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与魔做交易
    “八爷,还跟上次一样,哥几个都戴着口罩眼镜?”

    哥几个?口罩眼镜?

    王向中没好气的抠抠耳朵道:“你这,这不废话吗!你,你们想当网红啊!传到网上被人认出来了,找你们,拍,拍片儿去了,以后谁保护老子!”

    “得嘞!八爷您就放一百个心吧!保证让您满意!

    姜玉琪坐在一旁已经面如死灰,她不敢往深了想,也直觉他们所说的就是自己所想的内容。

    她立即转身去拉扯车门,行驶中的车门岂是她说拉开就能拉开的,转过头去惊恐的看着王向中。

    后者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冲她勾勾手指:“是你自己,投,投怀送抱!你跑什么啊!”

    姜玉琪飞快摇头:“不,不,八爷,王先生,您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你,你错什么了?你没错啊,没错。”

    “你这是要逼死我吗?你信不信我从车上跳下去!”

    王向中摊手:“请便。”

    看着车窗外疾驰而过的行车线,姜玉琪浑身直哆嗦:“你给我停车!再不停车我就报警了!”

    “小姐,这,这可是高架啊!”王向中冷嗤道:“你不会不知道,高,高架是不让停车的吧?停车也,也行!你要是走了,这辈子就甭出现在老子面,面前!否则……”

    他眼睛微眯,尽力去模仿王向阳看他的眼神,那叫一个阴冷,殊不知在别人眼中俨然是在放电。

    姜玉琪眼眶瞬间就红了:“你放过我家人,放过我父母,放过我哥哥。”

    “我说,是你,你耳朵有问题?还是老子没有表达清楚?你就想这么,这么什么都不做的跟老子谈条件?你哪来的自信?”

    “我说了,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王向中大声打断她道:“就,就你这态度,叫,叫什么都可以?老子都还没让你做什么呢,你就要跳,跳车,老子还敢让你做什么?”

    姜玉琪道:“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唯独,唯独……不行!”

    言罢心有余悸的看看副驾驶上的人,又低声补充道:“让,让我陪你……也行……”

    王向中没好气的抠抠耳朵,看她的眼神无需刻意伪装,打心眼里的鄙夷和嫌弃,这一个眼神让姜玉琪很是受伤。

    “要么停,停车下去,以后甭在老子面前出现!要么就,就按我说的做!”

    姜玉琪道:“我还有第三个选择吗?”

    “有,我们一开始说好的,把,把你做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警察蜀黍,交,交代清楚!”

    姜玉琪沉默了,不说话了,但可以看得出来,在充满暖气的车内,她仍然在浑身发抖,好像一片秋风中的落叶。

    王向中懒的去看她,他对女人一向温柔绅士,但唯独对这个女人温柔不起来,甚至连最起码的同情心都没有。

    “我要下车!”她再一次斩钉截铁的要求。

    王向中悠哉悠哉道:“下,让她下,找个地儿停下。”

    然而车子驶下高架还需要一段时间,就是这段时间,沉闷冷寂的车内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

    姜玉琪红着眼眶搓着手指,一副便秘的表情。

    坐在副驾驶上的人时不时的回头看她一眼,眼神里流露出一个色胚所独有的猥琐,这一点也让她不寒而栗。

    司机轻车熟路的将车开下高架,后面跟着一溜儿的车队,甚是扎眼。

    “八爷,前头加油站可以停车。”

    王向中应了一声:“就,就加油站吧。”

    转而又对姜玉琪道:“老子警告你!以后,少,少出现在我面前,知道吗?最好,最好永远也不要出现!”

    他本就结巴,极具威慑力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反而没多少效果。

    不过这一点对姜玉琪来说已经够了,她既不答应,也不拒绝,就那么呆呆的坐在车里。

    车队驶入加油站内,加油站的服务人员立马上前服务。

    副驾驶的保镖也随之下车,将后车门打开,邀请姜玉琪下车。

    她眼眶通红道:“你还是不肯放过我的家人?”

    大王八扣了扣耳朵,不想跟她啰嗦:“该说的,我都说了。”

    “你这样是违法的!会遭报应的!警察不会放过你的!”她压低声音道:“你信不信,我真的会报警。”

    “呵,如果你,觉得报,报警有用,早干什么去了?早为什么,不,不去报警啊?”

    没错,如果报警有用的话,她早为什么不报警?

