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好汉不提当年勇!我这都是被你们惯的!”

    苏楠没好气的瞥他:“能厚着脸皮说出这句话,看来是被惯的不轻。”

    方锦程义正言辞道:“我就一反面教材!以后可千万不能让咱儿子走这条不归路知道吗?”

    “我怎么觉得你在恃宠而骄呢?”

    “媳妇儿的眼睛是雪亮的。”

    二爷爷看着这对小两口斗嘴也是心情大好:“你们来了,这个地方也热闹点,不光首长高兴,我们也高兴,年轻人带来的就是年轻的活力啊,不像以前,没什么人说话,都各自做手头上的活,死气沉沉的。”

    这话让苏楠挺有感触的,她还记得才当社区民警那会儿,经常走访一些独居老人,哪怕衣食不缺还有护工照顾,整个生活质量非常低。

    生活质量低更多是指精神方面的,生活氛围的低迷以及周围环境的对比,会让独居老人的心理在一定程度上有很大的落差感。

    这也是她一个刚出校门的小民警走访多处所总结出来的经验,当然,将独居老人带入群居,参加社区文化活动,以及多找一些性格开朗的老人家进行帮扶,从而带动气氛和氛围,让整个社区都喜气洋洋,不再有阴暗低迷的角落和人群。

    她和方锦程的到来就是为这偌大的庄园注入了新的活力,外公病重,他们的心情并不好,尤其是锦程,外公对他而言甚至比父母还要重要。

    从小到大,最宠溺他的人是外公,最放纵他的人也是外公,教导他成长,教会他做人的更是外公。

    这个人既是他遮风挡雨的大树,也是他的指路明灯。

    但在人生路上,总要有新的生命诞生,总要有故人远去,心中百般不舍,难敌岁月长河。

    苏楠深深看了一眼方锦程,在这个大男孩故作轻松的背后是他心底所不能承受的痛。

    所以在他夹了片胡萝卜过来的时候,她竟然乖乖的张嘴吃了下去。

    男人面带疑色,又夹了一块过去看她乖乖的吃了,更是大为吃惊,再夹一块过去,苏楠已经板起了脸。

    “给你点阳光就灿烂了是吧?”

    “哎?我正纳闷呢,你终于能接受胡萝卜了啊?”

    苏楠做了个要吐出来的表情,吓的方锦程赶紧把筷子上的胡萝卜扔了,并且义正言辞的表示再也不喂老婆胡萝卜吃了!

    吃完晚饭打发苏楠跟佣人出去散步,方锦程则去看望外公。

    外公的身体各项机能已经退化,甚至连普通的食物都无法消化,每天只能靠营养液来维持生命。

    所以当外公说出想离开的话时,方锦程甚至认真想过,让他早点解脱会不会要好一点。

    “我妈还惦记着咱们四世同堂呢。”

    李家老爷子呵呵笑了起来:“四世同堂固然好……刚才,我一直在想,给孩子起个什么样的名字……”

    “外公,这个不着急,您养好身体比什么都强。”

    “叫……慎行吧?方慎行,谨言慎行的,慎行……”

    方锦程点头,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这名字好,是您对这孩子的嘱咐也是寄托。”

    老人家也跟着笑了起来:“你的名字也是我给起的……希望你,有一个锦绣前程,活的年纪越大,越发现,有些东西都是虚的,能一辈子陪着你的,除了楠楠……就只有你自己,把自己的路走好,不要行差踏错……”

    “好,我明白,外公。”

    “静秋……”

    提起大姐,方锦程眼底露出一片晦涩的黯然,从小到大对这个姐姐有多尊重多推崇,就有多不愿相信事实的真相。

    从一开始对事情的结果还抱有其他想法和猜测,到现在逼着自己去相信事实,他不知用了多少勇气。

    “大姐她……应该知道错了。”

    “你和静秋,都是好孩子……”老人家低低叹了口气:“都是好孩子啊……”

    “外公……”他攥紧老人的手,力图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的。

    老人家目光浑浊的看着天花板的方向,沉吟良久终于开口道:“你要相信,你姐,有她的原因和苦衷……也要相信,她从小,所受到的教育……我们对她的栽培方向,没有错……”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方锦程也是听的糊里糊涂,微微蹙眉道:“您是不是知道什么?”

