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越南行
    飞机进入平稳飞行阶段,秦明月已睡着了,空姐过来想问李川喝什么,他将中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空姐对上这撩妹的小眼神脸颊也是双颊一热,赶紧四肢僵硬的走开了。

    他们乘坐的是头等舱,相较于经济舱的座椅更大一点,私人空间也更加宽阔。

    李川解开安全带往秦明月的身边凑了凑,就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的睡容。

    虽然已经看过很多遍了,但就是有种看不够的感觉,安然入睡的她恍如一个安琪儿。

    有句老话说的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秦明月就是这么一个人,从来不会因为别人的事情,外界的干扰而影响她自己的情绪。

    她的世界很简单,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她人生的唯一目标就是课题研究,他们曾经认真讨论过未来。

    秦明月小姐表示未来太虚无缥缈,一步步走过去就好,不必刻意去规划。

    于是李川又换了一种问法: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秦明月小姐又非常认真的想了想,最后又非常认真的表示:我现在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说真的,自诩泡妞无数的他真的不知该怎么对这个女人下手了。

    不过两人发展成床伴关系是他始料未及的,本以为踏出第一步就找到了突破口,结果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两个人的发展方向却有点背道而驰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这个不愿被婚姻所束缚的花花公子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会想要用婚姻去束缚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死活不肯跟他结婚的女人。

    飞机遇到气流,晃动了几下,空姐出来宽慰大家不要紧张,秦明月这才不安的悠悠转醒。

    骤然睁眼看到李川那张在眼前放大的脸,迷迷糊糊的她有点茫然。

    男人趁机低头,用下巴的胡茬在她脸上蹭了蹭,听到她发出咯咯的笑声,这才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不再逗她。

    “宝贝,醒了?还早呢,再睡会。”

    “唔……”秦明月揉揉眼睛:“几点了?刚才好像有人推了我一把。”

    “我在这呢,没人推你,就是飞机晃了一下。”

    秦明月点点头,打了个呵欠,按了按钮让自己的座位直起来。

    “饿不饿?要不要叫点东西吃?”

    看了一下时间,飞机起飞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在机场因为赶时间两人就只随便吃了点东西,也就五六分饱。

    一说到吃,秦明月还真就有点饿了,叫了点餐点在飞机上吃了。

    一边吃一边聊天也不觉得困了,等飞机到达河内机场的时候两个人还一点困意都没有。

    河内是越南的首都,越南只是他们此行的第一站,就他所了解的是,嘉航集团的确在越南建厂。在建厂初期,跟中东地区各个大型医药集团接洽的正好是他李川。

    当然,他只负责考察和双方的引荐,谈生意的事情他不擅长,就算擅长也不能插手,这毕竟是外甥女的生意。

    越南的药厂投入使用后他来过一次,但就他在国内所掌握的消息是,国内的那批违禁药不单单是从越南进口过来的,还有一不分来自印度尼西亚,所以他第二站要去的地方就是印度尼西亚。

    虽然从没在外甥女的嘴里听说过印度尼西亚的厂房,也不知道具体的地址,但既然他人都已经来到越南了,总归会有办法的。

    去了定好的酒店,奔波了一路的李川在秦明月洗漱完毕之后也随便冲洗了一下。

    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个觉,明天的事明天在说,而且有些事必须要得速战速决,国内最高检还扣着他的小外甥呢。

    从浴室出来看到秦明月正坐在灯下,面前一堆文件资料,他笑着打趣:“第一次带美女出来玩还带着工作的,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出来玩?我们不是来查药厂的吗?”

    李川耸耸肩,知道跟她开不了什么玩笑,便从背后将人环住,在她颊边落下一吻道:“明天的事我不管,今天你太累了,得先好好休息。”

    秦明月点头:“我这就睡,我就是看看之前是化验结果和检验报告,等去药厂之后我也好验证一下制药成分。”

    “你太单纯了。”

    秦明月佯装微怒道:“你又说我单纯,不管是褒义还是贬义,我可都会不高兴的。”

    “不,我这次说你单纯是你真的很单纯,没有其他言外之意。你真的认为明天我们到了之后,他们会乖乖敞开大门让我们进去?然后乖乖带我们参观生产线,并且向我们透露所有制药成分?”

