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
    眼前不明摆着吗,楼下接待大厅肯定有什么动作了,不然这些记者也不会全都过去。

    “我去看看,”苏楠道:“要是你们徐队回来了千万把人按住了,甭让他出去发疯!”

    阿智哈哈笑道:“不至于,不至于,不过苏警官,您最好不要过去了吧,那边人多,而且您还是个孕妇,要是出了什么问题……”

    “少啰嗦,出了问题也跟你没有关系。”

    她现在只想还方家清白,说方静秋的药不干净也就算了,如果给方家老爷子抹黑,这是她不能允许的事情,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今天这个新闻一公布,不知多人会认识方良业和方锦程,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污点以后就算洗清了也会对他们造成严重的伤害,必然会影响仕途。

    一楼大厅内熙熙攘攘的,众多记者已经开始安安稳稳的摆放摄像机,都各自找了一个适合的位置和角度,摄像头对准了接待大厅一个临时搭建的主席台。

    几个民警正在忙活收拾,看来记者答辩会这件事是真的。

    “楠姐!”小林拉住要进去的苏楠,紧张摇头道:“楠姐,咱不管这事了行吗?”

    苏楠没好气道:“这事确确实实发生了,你让我放任不管?我做不到。”

    小林看上去有点欲言又止,表情有点难看。

    苏楠纳闷:“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告诉我?”

    小林急忙摆手:“不不,我都说了,就这些,楠姐,我本来想告诉你之后就省的你去问了,没想到你还是要过来……”

    “我不是来问的,趁着他们办记者答问会,我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

    小林还要说什么,前面的警官已经开始调试话筒了。

    “喂喂喂,各位记者同志请安静一下,你们所要提出的问题,接下来我们的徐警官会一一为你们作答。”

    苏楠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将前面的一个记者挤到了一边。

    对方刚要发飙,见她一个孕妇只要把火气压住不跟她理论。

    主持的警官放下话筒,看向走廊,不一会徐子瑞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可能昨晚没有睡好,最近也不知是工作压力太大,还是没有睡好,整个人消瘦了很多,眼睑之下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再也不是那个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人民警察了。

    他站在主席台后面拿着话筒,盯着主席台的桌面,半晌没有说话。

    底下记者们的相机已经不知闪了多少下想要拍他个正脸都没有办法,有人已经不耐烦的问道:“可以开始了吗徐警官?”

    徐子瑞这才拿起话筒缓缓说道:“嗯,开始吧。”

    底下马上沸腾起来:“徐警官,您是从哪里得知的内幕?是长期以来就有所察觉做的调查,还是有人举报?”

    “徐队长,您一直行事比较低调,这次怎么想到要实名举报?行为方式有些太过高调吧。”

    “这次事件会不会直接导致方良业是军区的层别降级?”

    “请问您举报最根本的证据是什么?”

    “嘉航集团有今天的成绩,是不是和方良业背后的活动是分不开的?”

    苏楠听的有点按耐不住,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大声叫道:“嘉航集团和方家一点关系也没有!”

    但整个大厅里人声嚷嚷,除了身边的几个记者回头看她一眼之外,其他人还是在迫不及待的用问题轰炸徐子瑞。

    气的苏楠推开身边的人挤向主席台,小林赶紧追上去在身边护着她:“楠姐,楠姐,你冷静!”

    苏楠到底是不肯服输的性格,一路冲到了主席台上,惊的徐子瑞瞪大眼睛。

    她亦怒目圆睁看向对方,一把夺过了对方的话筒,音响里发出刺耳的铮鸣声。

    底下的一众记者也都稍微消停了一下,纷纷看向主席台,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警察要干嘛。

    有见过苏楠的趁机按下快门拍照,唯恐丢了一个大新闻。

    “楠楠!你要干什么!”徐子瑞低声呵斥她,要去抢她手上的话筒。

    她不肯给,并且没好气道:“我还想问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底下的记者也都纷纷倒抽一口冷气,似乎觉得这女人来头不小,居然敢跟徐子瑞这么说话。

    苏楠又扫视了一圈众人道:“借着这个记者答问会的机会,我要向你们说明几个问题!还希望你们这些新闻从业者能够如实报道!”

    “这位女警官?请问怎么称呼?”

    “对啊,您是哪位?哪个职级?”

    “我好像见过她啊……”

    “是不是刚才在办公室门口?”

