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细思极恐
    莫教授略微沉吟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该说些什么,微微一顿道:“上次与你一起来给我送信的年轻人,找了保镖保护我们,我们平时进出也都算安全,没有再来骚扰我们。”

    对信里的内容,他有些避而不谈。

    他是怎么想李川表示理解,虽然信是他带给老爷子的,但他这个人值不值得信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万一这封信跟他没关系呢,说多了可能会涉及到个人**。

    再万一,他如果也在调查什么内容呢,就是冲着这封信来的呢,说多了岂不是要暴露了。

    李川见他不肯说下去心里当然又好气有着急,正兀自斟酌该怎么委婉的问的时候秦明月已经开口了。

    “莫教授,给您信的苏教授人是您的学生吧?”

    莫然不知道他们知道多少,也不知道苏教授跟他们说过什么,听秦明月这么问,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点了点头,不过再多的内容也就没说了。

    秦明月又道:“按照正常人的人际情感关系推测,在能与外界联系的情况下,他应该首要联系警方,其次是自己的家人。但却舍近求远联系了您,他可能是觉得联系警方和家人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吧?”

    李川真想暗地里给秦明月竖个大拇指,很多时候,这种不懂人情世故的傻瓜问话反而解决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是啊……毕竟他们身处一个危险的地方,就算是报警也一时半会没办法营救,而且还要随时面临生命危险。如果他们不是通知我,而是通知他们的家人,也会给家人带来危险。”

    秦明月微微蹙眉道:“可是在您收到信的时候您却遇到了危险,苏教授难道没考虑这一点吗?还是说您在他心中并不重要?”

    夭寿啦!李川真想一巴掌捂住秦明月的嘴巴!

    这哪是聊天啊!简直是在挑拨离间啊!要不是人家莫教授修养好,这会儿应该蹦起来啦!

    饶是莫教授修养好,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微微垂着层层折叠的眼皮,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水。

    莫太太虽然患有老年痴呆,但几十年如一日的知道莫教授喜欢喝什么茶,记不住别人,记得住他。

    “我这个学生可能自己没意识到我的信息会泄漏出去……”

    “莫教授,我可以肯定的是,您的信息不是我泄漏出去的。”李川赶紧辩解道:“在我们查到您的居住地之前,已经有人先一步的找了过来,所以……”

    莫教授抬手示意他不必说,他心里都清楚。

    “既然小苏把信交给了你,我就相信你,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他们夫妻二人在越南遇到了什么麻烦,迫不得已承认了这封信以及我这个收信人。”

    李川脸色也不是很好,对那个神秘的药厂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突破口,难道就要这样回到原点了吗?

    “言归正传,”秦明月道:“那封信的内容应该和药厂以及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有关吧?”

    莫教授一愣,倒是摇摇头:“并没有,信里只是拜托我照顾好他们的家人,让他们的家人放心,只此而已。”

    秦明月显然不相信:“莫教授,这封信关系着很多人。”

    “不,只关系到小苏的家人。”

    他说的斩钉截铁,甚至有些不耐烦。

    秦明月还要逼问,李川却按住她的手道:“我们相信,莫教授。苏教授在送这封信之前肯定也都已经经过深思熟虑了,如果这封信落到歹人手里也拿不住他的什么把柄,如果这封信落在您的手里,您对所有的神秘事件一无所知,也不会给您带来麻烦和杀身之祸。”

    “对,他们夫妻二人一直是非常谨慎的人。”

    李川点头表示赞同,并且相信跟老爷子聊了聊当初是如何见面的,又在那边碰到了什么。

    没多久老太太从厨房出来,这次端的是橘子,高高兴兴的招待客人吃橘子,等橘子和奶茶用的差不多了,两人起身告辞,老太太又千叮咛万嘱咐的让孙子孙女没事多来玩玩。

    从小区出来,天已经快黑了,李川正琢摸着怎么把秦明月拐去吃个烛光晚餐,然后晚上再水到渠成。

    秦明月却突然开口打破他的思路:“你觉得莫教授说的都是真的吗?”

    “行啊你,”李川有些讶异道:“开始以正常人的脑回路思考问题了,都不会跟以前一样耿直的以为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秦明月耸耸肩,翘起的嘴角略显得意:“我只是猜测而已,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莫教授在撒谎。”

    瞧这一副小侦探的架势,俨然不可小觑啊,俏皮的模样让一向程序化的她多了几分‘人气儿’,忍不住打趣道:“你可是科学家,怎么还迷信直觉呢,不好,不好。”

    “感觉,知觉,直觉,都是人类情感的一部分,在人类脑科学研究中有专门研究女性直觉的课题,所以我的直觉也并不是迷信。”

    李川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了,脑子进水的不是秦明月,而是他自己。

    取了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邀请人上车:“走吧,咱们老长时间没吃饭了,今儿晚上想吃什么?”

