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潜伏
    “那就试试吧。”

    秦明月不由兴奋道:“跟你在一起就好像开启了一场冒险之旅。”

    李川笑道:“你才意识到啊,我以为你早就明白了呢。”

    “主要是之前我们好像并没有遇到什么风险。”

    “放心,有我在,就算遇到风险,我也会把风险降到最低!”

    秦明月看着他笑,眼底一片柔情蜜意:“不知为何,突然有种想要跟你浪迹天涯的感觉。”

    李川一乐,将绳索解开,勾在那只粗‘钢笔’上,对着她脑门吧唧了一口:“有这种想法就对了!来,咱们准备进去了!”

    言罢将手上的‘钢笔’对准了墙头,五六米高的墙体光滑厚实,钢笔中射出一只小小的钩子,勾住墙头,绳索的另一端攥在他的手上。

    李川拉了拉手上的绳索对秦明月道:“会攀岩吗?”

    对方双手环胸笑着点头:“会是会,不过你这好像并不符合承重法则。”

    “试试不就知道了。”

    言罢将手上的绳索在她腰上绕了一圈,打了个鱼线扣,又从口袋里掏出护手霜一样的东西,挤出一些涂在她的运动鞋鞋底上:“来,双手攥住绳子,两脚蹬在墙上,别怕,我背后托着你呢,对,就这样。”

    秦明月很神奇的看到自己整个人被绳索结结实实的吊在了半空中,这绳索好像会自动伸缩,她沿着墙体每走一步就看到绳索缩短了一寸,始终崩的紧紧的,将她吊的结结实实。

    “怕不怕?”李川笑着打趣她:“这套装置模拟塔吊系统,最高可以承重500公斤,其实我可以抱着你上的。”

    秦明月道:“你不要小瞧我。”

    言罢还真就顺着绳索,踩着墙体,身手矫健的爬了上去。

    虽然身形姿势和攀岩差不多,但因为墙体光滑并不容易着力。

    李川也不知在她鞋底涂了什么东西,脚下仿佛踩着两个皮搋子一样,对墙体有一定的吸力。

    饶是如此,爬上墙头的秦明月仍然累出满头汗珠,她冲底下的李川比了个ok的手势,整个人骑在墙头上,张开双臂感受来自高处的习习凉风。

    “我说你这个笨丫头,是不是故意想要引起别人注意啊?”李川对她这幼稚的行为有些哭笑不得了。

    怎么着好歹也一博士,怎么着好歹也是一医生,怎么着平时都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偶尔的真情流露才是属于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表达。

    “你赶紧上来吧,很安全。”虽是这么说的,但她还是乖乖的趴在了墙头上,好缩小自己的目标范围。

    解下身上的绳索扔下去,刚才缩短的绳索开始无限延长,很快就到了李川的手上。

    李川也在自己的鞋底涂上‘护手霜’,将绳索捆在腰上,一脚踩在墙面上,蹭蹭蹭就连窜好几步,那叫一个熟练。

    秦明月好奇的研究起那支勾住墙面的‘钢笔’,钢笔内部伸出一只三角勾,三只锋利的爪插入墙体,勾紧,恍如与墙面浑然一体,没有一点缝隙。

    “这到底是什么秘密武器?这么厉害?”

    李川脸色一变:“姑奶奶,你可千万别乱碰,一会我摔下去!摔个半身不遂你得伺候我一辈子。”

    秦明月很是无辜道:“从法律角度上来讲,我没有伺候你一辈子的理由,首先我们的行为就是违法的,其次,我并不会使用这个东西,兴许还存在什么质量问题,就算我真的要负责,我会给你赔钱的。”

    “姑奶,这世上不是所有东西都是能用钱所能解决的!”言罢一个翻身,他也跨坐在了墙上,与对面的人大眼瞪小眼的看:“如果有,那是问你,给你多少钱,你愿意跟我结婚?”

    秦明月挑眉:“你说的对,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钱能解决的,我向你道歉。”

    李川模棱两可的点点头,只觉得在这丫头面前倍受挫败。

    曾几何时,他可是为了逃婚不择手段的人,今时今日,却又想尽一切办法想用婚姻的枷锁套牢秦明月。

    两人看向院墙内部,内部厂房建筑是清一色的白色,虽然药品在国内被勒令下架,但这里仍然可以看得出正在生产,似乎国内的严打对这里没有产生一点负面影响。

    趴在墙头上的两个人姿势有点滑稽,彼此对视一眼都被对方的姿势逗笑了。

    “那边应该是生产车间,”秦明月指着山头的一排白色厂房道:“规模挺大,应该不止生产出口中国的那些被查封的药品。”

