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冰山一角
    “真,真的?那他的家人是……?”

    “莫教授,让我转交给一个已经退休的大学教授,姓莫。”

    苏楠眼底划过一丝失落,继而问道:“您和王总一起去送信的?”

    “本来不想跟他去的,他非要掺和这个事,去就去吧,结果人还没见到,先闻到一股煤气味,我就知道要出事。”

    后面的事苏楠都知道了,莫教授老两口煤气中毒被送医院,他们也带着犯罪嫌疑人一起来了这里。

    “你们是看到他放煤气了?怎么就认定他就是犯罪嫌疑人?”

    李川摇头道:“那要是看到了还能不阻止吗,都是我和王向阳凭空猜测的,但我跟你说,绝对没问题,这个案子的证人除了我们俩之外还有一个老师,我都跟你们局子里的人打过招呼了,他们会派人过去文化,至于以后会变成什么样那我就不管了。但是,莫教授这个人,王向阳会保护到底。”

    苏楠大概是明白了,喝了杯茶平复一下心情,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紧张。

    服务员陆续把饭菜送了上来,李川殷勤的给她布菜:“先吃饭吧,锦程进去了,方家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接受调查,你跟锦程离婚了所以没影响你的工作,也没把你牵扯进去,但也保不齐他们会来找你,你也得想好应对的办法。”

    苏楠点点头:“你上次让我留意锦程有没有留下什么,你走后我仔细看了看,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但我明显觉得他的东西少了很多,当初我们离婚他没拿走多少。”

    “可能就是怕牵扯上你,所以悄悄弄走了吧,既然他早就预见了今天,就一定也想到了应对的办法。”

    “那我还能为他做什么?”

    “你什么也不用做,保护好自己。”

    保护好自己?这不是她想要的,她想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能保护好自己所爱之人。

    以前是苏苏和苏贺,现在是方锦程……

    “对了小舅,那封信你能给我看一下吗?”

    “信不在我这,我给王向阳了。”说完这话他也有点懊恼:“他当时说要派人保护莫教授,而且在抓人的时候他也那么不遗余力,所以跟我要信的时候我也没想那么多,但万一这姓王的也不是个好东西就糟了。”

    言罢还捶捶脑袋,悔恨自己不够清醒,怎么他说要就给了呢。

    苏楠宽慰他道:“放心吧小舅,锦程跟王总虽然不怎么对付,但还是很信任他的,有些事情也只跟他商量,他们两个人一路走来也算是互相扶持。”

    说着竟然还忍不住笑了起来:“感觉还真有点相爱相杀似的。”

    李川也忍俊不禁“放心,我大外甥不可能跟他搞基,再说了,人家也都是有女朋友的人。”

    “说起这个,小舅,怎么没看到小舅妈?”

    李川埋头吃菜:“嗯,这家店做的还不错。”

    “你不会把小舅妈给弄丢了吧?”她低头去看他的眼睛,不禁揶揄道:“还是说人家把你给甩了?”

    李川差点被呛着,赶紧喝口汤压压惊:“没有的事!你小舅什么人啊,只有甩别人的份,还从来没被别人甩过。”

    也就只能这么说了,他怎么好意思承认,他和秦明月都没正式开始过呢。

    “所以,小舅妈这次没有跟你一起回国?”

    “回来了,她是上头请的特别顾问,专门来查违禁药品一事,我们俩尽量不在一块儿,免得让人多心。她虽然无所谓吧,但我也不能因为自己一点点的小私心害了她不是。”

    苏楠点头:“对了,有没有听说外公最近身体怎么样?a市事情实在有点多,一直也没来得及去看看他。”

    “还那样,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李川到底是走南闯北洒脱惯了的,虽然那个躺在病床上的是他的亲生父亲,但也丝毫没有看出多少悲恸的成分。

    这一点他和方锦程又是不一样的,锦程虽然看上去没心没肺的,但却是最重感情的一个。

    虽说这顿晚饭吃的比较早,但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天气冷了,气温骤降,白天短夜晚长,冬天马上就要来了。

    拎着李川给买的一些干果零食回办公室去,加班的同事跟她打招呼。

    “苏警官,有人来给你送过一份文件,放在桌上了。”

    “好的,谢谢。”

