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月难再圆
    “行,那就用你的名节来换!”

    王向中话音一落,姜玉琪就开始疯狂的踢打起来,一边抓着他的胳膊抓挠,一边踢着脚挣扎。

    后者吃痛一把松开了她,她想夺路而逃却被几个保镖冲上前去,一左一右将人又给拖回来了。

    此时此刻姜玉琪脸上的妆容早就一片狼藉,她慌乱无措的浑身颤抖,一边渴求着能够被放过一边冲王向中喃喃念叨:“我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找你了,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来了……”

    王向中弯腰看她,透过她那双受惊的大眼睛看到了一个恍如恶魔一般的自己。

    他做事是有原则的,不,不应该说他有原则,而是整个王家的家训都是有原则的。

    没做过这种事,哪怕是演戏,他都觉得自己随时都要穿帮了,就盼着姜玉琪赶紧叫停。

    正要将人提走,就听姜玉琪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我去自首!我去自首!我什么都跟警察交代清楚!”

    男人抬手,示意两个保镖将这个女人放下。

    一将人放下,她就恍如受惊的鹌鹑一般赶紧缩到一边,将外套

    紧紧裹在身上,在暖气十足的室内瑟瑟发抖,看的王向中都有点于心不忍了。

    “你,想好了?”他等着眼睛故作凶神恶煞的看向姜玉琪。

    后者将头埋在腿上用力点了点,却不去看他,这让王向中颇有种挫败感,总觉得一定是自己还不够凶的缘故。

    “八爷?”手下的人问道:“送过去?您也跟着去吗?”

    “去!怎,怎么不去!正所谓,送佛,送到西!老子不去这小妮子,再!再耍花样!”

    手下紧跟着给竖了一个大拇指:“八爷想的周到。”

    姜玉琪此番被他一吓唬也是心如死灰,当然也不敢再玩别的花样。

    王向中没有将人送到市局去,而是直接送到了海新区派出所交给了大周,市局对他来说太乱太复杂,苏楠在的时候还好点,他直奔市局能找到个主心骨,现在苏楠跟人家方少爷小别胜新婚去了,他过去也找不到个可以托付的人。

    好在之前在苏楠的介绍下认识了海新区的大周,也算是个可以信任的人。

    大周虽然长得憨厚,但人不傻,一听说他的来意,再去看看那形容枯槁的姜玉琪,顿时就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了。

    当着是王向中的面,他把简单的流程走了一遍:“你是自愿过来交代犯罪事实的吗?”

    姜玉琪泪光盈盈的看向大周,显然是在向他求助,后者却恍如全然没有看见一样,一边整理手头的资料一边认真做着笔录。

    王向中不说话的时候简直一脸的人畜无害,笑眯眯的看向姜玉琪。

    后者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又白了一分,点头说道:“我犯了很多错误,但我真的没想过要犯罪,警察同志,我会全部交代清楚,但我真的不是犯罪。”

    “是不是犯罪,法律会做最公正的判断,从你现在要交代的问题来看,初步涉嫌犯罪。”

    一听这个,姜玉琪又生退意,屁股在椅子上都有点坐不住了,求助似的的看向王向中,后者一个眼神,又让他欲哭无泪的坐下。

    对面大周带着两位民警,表情严肃的可怕,身边还站了个活阎王,她这才明白什么叫走投无路。

    搞定姜玉琪这个事对方锦程来说无异于是雪中送炭,让他这个虽然被放出来但仍然要被监控要被限行的人来说简直不能太美好。

    关于他的许多指控都将慢慢撤销,也终于能让他飞往s市得见外公一面,了却这段时间来的一桩心事。

    苏楠待产在即不应该去的,但方太太在电话中表示能来尽量过来一趟吧,将来生了孩子还要坐月子,下次见还不知什么时候了,免得留下遗憾。

    这么一来干脆在单位请了产假,两人一收拾直接奔机场去了。

    一天是舟车劳顿到了s市天都已经快要黑了,这次回来不像以往的任何一次,全家人都能团聚于此,高高兴兴的。

    这次回来的气氛是沉重的,连带人的心情都是极为低落的。

    苏楠知道,这其中除了外公的病情已经人为不可控制之外,还有就是大姐方静秋和姐夫贾浩的事情。

    曾经引以为傲的外孙女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位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也不知是否知情。

    接他们的车子驶入这偌大的疗养圣地,从一进门开始就有荷枪实弹的军人在暗处保护着这方宅院。

    苏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还碰到了方家大姐,只不过这次,她人还在接受调查,未来是什么样的还是个未知数。

