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
    就在他想要进一步去询问事情的真相时,老人已经面露疲色,神情恍如,微张着嘴巴呼吸渐渐微弱。

    惊的他赶紧按了呼叫的铃音,闻讯而来的医生护士立刻将病床包围。

    他被挤出包围圈,看着各种仪器在老人的身体上探查病情,帮助他延长寿命,好像有一张利爪正在他的心尖上抓挠。

    如果有一天,躺在这张床上的人是他,他会不会也希望后代能让他赶快结束生命?好远离病痛的折磨,获得新生?

    医护人员一番忙碌后得出一个总结:首长今天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再一次深深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他点头转身离开。

    出了病房正好看到苏楠在佣人的搀扶下上楼,这段时间肚子长得飞快,宽松的衣服也已经完全遮不住了。

    抬头看到门口的人,苏楠一个恍惚:“外公睡了吗?”

    男人上前两步替佣人扶着她:“睡了,今天说的话有点多,可能有点累。”

    “把眼睛闭上。”

    后者纳闷,眉宇间略有些疑惑。

    “算了。”她莞尔一笑:“给你变个魔术。”

    言罢就在他眼皮底下抖着两只手,嘴里念念有词“变变变!变!”

    方锦程就这么一脸黑线的看着她很明显的从袖子里抽出一朵蔷薇花出来,因为藏在衣袖里的缘故,花瓣都压的有点变形了。

    而苏警官却好不自知,仰着小脸,一脸期冀的看着他,似乎在等着被夸奖。

    方某人的嘴角抽了抽,不过还是很配合的拍了拍巴掌:“哇,媳妇儿,你这是在哪里学的魔术啊?完全看不出一点破绽!”

    苏楠一听眼睛一亮:“是吧!我跟你说啊,魔术这东西其实都是假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这手速够快,别说变一朵花了,就是变一头牛也没问题!”

    忍不住默默吐槽:“你给我大变个活人应该更容易一点。”

    “什么?变什么?”

    赶紧举手投降:“没什么,这魔术也变了,咱回去歇着吧,坐了一天的飞机了。”

    苏楠又有些遗憾的看向外公紧闭的房门:“本来我想给外公变这个魔术的。”

    方锦程听闻心底也不好受:“外公真的睡了,乖,咱明天给他变。”

    “行吧,花给我。”

    “明天再摘新鲜的。”言罢随手要递给佣人,却被苏楠一把抢了过去。

    “我今晚再好好练习练习,外公什么没见识过啊,被他看出破绽就不好了。”

    方锦程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他真想吐槽一句:他这种什么都没见识过的也能看得出破绽好吗!

    带着老婆回房间洗漱休息,明明一身的疲惫,往床上一躺楞是睡不着了。

    苏楠肚子大了,怎么躺都不舒服,他将人搂在怀中,让她枕着自己的胳膊。

    苏楠眨巴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他,对上他那双在黑夜中恍如晨星的眸子:“锦程,咱们在这多住几天吧?”

    男人低头,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听你的,我媳妇儿难得有空,权当过蜜月了。”

    “那什么……其实,只要跟你在一起,对我而言,每天都是蜜月。”

    “嗯?你说什么?”

    将脸埋在他的怀中,她又开始了自己所擅长的鸵鸟伪装术:“什么?什么也没说,睡觉睡觉。”

    男人身上有着恍如阳光一般的干净味道,结实的肌理让她依靠其间获得了满足的安全感。

    她的男人在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张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自命不凡的男孩。

    他已经是个合格的丈夫了,以后还会变成一个合格的爸爸,既想感慨岁月的神奇,又想感谢这个人所作出的改变。

    “嘴上说着睡觉,你就真能睡得着吗?”

    苏楠撇嘴:“我怕睡着了腿再抽筋。”

    这可真够让人心疼了,又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不舒服赶紧叫我,我给你揉揉。”

    “揉也没用,熬过去就好了。”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大小姐,摸爬滚打习惯了,怀孕生孩子这种辛苦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可是,殊不知她越是这么无所畏惧的样子,越是让让方锦程心疼的不能自已。

    “媳妇儿,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啊,一个女人越坚强,就说明她的男人越没用!”

