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纯白的人
    “不会的,爸绝对不会这么做!他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绝对不会帮大姐违法!”

    “你认为不会,别人不会这么觉得,不过静秋这事也确实发生了,至于是不是,上头会有人查。”

    “那锦程呢?抓他的理由又是什么?”

    “锦程这几年在a市没少折腾,他的身份本就敏感,跟一群公子哥儿出去吃吃喝喝,出入高档场所是忌讳,好在他也不是傻子,那些地方基本不是他消费。不过哪怕就是有一两次的消费,被抓住了也是把柄。另外,但凡知道他身份的人,难免不会怀疑他进入a市检察院是靠着家里的老子!恐怕考公务员也不是他个人实力吧?”

    苏楠再次否定:“那不可能!我当初因为一些事情停职,那段时间一直陪着他复习,考公务员完全是他自己的个人能力!”

    “我当然知道,毕竟外甥像舅嘛,有我这么聪明的舅舅,外甥当然也棒棒哒。”

    “……”苏楠有点无语。

    秦医生却非常捧场:“嗯,你确实很聪明,不过外甥像舅这个说法目前还没有理论依据。”

    “咳,另外,锦程不仅仅有a市检察院实习生这一个身份,他还有别的身份也是别人置喙的把柄。”

    苏楠蹙眉:“别的身份?他除了家世比较显赫一出生就带着光环之外,还能有什么。”

    “哎呀,怎么说呢,我们这些世家子弟啊,虽然吧,含着金汤匙出生,一出生就比你们少奋斗几年,这个吃香的,喝辣的,妥妥的人生大赢家!但是吧!这光环是把双刃剑啊!我也很无奈的。”

    苏楠嘴角抽抽:“还真没看出你无奈……”

    “反正,我知道的,猜到的就这些!明月是上头从国外请来的专家,这次调查这批进口药的成分,我呢,打算带她深入一下药品工厂,今晚我们就飞东南亚的的工厂。”

    “对,是应该过去调查一下,国内的事情我会盯着,必要的时候会插手。”

    李川点点头,再次看看腕上的时间,对秦明月说道:“宝贝,要不我们走吧,这次会晤,圆满结束。”

    秦明月笑着点头:“好,很高兴认识你,苏警官。”

    “叫苏警官就生疏了,以后叫外甥媳妇儿就行。”

    “什么?”秦明月有点难搞不清状况。

    “爱称!”李川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是咱们老a市人习惯性的爱称,就好像平时碰到有事没事喜欢问别人吃了吗,这种爱称随着西洋文化的入侵,已经几乎听不到了,只有跟自家人可以没有任何芥蒂的爱称为外甥媳妇儿。”

    这个小舅是多无聊才能扯出这些东西来?苏楠就纳了闷了。

    秦明月果然不太相信他的样子,双手环胸看看他,又看看苏楠,继而唇角一勾:“很特别,很高兴认识你,外甥媳妇儿。”

    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苏楠忍不住要给李川竖大拇指了,不是他太能忽悠,而是秦明月太单纯!

    大忽悠继续一本正经道:“行了,我们先走了,有消息再联系。”

    点点头送他们出门,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她和方锦程离婚的事情说出去。

    说不说有什么意义吗,反正她是要调查这件事的始末的,更何况,方家二老还不知道这件事,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李川一上车就抽了个根烟叼在了嘴上,秦明月冷哼一声道:“尼古丁。”

    后者把打火机随手扔到后座:“我不点火还不成,就闻闻。”

    就这么叼着没点火的烟发动了他那辆红色的轿跑,看秦明月系安全带不禁打趣她道:“怎么着,信不过我的车技?”

    “信不过,而且我们都要遵守交通法则。”

    “开车的是我,遵不遵守老子说了算,闯一两个红灯怕个屁啊。”

    秦明月再次说道:“生命安全重于一切,如果真的碰到交通事故还会拖慢我们的行程,你要想清楚。”

    李川没好气道:“逗你玩呢,我是那种会闯红灯的人吗?顶多……超个速而已!”

    言罢一脚油门,车子已经像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

    秦明月紧紧攥着把手,唯恐他来个急刹车,不过倒是也被他带的有些兴奋起来,忍不住笑道:“还真有点怀念当初我们在新加坡开赛车的感觉。”

    李川看她笑了也跟着肾上腺素激增:“那我们回来之前去一趟新加坡?”

    “可以,中国人多,车多,很不适合飙车。”

    “这是大马路,当然不适合飙车,飙车也有专门的赛车场,不过啊,既然你想去新加坡,那咱就去新加坡。”

    秦明月微微一笑:“好,等你把该调查的事情调查完的。”

    李川看她一眼,放慢车速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多管闲事?”

