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
    “哦?早订好了?谁订的?”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向苏楠:“我知道,警察同志,你是这是在套我话呢,我还偏不告诉你谁订的。”

    “不说就不说吧,早晚得见面的。”

    司机又看她一眼道:“早晚得见面?您可真自信啊。”

    “如果不是为了见面,那你们抓我来干嘛?总不至于是打算囚禁我一辈子吧?”

    司机笑道:“到底是当警察的啊,可真会套人话!哎,我还就告诉你了,我们真打算养你一辈子!”

    苏楠笑道:“那感情好,这年头,除了监狱,还真没有白吃的午餐了。”

    一语双关,司机也不和她打哑谜,哼着小曲,带着苏楠和王平智直奔目的地。

    中午吃饭的地方是在一家茶餐厅,虽说是在市区吧,但严格上来说,这周围环境的规格配不上‘市区’这两个字。

    可能也是位置略有些逼仄,或者居住环境的原因,这里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只是一些老旧尚未拆迁的居民小区。

    这家茶餐厅就在一条充斥着洗发、修自行车、早点铺子的街上。

    苏楠没来过这里,但知道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个唐宋时期的老建筑,现在已经变成了风景区,以至于离那风景区不远的这条街上都有些人满为患。

    街是老街,来来往往的却都是些新面孔,在这种客流量大的地方,鱼龙混杂,这个姓薛的司机一带苏楠过来,她就知道原因了。

    如果市局发现她失踪,着手调查她,也找不到这种地方来,就算找到了,也不可能在这么多新面孔中发现她。

    如果抓她来的人想见她,在这种地方也可以掩饰那个人的身份。

    真是一举两得啊。

    找了个地方停车,过惯了大少爷生活,出入高档场所向来纸醉金迷的王平智一下车就开始踢踢踏踏骂骂咧咧了。

    一会抱怨这周围都什么味啊!一会又开始嘟囔,这种地方怎么还没改建拆迁。

    司机跟他打着马虎眼随便应付了两句,什么地价贵,政府拆不起之类。

    只有苏楠明白其中深意,也不过是笑而不语。

    吃饭的地方叫城市花园复合式休闲茶餐厅,和这个名字不同的是这个油腻腻的门头,一看就让人有点倒胃口。

    正是吃午饭的时间,这地方离景区不远,很多游客选择远离物价超贵的景区,到附近寻找便宜的地方就餐。

    这个不算高档的茶餐厅里面已经人头攒动了,来自各地的口音,配上各种味道充斥其中。

    进了门也没人招呼,还是司机抓住了一个跑的飞快的传菜小妹:“老子订的法国包厢在哪啊?”

    传菜小妹急匆匆答道:“楼上,楼上左手边第二间!”

    司机对苏楠和王平智使了个眼色:“走吧二位,咱们先上楼去!”

    踩着狭窄的木楼梯上楼,苏楠眼观鼻,鼻观心,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和那些可能隐藏在暗处的人。

    “tmd,这什么地方!”擦肩而过的游客撞了王平智一下,他一惊一乍的大喊大叫:“小心点!老子衣服很贵的!”

    游客用一种你有病的眼神看他一眼,又看了看他的衣服,扭头就走。

    王平智还要理论,苏楠赶紧扯着人就走:“能不添乱吗,这地方已经够乱的了!”

    挣开苏楠,王平智整理了一下衣领,跟着他们上楼。

    相对于楼下各个卡座之间的喧嚣,楼上就安静多了。

    楼上是独立清静的小单间,偶尔能听到某个包房内传来吆五喝六的声音。

    左手边第二间的门口挂着‘法国’两个字,司机干咳一声敲门。

    作为一个粗犷大汉,他敲的未免有点太过小心翼翼了,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三紧,三慢。

    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进来吧。”

    司机开门,对苏楠使了个眼色:“进去吧,你不是想见吗?”

    见谁?抓我来的人?苏楠到了嘴边的疑问又给咽了下去,毕竟到跟前了,也没必要问了。

    王平智跟着要进去,却被司机拦了下来:“咱外面吃。”

    王平智不乐意了:“凭什么!”

    “就凭人家是女人,需要特殊待遇,怎么着,你也是女的啊?”

    这下他不说话了,眼睁睁看着司机关上了门,不情不愿的跟他找了个刚走客人的卡座坐下,等着服务员过来点单。

    包间里,苏楠看到眼前的人,说不震惊那是假的。

    她做过很多猜测以及排除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要见的人会是贾浩,方锦程的姐夫,方静秋的老公。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最高检在控制方锦程之前先控制的是他姐姐和姐夫,毕竟这件事的最根本是从嘉航集团闹出来的,作为嘉航集团的法人代表,他们夫妻俩难辞其咎。

    但贾浩此时此刻完全没事人一样出现在她面前,她怎么能不惊讶。

    “姐夫?”她上前一步以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嗯,苏楠弟妹,好久不见,饿坏了吧?想吃点什么?”