    苏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有些没好气道:“你要真有用,就替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这个……臣妾做不到啊。”

    又往男人怀里蹭了蹭,苏楠由衷说道:“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别的,无所谓。”

    “放心,我在,一直都会在。”

    她略带安心的闭上眼睛,这一刻,她选择相信他的承诺。

    【】

    a市中心的医药科研中心不仅在整个亚洲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还和欧美地区的各个国家级别的医药科研中心有着合作关系,并且通过长期交换学习,资源共享,攻克了许多医学上的难题。

    秦明月在国外隶属一个大型医药集团,也是搭乘了这个医药科研中心的便利以交换学习为由回国学习,在几个医院做过几次学习调研之后,又被最高检聘请调查此番进口药含有违禁药品的事件。

    a市的医药科研中心从外观上看极具科技感,大量的玻璃和金属建材使建筑物本身透露着威严冷冽的气场。

    将车停好,李川抬头看了看这座庞大的建筑物,正门前的广场上矗立着一块石碑,简单介绍了研究中心的历史以及设计灵感还铭刻了设计师和建筑师的名字,在那之后则用很长的篇幅介绍了他们在医药科技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手揣在破烂牛子裤的兜里,看了一会石碑他就觉得有点头大。自诩天纵奇才,对各个领域触类旁通,但面对这密密麻麻的文字和专业术语,不亚于在读天书一般。

    硬生生压制着额角跳动的青筋,他再一次拨动了手机上存着的一个号码:小蠢萌

    很快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启用短信呼服务,她将在开机后收到您的……

    挂断,捏着手机,迈着两条灌满寒风的大长腿大步向一楼大厅走去,电动感应门在他面前自动打开。

    门口服务台前身着白大褂的女孩子正在玩手机,乍然看到一个不修边幅的人进来立刻站直了身体:“不,不好意思,您不能进来。”

    眼瞅着那人没有停下的意思,径直向自己走来,女孩子有点慌了,无奈从兜里掏出钱包:“我只有这些了,您出去吧,要被保安看到了就不好了。”

    李川打了个喷嚏抬头看她,又顺着她伸出来的手,看向躺在她手心里的一块钱硬币。

    嘴角又忍不住抽了抽:“你当老子是乞丐?一块钱就打发了?”

    “我,我没有歧视您的意思,但我这里实在没有多余的领钱了,我们这里的保安配备警棍,您还是出去吧。”

    言罢又在钱包里抠出了四五个硬币:“只有这些了,是我坐公交的钱。”

    再次感受到会心一击,他差点站立不稳的怀疑今天这身打扮是不是有问题了。

    男人单手撑着柜台,一甩额前的碎发,露出一双深邃的黑眸,深情款款道:“你看我,像乞丐吗?”

    小姑娘面露难色:“不管您是不是乞丐,都不能进来。”

    言罢指指旁边的指示牌,上书:衣冠不整者,谢绝参观。

    “咳,我不是来参观的,我是来找人的。”

    这一次,他开始刻意的去整理自己那略带朋克风味的羊绒外套和有点略长的额发,以及……好吧,破洞牛仔裤他总不至于当场给补好了。

    “您是来找谁的?”

    “秦明月,秦医生,秦博士,秦教授。”唯恐她不相信自己的诚意,不忘露出一排洁白健壮的大门牙,给她一个温柔的笑。

    女孩子看看他,又看看电脑,略有些为难的查找起来:“秦教授今天打过卡了……来做研究,您稍等一下,我给您联系……”

    言罢慢吞吞的拿起内线电话,李川却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他今天这身打扮可是专门为秦明月准备的,哪知竟然成了阻碍牛郎织女见面的最大障碍。

    说句良心话,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秦明月作为特聘专家一边在帮最高检做事情,一边在进行着自己在国内的科学研究。

    而他也在为锦程家的事情忙碌奔波,以至于两人一旦投身于工作当中也是聚少离多。

    感情这种事勉强不得,但如果什么都不做,就是坐以待毙了。

    好不容易把人骗回国了,要是没办法把人留下,那也太对不起他花花公子的名号了吧。

    说起花花公子……他已经不记得上次泡妞是什么时候了,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啊……

    冷眼睇向一旁打电话的小姑娘,李川不怀好意的笑了。

    小姑娘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简单几句话挂断电话,脸上再次露出忐忑不安的笑容:“您,要不要去旁边坐着等一下,我已经让人去通知秦教授了。”

    一只胳膊肘支在柜台上,一手将头发风骚的撩到头顶上,飞出一个桃花眼给对方,瞄准目标,直击对方心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