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没有回头路
    沈岸之背着手大步走过来,俨然一副老干部的派头,左右环视了一圈扯着脖子吼道:“干什么呢?这么多人围在这?不工作了?!案子都结了!?还有心思在这里唱大戏?!”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平日里是个老好人,不熟悉他的人,被这么一吼竟然也会抖三抖。

    李川和王向阳知道沈岸之,但跟他不熟,而且还两个油盐不进的主儿,楞是脸不红心不跳。

    李川干咳一声冲沈岸之伸出右手:“领导好,我叫李川,这是我朋友王向阳。”

    沈岸之神之蔑视的看了他一眼,勉为其难的跟他握握手,又看了王向阳一眼。

    作为李家老爷子的门生,沈岸之不可能不知道李川,只不过这也不是寒暄的场合,只能简单的点点头。

    “徐子瑞,怎么回事啊!”

    徐子瑞从刚才见到他开始就略微露出些许慌乱,以他从业多年的精神承受能力来看,这种表情本来不该出现在他脸上的。

    尤其他平时还是一个严厉冷酷的刑警大队队长!

    细微的变化被苏楠捕捉到,她更加可以肯定,师兄心虚,一直秉公执法的他也开始心虚了!

    “治安队那边移交过来一起煤气泄漏事件,现在还在调查。”

    “调查就调查!弄的鸡飞狗跳的这是要干什么!是有人不配合调查?”

    王向阳和李川好整以暇的看向徐子瑞,倒要看看他怎么说。

    徐子瑞面无表情道:“挺配合。”

    李川已经准备在他说不配合的时候直接大喊冤枉了,挺他这么一说还真就有点不知该说什么了。

    “还嫌最近的事情不够多?案子不够乱的?都给我注意点精神面貌!市局都这样!你让下面的派出所怎么看!抓工作的同时也要抓纪律!像什么话!”

    沈岸之扔下一句话要走,李川赶紧趁势说道:“领导!您别急着走啊!我们明明举报有人用煤气泄漏蓄意谋杀!怎么作为证人的我们还没问话呢,被举报人却可以被放走,市局就是这么办案的?”

    沈岸之又转过身来看他,又看看被王向阳抓住衣领的小青年,蹙眉看向徐子瑞:“怎么回事?”

    徐子瑞眉头紧锁梗这脖子道:“证据不充我也不能总把人扣在这,等证据充分了再拿!”

    “谁跟你说证据不充分了?你问都没问,怎么知道没有人证物证?”李川指指自己又指指王向阳:“老子是人证!他是物证!刚带我们来局子里屁股没坐热就把犯罪嫌疑人放走?我要为那两位躺在医院人事不省的大学教授打抱不平喽!”

    一句话说的沈岸之也脸色铁青,指着徐子瑞道:“是这样吗!”

    徐子瑞当真是无话可说,硬着头皮站在那,面无表情。

    沈岸之又看了一圈周围的人,众人好像怕被老师点名做题的学生一般缩起了脑袋。

    “阿智,你来说!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阿智自认倒霉,一脸讨好的笑,看看徐队,又看看苏楠,再看向沈岸之,支支吾吾道:“我不太清楚,刚从外面回来呢。”

    李川道:“没人比你更清楚了,从始至终你都跟着我们的,要是不信可以调办公室的监控看看嘛。”

    阿智气的直咬牙,还在琢磨怎么说呢,沈岸之又是一声狮子吼:“问你话呢!婆婆妈妈的!”

    阿智立马立正站好,挺起胸脯:“是,是这么回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手上积压的案子太多了!徐队赶紧审问赶紧做了决定!决定是有点仓促了!是仓促了!”

    “手上案子多?仓促?!案子多这么一点小事用得着你们徐队出马!?都给我进来!”

    沈岸之扔下这句话就大步进了刑侦大队的办公室,众人也都跟着鱼贯而入。

    苏楠走在后面挤到李川和王向阳身边小声跟他们打招呼:“你们怎么来了?”

    王向阳提了一下手上的人跟苏楠示意:“说来话长。”

    李川也难得严肃了一回,他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自以为是道:“你们这里的徐队肯定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单凭今天这事李川基本可以断定,徐子瑞并只是想要包庇这个罪犯这么简单,毕竟这个罪犯背后所牵涉的问题太大,关乎国法,党纪,公职!