    公子哥儿的跑车在这片老旧的小区内显得有些扎眼,他在a市并没有自己的车,每次过来都是租的。

    虽然在a市有姐姐,有外甥,还有个大老板外甥女,但他能住酒店就住酒店,李家的人,靳贵自负的同时又争取将自己置身事外。

    事实证明他这样做是对的,虽然方静秋是李家的外孙女,但她这次大厦将倾并没有影响到李家什么。

    李家在政的也就只有老爷子,只可惜那位老爷子已经躺在病床上无力回天了,他这一生谋取的福报尽数在儿女的身上。

    儿女也都是争气的,要么为国家献身,要么就和政府撇了个干干净净,国家再怎么铁律无情也得就事论事,不能寒了老革命的心不是。

    坐在驾驶位上倾身给秦明月扣好安全带,李川就着贴近她的姿势问道:“我说,想什么呢?问你晚上吃什么,怎么发起呆了?”

    秦明月确实在沉思,她本来就是个医药科学家,思考是家常便饭,但李川却好死不死的脑补出她下午穿的那一身白大褂。

    白大褂,眼镜,再一脸严肃的从事科研项目,想想都有种禁欲的冲动。

    咕嘟咽了口唾沫,盯着她光滑姣好的侧脸看直了眼。

    秦明月似乎忽然是想开了一般对着他说道:“我总觉得忘了什么事,现在想起来了,关于那一批违禁药品的事情。”

    李川被她突然跳脱的声音吓了一跳,在缕清思路之后立马左右看了看,确定车外没别人了才说道:“我说姑奶奶,你在做调查之前没有签保密协议吗?虽然说咱们这儿只有我们俩吧,但谁知道上头的人在哪猫着呢,你跟说这话要是被上头知道了,估计你连国境都出不去了。”

    秦明月却莞尔一笑:“我研究过保密合同,每个条款我都记得清清楚楚,而我要说的这件事和条款无关,不涉及泄密。”

    李川来了兴趣:“好,你说。”

    其实就算是涉及泄密的,他的好奇心也会战胜一切想要听听,只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秦明月对国家法律不是很了解,到时候惹祸上身罢了。

    “在我研究的众多进口违禁药品中,有一种药里面含有的一个真菌成分,这种药在七年前欧洲的一家地下诊所出现过。而且我查阅了相关资料,七年前欧洲被查的那批药好像就是越南进过去的,使用说明里有中文,所以我就怀疑,是不是其他不被允许使用的成分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被用于研究和临床制药?”

    李川愣住了,七年前?

    七年前静秋还在干嘛?七年前他倒是已经开始游戏人间了,但不管是静秋还是她老公,怎么算七年前都还是个青涩的小青年啊。

    那时候是在上大学还是已经结婚了来着?李川记得不是很清楚。

    但他却知道那时候的方静秋绝对没有现在的实力,嘉航集团也没有如此的财大气粗,更不要说发展第二产业了。

    这么说,有些药物七年前就已经在越南生产制造,并且已经存在了。而且说明说中有中文,更是直接的说明这批药有出口中国的打算。

    突然有点细思极恐,方静秋是怎么掌握这些药的?以及这些药的生产链?

    还有那些被软禁在越南的医学界泰斗,他们最初是在什么时候接触这些东西的?

    “因为我觉得可能跟那些科学家有关系,所以跟你说一下,希望能够帮助到你……和你的外甥女。”

    言罢秦明月的手在李川的手背上拍了拍,似乎想以这种方式传递给他正能量,让他不必在姐姐和外甥女身上忧心太多。

    如果秦明月是中途接手,而他又能找得到创办人的话,这无疑对秦明月来说是个好消息。

    看了看手上秦明月的手,李川忽的一翻手,直接将她柔嫩的小手扣在手心里:“这些事情我会暗地里派人去查,不过也许静秋已经招认了也说不定。”

    如果方静秋真的招认了,a市恐怕得变天,有这么大手笔创办药厂,软禁医学家,做成出口欧洲的大生意,这个人的背景应该不一般。

    而静秋只是个商人,方良业眼里容不得沙子,必然不会跟她有什么牵扯,或者帮她什么,所以,虽然她接手了这个药厂和药品,但曾经的创始人肯定还在背后继续帮她,否则她不会这么便利的将药带往国内。

    只不过她怎么也没料到潘英会倒打一耙,放弃丰厚的钱财不去赚,要出卖她。

    秦明月看得出来他这一会的功夫脸上表情变幻莫测,赶紧说道:“不是说要吃饭吗?你晚上想吃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