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花花公子
    “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娶回家。”

    秦明月歪头想了想,最后很认真的说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跟我过什么吗?”

    提起第一次见面李川就想把自己的脑袋埋沙子里去,他想做一只鸵鸟!

    作为不折不扣的红二代,李川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

    如果他真混成了这样也还真对不起上一代人的基因,和大多数榜样一样,他大学读了一半就辍学了,并不是他有什么伟大的报复和理想,纯粹是青春叛逆。

    有了他这个前车之鉴,方家两口子是想尽一切办法把儿子拦在学校里,虽然效果不大,好歹也安安稳稳的毕业了。

    当年的他可是个谁都管不住的主儿,他在家里本来就是最小的,哥哥姐姐对他也是不舍得打不舍得骂。最后还是老父亲一怒之下将他逐出家门,他光荣的成为的一员。

    他们那个年代和方锦程这个年代的不一样,现在这个年代是拼爹的,他们那个年代是拼自己的。

    谁有本事谁就是老大,这本事不好说,能打架是本事,能喝酒是本事,能赚钱当然也是本事。

    李川就是当地中最能喝酒,最能大家,最呢过赚钱的一个。

    当初卡拉ok歌厅才兴起,他就借此赚了第一桶金,紧接着游戏机厅,健身房都接二连三的开了起来。

    赚钱是一部分,还有就是他觉得既然自己是老大了,怎么着也得给兄弟们提供一些福利,这样才会有更多兄弟源源不断的加入。

    所以他名下的地盘更大的作用是用来给兄弟们娱乐的,倒也真让他混成了呼风唤雨的人物。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的青春年少不复存在,青涩稚嫩如他们从少年变成青年,从单身变成拖家带口。

    从夜不归宿变成偶尔聚聚,最后甚至逢年过节都不会再有联系,甚至哪天碰到了也只是打声招呼,说一句有时间一起喝酒便再也没了音讯。

    李川有时候真的觉得,好像世界一直在变,没变的就只有他。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没变,难道只要他不变,过去的种种便是没有消逝吗?

    他就这么从一个花花公子变成了中年大叔,不再青涩稚嫩的脸庞胡子拉碴,却俘获了不少少女的芳心。

    人人都觉得他是啃老族,事实上,他年轻时的积蓄让他在投资房地产的时候大赚了一笔,现如今多家国际连锁酒店都有他的股份。

    可能是日子太过安逸,催生出他慵懒消极的心态,除了散发个人魅力之外,他竟然完全找不到什么事情可以去做。

    直到他的大外甥女得知他要去中东旅行,让他替自己访问几个医药研究所,他在阿拉伯遇到了秦明月,他才觉得自己人生有了奔头。

    沙特阿拉伯的当时有不少中国工人,他们主要从事桥梁建筑行业,其中大多项目都是由嘉航集团承包,所以他过来之后被同胞热情款待大有宾至如归之感。

    第二天在嘉航集团驻阿拉伯项目经理和导游的带领下,他拜访了当地最大的一家医药集团。

    方静秋在电话里跟他说的很清楚,嘉航集团旗下的医药公司已经日趋成熟,她想在国外建设工厂,为的是攻克罕见病,造福人类。

    这在游手好闲的李川看来,是一项非常伟大的事业,所以他愿意暂时收起男性魅力,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挡当中。

    可当他在医药集团碰上同样来做科研项目的秦明月时,花花大少的本性暴露无遗,他果然还是比较喜欢中国妹子啊。

    秦明月穿着白大褂站在实验室内,用流利的阿拉伯语跟当地做实验的专家交流,似乎完全没有任何障碍。

    李川就站在门口这么的看,恨不得将那身白大褂看出个窟窿。

    带他来的嘉航集团项目经理已然看出他的小九九,干咳一声用英语去叫做实验的人,挤牙膏一样挤出几个单词,众人这才注意到他们的出现。

    为首的医药集团负责人向他们介绍访客,也向李川介绍了一下秦明月,表示她是过来攻克一个难题的。

    翻译要用英语帮他问号,就被李川一把给拉到旁边了:“着什么急啊,都是中国人,用不着翻译。”

    他就那么傻乎乎的冲秦明月伸出手道:“美女你好,交个朋友吧。”

    “不好意思,有细菌。”她还真会说中文,无奈摊了摊戴手套的手,表达了拒绝。

    花花公子李大少却不依不饶道:“没关系,美女这么漂亮,就算有细菌我也舍不得洗手。”

    秦明月赶紧抬高双手道:“不,你误会了,我是怕你污染了我的手套。”

    这么不给面子的话直接让他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了,导游和医药公司负责人还好,不懂中文,但是翻译呢!谁把这个翻译拖出去砍了!

