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欲擒故纵?”李川冷昵一眼身后的那群人,在看向秦明月的时候正好对上她的目光。

    那双眼纯净无波,恍似天山深泉一般,毫无杂质。

    他心下有点悸动,在她面前自己好像就是一个满身灰尘的人,腌臜到长出绿色的霉斑,羞愧到无地自容。

    “帮我约秦小姐晚餐。”扔下一句话,他匆匆离去。

    他就那么一说,没指望这个高傲到能拒绝和他握手的女人真的能来和他共进晚餐。

    也许是翻译用了什么手段,也许是阿拉伯国家的夜生活真的很无聊。

    又或许,这真的是女人对男人的一点小手段。

    欲擒故纵?这样的桥段他见识的多了,只不过这个秦明月比起别的女人演的更像一些。

    晚风轻拂,篝火沙滩,凤凰木下的餐桌铺着洁白的桌布,燃着烛台。

    在悠扬舒缓的小提琴声中,身着西装马甲的李川慢慢走向他的客人,躬身邀请。

    这一次,秦明月没有拒绝,终于将自己的右手搭在了他的手上。

    阿拉伯夜色湛凉,白天明明是盛夏的温度,夜晚却恍然入秋。

    秦明月穿着一件突显姣好曲线的盘扣t恤,一条雪纺白裙,在这样的异国他乡俨然恍似东方女神下凡。

    李川被她迷了个五迷三道,顺手就将人拉了过来,转了一圈环在怀中,伴随着小提琴的音乐声跟她跳起了小圆舞曲。

    秦明月亦是笑了笑,非常配合的跟他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

    “我觉得……”李川笑了笑,在对上她的目光后又欲言又止。

    “李公子想说什么?”

    “今晚月色真美,就像你一样。”

    秦明月莞尔:“我可以当你是在赞美我吗?”

    李川用充满磁性的男低音在她耳边说道:“我本来就是在赞美你,这你都听不出来?小笨蛋。”

    秦明月笑着摇摇头道:“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有时候一句话有很多不同的歧义,我虽然辅修过汉语言,但到底和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不同,我担心理解错误,会失礼。”

    很好,还真就卖起乖来了……

    呦,还演上了,对此李川也是不知该作何评价了。

    两人在月下翩翩起舞,男人高大,女人娇小,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

    “我之所以这么夸你,就是因为你名字里有明月二字,感觉给你起这个中文名字的人很了解你,因为这个名字与你实在般配。”

    秦明月点点头,倒也不谦虚:“给我起名的导师也是这么说的,我也觉得我很适合这个名字。”

    “那她有没有说为什么给你起这个名字?”

    “我当时问过她,不过她没说,让我在日后的汉语言学习中自己领悟。”

    “说让你铭记故土就有点太强人所难了,毕竟你不是在中国长大的,但这个名字真的具有非凡的意义。”

    一曲毕,两人分开,小提琴演奏者用英文询问李川是不是再来一曲,他摆摆手示意不必了。

    两人回到餐桌前,他礼貌的为女士拉开是椅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在学习了那么长时间的中文后,我已经对这个名字的含义略知一二了,只是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对不对。”

    “哦?”李川笑道:“愿意洗耳恭听秦小姐的见解。”

    “秦既是百家姓中的一姓,也是赫赫有名的秦帝国的国号,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成就与希望凯撒大帝比肩,在西方人的历史中也是赫赫有名的,用秦做姓氏可能是最具代表中国的。”

    李川赞赏的点点头:“没错,英文中的china就是音似秦的发音,可见秦国秦朝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至于明月,我在学习了一首中文诗之后就觉得这是一个很美好的词语,不知道李公子有没有听过。”

    李川露出属于大叔的谦卑笑容:“我打小文化水平就不高,还望秦小姐指点一二。”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个婵娟就是月亮的意思,你不觉得这首诗很美吗?”

    “美,很美,但这婵娟和秦小姐比起来,那就相差甚远了。”

    秦明月略有些疑惑道:“月亮和人怎么能做对比呢?这明明不是一个物种。”

    “……”李川给自己下了一个死命令:忍!

    “哈哈哈!秦小姐真会说笑,太正经就不可爱了,女孩子可爱一点更招人喜欢。”他话说到这份上了,这丫头应该不会再装疯卖傻了吧?

    秦明月虽然一肚子疑惑,但终于没有说出什么奇怪的话。

    李川举杯:“敬秦小姐,敬月亮。”

    “好,我既然来阿拉伯有段时间了,虽然不是东道主,但也对李公子表示欢迎,敬你。”

    高脚杯在月色下当啷一声碰响,红色的液体彼此荡漾。

    秦明月小抿一口,略有些赞赏的点点头:“这酒很好。”

    “秦小姐也懂酒?”

