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多嘴多舌
    方锦程不明所以,自从他结婚后可就变身成为五好男人了,需要注意什么言行举止?

    萧婷道:“我听网警那边说,你的名字最近时常出现在各大贴吧论坛,可能是你姐的事对你造成了一些影响,相信你父母的信息和名字也会曝光,网友的力量是难以估计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肉吧,所谓的人肉,只是那背后推手所做的第一步。

    方锦程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事已至此,他只想说,这个人的所作所为太慢了!

    慢的他都忍不住想要伸手推一把。

    “王家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动向?”萧婷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是在给他发出警告。

    后者听闻向她可能了过去,微微紧了眸子笑道:“您是又听到什么风声了?王家现在可低调的很。”

    在方家做过警卫员,所以对王家兄弟几个并不陌生。

    “我知道你虽然从小跟王向阳不对付,但遇到关键问题,你们能还是能首先想到对方,但是锦程,你个他们不一样,我们跟他们都不一样,我们所站的,是两个对立面。”

    萧婷的出身虽然算不上是家境显赫,但也是根正苗红,一路走来各方提携也是顺风水水,所以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上了a市检察院的检察官。

    方锦程的出身较之于她那就是相当好了,只要他不走错路,不管是经商还是从官,都有大好的前程在等着他。

    这也是方家两口子对他严苛唯恐他走错路的原因,当初萧婷能镇得住他,他们不是没想过让萧婷镇他一辈子,但也不能自私到为了儿子的前途就让这么一个大好的姑娘放弃自己的前途,所以当苏楠出现的时候,他们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萧婷。

    但萧婷知道,她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相对于苏楠,她认识方锦程更早,对他的秉性了如指掌。

    她对方这个大男孩而言,亦师亦友,有很多必要的东西,她必须替他的父母提醒,毕竟他更听她的话。

    萧婷道:“这次大姐和姐夫公司的事情上头也听到了不少的风声,首长可能也比较担心,只能让我叮嘱你,要注意一下,尽量不要跟他们有什么牵扯,同样,也离王家的人远一点,正在风口浪尖上,你的任何行为方式都会成为不必要的把柄和矛头。”

    方锦程淡淡笑了笑:“行,我知道了婷姐。”

    “光知道还不行,还要做到,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离他们远一点吗?我做得到,本来也没什么牵扯。”

    萧婷却摇头,难得对他严肃道:“前段时间,王家是不是抓住了什么人?”

    方锦程苦笑不已:“婷姐,您这话不该问我啊?应该去问王家的人啊。”

    “前段时间时间郊区发生过一起撞车案件,其中有一辆车属于租赁公司,而驾驶员失踪,另外一辆车则是王氏集团的。你觉得失踪的司机会出现在哪?”

    “医院!”几乎是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撞车了肯定去医院啊,难道还能是殡仪馆?您还别说啊,真有这个可能。”

    萧婷深深看了他一眼,有点哭笑不得:“那你说,会不会出现在王家呢?让你远离王家的人,你倒好,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心里却还护着他们,你让我怎么说你。”

    “那就不说了,不说了。”方锦程打着哈哈想把这个话题跳过去。

    萧婷却不肯放过他,干脆往后坐了坐,双手环胸道:“说到底你也只是一个小孩,做事就算不计后果也要想想,千万不能牵扯首长和苏楠,苏楠走到今天不容易,而且还怀孕了,如果你出事了,她一定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那倒不会,我们离婚了。”本来也没打算瞒着骗着,索性直接说了出来。

    萧婷看上去却一点也不惊讶,抬手将鬓发掖在耳后,点点头笑道:“真没想到啊。”

    “您看上去可一点不像是没想到。”

    “虽然知道你们过不下去,会有离婚的一天,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方锦程的眼睛微微一眯,脸上的笑容慢慢消散,随口说道:“过不过的下去,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萧婷笑道:“好吧,分开就分开吧,跟家里说过了吗?家里人怎么说?”

    “还没说,不打算告诉他们。”

    萧婷又道:“如果你不敢说,就由我来说吧,首长也许会骂你胡来,但有我在,一定不会对你动手的,放心吧。”

    有些烦躁的打开电脑,看着眼前的开机画面,他皱紧了眉头。

    萧婷盯着他看了一会干脆起身过去道:“怎么了?还在担心你爸妈生气?我不是说……”

    “没有,只是觉得这是我个人的事情,不用麻烦你。”

    萧婷道:“也是,不过上次你好像说苏楠怀孕了吧?这个孩子有什么打算?趁现在还小,可以及早做决定。而且苏楠还年轻,肯定也不想让孩子拖累。”

    “婷姐,”大男孩抬头笑着看向她,将她打断道:“是不是在所有人的心中,都认为我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孩,连作为男人的担当都没有?”