    苏楠没说话,她已经不想为师兄辩解,也无力辩解,她不知道李川是什么时候参与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从当初抓露娜的时候她就已经有所怀疑。

    师兄和宋家夫妻以及嫌疑人苏琛无冤无仇,不可能包庇真正的凶手,那时候她还不相信师兄会做违背良心的事。

    直到之前她被拘禁了半天,师兄失口说出了潘英的名字,加深了她的怀疑。

    照理说,师兄和潘英虽然算不上井水不犯河水,但也是针锋对麦芒势不两立的两个人。

    以前她还在海新区派出所的时候,师兄还让她一起参与调查潘英的事情呢,怎么也不可能做出狼狈为奸的事情。

    怀疑归怀疑,她就是想不通。

    有沈岸之坐镇,刑侦科的众人也都还算配合,叫来了治安大队的民警一起探讨这个案子,苏楠在旁边听的眉头紧锁。

    沈岸之大手一挥,将这个案子重新交由治安大队那边负责跟进,如果涉嫌刑事犯罪再跟他汇报。

    人都离开之后,偌大的会议室里就剩下他们师徒三个。

    徐子瑞转着手上的笔,一言不发。

    苏楠面色沉重,也是不说话。

    沈岸之喝了口茶水,有些无可奈何道:“这里也没外人,子瑞,你跟我说说,这个案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徐子瑞道:“最近几天焦头烂额,有些犯糊涂……”

    ‘嘭’的一巴掌打在桌子上,沈岸之大声呵斥他道:“那放走露娜也是你一时犯糊涂?!”

    徐子瑞的背微微一震,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沈岸之。

    苏楠硬着脖子道:“是我跟师父说露娜是你故意放走的,但我也说了,我只是怀疑,并不能肯定。”

    徐子瑞倒抽一口冷气看向苏楠:“我没有!”

    苏楠道:“你不用跟我解释,没有证据,我只是怀疑。”

    “师父!我知道楠楠当时办案心切!将怀疑指向我也无可厚非!但您不该这么想!从事刑事案件多年,遇到这种事情太平常了!不能因为一个失误就把目标指向自己的同事啊!”

    “师兄,你办案多年,我也在派出所好几年了,我也并不是刚走上警察这个岗位。”

    徐子瑞哑然,会议室中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沈岸之道:“你们两个在市局都我一手带起来的,楠楠来的晚一些,我希望她将来能变成第二个你,但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有点让我失望,诚然将我以前教给你的全都抛之脑后!”

    徐子瑞双手搓搓脸,又重重叹了口气,心底似乎有着无尽的疲惫。

    苏楠目光冷锐的看着他道:“师兄,如果你和别人有什么非法交易,今天这个案子算是给你提醒了,你再这么继续下去,害的只能是你自己,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晨晨想想。”

    他还是沉默不语,不想辩解,也无心辩解。

    沈岸之也很是疲惫的起身道:“行了,今天这事就这样,你先休息几天,等休息好了再说,工作给副队交接一下。”

    言罢便冲苏楠招招手,一起出了办公室。

    沿着走廊回去的时候苏楠还有点心不在焉的,猛然撞上了沈岸之的背,他回头没好气道:“走路也不看着点。”

    苏楠道一声对不起,仍然是埋头往前走。

    沈岸之道:“你甭管他,这种事我们说什么没用,还得靠他自己,能拨乱反正最好,不能就万劫不复,从古至今这种例子不少。”

    “如果师兄真的和什么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我就觉得太可惜了……”

    “人一旦踏上了名为**的路,挽回的可能性很小。”沈岸之深陷的眼眶中透露着怜悯和痛惜。

    苏楠何尝不是,从她入学到进入市局,师兄一直是她的榜样,她的楷模,从未想过有一天师兄也会做违纪的事情。

    这样一个巨人,一座指路明灯在她面前轰然倒塌,心寒的同时也深深为他感到惋惜。

    回到办公室没多久就听到外面有人叫她:“苏警官,有人找。”

    出去毫不意外的看到了王向阳和李川,赶紧迎了上去。

    “小舅,王总。”

    王向阳冲她点点头,李川却毫不客气的在她肩上拍了拍:“好久不见外甥媳妇。”

    苏楠尴尬笑道:“也没多久吧。”

    是没多久,距离李川去越南也就几天的事情,但这几天两个人都经历了很多事情。

    “笔录做完了?”苏楠问他。

    “做完了。”

    又看看这两个人,对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在市局有些奇怪,王向阳跟方锦程组合在一起都已经够怪的了,更遑论是李川,难道两个人以前是好朋友?

    “你们怎么会在这?还有,到底是什么煤气泄漏?是有人要害你们?”

    李川道:“没人害的了我,也没人害的了姓王的,差点死了都能活过来,而且还只是失忆这么一点小事。”

    王向阳看看李川,嘴角微微够起一抹浅笑,光是这一抹浅笑苏楠都觉得难能可贵了。

    “那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这事说来话长,你马上就要下班了吧?”李川看看手表道:“我们一起去吃个饭,说一下这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