    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这只不过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会面,也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寒暄。

    只不过作为嘉航集团的ceo,这位身价数亿的中年企业家竟然会坐在这样的陋巷再普通不过的餐厅,吃着高热量的快餐。

    苏楠怔怔然在他面前坐下,记忆中和方锦程的姐夫贾浩没有过多的交集。

    唯一见过几次也是在方家,个头不高略显怯懦的他站在方静秋的身边怎么看怎么不般配,但那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让这两个人最终走到一起,并且相爱至今。

    贾浩戴着眼镜,略显斯文,只不过镜片背后的眼睛有点冷漠。

    苏楠诚惶诚恐略有些拘束,在她眼中贾浩不仅是姐夫,因为方静秋长期给她类似长辈的关怀,姐夫也跟着升级为长辈。

    对他,尊敬而又恭顺:“姐夫,之前我怎么好像听说你……被调查了?调查结束了吗?那大姐和锦程呢?”

    “我马上就要带着囡囡和我父母去国外了,临走之前想见你一面。”

    苏楠有些纳闷:“您如果想见我,可以约我出来,或者我去见您也行,为什么要强行将我带走?而且一点消息也不透露给我?”

    贾浩抬头看她,拎起明炉上的玻璃茶壶,给苏楠面前的茶杯中斟满茶水,果香茶的味道在包房内飘散。

    “我要去国外了。”

    苏楠一个晃神,这才意识到自己抓错了重点。

    重点不是今天发生的这个事件,也不是两个人碰面,而是他要去国外。

    “你要潜逃出国?就因为这次的违禁药品事件?”

    贾浩摇摇头:“敌人准备的很充分,不单单是违禁药品,很多嘉航集团承建的工程项目也开始调查了,用不了多久能就查出许多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

    他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给玻璃水壶中添水,又放在了明炉上。

    苏楠却有点不能接受:“不是只是说违禁药品……”

    “违禁药品只是一个引子,闹的满城皆知,而背后的工程项目已经由其他渠道举报到了最高检,很多事情已经不能挽回了。”

    苏楠微微咬牙,这些事情她不懂,也不在她所能插手的范围,只是眼下贾浩的话让她有点心寒:“您真的打算去国外?抛下大姐跑路?姐夫,恕我直言,这不该是男人应有的做派!”

    “那我应该如何?学锦程?”贾浩苦笑,略显颓废:“学他为了保护你,把所有的事情揽到自己身上,甚至和你离婚,让你脱离干系。”

    自从从王平智嘴里得知苏苏流产一事闹的沸沸扬扬之后,她就知道自己误会了方锦程。

    在误会的同时也隐约猜到,他提出离婚也只是权宜之计,为的是让她能够渡过难关。而为了不让她心里有愧,甚至不让她参与这件事的调查,他对所有的隐情只字不提。

    她心痒难耐,想要见他,想要飞奔过去抱住他,想要逼着他和自己复婚,想要一遍遍的问他,你到底还要不要我了?

    这份感情到了姐夫的嘴里怎么就变的具有嘲讽的意味了?

    她反问道:“难道姐夫真的忍心把大姐抛下?一日夫妻百日恩,说的都的屁话吗?”

    “还有一句话你听过没有?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苏楠恶气涌上心头,瞪圆了眼睛看着他,还是不肯相信,这个曾经对大姐卑躬屈膝的男人,为了讨好大姐,甚至愿意忍受方良业百般刁难嫌弃的男人。

    她怎么也不相信这种绝情的话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这要是让大姐听到了,不亚于晴空霹雳!

    “吃点什么?”他拿起菜单翻看,花花绿绿的彩页让人看了眼花缭乱。

    苏楠道:“姐夫,这不是什么过不去的坎,与其逃亡海外,还不如去自首好好接受调查。兴许这其中还有挽回的办法,再说了,就算要判刑,也不该全部由你和大姐承担。”

    “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些!”贾浩猛的将菜单摔在桌上,大吼出声:“这些都是我的错吗!我为什么要接受调查!为什么要蹲大狱!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苏楠被他吓了一跳,一脸担心的看着他:“姐夫,你冷静一点。”

    贾浩已经没法冷静了,脸色涨的通红,脖子上血管凸起:“什么事都是她一手包办!霸道!蛮横!不讲理!她就是一个钱迷!为了钱不择手段你知道吗!现在出事了!就要让我也跟着承担!凭什么!我只是农民的儿子!我没有那么显赫的家世!凭什么替她坐牢!凭什么替她偿还!我欠她那么多!这些年还没还够吗!她怎么就阴魂不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