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文莱大使
    苏教授要强制关门,那小子力气不小,直接用腿卡着门挤了进来:“你们不用紧张,我是来帮他们的。”

    越过苏教授看向李川和秦明月。

    苏教授不无警惕道:“你是什么人?”

    这小子还挺酷,就说了五个字:“我从中国来。”

    “从中国来了不起?这屋里的人都从中国来。”

    “你们在外面的车已经被他们弄走了,就算你们逃得出去也没办法回市中心,在路上还是会被他们抓住。”

    听他说的倒是很有道理,让李川既没有理由选择不相信,也没有理由拒绝他的邀请。

    “那你有什么办法带我们离开这里?”

    “我既然能到这里来,就一定有办法带你们离开。”

    李川看了苏教授一眼,他摇摇头,显然持有怀疑态度。

    “我发现我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逢凶化吉出门遇贵人啊!遇到了您二位贵人助我虎口脱险。”

    秦明月却难得聪明了一回:“难道你觉得他们帮我们另有目的?”

    李川嘴角抽抽干笑一声道:“媳妇儿,话不要说的太直白,太直白就不好了。”

    “你叫我大刘就行,”小伙子说道:“我是王家的人,王向阳王总不知道您认不认识。”

    “那姓王的?”

    大刘脸上的表情僵了一僵,要不是这人年纪比方锦程大上一轮,他差点要怀疑自己碰上方锦程那个二世祖了。

    “对……姓,姓王的……”

    李川道:“那你怎么会在这?又是为什么要帮我们?”

    “我也是按照王总的吩咐过来调查一些事情,得知你们闯入之后第一时间和王总取得联系,王总的意思是帮你们安全回国。”

    李川双手环胸看着他道:“那你又是怎么确定我们身份的?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苏教授这里?”

    “王家从这间工厂落成就安插了不少人,王总掌握的信息可能要比您多一点。”

    “多一点?你们王总还真是谦虚了。”

    “李少爷,我既然坦诚的跟您说了这么多,希望您能信任我。”

    “谢谢,不必了,我的死活跟你无关,也跟王向阳无关。”

    王家在a市什么地位他是知道的,本来锦程打小跟王向阳他们厮混他就是不同意的,结果这个大外甥偏偏就搬出他年轻时的狐朋狗友来压他来反问他,让他哑口无言。

    本来想用自己的生活经验教育教育外甥的,结果反被教育。

    不管真是王家的人,还假是王家的人,他不想拉这个人情。

    “您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这位女士考虑一下吧,您应该是一个不忍心看到美女吃苦受罪的人吧?”

    李川厚着脸皮道:“你怎么知道她跟着我就一定吃苦受罪了?”

    “我可以告诉您的是,您肯定会在回市区的路上被他们抓住。”

    秦明月双手环胸挑眉看他,看来是打算要跟这大刘一起走了。

    李川本来想说,如果真被抓了,他就大叫,我可是方静秋的亲舅舅!

    但静秋就算知道了,也未必会放他回国,毕竟他这次来掌握了不少东西。

    索性心一横,冷眼看向大刘:“行,我跟你走,你丫少给我玩花招知道吗?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

    “这个……从计量学的角度来说,这个盐……”秦明月才刚开口李川就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她立马笑着闭嘴。

    李川又对苏教授道:“苏教授,多谢您今天伸出援助之手,我们就在这里告别吧,相信不久之后我们还会在国内重逢。”

    苏教授点头,不过仍然有些放心不下,忍不住提醒道:“你们要走我不拦着,要留下我也不能保证我的办法一定能让你们逃出去,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都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并且给自己留好退路。”

    “放心吧。”在苏教授肩膀上拍了拍,李川道:“临走之前我还有点话要跟您说,我们借一步说话?”