    想必方锦程也是想到了这些,情绪自上飞机开始就不怎么高涨,除了贴心的跑前跑后照顾她这个孕妇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的看向窗外。

    夜晚,疗养胜地华灯初上。

    车队在偌大的宅子面前停下,二爷爷带着警卫员已经等在门口了。

    二爷爷跟在外公身边从戎一身,老来还心甘情愿的照顾病重的首长,俨然是个管家一样的存在。

    只是这位老人也已经年事已高,头发甚至比上次见的时候白的更厉害了。

    “方少爷,方家少奶奶。”他尽量让自己看上去热情洋溢心情愉快的欢迎远方来的客人,但事实上,这样一位老人家已经不擅长掩饰自己的心情。

    “二爷爷。”小两口问好。

    警卫员上前拿他们的行李,方锦程小心翼翼的搀着媳妇下车。

    二爷爷笑呵呵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快进来吧,一路上辛苦了,少奶奶身体吃得消吧?”

    苏楠笑着点头:“没事,就是坐的时间长了腰酸。”

    “这得让咱们大少爷给您好好揉揉,别人也帮不上忙。”

    方锦程立马知趣,小心搀扶着媳妇儿上台阶:“那必须的,照顾媳妇是我现在的当务之急。”

    二爷爷也不由感慨:“以前你爸还常说你是长不大的小孩,这小孩要长大呀,我看也就一朝一夕的事!”

    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这话似乎说的不合时宜,方良业这会儿现在在哪都不知道呢。

    上头想要尽可能能让他远离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说是调查,实际上是隔离开了。

    当然,该做的调查也一定会做,只不过他们对方良业都有信心,知道他不是一个徇私的人。

    进了客厅就有佣人送来了热毛巾和热饮,让他们解除一天的疲乏。

    在沙发上稍事休息,两人便直接上楼去看外公。

    外公还住在原来的卧室,上次来的时候见过,所以也算是轻车熟路。

    卧室外面站着两位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在小声的交谈,看到有人来了便不再说话,轻轻打开房门道:“老爷子刚醒,可以简单的交流,但不要停留时间太长了,以免老人家太疲乏。”

    方锦程点头,却没有急着进去。

    他看了一眼医生手上的病历夹道:“我外公现在情况怎么样?能不能简单的跟我说一下?”

    听他叫了外公两个字,医生面部冷硬的表情也跟着缓和了很多,似乎连他们都知道方锦程是这位老人最疼爱的孙子。

    “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只能说,老爷子现在还能保持清醒简直就是个奇迹……”医生犹豫了一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老爷子身体的各项机能基本上已经新陈代谢了,很多器官也已经不能运作,医学上称之为器官衰竭。保守估计,最多也就只能维持一个月的时间。”

    苏楠心里咯噔一下,双腿都开始微微发抖。

    身体被一双强健有力的臂膀搀扶住,她转头对上方锦程坚毅而又冷定的双眸。

    明明还只是个大男孩,但却有着一双属于男人的眼睛。

    他那一张脸本就长得刀削斧凿一般,此刻不苟言笑不仅让人有些疏远,更甚至不敢跟他过多的交流。

    “谢谢,我们先进去看看吧。”男人说完这句话就扶着苏楠一起进了外公的卧室。

    偌大的卧室内充斥着各色中西药的味道,床周围摆着各种仪器,由仪器延伸出去的各种管子全部接在了床上的那个身体上。

    这是一个已经病入膏肓的老人,一具已经无力回天的身体。

    那一刻,苏楠看到了方锦程眼底滚动着的泪珠,他红了眼眶,红了鼻头。

    苏楠却有些忍不住的背转过身,偷偷擦掉眼泪,她不想让锦程看到,更不想让外公看到。

    “外公……”男人轻轻唤着床上熟悉的人。

    熟悉的人却紧闭双眼没有挣开一下,要不是连接的心跳监护仪上还显示着波纹,他们甚至要怀疑这位老人已经没了呼吸。

    “外公……”男人坐在床边捧起老人家瘦骨嶙峋的手,好像捧着一件宝贝一般小心翼翼。

    这一次,床上的人终于睁开了眼睛,那双深陷眼窝而显得极为浑浊的眼睛往旁边一转,看到了心心所念的外孙和孙媳妇儿。

    老人家的嘴角动了动,勾出一个并不明显的笑容。

    “啊……”他张口,却发出一个难懂的单音节,闭了闭嘴,似乎在酝酿力气:“锦程……楠楠……”

    苏楠破涕为笑:“还有您的重孙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