    李川点点头,眉心凝成了一个疙瘩,这个药厂跟他上次来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

    药厂的规模没有变,但投入使用的车间变多了。

    另外还新建起了一片白色佛塔一样的建筑群,从墙体外的标志可以看得出来,里面应该是产品的研究实验地。

    “我们去哪?”秦明月问他。

    李川看了一圈冲不远处的一座小楼努努嘴:“办公楼在那边,我们先混进去再说。”

    点点头她自告奋勇道:“我先下去。”

    “小心。”说着一把按住了秦明月的头,两个人紧紧贴在墙头。

    不远处有身着保安服的越南人牵着四五条黑背狗走过,两人几乎大气不敢喘一下。

    “戒严了,比我上一次来戒严了,看来他们也担心有人来查。”李川道:“我先下去,你先等一下。”

    言罢便顺着绳索向墙体内部滑落,直到双脚踏在地上,他一个闪身避开,躲在一片灌木丛的后面。

    确认安全无误便对秦明月招招手,她也紧跟着顺着绳索滑落在地。

    “给我看看手。”掰着秦明月的手心看到两道红痕李川止不住的心疼:“哎呀,是我考虑不周,没给你带个手套。”

    “没事,一点擦伤。”

    “你掉根头发丝儿都够我心疼好几天的。”

    秦明月哭笑不得:“哪这么夸张,我每天都要掉很多头发。”

    “……调皮。”

    李川对着她的手心亲了一口,拉着人沿着墙角避开巡逻的保安快步向办公楼的方向走去。

    不知是因为是山上建厂的缘故,还是为了响应当地政府的号召保护环境,整个药厂都郁郁葱葱的,到处都是灌木,给他们的隐蔽前行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办公楼前两个保安腰上别着警棍,正百无聊赖的转悠,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李川听不懂的越南话。

    “你打得过他们吗?”秦明月小声在他耳边问。

    他很想说不就两个小喽啰吗,打的过,但前提是他们不拔点击警棍,他不可能同时制服两个,在制服第一个的时候第二个一定会拔的。

    “有点麻烦。”

    “一个呢?”

    “咳咳,一个当然不在话下。”

    “他要去拿啤酒。”秦明月指指离他们比较近的一个说道:“可以试试。”

    李川转头看她,不禁有些惊喜:“你竟然还会说越南话”

    “说的不好,但能听得懂。”

    “乖乖,听得懂还不够?你看我学了二十几年英语了,不也说的不地道吗,那又不是母语。”

    秦明月急了。忍不住在他肩上拍了一巴掌:“注意观察,他要走了。”

    “好好,观察,观察。”他想说的是,他更想观察身边的这个小美女。

    果不其然,其中一个保安伸了个懒腰,踢踏着懒散的步子进了办公楼内。

    从他们五大三粗的身形可以看得出他们一个个应该身手不凡,但想必这份工作实在无聊,以至于都有点懒散懈怠了。

    另外一人插着腰站在那打呵欠,一个呵欠还没打出来呢,冷不丁就被一记重击击中了后脑勺。

    等他反应过来捂着脑袋回头反击的时候,又一记扫堂腿将他放倒在地,脑袋重重撞在了青石台阶上,咚的一声没了声响。

    “靠,这一下非得摔出个脑震荡不可!”李川说着拖着那人的两条腿将其拉到了灌木丛中。

    秦明月由衷称赞道:“你身手不错啊。”

    “那是!”得到了美女的夸赞又开始沾沾自喜了,虽然之前在秦明月面前卖弄过身手,但当时完全是为了赢得她的芳心,自编自导了一出英雄救美,多少有些保留,绝对不敢拿出真本事的。

    将绿色的保安服扒下来穿自己身上,李川一边穿一边抱怨:“这都什么味儿啊!几天没洗澡了啊。”

    秦明月也非常嫌弃的捂住鼻子:“你里面穿着自己的衣服能最大程度的隔离细菌。”

    细菌……

    本来还觉得热,想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的,听她这么一说,还是穿着吧,热归热,细菌可让他有点头皮发麻。

    保安服一换,警棍一插,眼瞅着拿啤酒的人回来了,他赶紧从灌木丛内闪出来,压低了帽檐,想遮住脸。

    拿啤酒的保安看都没看他一眼将啤酒递过去,嘴里也不知咕嘟着什么。

    接过啤酒看了看,居然还是越南挺有名的牌子,一个保安喝这么好的酒?

    “你丫偷你领导的吧”李川言罢直接一个瓶子甩过去,登时一个爆头。

    拿啤酒的保安带嘭的倒在地上,动都没动一下,啤酒流了一地。

    将手上剩下的一个瓶颈给扔了,李川依旧把人拖到灌木丛想要脱衣服。

    秦明月双手交叉胸前,义正言辞的拒绝:“我不穿!打死我都不会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