    不仅仅是王家的势力暂时无人能够拿捏,还有就是,一旦警方插足调查,这和她亲自去公安局自首有什么区别?还是得走到坦白这一步。

    “还,还不走?”

    姜玉琪不说话,也不动,就那么坐在车里。

    王向中道:“不走,我可要走了啊!”

    她还是不吱声,后者对保镖使了个眼色,车门嘭的一声关上各辆车也都加好了油,又这么排着队出了加油站。

    他现在住在三哥开发的湖边别墅区,临湖一片高尔夫球场,住在这里的都是需要身份**的高端人物,所以他们一行车队驶进来也并不怎么扎眼。

    待到了目的地,车子没有驶向车库,而是直接就停在了别墅的大门口。

    王向中下车,保镖给他的肩上披上黑色的大衣,这儿没什么外人,他早扯了两个袖子穿上紧紧裹在身上了。

    “下车!”保镖将姜玉琪从车里拽出来。

    王向中看她一眼道:“给带,带屋里去!把哥几个叫来,还有,灯光,摄像,拍完了也,也不用打马赛克!直接发网上去!”

    姜玉琪的身体又是一颤,她道:“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王向中没好气的看她:“你看我,像,像在开玩笑?”

    不像,尤其是人高马大的站在她面前,配着这灰蒙蒙的天气和冷冽的空气,怎么看怎么不近人情。

    而身边都是一水儿黑衣保镖,各个彪悍健壮不苟言笑,她虽然平日里在社会上也吃得开,但在这样的环境下恍如羊入虎口。

    直到此时她才双腿一软,忽然意识到,她真的到了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儿。

    王向中对手下的人使了个眼神,两个人架着姜玉琪的胳膊,一左一右的往别墅里拉。

    她一想到自己将要面临的可怕境遇就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叫喊:“我不去!我不去!放开我!我要回家!放开我!放开我!我不去!救命!救命啊!救命!”

    别说她叫的再大声也没人听到,就是有人听到了也没人会过来多管这个闲事,毕竟这事儿发生在王家的家门口,而王家不是好相与的,也是众人皆知的。

    两个人拉着姜玉琪往别墅里扯,纵然她再怎么挣扎也是瘦胳膊瘦腿的没有那个蛮力。

    王向中美滋滋的搓着下巴看着她的窘迫,真想就这么拍个小视频发给苏楠,好向她邀功:警花姐姐您瞅瞅,这小妮子落我手里肯定给您出一口恶气!

    “我要走,我要回家,八爷,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我要回家!”

    “来都来了,不,不进来,坐坐?”大王八又是一抬下巴,手下人会意,拖着人就进屋里去了。

    姜玉琪已经哭天抢地的要回家了,她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但此时此刻才真正觉得人生路彻底没封堵,甚至想死的心都有了。

    别墅里面暖气开的十足,她整个人被扔在地上的同时又爬起来想要夺路而逃,猛的撞上一群猛男的胸肌被弹倒在地上,摔了个眼冒金星。

    王向中走到她面前,锃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没等她抬头看人,头发就被对方粗野的拉扯起来,强迫她的脖子以一种扭曲的角度面向眼前之人。

    虽然他年纪不大,也不似三哥那般冷厉,但骨子里到底有王家人特有的基因,粗粝狠辣的眼神毫不逊色于王向阳的。

    王向中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浑身抖如筛糠的她哆嗦着嘴唇,到了嘴边的话却说不出来。

    “你差点!害死锦程!害死方家!”

    “他们家不是很厉害了吗,不是……不是还有个厉害的爸爸,厉害的外公吗……我没想那么多,我就想看他吃点亏,就想给他点教训,是我不好,但我真的没想那么多。”

    王向中真恨不得好好骂她两句,但的到嘴的话又给硬生生的憋住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无法改变,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哥们打抱不平:“去!向警方!自首!我再!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这会成为我一生的污点,会毁了我的!”姜玉琪撕心裂肺的呼喊:“你不能这么狠心,不能!我才刚毕业,才刚走出校园,我不想坐牢,也不想将来出来被社会歧视,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我!向你保证!不会让你坐牢!至于,会,会不会留下污点,这就要看,警方的办事方式了!”

    姜玉琪泪流满面,也不知是悔恨的,还是头皮被拽的生疼。

    “行,那就用你的名节来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