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
    沈岸之道:“算是最高检的调查班子里的领头羊了,方家的事情非同小可,他是专项负责,连带嘉航集团的违禁药品一案。”

    苏楠点点头:“这个这个曹处看似有些毒舌,不过人还不错。”

    “我们俩算得上是忘年之交吧,关系好归关系好,但动起真格的来,还是六亲不认,所以我让他把你给留下,他都不给我这个面子。”

    言罢有些无奈的摸了一把脸,显得有些疲惫。

    苏楠又道:“对了师父,方锦程也给放出来了。”

    沈岸之看上去并不惊讶:“跟,刚才他在电话里跟我说了。”

    “他被放出来了,是不是代表以前对他的所有指控都可以取消了?”

    “你是干这一行的,应该明白,现在只能是证据不充分,但并没有洗清嫌疑。”

    苏楠道:“我相信他,他的嫌疑早晚会洗清。”

    沈岸之短促一笑:“这么自信啊。”

    “我相信他,如果连我都不相信他了,还指望那些最高检的人相信他吗?”

    “行,你相信他就行,下午我还有个会议,你们小两口也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早点回去倾诉一下思念吧!”

    苏楠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都多大的人了,还儿女情长的。”

    沈岸之不乐意了:“爱情,分年龄吗?”

    苏楠一愣,继而反问:“不分吗?也是,您跟师母的感情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呢。”

    沈岸之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老脸一红有点挂不住了,赶紧挥手道:“去去去,赶紧走吧,我得吃饭了。”

    言罢从桌子底下摸出个便当盒来,苏楠意味深长道:“呦呵,又是爱心午餐啊,师母做了什么好吃的?我也尝尝,叫锦程也进来尝尝。”

    沈岸之如临大敌,立马塞回了桌子底下,瞪着眼睛看向苏楠,好像在藏什么宝贝一样。

    苏楠撇嘴:“不给吃就不吃,瞧您这小气劲。”

    沈岸之再次挥手:“你师母做的有点重口味,不适合孕妇。”

    “对了师父,徐子瑞什么时候回来?”

    “姓曹的说不知道,不回来正好,回来了我也饶不了他!今天这叫什么事!”

    提起早上那一出闹剧沈岸之就气不打一处来,最让他心寒心痛的是,自己一向都器重的接班人竟然做出这样不经大脑的事,现在让他去跟曹闻要人,他也深知没脸。

    “师父,你真的不考虑跟他解除一下师徒关系?”苏楠抬眼,眼底尽是一片清冷之色,恍如一个小恶魔:“有些事情我们心知肚明,以他的性格和习惯,根本做不出来,如果说他背后没有人指使,我不相信。”

    沈岸之道:“你想说什么?”

    “这个人早晚会毁了他,市局的所有人都知道您是他师父,说不定现在就有人在被后猜测,今天早上这场闹剧是师父您指使的。到时候如果真查出个什么来,也会连累师父的。”

    “你这是要让师父陷入不义啊!楠楠,你师兄纵然不对,但他会受到应有的惩处,这个时候没必要划分的这么泾渭分明吧。”

    苏楠笑着摇头:“师父,您也许不了解我,我这个人就是泾渭分明,黑白分明。也正因为他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单位,都是我师兄,我一直向他学习,一直尊敬他,所以在明知他做过不少错事后还选择原谅,但是这一次,他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必然要和他势不两立。”

    沈岸之不说话了,纵然他以前不了解苏楠,但在她来市局后这么长时间,从日常接触中也可以看得出来苏楠的人品性格。

    今天她说的这些话也不是不无道理,只不过让他就此跟徐子瑞划清界限心里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人,说犯错误就犯错误,说被带走就被带走了,他能不失望能不心寒吗?

    苏楠从沈岸之办公室出来,看到方锦程正坐在她的办公桌边玩手机,有心想要捉弄他一下,悄悄走到他身后,抬手捂住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后者叹了口气,语气严肃道:“这位女同志,不要这样好吗,我是有老婆的人。”

    “正所谓,名草虽有主,也得松松土。”

    “我没意见,不过我老婆可不是一个善茬,那摔起人来,能摔个半身不遂!”

    苏楠松手没好气道:“我有你说的那么野蛮吗?”

    后者一笑,将人拦腰抱坐在腿上,一脸讨好:“没有,绝对没有,我老婆温柔大方,和蔼可亲,就算是把我摔死喽,我也甘之如饴!”

    “少在这里贫嘴,胡说八道!”

    方锦程趁机摸摸她的肚子吃豆腐:“怎么样?睡个午觉?”

