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最坦荡的入侵者
    “我不穿!打死我都不会穿的!”

    李川循循善诱:“委屈一下?”

    秦明月坚持摇头:“味道太大,我不想穿。”

    看他可怜巴巴的小表情,一想到这脏兮兮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着实委屈了些,李川大手一挥的表示:“好,不穿就不穿。”

    秦明月这才小笑颜开:“走吧,我们进去。”

    “嗯,进去。”

    进去……本来还想乔装打扮一下看看能不能混进去,两个人的肤色本来就是一个大的纰漏了,她再不肯换保安的衣服,那岂不是要成为焦点了。

    虽是这么想的,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带秦明月进了办公楼。

    进门大厅内两个360度的摄像头装在门楣上,这个时候李川手上带来的那个粗粗的圆柱体就起了作用。

    对准了摄像头,轻按机关,没看出弹出个什么东西,那摄像头却停止了转动。

    秦明月奇怪的看向了他,他道:“电磁波干扰一下。”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只是个医生,对这些还真不懂。

    大厅没有人,通往两侧通道的门以及上楼的电梯都需要输入密码。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秦明月笑道:“你下面还有什么招?”

    “没招了。”

    秦明月明眸一瞪:“没招了?那咱们岂不是白来了。”

    “不然呢?”

    “像你这种具有非凡才能的人,破译个密码不在话下吧?”

    李川摇头走到电梯前:“说真的,我还真不会破译密码,你也太瞧得起我了。”

    “这密码应该是六位数,好在只是九个数字的无序排列,用排除法尝试一下应该最多输入三十次左右就能找到真正的密码,只不过我不能确定这个密码锁真的允许输入那么多次错误密码吗?”

    李川道:“应该不允许吧。”

    说着就在电梯的密码键盘上输入了六个数字:879867

    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在他们面前应声而开。

    “看来我记忆力不错。”

    秦明月忽然反应过来,之前他来过这个地方,真是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原来你早就有所准备。”

    “我说我没招了,不代表我没准备。”

    按了三楼的按钮,两人径直上楼。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正要出去的两人赫然与正等电梯的两人来了个照面。

    李川干咳一声低下了头,借保安服的帽子来掩藏自己的肤色。

    电梯门外的两个人同时看向秦明月,露出讶异的表情。

    他们的肤色虽然是黄种人的,并不像越南本地人那种微微偏黑,但秦明月还是不能确定他们就是中国人。

    礼貌的用越南语问号,对面两个人虽然有点疑惑,但也还是用越南语回答了她的问话。

    秦明月带着李川从电梯里出来,那两人进去,乘坐电梯径直下楼。

    待看到人走了,李川拍拍胸口长舒一口气:“吓我一跳,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这里的科学家或者研究员,好在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不然非得盘问你,我也就离暴露不远了。”

    秦明月倒是很无所谓的耸耸肩:“怕什么,在医药方面,我也堪称专家,并不比这里的研究员差。”

    “呵呵,我说你能不能谦虚点。”

    “好,谦虚,谦虚是美德嘛,你告诉我的。”

    “嘿,知道就好!”

    走廊里空无一人,走廊尽头一扇雕花木门紧紧闭合,看上去那叫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

    不用言语,两个人就直奔着那木门去了。

    这越南人的办公习惯跟中国有点不太一样,这要是在国内,门口怎么着也得有两个秘书两个助理当‘门神,’要想见首脑先得预约,再得通报,等见着的时候还不知什么时候了。

    现在两人登堂入室直接敲门,虽然不用预约,但门里的人还是发出了质疑。

    秦明月用流利的越南语回答完毕,继而推门而入。

    李川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先进去。

    进去之后没有关门,这偌大的办公室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一只巨大的虎头。

    做成标本的虎头高悬在正对面的墙上,虎头下面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这个男人同样也是个中国人,在看到秦明月的时候露出诧异的表情。

    因为在打电话,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提出质疑。

    “好,我知道了,有进一步的变动再及时电话。”

    秦明月进去之后就在办公室内转了转,她从容,坦然,淡定,也让打电话的男人放松了警惕。

    办公室四周的墙壁上挂着不少油画,还摆着几个上锁的玻璃柜子,里面所展示的都是一些中成药做成的标本。

    这明明是一个生产西药的厂家,却摆着中药的标本,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但一想到这是在越南就有点说的通了。

    在越南最赫赫有名的就是当地的各种中成药,包括虎骨帖,虎骨膏什么的都是远销海内外的。

    男人挂断电话之后看着秦明月有些犹豫,倒是她率先开口道:“没关系,我会说中文。”

    男人眉心一紧:“这位小姐,你是跟谁一起来的,我以前怎么从没见过内?”

