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
    她忍不住挑高了眉梢,分外冷静道:“好吧,本来还想帮你什么的,既然你都不肯说了,那就先在外面等方锦程吧。”

    言罢要关门进屋里去,奈何看到这个瘦弱的小姑娘于寒风之中哭花了妆容,一副失魂落魄浑身发抖的模样又有些于心不忍。

    “要不然你先进来等吧。”

    姜玉琪抽着鼻子看着她,浑身哆嗦,最后又将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

    苏楠挑眉:“我虽然大着肚子,但真打起来,你未必是我的对手。”

    “你要打我?”

    “我打你?!”苏楠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知是谁整天将她视为情敌如临大敌一般。

    侧了侧身子,她秉持着已婚妇女的宽容之心不和她这个小姑娘一般见识:“进来吧。”

    姜玉琪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到底还是没迈进那个门槛,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

    苏楠没好气道:“进来吧,我不打你!”

    “你不打我,我也不进去。”

    呦呵,这脾气还上来了,不进拉倒!

    直接将门甩上,她一个孕妇可没那个耐心跟小姑娘在冰天雪地里头耗着。

    双手环胸看着窗外,冬天都是日短夜长,这才四点多钟天就要黑了,要是被路人看到她这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主人在体罚孩子呢。

    苏楠也暗自怪自己一番好心办坏事,刚才要不多嘴说那么一句话就好了,说不定她就进来了。

    想给方锦程打电话才想起来手机还在姜玉琪手上攥着呢,想来天气太冷,把她整个人冻的都有些麻木了,攥着手机看上去也是毫无知觉的样子。

    苏楠只得再一次打开房门,开门的声音让她身体一震。

    “你进不进来?”她再一次问道:“别感冒了说我虐待你!”

    姜玉琪摇头,表情都已经冻僵了:“不,不用……”

    苏楠道:“那你把手机给我。”

    姜玉琪攥着手机站在那里不为所动,苏楠只得上前一步去抢手机,她五指冰冷苍白,攥着手机还是不撒手。

    苏楠道:“这是我的手机,麻烦你给我好吗?”

    “我,我不能给,你会给方锦程打电话,让,让他不要过来。”

    苏楠这就不乐意了:“你认识锦程比我早,却一点也不了解他,你把他想成什么人了?这是他家,我和孩子在这!他能去哪?”

    姜玉琪颤巍巍的看她,一双眼睛带着浓浓的恨意:“你知道吗?锦程交过很多女朋友,他的副驾驶上换过很多女人!那些女人跟他分手后,她就不会再联系,只有我……只有我,一直一直的在他身边!一直在他身边你知道吗!我既做过他的女朋友!又是他的红颜知己!你懂不懂这种感情!所有人都是过客!只有我才是那个能陪伴他长长久久的人!”

    这是压抑了多久的情绪,终于得以释放,她哭的涕泪横流,这其中不光有恨,还有难以言说的委屈。

    苏楠听到她的控诉却一脸平静:“你们以前什么关系什么感情我不管,但是跟他结婚的人是我,做朋友也就罢了,有别的动作就是破坏别人家庭,你之前虽然没毕业,但也是个成年人了,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你们结婚了又怎样?现在离婚的多的是!别说那些相亲结婚的了,就是谈恋爱很多年结婚的也大把离婚的!更何况你们一点也不般配!一点也不般配!”

    “你盼着我们离婚呢是吧?小小年纪这都什么扭曲心理啊?在大学你们就学了个这?”苏楠简直有些无语了,不得不说,现在年轻人的世界观真的很令人堪忧。

    但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好像她自己已经很老了似的。

    没办法,职业病吧。

    “手机给我吧,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哪了,他要真不想回来,用不着我打电话,他自己就跑了。”

    姜玉琪恶狠狠的看她,手上依旧没有动作。

    苏楠气不过直接上手去抢,没想到她却攥的死紧,就是不松手。

    “你给我松开!”

    “除非他来!除非他来!”

    “松开!”苏楠用力掰她的手,也是怒不可遏:“我还就不信了!你凭什么在我面前嚣张?”

    话还没说完呢,就听一声急呼传来:“苏楠!”

