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保税区违禁药
    露娜笑的既无奈又欣慰,苏楠管这种表情叫惆怅,她不应该问她后不后悔,她应该直接问她恨不恨他。

    但事实上,说恨,未免有点太笼统,男女之间的感情岂能是一个恨或者不恨就能概括出来的。

    她坐在那里,歪着头,脸上犹自挂着泪痕。

    “你可以考虑一下保外就医,毕竟你还很年轻。”

    “谢谢,不用了。”露娜抬头看她:“你刚才不是问我潘英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他是一个,我如果保外就医,就更方便把我杀了的人,我知道他那么多秘密,他绝对不会放过我。”

    “你们认识这么多年,他还对你委以重任,不会放过你?”

    “苏警官,你接触的社会层面跟我们不一样,你和方锦程离婚了,可以一拍两散,我们不一样,藕断丝连,除非我死绝了,不会对他有任何威胁了,他才会放过我。”

    苏楠微微坐直了身体,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向她:“你知道他什么秘密完全可以对我们全部交代,我们会对你做好证人保护措施,在无法起诉潘英,不能将他绳之以法之前,你不用担心你的人身安全。”

    露娜摇头,挑眉看向她道:“苏警官,不是我瞧不起你,只不过潘英的道行有多深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斗不过他。”

    这话说的苏楠就有点不服了,跟潘英斗的又不是她一个人,她是站在正义这一方的。

    “好,别的我不问,我只问和这个案子有关的,你当时用来毒害宋明的麦角碱病毒,是从哪里运进国内的。”

    露娜看着她道:“我记得我交代过吧?最初是从缅甸运来的,后面是国内实验室培育的。”

    “除了麦角碱病毒之外,有没有什么其他禁用药品?”

    露娜摇摇头,一脸疲惫的神色:“你想从我这里查违禁药品没用的,我主要负责酒吧的运营。潘英手上其他的生意我并不完全清楚,不过我可以提醒你一下,查一下海关集装箱,以及保税区仓库。”

    苏楠脑海之中突然灵光一现,保税区仓库?去年那个案子!

    去年那个案子直接从人口失踪升华为走私违禁药品案,虽然到最后失踪的人找到了,她也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但那个案子仍然有很多疑点没有查清楚。

    这和潘英会不会有着什么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苏楠觉得自己好像踏足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她看不见的黑暗之中,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从审讯室离开的时候,她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潘英和方静秋之间绝对存在着什么交易或者关系。

    方静秋这次的事东窗事发也有可能是潘英给捅出来的,恐怕他曾经借方静秋上位也是为了今天这一切做准备。

    一进办公室,本来正在热闹探讨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

    小林快步迎上苏楠,接过她手上的笔记本,顺手给她倒了杯水:“楠姐,喝点水。”

    “你让大周把去年那个失踪案的卷宗调过来给我看一下。”

    小林纳闷:“哪个失踪案?”

    “那个什么……大学生,保税区仓库,他爸妈还捅了我一刀那个!”

    “哦哦!”说到这个小林马上恍然大悟,给大周发消息去了。

    看了看时间,马上要下班了,苏楠索性关了电脑,一边想事情一边等下班。

    直到下班前,这个一向嘈杂的办公室都安静的可怕,就连下班的时间到了,他们也还是轻手轻脚的整理东西离开。

    就算要说什么也是小声的交头接耳,似乎唯恐吵到苏楠一般。

    苏楠默默的叹了口气,这种假装不以为意的态度才是最折磨人的。

    她等办公室的人走的差不多了,才收拾东西打算离开。

    小林犹豫道:“楠姐,你要去哪?”

    “我回家拿件衣服。”

    小林急道:“我送你回去吧。”

    “没事,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可,现在不是多事之秋吗,万一路上有人跟踪怎么办?”

    虽然有些拗不过她,但苏楠还是坚持道:“你不放心我,我更不放心你,一会天黑了你一个女孩子回家也不安全。”

    “您别说了楠姐,无论您说什么我都要送你回去。”

    两人推三阻四的一直到楼下,一个身材娇小的小女人从一辆黑色的车里钻出来,冲苏楠招手:“楠姐!”

    “晓晓?”

