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莫教授
    这边王向阳扭着那人的胳膊一个使力就让他嗷嗷直叫唤,也不敢太过忤逆,只能顺着他的步伐跟着一群老头老太太往十栋走过去。

    路上几个老头老太太还一脸警惕的盘问他们这两个小伙子,叫什么啊?做什么工作的?找莫教授干嘛啊?为什么就一口咬定这小青年不着调?

    李川一脸无辜道:“您看我们俩像坏人吗?”

    老头老太太连带保安盯着他俩看,一个胡子拉碴目光闪烁其词,穿的衣服也是放荡不羁爱自由,衣领下头还藏着一个小纹身。

    再看另一个,长的虽然挺标致的,戴着个眼镜看上去还有点斯文,但那副冷冰冰的表情,看人一眼都要让人浑身发抖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像黑社会!

    众人点头齐声说道:“像!”

    “反正也不像好人!”

    李川赶紧和王向阳保持距离:“你们现在看我像好人了吗?近墨者黑,都是被他害的!”

    “看着像个小偷!”一位老太太正色道:“穿的也不板正!吊儿郎当的!”

    “咳咳咳!”李川振了一下他那好几千大洋的破烂外套没好气道:“这是潮流!我都还没结婚呢,穿的那么板正上哪找对象啊!”

    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怪不得,原来没结婚!”

    “就他这个样子找个对象也难!”

    “难!”

    “老汪头的闺女不是离婚了吗,小伙子你哪的人,在哪上班?给你介绍一下?那闺女长得俊!就是带了个儿子,白得一儿子,多好!”

    “……”得,他还是不说话吧。

    说话归说话,聊天归聊天,众人还是着急忙慌的奔着莫教授家去了。

    狭窄的老旧楼道内挤满了人,除了保安就是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李川真担心谁要是站立不稳,在楼梯里摔出一溜儿多米诺骨牌。

    “好大的煤气味啊!”

    “还真有煤气味!”

    众人议论纷纷,李川指指上锁的防盗门冲着保安使了个眼色:“怎么弄吧你说,现在救人要紧,你要是弄不开,我就要找人强行突破了。”

    保安也没想到他刚才说的竟然是真的,多亏从保安室带了工具过来,安抚众位老头老太太别担心别着急,两个保安对着门比划了半天不知从哪下手。

    王向阳一边看一边皱紧了眉头,带着群老头老太太办事效率已经够拖沓了,现在还不知道屋里什么情况呢,拖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他直接把手上钳制的人往李川身上一推,后者吓了一跳赶紧抓住那要挣扎的小青年:“喂喂喂!你干嘛!”

    也无外乎他要叫唤,只见王向阳从保安的工具箱里拿出了锤子,斧头,甚至电钻。

    吓得众人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手上攥着螺丝刀的保安赶紧说道:“冷静,冷静。”

    想了想还是把电钻放下,手斧起刀落就把防盗门的锁孔给砸松了,要不是保安在这,保不齐得有人去报警了。

    又是咚咚咚几声巨响,防盗锁孔彻底松动,这下保安拿着螺丝刀就给撬下来了。

    李川在一旁幸灾乐祸道:“我跟你说,这门你得赔!”

    王向阳冷着一张脸道:“只要人没事,门就是小事。”

    里面的门没锁,开了防盗门就有一股强烈的煤气味扑鼻而来,熏的一众老头老太太掩面后退。

    王向阳身先士卒冲进去,率先打开客厅的门窗,再直奔卧室而去,卧室房门紧闭反锁,里面如果有人的话应该暂时没事。

    一脚踹上去,将门踹开,但里面却空空如也,没有一个人。

    暗道一声糟糕再往厨房奔去,只见两位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太太躺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

    “救护车!赶紧叫救护车!”他一边冲着保安大叫一边推开厨房的窗户关闭煤气阀门。

    保安先打120再打110,有条不紊的组织围观群众赶紧离开这里,不要阻拦救援通道。

    李川把手上的跛脚小青年拽厨房里来,按在煤气罐上就吼道:“你tm还有没有人性!老人家都不放过!家里没父母吗!胆子不小!你这种不孝子留在世界上也是个祸害!”

    小青年还一个劲的哇哇大叫:“跟我没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这两个人恶人先告状!”

