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好久不见
    “想你了。”

    简单的三个字却好像敲击进心坎一般,莫晓晓避开他的眼睛,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男人顺势将她揽入怀中,单手打开车门两人一起坐进去,随即对司机说道:“上城南高架,往郊区空旷的地方开。”

    司机应了一声就将车子驶出了地下停车场。

    早在他抱过来的时候莫晓晓心里就咯噔一下,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两人曾经遇袭多次,正因为担心她也会遇到麻烦,所以在外面的时候基本上都保持一定的距离。

    加之王向中一直派人保护她,这段时间的安逸生活让她几乎忘记了那些隐藏的危险了。

    “向阳,”她握住他的手,有些不安的忐忑:“发生什么事了?”

    抬手梳理着她发上的碎发,男人目光坚定:“没什么,不过是收拾几个小喽啰,当作是敲山震虎吧。”

    这段时间的相处让莫晓晓更叫了解这个男人,只要是他说没什么就真的没什么,只要他说没事就真的没事。

    被保护在这一方臂弯之中,她有时候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害怕吗?”

    她坚定的摇摇头:“跟你在一起不害怕。”

    男人微微一笑,镜片后的眼睛只有在看向她的时候充满温柔。

    有时候莫晓晓也在怀疑和纳闷,本来是不共戴天的两个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好像所有的一切从这个男人失忆开始就变了。

    她从一开始对他的刁难和欺侮,到后来顺其自然的接受,认命一般的被他呵护。

    直到现在,已经完全到了依赖的地步。

    她曾经问过苏楠,爱上方锦程是一种什么感觉,苏楠也说不清楚,只说,不见面会思念,见面了会高兴。

    这八成便是爱情,而她对王向阳的这份感情恍如是见不得光的,随时存在于他失忆的阴影之下。

    若是他什么都想起来了,知道他当初只是为了应付家里人,为了偿还自己的良心债而用极端的手段来补偿自己,他们的感情还会如现在一样吗?

    现在的一切好像都是偷来的一般,她一遍遍向他灌输曾经恩爱的现实,一遍遍告诉他,你给我洗衣做饭任我打骂,这是一种报复的快感,同时良心深处又存在着深深的不安和忐忑。

    一旦找回记忆,所以的谎言将会不攻自破。

    她所能做的,就是看着此时此刻的他,体会一把与人谈恋爱的心情。

    “一会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坐在车里不要出来。”

    莫晓晓下意识的攥紧了他的手指,一双清澈的,不染尘埃的眼睛看着他:“向阳,你会不会有事?”

    “我不会有事。”

    “你答应我,咱们一起好好回家,今天晚上我给你做煎饺吃。”

    男人薄唇微微一勾,看了看腕上手表的时间:“那早点结束是不是酒能早点吃到煎饺?”

    莫晓晓用力点点头。

    男人低头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低声说道:“很快,放心。”

    她再一睁眼的时候便发现车子已经疾驰在环城南路的高架上了,随着往郊区的方向驶去,周边的车辆越来越少,就在她以为什么车影都看不见的时候,他们的车子竟然在逐渐与前方的一辆车子逼近。

    那辆车本来行驶的极快,但却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慢慢踩了刹车。

    直到两辆车近在咫尺,两辆车并行在一条道上。

    “嘭”的一声,对方的车身撞上他们的。

    司机随即打开车窗,冲对面的人吼道:“你tm有病啊!会不会开车!撞坏了赔得起吗!”

    对面的司机也打开车窗,却是一位身着红色旗袍的的绝色美女,那女人一头玛丽莲梦露的招牌金发,墨镜倒映着清晰的人影。

    她冲司机吹了声口哨,打开了车顶棚:“哪里撞坏啦!停下我看看,我给你赔钱!”

    司机没好气的呛了她一口:“恐怕你赔不起!”

    “你怎么知道我赔不起!就是把你这辆车撞成破烂老娘也赔得起!”言罢又毫不顾忌的一打方向盘,整个车身将对方撞了出去,一边张狂的哈哈大笑。

    王向阳的司机一边稳住车子行驶的轨迹,一边对后座的人说道:“王总,恐怕赶不到了。”

    “看看她想干嘛。”

    司机会意,在空旷的路上慢慢靠边减速准备停下。

    对方也乐的一个高兴,方向盘一转,一个打横就拦在那辆车的车头前,正准备下车呢,却见这辆黑色的奥迪急速向后退去,在退去的同时一个甩尾向相反的方向飞快射了出去。

    “靠!跟老娘玩阴的!”对方的不靠谱激发了她的好胜心,一边急踩油门跟了上去,一边在后面大声的叫嚣:“胆小鬼!你跑什么啊!不怕把车里的美女吓着啊!”

