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血淋淋的真相
    贾浩脸红脖子粗的控诉让苏楠吓了一跳,这哪还是平时恩爱的夫妻俩,比形如陌路还要可怕,这其中不知夹杂着多少的深仇大恨!

    贾浩松了松领口,用力将菜单摔在桌上。

    此时此刻的他全然不似刚进门时看到的那样从容不迫,也不是平日里见到的那个温文尔雅的青年才俊。

    他焦躁,焦灼,甚至还被恐惧笼罩心头,略有些瑟缩。

    从刚才的话中苏楠已经大概了解了他愤怒和恐惧的来源,但是她不愿相信,也不能理解,大姐到底做了什么,经历了什么。

    “姐夫,我还是那句话,您不该就这么走了。逃亡的路并不好走,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一诺着想。还有,您这么抛下大姐,这夫妻之间的情分真的就到头了。”

    “我们本来就没什么情分,”贾浩摇头道:“你们看到的,都是戏,都是方静秋自导自演的戏,我爱她,我陪她演,她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苏楠道:“可以看得出来,大姐也很爱你……”

    “不,她心里有别人,哪有我的位置啊?”说到这里又忍不住苦笑出声:“不,她对那个人也未必是真爱,她在乎的,只有名望,地位!金钱!表面上云淡风轻就是一公主!一贤妻良母!还是成功人士!坐拥千万资产!是不光是女性的楷模!多少男人都不如她!所有的口碑都被她赚足了!所有的人都喜欢她!这才是她想要的!”

    “姐夫,我明白您的意思,大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好说,我也不确定。但是,作为警察,如果您要出境我很有必要提醒您一句,这可能会导致您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她说的很诚恳,于情于理,她都该阻止。

    贾浩道:“你是警察,你站在法律的角度上这么说,我没话说,但你要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她方静秋一手策划!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是无辜的,却要被她连累,却要导致一诺的父母全部坐牢,你有没有想过,我也许比任何受害者都冤枉?”

    “我现在也不敢给你打包票,但我相信法律会给你一个公平公正的审判结果,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我才是嘉航集团的法定控股人!她方静秋做的什么事都是打着我的旗号!”贾浩眼眶通红道:“她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我在背后给她擦屁股!你以为豆腐渣工程就只有曝光的那一件?!多了去了!我为了她!为了公司!给她擦了多少屁股!”

    苏楠倒抽一口冷气:“据我了解,你们的工作做工程起家,早在五年前就有先进完善的工程项目流程,技术和理念也比国外先进,豆腐渣工程?怎么可能?”

    “你说的没错,也正因如此,承包的项目多,规模也越来越大,但公司规模达不到的情况下,方静秋!人心不足蛇吞象!大力抢标!再承包给其他公司!从中抽取提成费用!那些没能力的公司承包也就算了,甚至一些新兴小公司也凑热闹,甚至还有皮包公司承包了再承包出去!她方静秋根本不是来给我经营公司的!就是想要让我死!让公司死!”

    这些可怕的内容好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滚到苏楠眼前的时候已经让她震惊无比。

    她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雪球’,半天也不能消化。

    她虽然不是做大生意的人,但那些小的商业纠纷她在工作中遇到过,大姐这么做本身就已经构成了违法。

    但在外界看来,能下这样的命令,甚至背后操盘的必然是作为法定持股人的贾浩,而不是董事之一的方静秋。

    另外还有东南要药厂一事,说全是大姐一人擅自做主所为肯定没人相信,也没人会相信贾浩对此持反对态度。

    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还有大姐长久以来给自己营造出的贤妻良母形象也众人皆知。

    苏楠开始理解姐夫对此的不满,以及他现在的满心愤懑。

    “你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话,”贾浩深呼吸一口气,喝了口茶将明炉的火关掉,那缭绕的热气扑在他的脸上,让他有点难受。

    “也可以不相信记者写的,也可以不去听民众控诉的声音,方静秋长久以来打着好人牌迷惑了所有人,且不说你是警察,身经百战都上当,那些普通人更不要说了。”

    苏楠道:“我虽然嫁到了方家,但也不可能每天警惕着家里人吧,她待我跟待锦程一样,是一家人,也也是这么回报她的,至于她在工作上生活中的事,我无权过问。”

    贾浩冷笑,瞪着眼睛看向她道:“你真的以为她对你有那么好?这也是我今天要叫你来的原因。”

    “如果你想在我面前说大姐的不是,我劝你最好就此打住吧,既然已经决定抛弃她远走高飞了,又何必背后编排?您再给我留一点好印象成不成?”