    秦明月挑眉道:“为什么不会?在国内调查的时候方总就很配合,样品和成分不是都拿到手了吗。”

    “那是在国内,你是政府请过来协助调查此案的,只要是我国公民,都有义务配合你。但这是在越南,将来说不定我们还要去印度尼西亚,当地商户有当地政府保护,未必会乖乖配合,更何况,我们这次过来是私人出行,并不是我国政府外派。不过就算是,他们也不会配合,否则我过政府早就派人前来取证了。”

    经他这么一分析,秦明月认真点头:“看来我的确很单纯。”

    他真是爱死了她这种有错就认的可爱劲了,忍不住又在她脸颊上吧唧一口。

    这边秦明月翻看着手上的资料若有所思道:“如果真的像你说的这样,那我们这趟来……真的只是为了玩?”

    李川咬着她的耳朵呵呵笑道:“怎么,不愿意啊?咱们俩很长时间没有单独旅行了吧?”

    “不是不愿意,只是觉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还出来玩,感觉有点不负责任。”

    “这些事情明天再想,现在,你给我乖乖睡觉去!”

    言罢一个打横将人抱起,秦明月惊呼一声忍俊不禁:“你怎么总是喜欢抱着我,我自己能走。”

    “我得把你抱习惯了,让你离不开我!”将人直接压倒在床上,落下一吻:“睡吧。”

    他们今天奔波一路,却是困了,秦明月打了个呵欠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嗯,晚安。”

    李川撑着脑袋看她,对她这说睡就睡的性格也是无可奈何了。

    嘉航集团在越南的药厂位于河内郊区一个不知名的小山之中,越南气候湿润,温暖多雨的天气催生了大量阔叶树和灌木。

    好在嘉航集团财大气粗,遇山开路,硬生生在这座小山上修筑了一条康庄大道。

    李川开着租来的老爷车,就这么带着秦明月背着旅游包慢悠悠的沿途欣赏风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越南的旅游攻略可不是这么写的。”

    戴着墨镜的李川邪魅一笑:“我这是要带你钻小树林,你没看出来?”

    “为什么要钻小树林?”

    “做坏事。”

    “去小树林能做什么坏事?难道你要狩猎?”

    “还真被你说对了。”

    秦明月义正言辞道:“抓捕野生动物已经不单单是坏事的范畴了,还是犯法!”

    “我要抓的野生动物就在我的车上,犯什么法?”

    秦明月还真就往车后座张望了一下:“哪呢?”

    趁其不备在她脸上落下一吻:“这呢。”

    这才意识到好像被这个家伙骗了,真是又觉得好笑又觉得好气:“你天天给我玩这些幺蛾子。”

    “呦,会说幺蛾子了啊,跟谁学的啊,还挺溜的。”

    “哎,前面好像有建筑……”

    李川抬眼一看,可不是吗,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到了。

    之前来过一次,不过是乘坐嘉航集团的专用车,一路畅通无阻的来的,今天他们的二人行恐怕进不去。

    这一片建筑物占地面积并不大,但光看外观就能看得出来,这属于超前的现代建筑方式了。

    外面院墙高筑,将里面遮挡了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从外根本看不见里面任何一点风光。

    “这墙还挺高的,这是什么地方?越南的城堡吗?”

    李川苦笑:“不是,嘉航集团在越南的药厂。”

    秦明月倒抽一口冷气,看看他又看看那药厂,似乎想说,不是说好不来了吗,怎么到底还是来了?你到底是想来啊,还是不想来啊,男人真是善变的动物。

    找了个偏僻隐蔽的地方将车停好,李川从后车座捣鼓了半天,掏出一个包来。

    秦明月认得出,包里的匣子正是他在机场被拦下要求检查的匣子。

    里面有一些液体的化妆品和气体喷雾也被勒令留在机场了,记忆中他不是一个喜欢涂脂抹粉的人,怎么会随身带着这么多化妆品。

    “你,真的是给我带的?”

    李川一个怔愣,随即反应过来,立马笑道:“当然,看看有没有用的上的。”

    可当他把匣子打来的时候,里面并没有在机场看到的那些化妆品了,只有一条捆起来的绳索,一只粗粗的港币,还有一段圆柱体,不知是用来干什么的。

    “这是什么?”

    “工具。”

    秦明月蹙眉:“是干什么的工具。”

    男人冲着那高高的院墙努努嘴:“帮助我们进入这里的工具。”

    秦明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自从认识他之后总觉得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没想到他还会有这份胆魄。

    “可是,难道我们进去之后,他们就能乖乖被我们调查?”

    李川笑着冲她扎眼:“那就试试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