    司机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瞅着她要追上来了,又一个急刹车,王向阳瞬间把莫晓晓护在怀中,用自己的臂膀抵挡了刹车带来的冲击力。

    刹车之后司机又飞快的掉头,沿着本来要走的方向疾驰而去。

    开着跑车的女人被惹怒了,一把摘下了墨镜,紧追不舍。

    两辆车便在路上进行了一次急速飙车,眼瞅着就要追上了女人高跟鞋一个使力,油门猛踩,嘭的一声撞上对方的车尾。

    车里的莫晓晓惊呼一声,仓惶回头看了一眼:“她是冲着我来的?”

    “她接近不了我,便想抓走你要挟我。”

    是了,王向阳是什么样的人,且不说王氏家族的人日夜保护着他,就是他自己个人的手下都能保证他安全无虞。

    但总有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所以也间接使她处于一个危险的境地中。

    平时车接车送倒也安全,今天他突然出现在电视台,她便觉得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你早知道今天她会行动?”

    男人点点头,透过后视镜看向后面紧追不舍的女人,大风张狂的吹起,不知什么时候她金色的假发已经被吹走了,露出她一头张狂的紫发。

    没了眼镜和假发,很容易就能辨认的出来,她就是当初那个机场袭击他的,自称是龙乃山的人的凯瑟琳。

    在被关进市局看守所之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这个案子是市局还是个未解之谜。

    莫晓晓也认出了这个女人,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但她很快也冷静下来,深知自己这次是将王向阳从一个坚固安全的保护

    伞之下给拉下水了。

    “我能起到威胁你的作用吗?”她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如果我真被抓了,他们不管拿我要挟你什么,你都会答应?”

    男人看着她的眼睛,在司机一个甩尾的同时护主她的脖子和后脑勺,将人按在怀中。

    莫晓晓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在自己的耳边说了两个字:“不会。”

    那一刻,她突然有种如释重负,好像所有的亏欠都不再良心不安了一样。

    但随即,男人又道:“所以我不会让任何人得到你,你是我的,只能在我的手心,我的眼皮底下,安安全的。”

    ‘吱——’一个急刹车,车上的人因为惯性的关系冲击向前,猛的撞上椅背。

    红色跑车上下来的女人身着旗袍,走起路来摇曳生辉,她一边轻车熟路的从胸口掏出一把小巧的勃朗宁手枪,一边砰砰砰的开了三枪,瞬间将两个轮胎,以及车前的挡风玻璃报废。

    “识相的就赶紧给我下来!少跟老娘躲猫咪!”

    似乎是被司机玩弄的有些恼羞成怒了,她的眼神带着无可比拟的傲慢。

    司机打开车门,举手下车,不无讨好的说道:“我也只是拿人家的工资,替人办事,美女多多谅解。”

    “谅解你是上帝的事,我的事就是送你去见上帝!”言罢就要开枪,那个被枪指着的人却瞬间躺倒在地,一个滑行而出,单腿扫向凯瑟琳。

    后者大骇,没想到一个司机居然还练过。

    练过又能怎样,她手上可有枪。

    找到目标正准备开枪,却被对方一个鲤鱼打挺蹦起,单腿扫面踹了过来。

    在她躲开避免毁容的时候,那只脚瞬间踢飞了她手上的手枪。

    凯瑟琳大怒,活动了一下脖子和手腕,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要练练是不是?那老娘就陪你练练!”

    司机继续嬉皮笑脸:“姑奶奶,大美女,我可打不过你,我引你到郊区你来你应该知道是因为什么吧?”

    “少废话!”凯瑟琳觉得自己的手枪被踢飞已经是极大的侮辱了,她倒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一点教训。

    在她急速攻过来的同时,男人矫健的身影迅速闪转腾挪,并没有直面进攻,而是在一直的躲避。

    凯瑟琳怒道“你的人呢!你把我引过来无非就是想把我一网打尽!你的人呢!”

    “这不还没到地方你就动手了吗!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司机还有心情开玩笑“要不然你容我再往前开个几公里?叫上兄弟们,咱们好好比划比划!”

    “少废话!来几个人老娘都不怕,今天先灭了你!”

    “美女饶命!我只是一个打工仔啊!只要你放过我,怎样都可以!”司机在闪躲的同时开始求饶了。

    凯瑟琳愈发得意:“你想的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