    桌上有个密封的牛皮纸袋,看样子是很厚实的一沓。

    苏楠有些纳闷,刚打开看了看就不禁收紧了瞳孔。

    她一直怀疑方锦程被带走调查是因为牵扯上了方静秋的制药厂一事,只要上面查清楚了,只要锦程和方静秋之间没有任何经济生意上的往来,那么被放出来是迟早的事啊。

    可这份文件却让她再一次改变了对方锦程的看法,过去那个他是他,但她现在又重新认识了一个新的他。

    文件第一页的简历表上详尽的向她展示了一个她所不知道的方锦程,这个大男孩曾经在学校里出了名的不学无术,更是老师头疼的对象。

    很多人几乎都毫不犹豫的认为,他不会顺利毕业,甚至这辈子能不能靠自己的实力毕业都是问题。

    不过这有什么问题,他还可以拼爹啊,实在不行拼姐姐,家庭成员中的任何一位拿出来走足以让别人甘拜下风。

    但就是这么一位不被所有人所看好的大男孩,不仅顺利毕业,还考上公务员,进入了司法机关实习工作。

    这在外人眼中似乎不亚于出仕入相一般的荣誉了,家庭幸福美满,前途无量,真的对得起他那个充满锦绣前程的名字了。

    但此时此刻,苏楠知道自己所认识的他,不过是冰山一角……

    但就是这么冰山一角已经足以让她为之骄傲和感动,当更多的信息汹涌而来的时候,她除了震惊之外,说不出任何话。

    怔怔然跌坐在椅子上,受伤的文件似乎有着千金之重。

    “苏警官?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加班的同事热心的询问她。

    仓惶收起手上的文件赶紧答道:“没事,有点冷了,我去换个衣服,你们忙吧。”

    “你是得多穿点,孕妇的抵抗力太低了,而且现在晚上的温度降的很厉害。”

    苏娜点点头拿着文件袋快步出了办公室,她心乱如麻,也没顾得上看前面的路,骤然间撞上一人条件反射一般将手上的文件袋藏在身后。

    “师兄?”

    徐子瑞微微蹙眉看着她:“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要去哪?”

    “去休息室休息。”她对答如流

    “吃饭了吗?没吃我请你去食堂吃过饭吧。”

    “刚才小舅带我吃过了。”

    徐子瑞欲言又止,点点头与她擦肩而过。

    苏楠想了想叫住他道:“师兄,你知道锦程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带走调查的吗?”

    徐子瑞薄唇紧抿,看她的表情透露着几分阴险:“怎么?难道不怀疑是我害他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单纯的问问而已,你想多了。”

    忍不住咬紧牙关,徐子瑞道:“必然是他自身的作风问题,要么贪赃枉法了,要么跟他那个姐姐一样,职务犯罪了,原因多的是。”

    苏楠道:“好吧,我先走了。”

    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徐子瑞攥紧的拳头才慢慢松开。

    他快步下楼,奔向夜色中的停车场,开了自己的车就驶向了黑暗之中。

    此时此刻他心乱如麻,越是如此,他越是想要回家。

    那个家虽然不大,但却是他觉得最有安全感的地方。

    然而没等他到家,就被人在小区楼下拦住。

    来人一身黑衣,站在路灯下,被浓浓的霜露包围,看着有点阴森恐怖。

    “干什么?!”他压低声音吼道:“我不是说了吗!不要再来找我!”

    黑衣人使了一个颜色,不远处的灌木丛旁停着一辆车,不太显眼。

    “转告你的老板,我和他的交易到此为止!”

    言罢要走,黑衣人却不依不饶的拦在他面前,就是不肯放他离开。

    这下彻底激怒了李川,他挥拳就向那人打过去,后者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踉跄一下差点倒在地上,反应过来就给了徐子瑞一拳。

    眼看两个人就要扭打在一块了,那车上又急急忙忙冲下来两个人,一边一个扯着徐子瑞的胳膊将两人拉开。

    徐子瑞气喘吁吁,眼底冒着红光,用力挣脱了一下没有挣开这二人的铁臂。

    他认识他们,都是潘英手下的保镖,经管专业训练,他不是对手。

    “带车上去!”被打的保镖舔了舔嘴角,流血了,吐一口唾沫,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几分杀气。

    他几乎是被拽上了车,直接将人塞进了后车座中。

    潘英坐在副驾驶上,一手玩着打火机,一手摸着脑后的小揪揪,正自恋的对着镜子欣赏自己,他舔了舔嘴唇,带着几分嗜血的味道。

    徐子瑞没好气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我以为我在电话里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清楚,能不清楚吗,再清楚不过了。”潘英透着镜子看他,忍不住啧啧叹道:“你退出我潘二无所谓,徐警官今后的路可能就不好走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