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细菌*
    “这不会就是你家吧?挺漂亮的啊!”

    “这只是我们住的地方,虽然在越南住了小十年了,但也没有家。”苏教授疲惫的在沙发上坐下,刚才被电击了那一下他的身体还需要很长时间恢复。

    李川趴在床边向楼下看去,外面已经忙的不可开交,显然各个部门都收到了命令,全部戒严。

    就连厂房内工作的本地人也都放下了手上的活计,关闭了厂房的大门,涌了出来,奔向各自的宿舍。

    “话说苏教授,能不能问您几个问题?”

    苏教授有气无力的靠在沙发上,露出一个苦笑:“既然你们是来做调查的,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好了。”

    “您之前说在这里住了十年了,而且是软禁,我就有点好奇了,谁把你们软禁在这里的?你们在这里的到底是干什么的?”

    苏教授抬手摸了摸短短的头发,他的脸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花白的头发茬有点扎手。

    他稍作沉吟道:“你们是这十年来,我接触的唯一不是这个公司的人。”

    李川诧异:“这十年你们除了呆在研究室,哪也没去过?”

    对方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全是,也去过外地学习新的课题研究,只不过身边跟着人,不能和外人做过多交流。也回国中国,连自己的亲人都见不到,恐怕他们都以为我们已经死了。”

    秦明月道:“为什么不发邮件?打电话?现在很多手机聊天工具已经全球互通。”

    听到她的话李川有点哭笑不得;“要是可以,也不至于现在还困在这啊,打个110,早回国了不是?”

    苏教授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这个小姑娘倒是很坦率,一看就是没经历过什么坎坷的人。”

    秦明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您说的对,我的人生阅历确实不足。”

    “永葆一颗赤子之心也难能可贵。”

    李川道:“您就甭夸她了,趁这次我们过来,您跟我们详细说说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吧?既然已经成立了十年之久,想必你们所研究的项目也是相当棘手吧?别不是什么国家机密吧?”

    “我们被骗来的时候也以为这是一项国家机密,但是时间长了就慢慢发现,这是有人打着国家的幌子囚禁我们做研究,并且将研究成果用于非法交易。”

    李川道:“你们的研究成果都有哪些?”

    “细菌听说过吗?”

    李川和秦明月彼此对视一眼,各自倒抽一口冷气。

    细菌这个词最多会出现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包括日本鬼子在内的法西斯利用细菌这样的武器对全球实施了大规模惨无人道的厮杀。

    二战结束后国际反法西斯协会规定各国都不得再进行研究,这项危害人体的研究课题也就此掩埋在历史的洪流中。

    李川上一次听到这个还是和秦明月才认识的时候,听她无意间提到过中东地区的研究所,在做细菌生物的研究。

    因为不要是她的专业领域,也确实没有什么兴趣和特长,在做了一段时间的研究之后被调往医院工作,紧接着就把这茬给抛之脑后了。

    “不光是细菌,还有各种生化武器。世界看似和平,各地却在随时准备或者已经开战。只要又战争,有冲突,这些东西就不求没有销量。”

    “可是这些东西的杀伤力,对人体摧残的残忍程度远胜于真的炮弹。”秦明月道:“你们的老板也太缺德了吧!刚才在他办公室就不该放过他!”

    李川乐了:“还第一次见你这么嫉恶如仇,不过放不放过他都无所谓,他又不是真正的指使人。”

    “真正的指使人是方静秋吗?”

    “啧,你这话说哪去了,十年前静秋才多大啊!还是一个花季少女好不好!”

    “那现在呢?这个工厂就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你们在说……方静秋?”苏教授略有犹疑。

    “嗯,您老认识她?”

    摇摇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道:“这个厂房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我听说很多药品都没有销路了,他们的初衷可能是想利用药品来掩盖背后的交易。”

    李川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如果静秋也参与了这些非法交易,对她,对方家的打击将是致命的,姐姐和姐夫肯定会被双规。

    锦程的事业刚起步,可能就要就此断送,还有他的外甥媳妇儿,好好的警察也没法当了。

    但他又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静秋没有参与此事,也全不知情。

    可就算如此,这里生产的违禁药品也是大罪一条,除非逃亡国外,否则也无法避免国家的法律制裁。

    他那个悔,那个恨,当初就不该替静秋到处跑,找合作方,找人。

    现在倒好,将她推上了一个风口浪尖。

    “您老知道这里现在所生产的药品是违禁药物吗?”

