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最高检行动
    方锦程是在办公室被稽查小组带走的,当这些隶属最高检察院的稽查小组堂而皇之闯进a市检察院,以最高检的名义将他带走的时候,除了萧婷之外所有人都显得极为震惊。

    知道的自然明白方锦程背后家世显赫,那是一般人无法撼动的角色。

    不知道的则认为,他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刚来检察院没多长时间,就算是违法乱纪也轮不到他啊。

    当然,其中不乏也有幸灾乐祸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几乎是在同时,苏楠在市公安局就得到了消息。

    “看到没,最高检派人去检察院抓人了!”

    市局和市检察院只有一条街的距离,最高检的的车开进去开出来没多少功夫,已经有好事之徒给检察院的熟人打电话八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抓了个实习生,叫方锦程!老李,你说抓实习生干嘛?就算是实习生犯事了,问责的也应该是他的领导吧?就算领导要甩锅也甩不到实习生的身上去吧?”

    办公室内鸦雀无声,有人在给八卦的同事使眼色,他却全然不知的继续说道:“哎呦喂,这实习生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啊,敢劳驾人家是最高检的来带走啊,我说,就算是杀人放火也得我们先来吧?”

    “你没完了是不是!工作做完啦?”办公室资格最老的老钟开口说话了:“先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好了再多管闲事吧!”

    “行了,行了,别说了,工作,工作。”

    八卦的同事不明所以,直到所有人都在瞥苏楠,他这才如梦初醒,只觉得自己撞枪口上了。

    这方锦程是谁啊,不是苏警官她对象吗!人还买过夜宵来给他们吃呢,正所谓吃人嘴短,这八卦他还真不应该说。

    不过既然知道是苏楠的对象那就能明白个大概了,这次抓人不是方锦程犯事儿了,是方家摊上事了。

    前段时间a市闹的沸沸扬扬的就是几场枪击案,涉及王氏集团的总裁和那些不法组织。

    那件事还没完呢,本地gdp的领头羊,嘉航集团就出问题了。

    国外罕见病治疗药的引进涉嫌使用禁药,而且所有矛头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全部指向了嘉航集团。

    无论是网络上的指控,还是大街小巷的游行,人民群众一口咬定药品的生产商是嘉航集团在东南亚的医药公司。

    嘉航集团的总裁夫人方静秋更是被推向了风口浪尖,这也直接导致嘉航集团的股票直线下滑。连带嘉航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直接停产,这段时间闹的风风雨雨,最高检一直在关注这件事。

    方锦程此番被抓,估计是和他姐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再小心翼翼的看苏楠一眼,估摸着这位方家的少奶奶离被抓也不远了。

    苏楠看着电脑上的案件资料,十分钟过去,她连一行字都没读完。

    说不着急是假的,她现在恨不得马上拿起电话给方锦程打过去,或者问问林孝先,王向中也行!

    锦程到底怎么了,大姐那边就算有问题也跟锦程无关啊,他从始至终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参与!

    还有,方家爸妈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受到什么牵连?

    锦程为什么要跟她离婚?难道是早就想到了这一天?不,如果是这样的话,苏苏怎么说。

    旁边的电扇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搅的她脑子里一团浆糊,心烦意乱。

    “楠姐……”小林在旁边小声叫她:“科长让您进去一下。”

    好像是一道让她解脱的圣旨,她腾的站了起来,椅子腿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有些刺耳。

    办公室里的人好像达成了共识,没有一个说话的,不敢正面去看她,似乎怕被她发现,又都用余光小心翼翼的去瞥她,想要探究她的表情。

    她表情能好到哪里去,一向不会掩饰不会演戏,只能脚步匆匆的进了科长的办公室。

    沈岸之蹩脚的转着手上的笔,面部表情有些沉重。

    他坐在办公桌后头冲苏楠招招手,其实不用他招呼苏楠也已经健步如飞的冲了过来:“师父!”

    “放松,放松,放松,你现在是孕妇,不要太激动,来来来,先坐下。”

    “我怎么可能不激动,外面他们说的是真的吗!锦程

    真的被最高检带走了?”

    沈岸之将苏楠按在了沙发上,转身在饮水机前给她倒了杯水,没吱声。

    “是因为方静秋?事情查清楚了?方家大姐真的涉嫌违法?就算是真的,那也跟锦程无关啊!锦程这么些年虽然顽皮了点,但本性不坏,从没做过什么涉嫌犯罪的事情!师父你应该清楚的!”