    “知之甚少……”

    本来提起来的一颗心又跌回原地,他甚至想过,大姐是不是碟中谍一样的存在,明面上做着坏事,背地里却是有原因的。

    当一个人,一件事走到绝境,这无异于是最好的反转。

    “不过……她做的很多事情,我都是知道的……是我不好……没能劝的了她……”

    方锦程微微收紧了拳头,刚才所渴望的大反转好像也不是不能发生的。

    就在他想要进一步去询问事情的真相时,老人已经面露疲色,神情恍如,微张着嘴巴呼吸渐渐微弱。

    惊的他赶紧按了呼叫的铃音,闻讯而来的医生护士立刻将病床包围。

    他被挤出包围圈,看着各种仪器在老人的身体上探查病情,帮助他延长寿命,好像有一张利爪正在他的心尖上抓挠。

    如果有一天,躺在这张床上的人是他,他会不会也希望后代能让他赶快结束生命?好远离病痛的折磨,获得新生?

    医护人员一番忙碌后得出一个总结:首长今天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再一次深深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他点头转身离开。

    出了病房正好看到苏楠在佣人的搀扶下上楼,这段时间肚子长得飞快,宽松的衣服也已经完全遮不住了。

    抬头看到门口的人,苏楠一个恍惚:“外公睡了吗?”

    男人上前两步替佣人扶着她:“睡了,今天说的话有点多,可能有点累。”

    “把眼睛闭上。”

    后者纳闷,眉宇间略有些疑惑。

    “算了。”她莞尔一笑:“给你变个魔术。”

    言罢就在他眼皮底下抖着两只手,嘴里念念有词“变变变!变!”

    方锦程就这么一脸黑线的看着她很明显的从袖子里抽出一朵蔷薇花出来,因为藏在衣袖里的缘故,花瓣都压的有点变形了。

    而苏警官却好不自知,仰着小脸,一脸期冀的看着他,似乎在等着被夸奖。

    方某人的嘴角抽了抽,不过还是很配合的拍了拍巴掌:“哇,媳妇儿,你这是在哪里学的魔术啊?完全看不出一点破绽!”

    苏楠一听眼睛一亮:“是吧!我跟你说啊,魔术这东西其实都是假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这手速够快,别说变一朵花了,就是变一头牛也没问题!”

    忍不住默默吐槽:“你给我大变个活人应该更容易一点。”

    “什么?变什么?”

    赶紧举手投降:“没什么,这魔术也变了,咱回去歇着吧,坐了一天的飞机了。”

    苏楠又有些遗憾的看向外公紧闭的房门:“本来我想给外公变这个魔术的。”

    方锦程听闻心底也不好受:“外公真的睡了,乖,咱明天给他变。”

    “行吧,花给我。”

    “明天再摘新鲜的。”言罢随手要递给佣人,却被苏楠一把抢了过去。

    “我今晚再好好练习练习,外公什么没见识过啊,被他看出破绽就不好了。”

    方锦程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他真想吐槽一句:他这种什么都没见识过的也能看得出破绽好吗!

    带着老婆回房间洗漱休息,明明一身的疲惫,往床上一躺楞是睡不着了。

    苏楠肚子大了,怎么躺都不舒服,他将人搂在怀中,让她枕着自己的胳膊。

    苏楠眨巴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他,对上他那双在黑夜中恍如晨星的眸子:“锦程,咱们在这多住几天吧?”

    男人低头,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听你的,我媳妇儿难得有空,权当过蜜月了。”

    “那什么……其实,只要跟你在一起,对我而言,每天都是蜜月。”

    “嗯?你说什么?”

    将脸埋在他的怀中,她又开始了自己所擅长的鸵鸟伪装术:“什么?什么也没说,睡觉睡觉。”

    男人身上有着恍如阳光一般的干净味道,结实的肌理让她依靠其间获得了满足的安全感。

    她的男人在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张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自命不凡的男孩。

    他已经是个合格的丈夫了,以后还会变成一个合格的爸爸,既想感慨岁月的神奇,又想感谢这个人所作出的改变。

    “嘴上说着睡觉,你就真能睡得着吗?”

    苏楠撇嘴:“我怕睡着了腿再抽筋。”

    这可真够让人心疼了,又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不舒服赶紧叫我,我给你揉揉。”

    “揉也没用,熬过去就好了。”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大小姐,摸爬滚打习惯了,怀孕生孩子这种辛苦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可是,殊不知她越是这么无所畏惧的样子,越是让让方锦程心疼的不能自已。

    “媳妇儿,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啊,一个女人越坚强,就说明她的男人越没用!”

    苏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有些没好气道:“你要真有用,就替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这个……臣妾做不到啊。”

    又往男人怀里蹭了蹭,苏楠由衷说道:“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别的,无所谓。”

    “放心,我在,一直都会在。”

    她略带安心的闭上眼睛,这一刻,她选择相信他的承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