    “老子是恶人?!恶人还屁颠的跑这来救人!你知不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专治不服!”言罢就一脚踹了过去,撞在厨房的桌子腿上,锅碗瓢盆叮当一阵乱响。

    保安上去拦人,一叠声的劝李川冷静一点,不管是不是他干的,都会有法律制裁。

    王向阳临时抢救昏迷的二老,把人搬到通风的地方躺下,检查呼吸一切正常,就是人没醒。

    跛脚小青年一边躲着李川,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两位躺在地上的老人,眼神之中带着担忧,但却不是担心他们二老的生命状况,全然是在担心他们会醒过来。

    王向阳看他一眼,又看看两位老人,摸摸二人的脑干方位,肿起来的大包告诉他,这里曾经遭受重击。

    再去看小青年,他已经心虚的低下了头。

    李川虽然是个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但受家庭氛围影响也算是个二十四孝,看到这真想再给这小子一脚。

    很快,救护车和警车的警笛就在小区里响起来了。

    在一众老头老太太的围观中,警察和医生冲上楼。

    在等护士将二老带走之后警察才开始勘察现场并且盘问相关人等,上来就问:“煤气中毒?怎么回事啊?”

    保安一问三不知,也正处于迷茫状态,齐刷刷指着王向阳和李川:“问他们,问他们,他们是嫌疑人。”

    李川瞪大了眼睛:“有没有搞错!我们是见义勇为好市民!什么嫌疑人!”

    警察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得出结论:“看着不太像好人,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李川正要慷慨激词呢,就被王向阳给打断了:“你们先采集证据吧,厨房里的东西都没动,看看能不能找到指纹残留。”

    “姓王的不要这么蠢,有指纹估计也抹去了,说不定还戴着手套作案呢。”

    几个警察很是警惕的看着他们俩:“这些我们都会去做,先交代交代你们是怎么回事?”

    李川抗议:“回你们派出所再说行吗?在这里站着不累啊?连口水都没有!”

    王向阳表示赞同:“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我们过去再说,把这个人带上。”

    警察看了看那跛脚小青年,安排几个人留下取证,对他们说道:“那行,走吧,市局走一趟。”

    李川要去拉小青年,他却飞快的躲在了警察的身后。

    警察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李川一眼,他无奈摊手:“真是一个嫉贤妒能的社会!”

    “别贫了,走吧。”

    来的是市局治安大队的车,直接奔市公安局而去。

    在车上李川也不忘了发挥他能说会道的优势:“我说警察同志,听说你们市局有个警花啊。”

    “我们警花多了呢!”

    “苏警官你认识吗?好像是刑侦科的,我是你们苏警官的舅舅,帮我跟她打声招呼?”

    “哪个苏警官?不认识!少在这里拉关系!”

    “我真是你们苏警官的舅舅!”

    “你就算是我舅舅也不行!犯罪了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老子犯什么罪了!老子打小就会背刑法了你知道吗!跟我在这里讲犯罪?”

    那警察好整以暇道:“来,背两句我听听!”

    “……那都多长时间了!你背一个我听听!”

    “行了!少在这吹牛逼了!”

    这要不是在车里,李川绝对能跟他打起来不可,竟然敢小瞧他,走哪还没被人这么瞧不起过呢。

    王向阳倒是淡定,目光盯着前面的那辆警察,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跟警察贫完李川又跟他贫:“你看什么呢?都快成斗鸡眼了!”

    镜片后的目光冷冷扫了他一下,让他没好气的避开,对视一眼都觉得眼球疼。

    “给你信的人也许正面临着危险。”

    “你以为我没想过吗?既然都已经查到莫教授这了,苏教授估计也是被发现了,或者受到了什么威胁,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王向阳蹙眉:“苏教授?”

    李川点头:“对,你认识?哦,对了,你不是一直在那边调查的吗,应该认识吧?”

    后者没有说话,依旧盯着前面那辆警车看,眉头依旧紧蹙。

    李川道:“我觉得吧,既然静秋已经被带走接受调查了,这事就肯定跟她无关。”

    “不管是谁指使的,这肯定必然不会是第一步棋,对方为了一封信能将莫教授一家赶尽杀绝,肯定能做出其他事情。”

    “估计是逼问信的事,莫教授又不知道,所以才要下狠手,那你说,苏教授的家人会不会有危险?”

    “难说……”

    副驾驶上的警察坐不住了,回头问道:“你们说的信啊,教授啊,干嘛呢?你们在密谋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跟你没关系!”李川没好气道:“正事不办一点!倒是挺喜欢八卦啊!”

    “哎哎哎!你给我放尊重点!不想出去了是不是!”

    “怎么着?你还打算把我关看守所去?老子长这么大没进过看守所呢!你试试!”

    “到局子里有你好看!”

    李川没好气的发出一声冷哼,继而又对王向阳道:“你说我要不要看看那封信,找到苏教授的家人,直接把苏教授的事情告诉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