    若有所思的摇摇头:“可能因为我以前没有接触过人情冷暖,也没有什么亲人朋友,无法理解亲情之间的羁绊。如果一家人就是要互相帮助,互相扶持的话,你这就不是多管闲事。”

    “唉,突然有种终于把你养大的感觉。”

    “我好像并不比你小几岁吧?”

    李川不乐意了:“跟你开玩笑呢,打个比方!还有,什么叫你比我小,我就是长得着急了点,其实我还是十八岁一枝花呢!”

    “是吗……我记得你身份证上好像……”

    “打住,打住!当我什么也没说,您说什么都是对的。”李川那叫一个心累,跟秦医生真的是开不得一点玩笑。

    可在外人看来明明相处的特别累,但他还偏偏甘之如饴,还就偏偏喜欢看她那呆萌的表情,还就喜欢一本正经的欺骗她,看那么聪明的她上当后,心里一阵暗爽。

    到机场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两人随便吃了点晚餐广播就已经通知检票。

    登机口的安检做的很到位,李川的行李箱被很无情的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先生,麻烦你配合一下,打开箱子让我们看看。”

    李川一边抱怨一边乖乖的打开行李箱:“麻不麻烦?每次都要看一下?我还能带什么危险物品不成?”

    “不好意思先生,请您配合我们的检察。”

    安检人员将他箱子里除了衣物之外的一个奇怪的小匣子拿出来道:“这是什么?”

    “化妆品。”

    “……”

    在众人侧目之下,安检人员硬着头皮道:“请您配合我们打开。”

    李川也不含糊,直接将小匣子打开:“你看呢。”

    安检人员拿出一个小罐子道:“这是……”

    “防晒喷雾!”大老爷们一把夺过那小罐子对着自己就上下喷了两下:“你看,纯天然,不添加。”

    安检人员汗颜,再次深深看了一眼旁边的秦明月,似乎在怀疑李川的性取向真的是女吗。

    “不好意思先生,液体类喷雾是禁止带上飞机的。”

    “那就不带,到了那边机场我再买,你赶紧看看还有没有不能带的!”

    小匣子里瓶瓶罐罐不少,仔细筛查了一下,将含有酒精的液体类全部扣留,这才对他们放行。

    顶着众人的目光,李少爷还偏偏就坦坦荡荡的上了飞机,一点也不以为意。

    行李被托运了,两人找到位置落座。

    秦明月道:“刚才我就想跟安检人员说了,你的化妆品数量好像不足以装满那个匣子。”

    但是安检人员打开小匣子的时候,里面确实是满满当当的瓶瓶罐罐。

    李川将座椅舒服的调整了一下,打了个呵欠道:“昨晚咱俩睡的都挺晚的,你不补个觉?”

    “好,我也休息一下。”

    他满意的侧头看着她,按铃叫空姐过来送了两条小毛毯。

    秦明月客气道:“谢谢,外甥媳妇儿。”

    李川直接笑喷了,被叫外甥媳妇儿的空姐更是一脸茫然。

    待空姐离开之后,秦明月脸上笑容不减,却带着些许杀气道:“你又在骗我吧,外甥媳妇儿这个词根本不是这么用的。”

    李川憋着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外甥媳妇儿其实是有求于人的时候才叫的称呼,就好像英语里的do,you?”

    秦明月道:“是吗,那等回来的时候我试试。”

    李川一本正经的点头:“这次保证没骗你。”

    两人刚躺下一会,秦明月又幽幽说道:“你不会真的在箱子里藏了什么危险物品吧?”

    “咱能不能把这事儿给忘了?翻篇儿了!”

    “可我当心我的人身安全。”

    “乖,甭担心,你瞧我,坐你旁边呢,别说飞机爆炸我逃不脱,就是飞机颠一下我就能在第一时间抱着你,怎么着也不会让你有一点危险啊。”

    秦明月歪头看着他笑:“听你这么说,我还觉得有点感动。”

    伸手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眼底满是期冀道:“那既然被感动了,就以身相许吧。”

    “不了,我对婚姻没兴趣。”

    还是这个,千篇一律的回答,从当初第一天认识她起,她的眼里似乎就从未真正留存过他的身影。

    哪怕从过往的路人升级为能记住名字的朋友,他仍然是秦明月可有可无的记忆。

    直到现在,两人无论多么深入亲密,还是败给了对婚姻没兴趣几个字。

    想他花花大少游戏人间,被多少女人爱的死去活来,唯独这么一个视他如尘土的女人,让他欲罢不能。

    “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娶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