    “不是,感觉似乎也上过什么新闻。”

    苏楠拿着话筒强自镇定道:“我在此要澄清一个问题:嘉航集团和方家没有半点关系!如果非说有关系,那就是嘉航集团的老板娘姓方而已!”

    “你凭什么这么说?”马上有记者尖锐问道:“既然老板娘姓方,怎么可能没关系?老丈人就不会帮自己的女婿?”

    “那你又凭什么这么说?”苏楠道:“这位记者同志,凡事都要讲证据的!”

    “苏楠!别闹!”徐子瑞还是要夺回话筒。

    苏楠却一个使力直接将他推开,推的他一个踉跄,表情有点懵。

    “嘉航集团这次涉嫌违禁药品销售的事情有专门成立的调查组调查,你们要想知道请的最新进展应该去调查组问问,而不在这里问无关紧要的人,在所有事实真相没有公布之前,任何人说的都只能是猜测!”

    “这么说,徐队实名举报的也都是他的个人猜测?”

    “我不知道徐子瑞队长为什么要把自己猜测的东西公之于众!我沾在这里,不敢说方家绝对没问题,也不敢说就一定有问题!因为我也在等真相!”

    记者不禁纳闷道:“你跟方家什么关系?在这里为他们发声?”

    【】

    “你跟方家什么关系?在这里为他们发声?”

    “我跟方家什么关系不重要,我只是站在一个公平公正的角度来发表对这件事的看法!一切都是猜测!一切都没有定论!请诸位报导的时候还原事实真相!”

    记者纳闷道:“你怎么知道徐队没有证据呢?这次他叫我们过来参加答问会就是要公布证据的啊。”

    “您说嘉航集团和方家没有关系,那方锦程利用家庭关系进入检察院?利用公职之便收购学校,一路开绿灯开设律师事务所,这些也都是猜测吗?”

    苏楠心里咯噔一下,不可置信的看向徐子瑞。

    后者目光躲闪,不过也没刻意避开和她的对视。

    苏楠定定盯着徐子瑞上前一步,她眼底一片清明,俨然是在无声的逼问: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你竟然说过这样的话?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有什么证据!

    她气的攥紧手上的话筒再上前一步,胳膊却被一人抓住,怔然清醒才意识到自己身处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之中。

    回头看了看,却是小林。

    小林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她冲苏楠摇摇头,小声道:“楠姐,你不要冲动,相信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苏楠点头,深呼吸,再次站直了身体面向一众记者:“你们刚才不是问我和方家什么关系吗?好,我告诉你们……”

    “苏楠!”徐子瑞大声呵斥她道:“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她却冷昵这个大师兄一眼,眼底满是讥讽:“我看不惯有人满嘴谎言,在这里恶意诽谤!我有权说出实话!我是方锦程的法定妻子,他是我的丈夫,对于方家和他的事情,没有人比我更有发言权!”

    “你们已经离婚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众记者立马喧哗起来。

    马上有人想起在哪里见过苏楠了,这个苏楠也是风云人物啊,经常以各种花式方式上新闻。

    而她也正是当初在学校里被富家子弟求婚,闹的沸沸扬扬的女警官。

    新闻总是时效性的,无论当下怎么轰动,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人遗忘。

    虽说苏楠这段时间一直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但看到她本人就不难想起那些过去的新闻,毕竟像她这样英气内敛光华外露的女警官,让人看一眼就容易留下深刻的印象。

    “你是苏楠?”

    “向你求婚的富二代是方锦程?”

    “你以前不只是辖区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吗,请问你现在是在市局工作吗?”

    “方家家世显赫,请问你调任市局是不是也和方家有关?”

    “你们一个是公安局,一个在检察院,是方良业特地安排的吗?”

    一个个问题好像炮弹一样向苏楠丢过来,炸的她六神无主。

    徐子瑞大步上前将其推在身后,拿过她的话筒就道:“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主要问题,今天就市局调查方家和嘉航集团一案上做的一个问答说明会。”

    “请回答我们的问题好吗!苏警官!”

    “苏警官!刚才不是你要回答的吗,请正面回答!”

    苏楠气的浑身发抖,直接冲上主席台,双手在桌上用力一拍,嘭的一声,全场鸦雀无声。

    她怒不可遏道:“既然你们问了,我就回答!直到你们满意为止!”

    “楠楠!”徐子瑞去扯她,却被她一个使力给挣脱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