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小辫子男人
    “现在都什么社会,男人还扎小辫子!”刚进办公室的小帅哥打着哈哈道:“从背后看我还以为是哪个穿着男装的美女呢!结果赶上前头一看,吓我一跳!”

    “男人扎辫子有什么稀奇的,也就在我们局里不让奇装异服留长头发,在其他单位,哪有管这么严的。”

    “咱们警局能和别的单位比吗!咱们代表着是正义的形象!”

    “老陈又开始卖弄了。”

    “哈哈哈!”

    “不过社会上的混子留长头发的多了,不是还有一种人类叫杀马特吗!前段时间打架斗殴逮进来不少。”

    “这个人不是逮进来的,我看他向刑警大队的方向过去了,八成是要去找人的。”

    “探监的?”

    “不知道的。”

    苏楠不由警觉起来,长头发的男人,去刑警大队,最近市局最大的事情就是露娜杀人的事件。而和露娜有关的人当中,倒还真有个留长头发的男人——潘英。

    “我去一下刑侦大队,跟徐队商量一下起诉露娜的事情。”

    小林一边整理桌上的资料一边应了声好,苏楠出了办公室径直就往刑侦大队的方向去了。

    中途碰上个人跟她打招呼,她随便应了一句,那人却好整以暇的笑道:“才几天没见,就不认识我了啊,感情是我不中用了吧。”

    她这才停下脚步定睛去看面前的人,竟然是鉴定科的:“你,你是……侯阳!”

    穿着白大褂的侯阳嘴巴里叼着个棒棒糖,看上去有几分懒散,不过整个人的身形和精神面貌倒是跟大虎有几分相似。

    “想起来了?还以为翻脸不认人了呢。”

    苏楠有些不好意思:“我正着急走路呢,没看见你,你刚上班?”

    侯阳挠挠头发,打了个呵欠:“正准备下班。”

    果然跟小林说的没错,这个务实的年轻人在科室里不被待见不说,还经常被排挤的加夜班。

    “那你快回去休息吧,以后不要总是上夜班,对身体不好。”

    “嗯,你也是,我先走了,回见。”

    “好。”

    看侯阳伸着懒腰离开,苏楠就想到了大虎,大虎的死是她心中最过不起的坎,她告诉自己,无论是潘英还是什么其他势力,只要她力所能及的,一定为大虎报仇,讨回公道!

    快步向刑侦大队走去,还没进门呢,就差点迎面撞上一人,赫然抬头,却是徐子瑞。

    “你怎么过来了?”

    苏楠刚要回答,就一眼看到了他身后的男人,不是潘英是谁。

    潘英也看到了她,一咧嘴,露出一排尖锐的牙齿,端的是獐头鼠目!

    苏楠登时就一口气堵上心口,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恨不得现在就给他来两个左勾拳再把人拷进看守所的铁栏后头!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给露娜找律师的潘英潘先生。”徐子瑞做介绍:“这是同样协理此案的苏楠,苏警官。”

    自从上次两人不欢而散之后,露娜的案子大局待定了,两人私下里没再见过面也没说过什么话,今天见了徐子瑞竟然还有点别扭。

    但让苏楠更别扭的则是潘英的笑容,这个猥琐的老男人竟然还不要脸的冲她伸出手想要跟她握手。

    可想而知的,被她一把给打开。

    徐子瑞蹙眉:“不管是什么案件,你都不能带入个人情绪。”

    “徐队,我的个人情绪和整个案件无关,我和潘先生之间的恩怨情仇一言难尽!”

    潘英用手撸

    着脑袋后面的小揪揪,一边咧着嘴巴笑的阴险狡诈:“哎呀,哎呀,苏警官这话说的,您可是人民警察啊,您于我只有恩情,哪有怨仇啊!”

    苏楠发出一声冷笑:“是吗,那我还得谢谢你曾经扒光我衣服的恩情?”

    一句话说的徐子瑞脸色瞬间一变,没错,她就是故意要说的,明知徐子瑞喜欢她,她就偏偏要说。

    潘英也注意到徐子瑞的表情变化,脸上带着讪笑,背地里却对苏楠一阵咬牙切齿:“那还不是当初的误会吗,再说了,方锦程方大少可也在呢,方少不是跟苏警官结婚了吗,这都是误会,误会。呦,徐队可别生气啊,苏警官在开玩笑呢!”

    苏楠也不想跟他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直接问道:“那你现在过来是要干什么?”