    苏楠道:“徐子瑞还没回来,你刚从里边出来,要不要回家洗个澡?去去晦气?”

    “迷信,我在里头洗的可干净了,不信你闻闻。”

    这大男孩的白毛衣上确实有着洗衣粉和阳光的香味,想来他是个有洁癖的,不可能委屈了自己。

    “这什么东西?”揪着他毛衣上黄色的一块东西苏楠有些纳闷。

    “你的鼻涕。”

    “……”

    干咳一声,假装自己什么都没说,苏楠又道:“要不然咱们一起回去吧,师父说下午他要开会,我自从怀孕后手头上也没别的事,今天这些事弄的我够闹心了,就任性一回,翘班!”

    方锦程点头,含情脉脉的看着她:“我这几天一直有个愿望,出来后,一定要抱着你好好睡一觉。”

    这话说的苏楠又有些情不自禁起来,将这大男孩的头抱入怀中,仗着办公室没人了,也胆大放肆一回:“我真的好想你,每天都在想你,我觉得,只要你能出来,我怎么样都不要和你分开了。”

    “我也是,每个呼吸都在想你,心跳的每一下,都想和你有共鸣。”

    【】

    “我也是,每个呼吸都在想你,心跳的每一下,都想和你有共鸣。”

    苏楠双颊微微发烫:“嘴巴抹了蜜吧?”

    “那你要不要尝尝?”言罢真厚着脸皮把嘴巴撅了过去。

    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了,吧唧给他来了一口。

    方某人心满意足了:“我不在你身边的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

    “除了你,没人会给我委屈受。”

    在认识方锦程之前,她可从没受过任何委屈,倒是认识他之后天天生气。

    “媳妇儿,对不起,我觉得自己好像个混蛋。”将媳妇儿的小手攥在手心里,确实是满心的自责:“我在里头的时候一直在想,该怎样做才能让你原谅你,没想到我媳妇儿这么大度。”

    苏楠没好气的撇嘴:“我原本是不打算原谅你的,婚都离了,我一个人照样过的自在。”

    方锦程倒抽一口冷气:“你不会真不要我了吗?”

    “但我又想了一下,我们认识的已经够晚了,往后的日子更要争分夺秒的在一起。”

    将苏楠的腰身抱入怀中,方锦程深深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嗯,争分夺秒的在一起,和你,和我们的孩子。”

    只要一家人在一起,过什么样的日子都行,这大抵就是幸福吧,苏楠如是想。

    他们的家已经冷清了很长时间,在男主人和女主人同时回来的时候,哪怕没有收拾打扫,没有开火做饭,也都能让人一眼感受到生机勃勃的氛围。

    苏楠指挥着方锦程把橱柜里的被子拿出来用作铺盖,天气转冷已经开始陆续供暖,苏楠的预产期是年底,在哪里生孩子这件事不得不开始考虑了。

    “还是回大院里生去,我妈照顾你方便,家里什么都有。”方锦程一边铺被子一边说道:“芬姐照顾月子最拿手,我妈,我姐,她闺女,儿媳妇,都是她照顾的,懂的也多。”

    “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的,”苏楠一边吃干果仁一边指导他把被子的边边角角掖好:“再说了,外公身体不太好,妈不是在那边照顾的吗,尽量不要让她两头惦记,到时候放寒假了,让苏苏那小妮子来给我做一个月的饭就行了。”

    “就她?”方锦程一甩手上的被单,整个儿平铺在床上,有些没好气道:“等她来了就不是她伺候你了,就是你伺候她了。”

    苏楠塞了颗核桃仁到他嘴里:“苏苏现在挺乖的,最近在准备期末考试,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早干什么去了!”

    苏楠干咳一声道:“你和苏苏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方锦程心里咯噔一下,假装没听见的继续扑床单:“这床单要掖起来吗?不掖起来晚上会不会变形啊。”

    “我问你,是你喜欢苏苏,还是苏苏喜欢你,还是你们俩互相喜欢?”

    方锦程登时就要蹦起来了:“我去!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谁跟你说的!”

    苏楠忍着笑看他那紧张的模样,再次反问他道:“苏苏不喜欢你还天天给你发微信?都没见她给我这个姐姐发过!还有,你要是对苏苏没意思,还背着我接她的电话?”

    “媳妇儿!”大男孩紧张的不能自已,双手抓住苏楠的肩膀就蹙紧了眉头:“就你那妹妹,也就你宝贝的跟什么似的!白给谁谁都不要!要不是那你妹妹,我看都未必看她一眼!”

    苏楠瞪大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