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解脱
    大周到来之前司机过来敲过一次门,苏楠搬了张椅子就坐在贾浩的旁边,手上锋利的茶杯碎片离贾浩的眼睛仅有一厘米的距离。

    “姐夫,就算出国了,双目失明的感觉并不好受。”

    贾浩咕嘟咽了口唾沫:“你不敢。”

    “我是当警察的,什么没见过?什么没做过?”

    贾浩再咽一口唾沫:“再等一下。”

    大周是穿着便衣来的,他出现在楼下的时候苏楠就看到了。

    与此同时贾浩埋伏在暗处保护的人似乎也有所察觉,也纷纷戒备起来。

    不过大周的速度要更快一步,当他带人闯上二楼的时候那些人才纷纷出动追了上来,奈何还是慢了一步,大周等人已经一脚踹开了包厢的房门。

    苏楠坐在窗边悠闲的喝着茶,吹的热气氤氲,迷蒙了她的双眼。

    贾浩则亦端正的坐在椅子上,与苏楠不同的是,他的手被反绑在后面,用的是这包厢内装饰的塑料甘草。

    大周穿着一件快成磨砂色的皮衣外套,一挥手,手下几个人便手脚麻利的把贾浩给解开顺便用手铐拷上了。

    “不好意思贾总,我现在以拘禁罪逮捕您,麻烦跟我们所里走一趟吧?”

    贾浩皱眉道:“你就让我这么跟你回去?”

    大周使了个眼色,手下扔了一条毛巾过去抱住他的手铐。

    苏楠也跟着起身道:“走吧,去所里录口供。”

    大周看到苏楠有点激动,腆着个脸笑道:“老大,刚才上来的时候没注意到您说的那两个人,因为着急,也没仔细找。”

    司机和王平智肯定在发现事情不妥的同时躲人群里了,但不管是他们还是楼下藏着的人,都是无关紧要的小喽啰,只要能把姐夫禁足在国内,移交检方就大功告成了。

    “东巷街的王哥你听过吗?”苏楠问大周。

    大周想了想道:“还真有点印象,具体是谁不记得了,应该不是我们负责的那片。”

    “那就回去打听打听,盯着点,手上估计不干净。”

    “得勒,放心吧老大!对了,吃了吗,这肚子还真就比上次见的时候大了啊!”话语之中带着兴奋,就好像大的是他的肚子似的。

    苏楠没好气道:“吃了吃了,走吧,咱海新区派出所壮大了不少啊,这都是些新面孔。”

    大周这次带来的人可不就是新面孔吗,一个个都是年轻有为的小鲜肉级别,给警察队伍注入了新鲜血液。

    看到他们就让苏楠想到了大虎,那个高高大大的,一笑起来还有点腼腆的大男孩。

    大虎的死一直让她自责,虽然最后的调查结果指向当时的龙哥,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现在正在以另一种方式接近大虎死亡的真相。

    在车上简单跟大虎说明了一下贾浩和她的恩怨,其实他们两个人本来也没什么恩怨。

    只不过贾浩想要逃离出境,临走之前想要落井下石,所以才跟她倾吐了一些方静秋的事情,方便她日后对付方静秋。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她苏楠也不是吃素的,这种小儿科的把戏还困不住她。

    当然,在跟大周说的同时刻意避开了她父母以及她和方锦程之间的事情。

    “老大,咱们现在以非法拘禁罪暂时把他关起来,那之后呢?”

    苏楠道:“我会尽快联系检方把他提走,如果检方不参与,我再想办法把他弄市局来,反正不能让他逃离出境。”

    “明白,放心吧。”

    在派出所做了简单的笔录,签完名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打车回市局,刚进大门口就碰上了徐子瑞。

    徐子瑞风风火火的,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本来打算开车的他一看到苏楠就大步奔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着急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连忙问道:“你没事吧!”

    苏楠有些奇怪的摇摇头:“没事,师兄这么急要去哪?”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连连念了两句,拉着苏楠上楼回办公室。

    苏楠任他拉着,虽然一肚子疑惑,但也没说什么。

    一上楼,就听某人大嗓门的叫道:“苏警官回来了!”

    “苏警官回来了!”

    小林更是从办公室冲出来,一把抱住了苏楠,红着眼眶道:“楠姐!我就知道你没事!吓死我了!”

    苏楠心里纳闷,她被姐夫带走的事他们竟然知道?难道她已经重要到一天不上班就会列为失踪人口的地步?