    徐子瑞道:“他要带着律师见见露娜。”

    “怎么,还希望据理力争掩盖露娜所有的犯罪事实吗?她的口供已经全部被归档,就算是你们串供,翻供,法官相信你们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精力了,潘二公子。”

    潘英讨好笑道:“是是是,苏警官您教育的对!不过这露娜对我大哥来说可是极重要的人,不管做的是不是浪费精力的事吧,咱这个当小弟的,表面上的功夫总得做到位不是。”

    徐子瑞道:“行了,走吧。”继而看向苏楠:“你要不要去?”

    苏楠亦笑:“好啊,那我跟你们一起去好了。”

    潘英的嘴角又是一抽抽:“这个……用不着这么多人一起去吧?徐队?”

    徐子瑞没再搭理他,带头向前走,显然刚才苏楠说到扒衣服那件事已经深入到他的心里去了。

    潘英暗地里啐了一口跟了上去,一双眼睛看着前头走的苏楠,从那削肩窄腰看到圆滚滚的小屁股,真恨不得隔着警

    服裤子狠狠的捏上几把。

    早晚能捏的上的,什么方静秋,什么苏楠,只要他潘英想要的,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露娜自从坦白了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就好了很多。

    虽然在里头关着,生活条件不好,但她现在也有心思梳头发了,洗脸了,早晚还用局里提供的大宝涂涂全身保养保养皮肤。

    被提审带出来的时候,她虽然已经不似曾经小巨蛋的老板娘那么光鲜亮丽,但也还算精神饱满。

    一看到潘英,她就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还是身后的民警推了一把,她才慢吞吞的上前。

    潘英和律师与露娜隔着一面玻璃坐着,虽然明知碰不到彼此,但露娜似乎是天生对潘英畏惧一般,身体不自觉的向后倾倒,想要远离这个人。

    苏楠和徐子瑞在监控里看到了这一幕,苏楠觉得挺有趣的:“你说,他大哥的情妇,竟然还怕潘二?”

    徐子瑞没吱声,全神贯注的盯着监控里的三个人。

    律师忙着找文件,准备让她签字的签字,按手印的按手印,潘英却一只手敲击着桌面,一边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因为摄像角度的问题,苏楠看不清潘英的眼睛和表情,但她看得见露娜的表情有些畏惧。

    “露娜,我大哥让我给你带句话。”潘英开口了,见到人就喜欢点头哈腰的他,在露娜面前显得极其傲慢。

    “什么话?”露娜有点不敢看他。

    “他说了,只要你好好的,你们总会有再见的一天,他亏欠你太多,到时候再见,什么补偿都给你。”

    露娜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不过还是僵硬的点了点头,随即把头深深低了下去。

    只听潘英又继续说道:“到了法庭上,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应该清楚,也应该掂量好轻重。只要人好好的,总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又强调了一遍再见面,苏楠觉得潘英这就是在隐晦的告诉露娜,有些罪名不该承认,该翻供就得翻供。

    只要她咬死了不承认,检方也拿她没办法,说不定到时候她还能反过来控诉市局的刑讯逼供。

    接下来就是律师简单的问了一些问题,顺便问了问她案件的经过,到底承认了哪些罪名。

    露娜战战兢兢的都说了,隔着监控苏楠都看得出潘英有点想发火了,不过他倒是能克制的住。

    等潘英出来的时候,脸上又堆满了猥琐的笑,好像刚才在露娜面前不曾生过气一样。

    “怎么样?这个案子有多少把握?”苏楠双手环胸,问潘英带来的律师。

    律师推了推眼镜,略有些傲慢的抬起下巴,信心十足道:“问题不大,毕竟我的当事人并不是真的杀人凶手,相信我国法律会给她一个公平公正的审判结果。”

    “这么说,你已经找到了能为她洗脱嫌疑的证据了?”苏楠笑的好整以暇。

    律师摇头:“取证是你们警察的事,对于我的当事人的犯罪事实,如果你们能在法庭上提供相应的证据,那么我自然不会做无用的争辩,如果你们的证据也不够充足,该做的我都会做的。”

    “怎么样,苏警官?”潘英嘿嘿笑道:“您几位这段时间可没闲着,证据准备的怎么样了?这可是你们想要提起公诉的啊,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这可有点尴尬啊。”

    苏楠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潘二公子尽管放心,从现在开始心疼你的律师费吧。”

    律师有些羞恼:“你!这位警官,我办案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种对律师极其不尊重的警察!”

    又是随口一说:“不好意思,我这是爱屋及乌了,谁让潘二公子这么招人喜欢呢,连他带的律师都让人喜欢。”

    两个人嗯都听出了话中有话,皆达成共识——不和更年期女人一般见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