    “我跟李川来的。”

    门口的李川一巴掌拍脑门上:你丫可真不会撒谎啊。

    “李川?”男人微微蹙眉,忽的恍然大悟:“你是说行政部的李川?”

    “啊?”她摇头:“应该不是,我说的李川没有工作,是个年龄很大的无业游民。”

    门口的男人再次拍脑门了,想他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李川大叔在秦明月的心目中只是一个年龄很大的无业游民!

    桌子后面的男人不禁发出一声苦笑:“好吧,我就不在这个问题上和你纠结了,如果你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又说不出是谁带你来的,我就想请问一下了,你是怎么进来的,来这里有何贵干呢?”

    李川深呼吸一口气,觉得自己不该再坐以待毙了,因为屋里一个不会撒谎的秦明月出卖他是分分钟的事。

    “翻墙进来的。”

    果然!

    男人先是惊讶,继而想到了那围墙和墙内的守卫,又有些哭笑不得起来:“小姐真会开玩笑,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如果你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请尽快说,没有的话我就只好叫人带你来先去休息了,我们晚点再聊。”

    “我应该是有事情的,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话音刚落,李川穿着保安的衣服就这么快步走了进来。

    办公桌后的男人先是随口用越南语问了一句:有事吗,继而脸色大变的呵斥道:你要干什么!

    因为李川正快步向他走去,完全没有减速的打算,在那个男人伸手掏向办公桌抽屉的同时,绿衣服的保安已经一脚将他从办公椅上踹了下来。

    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就大声叫喊:“来!”

    下一个字还没出口,嘴巴已经被李川牢牢捂住。

    卡住他的脖子将人从地上提了起来,他的脸憋的通红,四肢拼命挣扎,为了能呼吸而使出浑身解数。

    上一秒还西装革履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独裁者,下一秒就已经被人困在手掌心拼死玩命。

    “老实点!”李川毕竟人工马大,在身形上就占据了上风,猛的一拳打上那人的肚子,对方发出一声闷哼,痛的弯成一只虾米,脸膛憋的紫红。

    秦明月从她要打开的抽屉内抽出一把小巧玲珑的手枪,扣动扳机指向那个男人道:“不要出声,不要挣扎,老实点。”

    李川看她一眼慢慢松开手上的人,那人一得到新鲜的空气就张大嘴巴竭尽全力的呼吸,几乎快要被空气呛死,不停的咳嗽。

    他一边咳嗽一边看向办公室内的摄像机,希望监控室内能发现这里的变故。

    李川却一语道破:“想让人来救你?放心,这里的监控都被我的电磁波干扰了,他们暂时不会发现什么情况。”

    男人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在慢慢恢复的同时问他们道:“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不管在中国还是越南,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

    “在治我的违法之前,治一下你的吧。”李川说着抽出他爬墙头的那一捆绳索,将男人从地上提溜起来,左三圈右三圈的捆了,临了还给打了个蝴蝶结。

    将人往老板椅上一按,他道:“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先来个自我介绍。”

    男人有些郁闷:“我就是想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到底想干什么!”

    “刚才我太太不是告诉你了吗,哎,爬墙头进来的,喏,这绳子还捆你身上呢。”

    男人自认倒霉,叹了口气。

    李川道:“不是没碰到人,可能是俩演技出众吧,你不也没怀疑我太太的身份吗。”

    “那你们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会起诉你们的!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越南,你们都不会有立足之地。”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恐怕就是你那个顶头上司方静秋来了,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这句话说的有点废话了,方静秋当然不敢对他怎么样,他可是人家小舅。

    “李川,我不是你太太。”秦明月有点抓不住重点。

    李川乐了:“早晚得是,”言罢将办公桌前的各个抽屉全部打开,翻看着里面的文件,找到他觉得重要的就拍个照片。

    秦明月则把他的电脑打开,插入u盘打算备份,包括加密文件,回去再慢慢破解密码吧。

    “你不是问我们来做什么的吗?我们就是来做这个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