    紧接着从车里又走出一人,却是王向阳。

    莫晓晓一路小跑到苏楠跟前,小脸蛋也不知是热的还是怎的,红扑扑的。

    她似乎有急事要说,但看到旁边的小林又欲言又止。

    “小林,你先回去吧,我朋友来了,我们一起回家,这下你不用担心了吧。”

    小林是认识莫晓晓的,知道她现在是市电视台的记者,多少有些戒备:“莫小姐,我们楠姐现在不接受任何采访的。”

    莫晓晓不由紧张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要采访楠姐,你看我什么都没带,我就是来接楠姐下班的。”

    “可是……”

    苏楠冲她摇摇头:“你回去吧,我有分寸。”

    小林拗不过,只得点点头离开。

    莫晓晓赶紧招呼她:“楠姐,我们上车说。”

    上车后才发现里头还坐着王向阳,他坐在副驾驶上,简单的向苏楠问好就吩咐司机开车。

    莫晓晓紧张的抓着苏楠的胳膊,一双小眼闪闪发亮:“楠姐,我们听说方少的事了,我,我怕你也遇到麻烦,所以赶紧让向阳带我来接你。”

    王向阳到底见过大场面的,显得气定神闲:“她不会有事情。”

    苏楠也笑了:“对,我不会有事情,方少未卜先知,跟我离婚了。”

    莫晓晓不是个有心机的人,所有表情都写在脸上,在惊讶过后又深觉自己唐突:“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是知道自己会遇到麻烦才跟你离婚的吗?”

    “不管是不是都不重要,离就是离了。”她耸耸肩,表情轻松。

    王向阳透过后视镜看向这个无所畏惧的女子,纵然她腰杆挺的笔直,也到底显得单薄许多。

    “我们现在去哪?”

    莫晓晓道:“去向阳家,楠姐,我们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苏楠本来想说上班太累了,想直接回家了,结果这个要见的人成功勾起了她的兴趣。

    他们去的地方是王家在市中心的四合院,经过改造后的四合院布置出了一片假山曲水的中式庭院。

    苏楠第一次到这地方来,闹中取静,她觉得自己好像到了一个世外仙境。

    莫晓晓带她轻车熟路的进屋,推开移门,榻榻米上铺着坐垫,矮几上放着瓷杯。

    一转头就能看到外面一池荷花开的正盛,有些美不胜收。

    莫晓晓给她倒茶放在矮几上,对苏楠招呼:“楠姐,你先坐。”

    苏楠本来不想跟她客气,毕竟大家都很熟悉了,但到了这么一座‘豪宅’之内,莫晓晓俨然恍如女主人一般,她多少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有点远了。

    以前她曾经是个向她求助的小女孩,被王向阳纠缠而苦恼,现在这份姻缘竟然让人如此艳羡。

    “向阳去安排了,楠姐,一会你就可以看到那个人了。”

    “什么人?”

    莫晓晓有点不太敢看她:“一会见到就知道了。”

    “你们到底在干嘛?神神秘秘的。”

    “也没干嘛,可能方少怕影响你的心情,所以什么都没跟你说。”

    “我也觉得没必要跟你说,”王向阳站在门口,双手环胸倚在墙边看着门内的两个人,镜片后的双眼在苏楠的身上打量了一圈,落在她的肚子上。

    虽然现在看的并不是很明显,但不管怎么说,她到底是个孕妇,不该去为男人们的事情操心。

    苏楠看着他,又看看莫晓晓,有些莫名其妙:“你们把我带来,是打算让我知道,还是不打算让我知道?”

    “向阳……”莫晓晓道:“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方少的事情还是跟楠姐说吧。”

    王向阳转身就向外走去:“跟我来。”

    苏楠水都没喝一口又赶紧起身跟他出去,在庭园最深处有一幢独立的小木屋,屋内窗户全部封闭,本以为进去的时候会看到一片黑暗,阴暗而又逼仄。

    没想到进去却看到里面亮着灯,开着电视,吹着空调。

    屋里有三个人,正坐在桌边打扑克牌,看到有人来了,其中一个女人说道:“来的正好,三缺一,凑桌麻将。”

    苏楠蹙眉上前两步,定睛看向说话的女人,她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衫,短牛仔裤,长发随意用根筷子绾在脑后。

    看到苏楠在看她,也轻佻的冲着苏楠来了个飞眼,随即将手上的牌甩出去:“三个老k带一对三!要不要!要不要!”

    另外两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过。”

    女人得意洋洋的把剩下的牌悉数摔在桌上:“六七**十!要不要!”

    其中一个男人急了:“四个五!炸你!”

    女人干脆站了起来,将最后的手牌全部摔在桌上:“四个皮球!q炸!没牌了!给钱给钱!”

    两个大老爷们不情愿的掏钱,钱也不多,几块钱而已,收钱的女人却异常兴奋,收完钱就开始麻溜的洗牌。

    苏楠回到门口莫晓晓和王向阳的身边站住,她面无表情道:“如果方锦程不出事,你们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