    “这我不清楚,只知道他们开始做药了,到底什么药也不知道。”

    李川沉默了,直到现在他仍然希望方静秋是和这件事无关的,只是不知道这份希望能不能真的变成现实。

    外面传来敲门声,一个人用越南语大声候着什么,秦明月的脸色一变,李川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来找他们的。

    “你们跟我来,躲一下。”

    这间套房统共就那么几间房,东西少的可怜,唯一能常人的地方就是床底下了吧?

    可进了卧室他们就失望的发现床底很低,根本没办法钻进去人。

    苏教授打开衣柜道:“这里。”

    “您老不是开玩笑吧?他们总不会蠢到不来翻衣柜。”

    苏教授仍然执意让他们躲进去,顺手一开,竟然将衣柜里层的挡板打开,让人忍不住怀疑衣柜后面有另外一个广阔的世界。

    “靠,还有这一手?”

    话不多说,两人赶紧钻了进去,关上隔板,关上柜门,苏教授装作有气无力的样子去开门,果然听到了那群人嚣张的质问。

    苏教授这一次也懒的和他们正面冲突了,干脆往沙发上一躺就要死不活的随他们搜查。

    衣柜里的两人大气不敢出,听到脚步声进了卧室,乒乒乓乓的一顿乱捅乱找,衣柜门打开又用力甩上,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搜完了卧室搜厨房,各个地方都搜查完了指着苏教授又呵斥了几句什么,接着他们就出去了。

    “人大概走了吧。”秦明月动了动身体要出去,挤在这么狭窄的地方她浑身不自在。

    李川却将她抱紧在怀,咬着她的耳朵道:“再等会。”

    秦明月果然听话,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等着,等着看外面的动静。

    “跟我在一起你害怕吗?”

    秦明月纳闷:“害怕?为什么?”

    “这么说,我还是一个能给你安全感的男人,那就在我怀里再呆会。”

    这下听出来了,这个男人故意逗他呢,一把将人推开,也推开了挡板和柜门,两个人钻了出来。

    “不好意思李先生,我觉得当务之急还是离开这个地方比较重要,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拥抱上了。”

    “这怎么能是浪费时间呢,拥抱也是人生路上必不可缺的,您说是吧,苏教授?”

    苏教授笑呵呵的进来道:“行了,他们搜查完了,今天应该不会再来第二次,你们等天黑的时候想办法逃走吧。”

    李川点点头,回头看向柜子里的东西,柜子的‘密室’里整齐码放着一些文件袋和资料夹,看似好像记载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苏教授注意到他的目光便为他解答疑惑:“这是我和我妻子这些年来搜寻的关于这个研究员的一些证据,研究资料,还有成果,因为担心被人发现所以我们这十年来掏了这么一个‘避难所’,你们不是第一个在这里避难的了。”

    “呦,还有谁?这要是个胖子肯定装不下。”

    苏教授叹了口气:“人已经不在了,当初他也是想逃出去,在我这里躲了几个小时,听说在越南机场被抓住了,因为要反抗,被当成当场击毙了。”

    “跟您一样,也是研究细菌生物的科学家?”

    “是。”

    谁人没有**,苏教授没有多说的他也没有问,只不过心里更加堵得慌。

    于情于理,他跟方静秋之间都是关系匪浅,他不敢想象如果大姐失去静秋这个女儿会怎么样……

    他决定了,回国之后的第一件事就去和静秋聊聊,让她争取宽大出处理,这条路既然已经走错了,就不可以一错再错下去,否则到时候真的回天无力了。

    三人刚出了卧室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两个人要躲,苏教授示意他们不要着急。

    “一天之内他们不会搜查两次,谁在敲门?”

    “教授,是我。”来人说的是中文,应该不是越南保安,也许是楼下工作的同事。

    苏教授面露疑色,似乎没联想到说这个声音的人谁,不过他还是过去亲自打开门。

    在门打开的瞬间,他吓的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来人穿着越南保安绿色的职业装,骤然一看还以为是那些人去而复返了。

    如果真是这样,别说李川和秦明月难逃,就连苏教授也会被牵连倒霉。

    秦明月见了也紧张的牵着李川的手,而李川却显得淡定很多。

    因为他在那绿色的保安服下看到了和他一样的黄皮肤,他是一个人来的,还说着中国话,如果真有什么问题,他还怕了这个单枪匹马的小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