    接触下来才发现是,秦明月不给他面子的表现才刚刚开始。

    这是一家在整个阿拉伯地区都赫赫有名的医药研究所,投资方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上市公司,而秦明月就是那边外派过来的。

    她虽然骨子里是中国人,但户籍却是国外的,在交流中还知道她在国内一家孤儿院被一对外国夫妇收养,奈何那对外国夫妇后来出车祸去世,她又进了当地的社区医院。

    可能小时候有点自闭症,在孤儿院并不讨喜的她一直无人问津,后来考上大学才真正离开孤儿院,现在的她在西方国家属于顶尖人才,于医药科学研究领域有不小成就。

    她被外派到阿拉伯名义上说是指导学习,但当地负责人却一直撇嘴暗地里对李川表示,她就是个间谍,来窃取机密的!

    李川只想默默吐槽一句:万恶的资本主义!

    “近几年来我们在重大疾病方面的研究得到很大进步,尤其是心脑血管疾病和恶性肿瘤。”翻译向李川传达着医药公司负责人的话:“我们非常期待能有实力的公司加盟,输出人才,合作共赢。”

    “那就再好不过,我们国内的公司也对贵公司的研究成果非常感兴趣,在输出人才方面,不知道秦小姐有没有兴趣到中国一趟?”

    秦明月已经换下了工作服,面无表情的对上李川那双会放电的眼睛:“我未来有计划过去中国的医院学习进修,但以我现在的水平,无法参与科研。”

    李川伸出手道:“那太遗憾了,不过……欢迎到中国游玩,我可以做你的导游兼司机。”

    “好的。”

    “那现在能跟我握个手了吗?”

    秦明月看看他的手再一次的摇头道:“刚才我们走过不少地方,各自的身上应该都沾染了不少真菌,马上就要出去了,洗完手再握吧。”

    李川额角青筋又是一跳,这个小女人是要跟他斗争到底啊!

    他就这么讨人厌吗?他可是东西方女人通吃的男人啊!这么这块骨头傲慢到如此难啃!

    好!他忍!他的修养可在那摆着呢!

    翻译似乎也看出他脸色不太好,唯恐闹的不欢而散,赶紧向秦明月介绍道:“咱们这位李公子,那在中国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家世显赫,有千万身家!最最重要的是,年少有为尚未成家!”

    听听!最后一句才是重点!你们这些愚蠢的女人还不赶紧扑过来!

    李川干咳一声已经做好了被秦明月膜拜的准备,但这个蠢女人却仍然是一脸茫然的看看他,又看看梵音,最后答道:“哦。”

    哦!哦是什么意思!

    翻译也讪讪笑道:“秦小姐挺有幽默感的啊。”

    秦明月更纳闷了:“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夸奖?第一次有人说我有幽默感。”

    翻译道:“咱们李公子真的很欣赏秦小姐,只是跟秦小姐做个朋友。”

    嗯,这个翻译不错。

    秦明月点点头:“嗯,我也很高兴认识李公子,不过……”

    不过什么?李川挑眉。

    秦明月道:“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一下。”

    问吧,问身价还是问感情?他李川这么多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不是徒有虚名。

    没有人比他更懂女人,也没有人比他更会俘获女人的心。

    “你们说了这么多……是只想跟我握个手吧?”

    “……”

    好吧,他承认,确实是这样,但你这样未免有点太不解风情了吧!

    “不好意思李公子,我这个人可能对人与人之间的交际不是很擅长,但我知道握手是交际的第一步,出于礼貌我是应该跟你握手。”

    so?他挑眉。

    秦明月却一脸无辜,依旧诚恳的解释道:“我并不是想要不礼貌,只是一想到双方手上的细菌成倍增长和繁殖,就有点做不到,希望李公子你能理解。”

    “理解,理解,”李川点头,默默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你说的我都有点恶心了。”

    言罢快步离去,他想去洗手!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啊!派来挑战他的极限的吧?还有!细菌成倍繁殖什么鬼!

    翻译紧跟着追了上去,不无讨好道:“李公子,这小女人看上去不错啊。”

    李川瞥他一眼道:“老子不是什么菜都咽的下去!你看她那样,握个手都得老子求着她?!”

    意识到声音有点大了,看看身后的一群人,又咬牙闭嘴。

    翻译笑道:“她到底不是外国女人嘛,虽然在外国长大,但骨子里是个中国人!怎么能跟那些个老外似的,热情如火!人家要矜持!说白了就是欲擒故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