    两人进了卧室,关上门,李川这才压低声音道:“实不相瞒,国内已经就这家工厂出产的药品成立了专项调查组,外面那个女医生就是其中的成员之一,属于外聘的医药专家。”

    苏教授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好像一切早就在意料之中:“纸是包不住火的,从当初这家工厂建立我们都搬过来后,我就知道,我们离自由不远了。”

    苏教授看上去年龄不算大,但却给人一种久经风雨的沧桑感,这种感觉不是来自他的外貌,而是来自他的心态。

    不知为何,李川看着他的时候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苏教授又道:“只是没看出来那位小姐年纪轻轻就对医药学有那么深的造诣,果然是后生可畏。”

    “您可别夸她了,不过夸了也白夸,一点也不知道谦虚的一人。”提起秦明月李川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了,之前您好像提过,想让我带封信回国,外面那个装酷的小子大刘也不知是敌是友,所以我也没敢当着他的面问您,万一被他知道了,再半路夺信可就对您不利了。”

    苏教授道:“说实话,已经离国十年,这封信送不送的出去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只不过心里总还是有那么一点盼头。”

    “您是想给家里人带信?这么多年了,他们肯定也在找你,只要我能回国,一定义不容辞。”

    “是啊,不过这十年能发生很大事情,兴许他们已经搬家了,再或许他们已经忘记我们了,失踪这么多年肯定已经定性为死亡。”

    李川道:“甭管这么多或许了,您把信给我,我一定安全送达。”

    苏教授点头,在床头柜抽屉的的一本书里抽出一封没有写地址的信:“麻烦你帮我把信送到a科大数理学院院长莫然莫教授的手上,这是我的曾经的好友,年龄比我大一点,不知现在有没有退休。不过这样高校的教授就算退休也会保留档案,很容易查到他家的住址,你帮我把信交给他,他一定能找到我的家人。”

    李川郑重点头,将信叠了一下,塞进衣服里面的口袋里。

    外面的大刘已经等的有点着急了,看他们出来赶紧催着李川和秦明月走,三个人径直下楼之后他又把二人带进一间空房间内。

    房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使用没有打扫了,空气中弥漫着灰尘的味道。

    秦明月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李川则回头看了看紧闭的大门,多了分警惕。

    “麻烦您二位换一下衣服。”大刘拿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塑料袋递给他们:“这件保安服肯定不能穿了。”

    李川看他一眼接过塑料袋,里面的衣服还算整洁,只不过有点太花哨了。

    “能不穿吗?”

    “不能,这是我帮你离开这里的方式,希望李少不要不配合。”

    他干咳一声开始脱衣服,对大刘使了个眼色:“女的换衣服你也要看?转过去!”

    大刘讪讪笑道:“其实套上去就行了,不一定要脱衣服。”

    “我让你转过去你听到了没有!”

    秦明月一旁却已经自顾自的穿好了衣服:“这个衣服可真好看,有点波西米亚的风格。”

    “这就对了,”大刘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文莱大使,我是你们的司机。”

    秦明月穿上了花衬衫,长裙子,肩上还带着一条绶带,正乐呵呵的转圈圈呢。

    一抬头看到李川穿的,不由感慨道:“你好像王子啊。”

    “是,是吗?”有点不自然的扶了扶脑袋上顶的包头,李川理了理挺括的金色西装:“以后请叫我王子殿下,我美丽的王妃。”

    大刘哭笑不得道:“行了,二位大使,咱们快走吧。”

    两人也赶紧停止互相吹捧,双双跟着大刘出去。

    外面依旧是人群骚动,保安牵着狗四处找人,有狗对着他们狂吠,到头来也不过是被强制牵走。

    一路行来倒是畅通无阻,李川不由好奇道:“我脑门上不会写着我是文莱大使吧?”

    大刘道;“不,你们来之前文莱两位大使正在参观工厂,你们来之后作为他们的司机,我第一时间安排他们避一避风头。等他们发现真的文莱大使还在工厂的时候,我已经带你们回河内了。”

    “那对你岂不是不利?”秦明月道:“你会丢工作的。”

    大刘却摇头说道:“这是王总的意思,相信他那边会给我其他安排。”

    王向阳……李川没有说话,但心里对这个王向阳已经是又赞赏又警觉。

    从方静秋建立这个工厂开始,王向阳就已经在这里安插自己的人了?

    那说明他从那时候就开始觉得这件事不对头,可能当时只是想探探底细,后来就演变成了另一种目的。

    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手上掌握了哪些信息,会对静秋构成怎样的威胁。

    口袋里除了他带来的装备,还有一封信以及他的手机,这次过来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收获,但也不算无功而返。

    他这次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和静秋谈谈,只不过不知现在静秋是不是也像锦程一样被抓了起来……

    “二位这边来,我开车送你们去机场。”

    露天停车场内,大刘指着一亮加长林肯对他们做出了邀约。

    李川啧啧赞叹道:“这文莱够**啊,开这么好的车。”

    “实不相瞒,那两位文莱的大使,也是我们王总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