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树大招风
    “方锦程和我离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证据在哪?我怎么知道!”

    “我就那么一说,你不要这么激动。”徐子瑞道:“不管你知不知道证据在哪,你现在都很危险。”

    苏楠紧接着问道:“这么说,方锦程是被冤枉的?有足够的证据能够帮他洗清指控?”

    徐子瑞看着她,在她的眼底看到了热切的期盼,那份迫切全然不似一个才离婚的女人去关心前夫的眼神。

    他略有些心不在焉的起身说道:“他也许会给自己留后路,你可以多留意,或者问问他。”

    苏楠看他要走,有些着急道:“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潘英要抓我?锦程被带走是不是也跟潘英有关?”

    徐子瑞道:“你安全回来是好事,我只是听说你以前和他有过节,怕他对你不利。”

    “是吗,师兄还真是关心我。”

    徐子瑞不满的看着苏楠,欲言又止。

    苏楠道:“师兄还有别的话要说?”

    “没有。”

    “那我先去忙了。”

    她说着要走,却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腕。

    回头看他,他却只盯着她看不说话。

    苏楠想把手抽出来,但他很明显的收紧五指,显然不打算让她离开。

    她挑眉,面带不悦。

    后者态度却难得的强硬,起码在苏楠面前他没这么强硬过。

    “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会害你,也不会将你置于危险之中!从一开始你们在一起就是个错误!大错特错!现在你们离婚了,你应该看得清,到底是谁一直自始至终的陪在你身边!”

    他眼底炽热的光芒好像要烧起来一般,用极为迫切的眼神看着苏楠,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但她却摇摇头,回答的斩钉截铁:“我会等他出来,等多久都没关系。”

    “你们已经离婚了!”徐子瑞怒吼,额角的青筋都崩了出来:“他方锦程就是一个小孩!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小孩!他懂什么!拿着父母的资本招摇过市!欺骗你的感情!楠楠!你是个成年人!怎么也这么容易被他蛊惑!蒙骗!”

    “我只想说,我们这场婚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师兄你无权评判!”

    “我怎么不能评判了!当初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像一个王者一样把你当成战利品在我面前炫耀!我发誓!我要让他付出代价!他已经为此付出代价了!楠楠!你到底喜欢他什么!他全身上下有哪一点值得你托付终身!”

    “是,他全身上下都是臭脾气,坏毛病!可我就是喜欢他!就是喜欢他!就算他永远出不来,我也喜欢他!”

    说到最后苏楠鼻头泛酸,眼眶泛红,莹润的水珠在眼底打转却被她强行忍着。

    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思念方锦程,短短四五天的时间,就好像过了四五年,四五十年!

    “你喜欢他没用!他不喜欢你!他已经玩腻了!你以为你在外面为他流眼泪,他就会感动于你的不离不弃?出来就能和你复婚!楠楠,你清醒点!”

    说着,他收紧了五指,攥的苏楠手腕生疼。

    “他是我的男人,是我孩子的父亲,我了解他!”言罢一个使力猛的将他的手甩开,大步走了出去。

    休息室内,徐子瑞一拳重重打在墙壁上,发出闷哼一声巨响。

    但这一拳就好像打在他的心头上一般,将他狂热跳动的心脏打到骤停。

    为什么,明明是他认识苏楠在先,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苏楠喜欢的人是他!

    她就像个小女孩一样,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仰望崇拜着他!他马上就能接受她了!马上就能允许她成为晨晨的妈妈了!这一切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对!方锦程!自从方锦程出现之后一切都变了!

    可就算她嫁给了方锦程又如何,他还是义无返顾的站在她身边,帮助她,保护她!

    这一腔热血到头来变成了什么!变的一文不值!

    这让他怎么甘心!

    苏楠揉着通红的手腕回到办公室,办公室众人立马围了上来,关切的问她上午到底去哪了,发生什么事了?是被绑架了还是什么?

    “没什么事,已经解决了。”她四两拨千斤的将人打发。

    小林从科长办公室出来道:“楠姐,科长让你进去一下。”

    硬着头皮进办公室,她今天已经够累的了,一心想赶紧下班回去好好睡一觉,可今天得到的信息太多,她也不能保证回去就能睡着。

    “楠姐,徐队没对你发火吧?”小林小心打量着她。

    苏楠不动声色的将手腕背在身后:“他干嘛冲我发火?”

    “徐队说你被人绑架了,那表情要疯了!简直要吃人!还质问我们,你不是一直住在市局的吗,怎么回去住了,还问我为什么不拦着你!”