    “不懂,只能凭口感分个好喝或者不好喝。”

    好喝?不好喝?

    这已经不是装疯卖傻了,是不懂装懂!

    “实不相瞒,这酒是我外甥女的藏品,在来这里之前,我先派人托运了一箱过来,怕的就是在这里碰到知心人,却无好酒共享。”

    “是吗?我很荣幸。”秦明月说着又品一口。

    李川道:“因为什么荣幸?”

    “很荣幸喝到这么好喝的酒。”

    “那……成为我的知心人,不足以让你感到荣幸吗?”

    秦明月一个怔愣,显然是没反应过来。

    李川随即又哈哈笑道:“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我的荣幸,哈哈。”

    秦明月也随即笑道:“嗯,也是我的荣幸。”

    “对了,秦小姐说来本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直在参与什么项目呢?当然,如果是机密就当我没问。”

    秦明月微微蹙眉,似乎是在思考,最后摇头说道:“我所研究的项目应该算不上是机密,因为他们没有让我签署保密协议。”

    “咳……”李川笑的有点尴尬:“难道在秦小姐看来,只有签署保密协议的才算是机密?”

    “难道不是?”她歪头,问的一脸无辜。

    面对这样一张看似单纯的脸,和人畜无害的表情,李川觉得自己有点不忍心套路她了。

    “我今天请秦小姐过来不是为了聊工作的,只是想和秦小姐这么赏心悦目的人,共进晚餐。”

    言罢打了个响指,服务生赶紧走进庭院中,将手上的菜单送到了两人的面前。

    “看看吧,想吃点什么?”

    秦明月随便翻了翻便对服务生说道:“特色头盘冷菜和主菜就好,甜点要布丁,什么口味都可以。”

    李川看她一眼随即极为绅士的一笑,将菜单递给服务生:“我跟她一样。”

    服务生退下后,李川又亲自为她添酒:“秦小姐如果喜欢这酒,明天我让人送一瓶到你的府上,不知秦小姐的住址是?”

    秦明月看了一圈李川所住的酒店,这座酒店占地面积非常广阔,除了中心客房大楼之外,还有贵宾专属的总统套房。

    每间套房都如李川所住的这间一样,带着具有阿拉伯式风格的小院,既和客房想通,也能通往旷野,属于半开放式。

    今天的晚餐就是在这样的庭园里举行的,只有两个人,幕天席地,燃着篝火,听着小提琴悠扬的声音,品尝这属于两个人的晚餐。

    “我这次过来在帮别人跑业务的,过来打点一下,在中间搭个桥,牵个线,等确定下来之后还要去别的国家。”

    秦明月点头:“我也是,派我来的公司不仅在中东建立了医药公司,其他国家也有他们的项目,派我给他们的细菌生物研究做指导。”

    “细菌生物?”李川无奈摇头:“不想让你将自己的机密要件说出来,你到底还是说出来了。”

    “这应该不算机密吧?早在二战时期,德意志和日本国就已经开始进行细菌生化武器的研究了,细菌生物在当代社会已经和我们息息相关,必不可少了。”

    李川面笑心不笑道:“秦小姐到底是生活在西方国家的人,对日军侵华战争的感触不深,日均的细菌生化武器恐怕任何一个人都不想与之息息相关吧?”

    “李公子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秦明月道:“那段历史我有了解过,也感同身受,但是当代的细菌研究和那些是没有关系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的肠胃之中都需要乳酸菌来辅助消化,这就是与细菌密不可分最直观的表达。”

    “我大概明白秦小姐的研究了。”李川笑道:“希望将来有时间能参观秦小姐的研究室。”

    秦明月道:“你既然是来谈合作的,相信这边的负责人应该会同意,就是……我最近正在研究细菌生物在人体的反应,研究室中的尸体比较多,怕吓着你。”

    李川闷咳了一声,他有点认怂了,好在服务生将佳肴一一送了上来,赶紧招呼秦明月用餐。

    “听说这边的医药工厂是为功课重大绝症而设立的,不知贵公司在这些项目上有什么突破?”

    秦明月看看他,有些纳闷的摇摇头:“这些我还真不了解,可能李公子得问问别人了。”

    “哈哈哈,不明白就不明白吧,可以看得出来秦小姐真的是一个专心于工作的人。”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秦明月似乎就已经给他提醒了,这个公司并不是真的如外界所说的那样,为功课重大绝症而设立。

    而且她当时所研究的细菌生物,在很多发达国家是不通过的,所以才在中东各个国家设点进行研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