    苏楠扭头的瞬间被姜玉琪用力一拽手机,受惯性所使,她整个人向前扑了过去。

    惊惧交加的她本能的去抓姜玉琪的衣服,两个人眼瞅着两个人就要一同扑倒在地了,一个人影飞快的窜了过来,一把将要倒地的他扶住。

    方锦程眼底的惊恐不亚于她的,大冬天脑门上楞是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姜玉琪被拽了衣服,整个人趴到在地上,摔的哎呦一声。

    苏楠吓的连拍胸口:“多亏你来了,多亏你来了。”

    方锦程小心将她扶好,一张脸表情冷若冰霜的看着她。

    苏楠瞥他一眼,自知理亏,也不想说什么。

    方锦程道:“你大可以在屋里不出来,不管她,要是刚才摔着怎么办?受苦的还是你自己。”

    “这不没事吗。”

    抓住她的手,依旧温热,方锦程稍稍松了口气:“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一切正常,我正常,他也正常。”言罢指了指肚子。

    “回屋去吧,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苏楠欲言又止,其实她比较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他又要怎么处理。

    但想来两个人虽然是夫妻,但彼此也得有彼此的小秘密和**,不该询问的问太多,男人应该都不喜欢的吧?

    走回去要关门,忽然想到什么说道:“我手机,她手里的是我的手机。”

    方锦程冷眼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将脸埋在腿上哭的人,弯腰抽出她攥着的手机交给苏楠:“进去,外面冷。”

    “嗯……”

    然而,好奇之心,人皆有之,门虽然关上了,她却立马把窗户打开了,她倒要听听到底是什么事啊,能让这个小姑娘不顾面子和尊严的闹到这里来。

    【】

    “哭够了没有?哭够了就给我起来!”方锦程双手揣在兜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你不是要见我吗?我来了,你想说什么?”

    姜玉琪哆哆嗦嗦的站起来,一脸精致的妆容涂抹开来显得极为狼狈,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又哆嗦着手从包里拿出一张面巾纸尽可能的擦擦脸。

    方锦程道:“我没有太多时间跟你耗,有话快说。”

    姜玉琪哽咽:“我求求你了方少,放过我父母和我哥哥吧,求求你了方少。”

    言罢要伸手去拉他祈求,却被他一个闪身避开。

    方锦程冷眼看着她道:“我根本不认识你父母也不认识你哥哥,他们如果遇到了麻烦跟我有什么关系?”

    姜玉琪嚎啕大哭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出卖你!不该把你的信息和资料透露出去!我真的错了方少!看在咱们以前交情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吧,我真的错了!我真的错了……”

    方锦程没有说话,只是蹙眉看着她,因为是背对着苏楠,所以她无法忖度此时此刻他的眼神是什么样的。

    会是怜悯?会是同情?抑或者愤怒?难道过去两个人真有什么难以割舍的情愫?

    正兀自胡乱猜疑的时候,方锦程竟然转身就走。

    姜玉琪见状顿时慌了,扑上去就抱住他的胳膊嘶哑的哭道:“你要是生气就冲着我来好了,不要伤害我爸妈,求你了,冲着我来,冲着我来吧,但我做都已经做了,错也错了,我都已经忏悔了,你难道要让我死吗?”

    男人一个使力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甩下来,目光森冷如这天气一般:“你来找我不是因为你知道你做错了,而是觉得我威胁到了你家人的生命安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跟我同学多年,应该知道我的脾气,但凡我想做的,一般不达目的不会罢休。”

    “但,但这不是你做的对不对?我知道,你这个人其实心很善良的,不是你的做的对不对?是你朋友?那个说话结巴的朋友!求求你跟他说说好不好?让我做什么都行,放过我家人,求求你了。”

    “做什么都行?”

    姜玉琪咬着嘴唇流眼泪,好像遭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做什么都行……让我做什么都行。”

    “被人利用了几次,就觉得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了?忒自信了点吧?”方锦程道:“如果我那哥们真想要你父母的命,他们现在不至于还活着,你不要想太多。”

    “可是……可是,他们天天被人跟踪骚扰,睡觉都睡不踏实,之前,我妈,我妈还被他们吓的晕了过去住进了医院。还有我哥哥,每天出门都会碰到意外,你朋友这是在乱杀无辜!”

    “人不也没事吗?少在这里大惊小怪的!”

    姜玉琪道:“今天没事,不代表明天就没事,我求求你了,让你朋友放过我家里人吧。”

    “他想要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姜玉琪心里咯噔一下,微微咬着下唇不说话了。

    方锦程定定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