “你会出席婚礼吗?”

    “礼金我会送到,并不一定会来。”

    “你会出席婚礼吗?”

    似乎已经躲无可躲,只能正面回答:“应该不会……”

    “为什么?”

    “也许我现在心理上的侵占欲让我觉得你不该和别的女人结婚,我甚至会有些不满,但等过一段时间,我梳理好自己的情感,应该就会乐于见到你的幸福。”

    “如果我和别的女人滚床单你会赞同吗?不管这个女人是我的妻子,还是我的情人。”

    后者微微蹙眉,神色显然不悦了,正如李川所了解的那样,她不是一个善于掩藏自己情绪的人。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会影响我的心情和注意力。”

    李川再次说道:“今天我们背道而驰,我的身边就会有别的女人。”

    “今天下午前台的小姑娘?”

    他没想到她这么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竟然还记得前台的小姑娘,简直有点莫名其妙。

    “不是她也会有别人,这个人将穿着婚纱站在我的身边,会每天早上在我的怀里醒来,我会给她精心调配食材端到她的面前,也会陪她走遍地球的每个角落,在日出日落前合影留念。甚至,我会让她给我生一个宝宝,一个有我们共同血脉的宝宝,叫我们爸爸妈妈,等我们老的牙齿掉光也要手拉着手躺在摇椅上,一起回忆我们所走过的这一生。”

    他极尽可能的描绘自己所能想到的美好愿景,那也是他一个不婚主义所渴求的美好未来。

    “李川,你不要说了,我现在情绪不稳定,有点不愿意交流这些。”

    她说着偏过头去,却被男人霸道的捧着脸,与其对视,后者眼底一片茫然。

    “你不是情绪不稳定,也不是对我有着不齿的侵占欲,秦明月,让我来告诉你,这是爱情。”

    女人的身体微微一颤,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这是爱情,你爱我。”他毫不避讳直截了当的将这个形容词砸在她的身上,砸的她脑袋发昏。

    “这不仅仅是存在于文学作品的创作当中,所有的作品都是取材于现实的,你要相信,男人和女人之间,真的有一种可以陪伴一生的情感。”

    秦明月显然还是有些不解,她这个在医药科学领域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科学家,在面对个人情感的时候却蠢笨的好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李川紧盯她的眼眸,不允许她有躲避的趋势:“我承认,我今天是受到刺激了才说了这些话来刺激你。今天莫教授和她太太相濡以沫的爱情看的我眼热,还有……”

    忍不住咬咬牙,他决定还是不要承认舅舅羡慕外甥这件丢脸的事情了。

    “还有就是你应该也注意得到,我们身边很多已婚人士都生活的很幸福。我算是看明白了,在遇到对的人之后,世上没有不婚主义者,也没有恐婚主义者,我恨不得立刻牵着你的手走进教堂,开始我们的合法的婚姻生活!”

    秦明月的眉头还是微微收紧,眼神一时有些茫然,但因为李川的霸道,让她无法避开他的锋芒。

    “我希望这个人是你,做我合法的太太,合法的相伴在一起。做我财产的分割人,做我保险的受益人,做我孩子的妈妈,做我手术确认书上的签字人。我也有侵占欲,我恨不得每天晚上和你相拥而眠,每天早上将你吻醒。夏天枕着海风,冬天沐浴暖阳,日日夜夜都有你,而不是别人。”

    秦明月看着他,长久没有说出话来。

    直到李川俯身,在她眉心落下一吻,她这才有些恍恍惚惚的回神。

    “可……我并不想,结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