    一进办公室,所有人都以一种关怀的目光看着她,看到她毛毛的,却又不知该问什么。

    小林着急道:“楠姐,你去哪了啊,你知不知道,我都担心死了,”

    苏楠看着她道:“我……早上睡过头了。”

    小林啊了一声,看看徐子瑞,又看看苏楠:“徐队说你失踪了,我们正着急呢,刚要出警找你。”

    苏楠又看向徐子瑞,他英俊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看不出他的情绪如何,但却能从他脸上的汗珠判断的出来,他真的挺着急的。

    “先去休息室坐一下吧,你脸色不太好。”徐子瑞提议。

    苏楠知道自脸色不好,虽然心态一直很好,但所处的环境以及紧张的心理带给她的则是深度的疲劳感。

    两人进了休息室,小林要跟进来却被徐子瑞伸手拦在外面。

    小林着急,她有很多话很多事要问苏楠,但一对上徐子瑞冷漠的眼神,就有些发憷。

    “我,我去跟科长说一下楠姐回来了。”

    “去吧。”

    关上门,徐子瑞给苏楠倒了一杯热水。

    苏楠道声谢接了过来,她不开口说话,她倒要看看徐子瑞打算说什么,毕竟是他说她失踪了。

    “上午带你走的人是谁?”

    男人站在她的面前,有些居高临下,那眼神让他将好好一个问题变成了逼问。

    苏楠捧着热水,亦面无表情的回应他:“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我被人带走了?”

    “小区附近有人看到了。”

    早上是上班高峰期,小区周围除了等车的上班族之外没有别人。

    没人会注意到她一个小警察上了谁的车,被人带走。

    就算看到了也只会认为她在打车,更或许,目击者已经分散向城市的各地,要想找个目击证人谈何容易?

    “不派人监视我?”苏楠将杯子放在茶几上,她亦起身面向徐子瑞道:“师兄,只要稍加推理你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如果不是你派人监视我,怎么可能知道被人带走了,又怎么武断的认为那不是我自愿的,而是到了需要你们出警找我的地步?”

    徐子瑞显然不乐意了,眉头紧蹙:“楠楠,我希望你不要怀疑我。就算我想监视你,我也没那个人可以派。”

    “对不起师兄,只因为绑架我的人是你认识的人,所以我才多想了。”

    “我认识的人?谁?”

    苏楠慢条斯理道:“说实话,今天能出来还要多谢你,可能对方也只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过他说了,以后如果再抓到我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潘英?”徐子瑞几乎脱口而出。

    苏楠勾唇,上前一步,紧盯他的眼睛,在他眼底之中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倒影,那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带着震慑力。

    “怎么,他抓我果然也跟师兄你有关?”

    徐子瑞双手攥拳,咬牙切齿道:“他竟然敢对你下手!”

    苏楠道:“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师兄,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潘英,这么说,你早知道他要对我下手了?”

    “真的是他?果然是他!”徐子瑞怒道:“这个卑鄙小人!贪得无厌!”

    “那师兄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抓我?”苏楠步步紧逼。

    徐子瑞怒不可遏,刚要开口,却又眼神一变,单手抓住苏楠的肩膀组织爱她上前。

    他眉心紧蹙道:“你诈我?”

    苏楠无奈摊手:“算不上吧?看来我以后还真得提防潘英了,万一下一个绑架我的人就是他呢。师兄,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抓我吗?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徐子瑞摆手在椅子上坐下;“那到底是谁带你走的?”

    他还是不肯说,并且刻意岔开话题,再问下去就有点咄咄逼人了。

    “贾浩,方锦程的姐夫。”

    她便把跟大周说的话也跟徐子瑞说了一遍,当然,也剔除了一些不需要他知道的事情。

    “在那种情况下,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是海新区一个小小的派出所,你宁愿相信他们也不相信我?”

    “师兄你别激动,我知道市局一直很忙,腾不开手,而且离那个地方比较近的还是海新区派出所。再加上堵车,你信不信我当时如果打电话过来,市局的车到现在还没到现场呢。”

    徐子瑞道:“希望你以后遇到危险,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

    苏楠笑着打趣:“怎么,师兄你是希望我遇到危险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好好的,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现在掌握着方锦程的大部分秘密,很多人都想找你。”

    “找我?掌握着秘密?我能掌握什么秘密?”

    “现在方家的人已经被控制住了,包括方良业和他妻子,唯一逃出生天的就是你,他们全家肯定都在指望你能找到洗脱罪名的证据帮他们一把。”

    苏楠冷嗤一声道:“方锦程和我离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证据在哪?我怎么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