    萧婷双手环胸看着他道:“当然有担当,不过你年龄在这摆着,也确实是个没长大的小孩。”

    “我已经成年了,结婚了,”他说的认真,全然不似在玩笑:“除了儿子,我还有其他的身份,我还是个丈夫,以后还会成为父亲。就算我父母现在不需要倚仗我,但我的妻儿我必须照顾好他们。”

    萧婷点头:“你这么说也对,不过……”

    “同样,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我自己心里明白您也甭对我说教。我生活上有些问题您帮我指点出来我感激不尽,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对您我都一直很尊重,但如果涉及到我的妻儿方面,我不希望任何人指点,包括您。”

    他这些话说的已经算是相当委婉了,以他的性格,对任何人不满都不会这么好脾气。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萧婷还算有所保留,萧婷如果再多说什么,那就未免太不知好歹了。

    在他肩上拍了拍,她道:“先好好工作吧。”

    方锦程哪有什么好好工作的心思,虽然早就知道检察院的一些部门手眼通天,但查到王家的头上估计凯瑟琳的藏不住了。

    下班之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去王向阳的四合院,而是去了高尔夫别墅区,这一片湖心别墅是王家的地产,王向阳在这里有一幢私宅目前是方锦程和王向中的地盘,两人大喇喇的占山为王,脸皮厚度堪比城墙。

    大王八一夜宿醉刚醒,迷迷糊糊的给自己倒了杯水,看到方锦程进门,又看他看也不看自己一眼的上楼。

    大王八有些纳闷,喝了两口水通体舒畅,活动了一下筋骨也跟着上楼。

    这幢两层复式别墅不算小,房间也多,有一间就是长年给方锦程留的客房,现如今他反客为主已经在这住了有些日子了。

    大王八靠着门框看他在里面翻抽屉,打了个呵欠说道:“你,你找什么呢,套,套套啊?”

    “滚犊子!小爷又不跟你用!”

    大王八嘿嘿乐了:“那,那有没有,我,我能帮得上的,有的话,方,方少您说话!”

    “我出来的时候明明把我姐那张银行卡给带出来了,不知塞哪了。”

    “你,要,要,用钱?用多少?我,我还有点。”

    方锦程没搭理他,继续在带来的行李中翻找,一张小小的银行卡确实不容易发现。

    大王八又道:“你说,你银行卡不放在钱吧,乱,乱扔什么!”

    方锦程道:“这就不是应该带在身上的东西。”

    说着从一件衬衫口袋里抖出了银行卡“找着了。”

    大王八有些纳闷:“这,这卡……”

    “给你。”直接塞他手上,方锦程认真说道:“以后需要你交出来的时候你就交出来,希望用不上,不过估计很快就用得上。”

    大王八乐呵呵的把玩着那张卡:“那,那老子能用?”

    “能啊!我给你,就是让你用的,咱俩谁跟谁啊!”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带着人往楼下走去:“还有个事儿得跟你说一下,那个凯瑟琳多半被盯上了,你要小心点。”

    “什么!”大王八要炸毛了:“盯,盯上了?谁盯的?”

    “我也不能确定,今天婷姐也只是给了我一点暗示,具体是刑侦那边,还是检察院那边都不好说。”

    大王八再次炸毛:“什么!还,还刑侦!检察院?!这,这不都是我们的,人吗!”

    两人之前还太过自信,认为凯瑟琳不会只身来到中国,上次她从看守所逃出去就是有同伴的助力。

    所以这次抓住她之后,一直是王家的人在严加看管,谨防上当受骗再让她逃出去。

    “不,不至于!她,这是私仇!我们低调点就,就行了!”

    方锦程冷哼一声道:“你可别忘了,上次是机场枪战是谁引起来的!她现在可是在抓逃犯!”

    大王八面露难色:“那,那要不然换个地方管着?”

    方锦程摇头:“这事我再想想,不能让任何一方打草惊蛇。”

    “方少,看,看你的了。”

    方锦程又道:“对了,今儿晚上咱们去消费一下。”

    “什么?”

    努努嘴,示意他手上拿着的:“咱们今儿晚上去花钱。”

    大王八哭笑不得:“你,你丫不是吧!知道,自己没几天了?想要挥霍,挥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