    沈岸之连连点头:“我清楚,清楚,你先喝口水,听我慢慢跟你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也不要听别人以讹传讹,把问题严重化了!”

    接过水喝了一口就赶紧给放下,那意思是说,喝完了,你看看,该说什么赶紧说吧。

    “我啊,本来不想跟你卖关子的,只不过我所了解的内容也不全面,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苏楠急了:“师父,您知道多少跟我说多少吧。”

    点点头,他微微蹙眉道:“这次最高检带走锦程那小子也并不全是因为静秋,刚才检察院的总检察长跟我通过电话,他那边得到的消息是,锦程可能还涉嫌自身的违法乱纪行为。”

    苏楠眉心收紧,果断的摇头:“他在市检察院就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还没转正呢,就是给他违法乱纪的机会,他也没这个权利和本事!师父您没跟总检察长解释解释?”

    “这不是解不解释的问题,哪有这么容易说清楚的,再说了,这是最高检察院的逮捕令,我说了能中用吗?不中用!”

    如果这事他都不能插嘴了,那方良业和方太太肯定也不会插嘴了,别说面对这一双儿女的时候要避嫌,说不定他们自己也是自身难保。

    不过,还有一个人,不知道有没有办法……

    苏楠脑海中瞬间想到了外公,李家老爷子,但外公年事已高,这几年又饱受病痛的折磨,所有人都希望他能安度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又怎么能拿这件事去打扰他。

    “除了刚才说的,自己本身的作风问题,还有就是他和静秋有所牵扯,你先别着急,咱们都知道这孩子不是个坏孩子,你师娘一直也都很喜欢他。但是啊,既不能排除别人诬陷,也不能排除他自己真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什么越矩的事情。”

    最后一句话如果用来形容别人她信,但绝对不是方锦程。

    这小子虽然从小到大没少惹是生非,但他做事都有一个度,就好像一堵墙,阻止他越过自己和社会的底线。

    因为生活在那样一个家庭中,他非常清楚,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好了,楠楠,你也不要太担心,但凡有办法,咱们都不会坐视不理。还有啊,这个锦程之前跟你离婚,可能就是有所意识,你怀着孩子,到时候再牵连了你就得不偿失了。你看,他都能未雨绸缪到这一步,可见他肯定也早为自己想了办法和退路。”

    “我们离婚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沈岸之摸摸鼻子没有说话,这小两口之间的琐事不他能搀和的,所以果断也就不问了。

    “师父,我下面该做点什么?我想帮他一把。”她说的诚恳,因为她很没出息的还爱着他,见不得他的一点不好。

    爱情这场游戏中,谁先爱上对方谁就先输了,不管是因为这所谓的爱,还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只要有一个机会,她都要试试。

    “说了,让你先甭着急,最高检也只是带他过去问话,一不刑讯,二不定罪的,这才刚带走没一个小时呢,你蹦跶什么啊?就老老实实的等消息就是了。”

    他倒是气定神闲,苏楠却急的恍如惹过蚂蚁。

    从沈岸之办公室一出来,所有同事都不约而同的将头转开,假装在无意识的看风景。

    只有小林快步迎了上去,低声道:“楠姐,科长怎么说?”

    苏楠摇头,她在想事情,一件有些滑稽,有些严峻的事情。

    她接到消息之后光顾着着急了,有些深层次的东西她没想到,刚才在离开办公室之前沈岸之倒是提醒了她:“先是静秋,又是锦程,举报他们的都是些不为人知的,莫须有的罪名。”

    是了,有人故意为之,不是他们所犯的错误有多严重,社会影响有多不好,而是有人在故意往他们身上泼脏水。

    用社会舆论做压力,轻易的将嘉航集团方董打压到底。

    但方锦程不是名人,社会也给不了他什么压力,所以这个幕后黑手肯定搜集了证据,将他一举送进了最高检。

    “先回去工作吧。”着急过后她稍稍冷静了一下。

    小林点点头,将苏楠面前的电扇打开。

    “那什么,楠姐,马上要下班了,您最好在市局不要出去,哪都别去,这个时候肯定有人在背后偷拍您。”

    唯恐事情不大的人肯定还要拿到她这个方锦程妻子的消息,哪怕别的没拿到,知道他们已经离婚了,就足够上个微博头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