    小林说着说着就委屈的撅起了嘴,那表情也是没谁了。

    苏楠在她肩上拍了拍道:“他这个人脾气就这样,你不要往心里去。”

    “我才不会往心里去呢,我就是听说你被绑架了,担心你。”

    “我这不好好的吗。”

    “嗯嗯,楠姐你快进去吧。”

    点点头推开沈岸之办公室的门,难得一见的是,沈岸之的桌上没有堆放他媳妇给做的小零食,而是堆着一摞摞文件资料。

    他一边翻看资料一边紧皱眉头,苏楠大概瞥了一眼,好像是关于嘉航集团的资料。

    “科长!”她进来敬了一礼。

    沈岸之点点头:“孕妇不要站着,坐。”

    苏楠也不推辞,与他隔着一张办公桌坐了下来。

    沈岸之一边翻资料一边说道:“这些年来,嘉航集团成长的可真够快的啊。”

    苏楠知道,要说真正成长起来的速度,是在方静秋嫁给贾浩之后。

    “树大招风啊,一旦太过一帆风顺这里面就会有猫腻了,也会有见不得人的事了。”沈岸之继续说道:“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老方插手的可能?”

    苏楠想也不想的摇头道:“方首长一直是个大公无私的人,在生活上是个严厉的父亲,在工作中是个冷酷的上司,怎么可能做出违背党法党纪的事情!”

    “我就那么一说,你看你这激动劲,给老方代言啊?!”沈岸之没好气的放下手上的资料,一双略有些浑浊的眼睛看的苏楠浑身不舒服,好像整个人要被他看透了一样。

    “老方有没有违反党纪我不知道,也不能一口断定!但是,在方静秋的从商生涯中,各个单位会碍于她是老方的女儿,给她开后门,倒是真的。”

    “我不知道……”

    这要在以前,她说不定还要为方静秋辩白两句,说什么大姐不是这样的人,大姐和锦程都不是,他们家风严谨,性格刚硬,善恶分明,一切都凭自己实力。

    但是今天,在听到贾浩说的那番话之后,她觉得自己的三观被彻底颠覆,心里乱糟糟的。

    无人可以倾诉,也无人可以商量,只能一个人将所有疑问在脑海里反复转来转去。

    “嘉航集团背后绝对有一条大鱼,单凭方静秋的手段也成不了气候。”

    “方首长绝对不……”

    “话不能说的这么早!”沈岸之面容严肃的将她打断:“在事实没有确立之前,说什么都还太早了!你也不用这么着急,我也没说就一定是老方!”

    苏楠不说话了,是的,在没有充分的证据指向方良业之前,她凭什么就一口咬定不是他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她今天从贾浩的身上真切的看出来了。

    “关于锦程的事,你不要太担心,法不责众,就算是方静秋涉嫌违法也不会牵涉到锦程的。”

    苏楠道:“听说检方得到指控才把他带走的,我相信锦程,他虽然平日里无法无天的惯了,但他拎的清轻重,不会做违法的事情。”

    “嗯,你既然这么想的就好,我怕你心情不好影响孩子,你师母让我告诉你,怀孕期间千万不要动气,要不是担心你在家里胡思乱想,干脆给你放假得了!”

    苏楠急道:“我现在还能工作,用不着放假!”

    “知道,知道,瞧你这急的,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到处乱去,万一再被什么人盯上就不好了,能住在市局就尽量住在市局。”

    苏楠犹豫道:“我,能不能见一下方锦程?”

    沈岸之真不忍心浇灭她眼底炽热的光芒,但还是不得不说:“他现在接受调查,不能见任何人,等那边调查的差不多了,就能见了,估计也离出来不远了。”

    苏楠紧张道:“那那边会严刑逼供吗?”

    沈岸之短促一笑:“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严刑逼供!咱们审讯都要全程监控录像了,上头不比咱们还严谨?”

    “师父,真的没办法让我见见他?”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跟他说吗?能说的出来可以说,不能说的,就算见了也说不了。”

    “我就是想他了!”

    沈岸之苦笑道:“哎呀,你这就难办了,行吧,我想想办法,你先不要着急,回去让小林给你张罗张罗,把休息室再弄弄,以后那就是你的单人间,被褥床铺白天也不用收起来。”

    “嗯,谢谢师父。”

    “去吧。”

    目送苏楠离开,沈岸之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

    他疲惫的捏着鼻梁,手指点在方静秋的个人档案上,在亲属一栏内,外公李立国几个字,太过扎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