    以前除了觉得这个姐夫懦弱一点,没觉得有什么缺点,今天可能就要就此改变看法了。

    贾浩却道:“你没发现,你自从跟锦程在一起后,几次遇袭,差点丧命?”

    眉心微微一紧,她眯着眼睛看向贾浩道:“你不要告诉我,我工作中遇到危险,是大姐干的?”

    “你以为呢?”

    “我工作中的事情,就算我不认识方锦程!不认识方静秋!那些危险和潜在危险无时无刻的不伴随着我!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我没胡说。”贾浩看上去反而平静多了:“静秋早就认识你了,比锦程认识的都要早,你和锦程在一起后,她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怎样才能除掉你。”

    恍如一个晴天霹雳将苏楠劈在椅子上,脑袋都有些发蒙。

    “除掉我?你在开玩笑?就算她觉得我配不上他的弟弟,也用不着除掉我,这是犯罪!”

    “她犯的罪还少吗!”

    苏楠的声音大,贾浩的声音更大,但是吼过之后整个包间内都变的鸦雀无声。

    半晌后贾浩看看腕上的手表,深呼吸一口气道:“因为她知道,她如果你除掉你,你早晚会除掉她。”

    “我和她没有任何恩怨!”

    “怎么没有,你父母就是被她藏起来的,在东南亚的制药厂做药品研发!”

    这一次她不仅被劈在了椅子上,甚至开始头晕眼花耳鸣!

    脑袋里闹哄哄的,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

    一个贾浩在她对面坐着,但在她眼中却变成了两个,三个,四个!

    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心跳的飞快,她猛的起身,一把抓住贾浩的领子,害他手上的茶杯都摔在了桌上,茶水洒了一桌,顺着桌布滴答滴答的洒在地上。

    “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我爸妈的下落!她们在哪!你再给我说一遍!”

    贾浩被她抓住衣领,整个人都被她从座位上扯了起来,一边紧张的挣扎,一边怒不可遏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是方静秋把你爸妈藏起来的!他们在东南亚的制药厂!”

    “你说的是真的?!”她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应该知道我找他们十年,早就已经失去了耐心!”

    贾浩举手投降:“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听锦程说你在调查他们,已经有了紧张,不知道你的进展是什么,有没有指向东南亚的药厂?”

    苏楠摇头,慢慢松手。

    她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一直在心里默念,要淡定,淡定,淡定。

    既然都已经等了十年,找了十年,不在乎这一会。

    刚才情绪变化的太快,以至于现在平静下来小腹内也隐隐作痛。

    她做了几个深呼吸,一只手覆在肚子上安抚着那个小生命。

    贾浩整理了一下衣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他一直在用喝茶缓解自己的紧张,可以看得出来,虽然他是来控诉方静的,但是他骨子里的怯懦已经如影随行。

    苏楠还有些不放心,支支吾吾的问道:“你,你是说,他们还,还,还活着?”

    贾浩点点头:“活的好好的。”

    这一刻,眼泪再也忍不住,纵然她再怎么控制,将眼睛睁的再大,还是汹涌而下。

    她就知道,爸妈还活着,不会抛下她和弟弟妹妹的,也不会不管她们,他们还活着!

    这是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期盼,也曾有过多少不切实际的妄想,直到此时此刻,有人走到她面前,斩钉截铁的告诉她,你父母还活着,这种挣脱樊笼终于得见曙光的兴奋,不安,让她无所适从。

    “我查过,我查了很多,虽然不是指向东南亚药厂的,但有一些跟我父母失踪情况差不多的人,有的人是失踪,有的人则是死亡,可就算是死亡,那些人也已经面无全非,无法分辨!”苏楠激动道:“可既然是无法分辨,为什么不可能是失踪呢?!而这些人有个共同点,就是参加过同一个全国交流会!也都是在科学领域有很大研究的科学家,高校教授!如果有人要对他们下毒手,完全可以简单点,不必布一个失踪的局!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相信,我爸妈也许还活着,也许在给什么机构什么人做研究!我甚至真的想过,他们是不是在给国家做什么保密工作,我无时无刻不在盼着他们回来你知道吗!对了!还有,还有我和锦程结婚的时候,他们来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他们确实去了,这是我请求静秋的,我说,他们的女儿结婚,二老一定很想看看。正好,那时候你父母有些不配合,所以静秋就做了个顺水人情让他们看看你。”

    苏楠的眼睛骤然睁大:“他们真的来了!我在结婚视频上看到的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