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徐队受打击了
    徐子瑞这才掏出打火机点燃手上的香烟,看着苏楠的背影,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苏楠了,直到此时此刻才发觉自己对这个小师妹的了解还仅仅停留在表面。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烦躁的松了松领口,顺手将文件夹扔在了桌上

    手底下的几个人立马围了进来,怂恿者阿智上前,因为他们看得出来徐队心情不佳,谁也不敢面对这么一张冰山脸。

    阿智哭丧着脸上前道:“队长,听说露娜已经招了?什么事都是她做的了?”

    徐子瑞掀了掀眼皮看他,一张脸大写着冷漠!

    “你听谁说的?现在还在审讯阶段,不要告诉我你办案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结合事实根据来给一个人定罪!”

    阿智吓的赶紧摆手:“等半天没等到你回来,这才发了个微信问了问小林……小林也就那么一说!”

    徐子瑞道:“露娜确实承认了指控和罪名,只不过作为一个一直以来都矢口否认的人,她现在坦白的未免有点蹊跷,这里面估计还得有别的事情需要深入调查。”

    阿智不由一喜,不光是他,就连别人都面露喜色,被这个大案子困住这么长时间,终于柳暗花明了,突然有种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感觉。

    “队长!怎么会蹊跷呢!在那么多证据面前!她自己想不认罪都难!现在倒好,她自己先承认了,给我们的工作减轻了许多负担!”

    徐子瑞阴骘的眸子看向说话的人:“那么多证据?有很多证据指向露娜?我怎么不知道?!”

    阿智也道:“我也不知道啊,对了,你这段时间不是跟着苏警官的吗,是你们那边有新进展了?”

    刚才说话的小平头赶紧点头:“可不是,苏警官简直是女中豪杰,对犯罪情况的敏感度不亚于咱们队长!早先她让我们去查寄送视频的人,我们还查出了另外两份待寄出的信件,找领导开了公文调了出来,上面都是关于露娜购买麦角碱病毒,在国内成立实验室搞研究的事情!”

    “是啊,我们还按照信件上提供的地点和指示找到了实验室,并且确认了实验室的主人就是露娜和潘杰。据实验室的人交代,潘杰从始至终只提供了金钱支持,他们也没见过这个人露面。”

    “不光如此,我们也从露娜闺蜜的口中得到口供,露娜曾经表现出对苏琛极强的占有欲,为了不让潘杰怀疑,她更多时候则表现的水性杨花,对所有男人都感兴趣。但她喝醉的时候,或者闺蜜们独处的时候曾扬言,要弄死苏琛的女朋友,这样苏琛就仍然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队长,这些口供和证据苏警官没告诉你?”

    阿智急了:“你们怎么不说啊!要不怎么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呢!苏警官才来几个月啊,你们就赶紧抱人家的大腿了啊!我们都还被蒙在鼓里呢!”

    说话的人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本来这方面的事情不该我们开口的,苏警官和咱们刑侦大队不是一直互通有无吗。”

    “可不是,而且我们这段时间忙的晕头转向,就今儿才得空回局里来你又不是不知道。”

    阿智赶紧摆手:“开个玩笑,知道你们忙!你们也确实立功了!等这个案子破了,咱们徐队肯定好好褒奖你们!”

    “哈哈哈!巴不得赶紧结束呢,到时候我得申请几天假期,好好的放松放松!”

    “妥妥的!放心吧!”

    几个人在一起还在为即将拨开的云雾兴奋,徐子瑞整个人却有点坐不住了,这些证据一个个的迎面砸来,如果证据和露娜的口供完全吻合,那她坐实罪名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怪不得苏楠有这样的自信提审露娜,怪不得她不怕露娜矢口否认了,原来她的手上早就握紧了王牌!

    而发生的这一切都在他的眼皮底下,他却一无所知。

    他不知是怎么站起来的,也不知是怎么大步冲出办公室,不顾众人的阻拦冲出去。

    直到站在苏楠的面前,看着这张姣好的脸蛋,冷漠疏离的看着自己,他忽然有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只需要握住她纤细的脖子,就能让她因为窒息而憋红了脸,因为怕死而紧张的挣扎尖叫,捶打!

    他真是恨透了她这副自以为看透所有一切的表情!

    “徐队……”小林就坐在苏楠的旁边,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大步冲进来,却一言不发看着苏楠的男人:“你,你有事要跟楠姐商量?我去给你抱个椅子过来。”

    办公室的人也都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似乎有点担心徐子瑞会突然抓狂暴走,都不由得准备要起身过去劝架。

    “徐队,你坐,坐。”小林抱着张椅子放在徐子瑞的背后。

    他没坐,只是终于开口道“你查露娜的事情为什么没跟我说?”

    “难道露娜不能查?我们虽然在办同一个案子,但是一直以来都分工明确!我查别人的时候也没见你气势汹汹的过来质问我!”

    一句话说的徐子瑞再次哑口无言,一腔怒火憋的他脸红脖子粗的。

    苏楠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甚至不忘补刀:“师兄,你不会和露娜有什么吧,这么为她说话?这么包庇她?”

    办公室里的众人一副了然的表情,都不由的拖长了音调“哦——”

    “你在胡说些什么!”徐子瑞咬牙道:“我来问你跟露娜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你瞒着我做的事情让我心寒!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对了,还有一件事,与其让别人告诉你,不如我现在就跟你说,也省的你再心寒。”

    苏楠拿出一份复印件:“这是一份本来打算寄到市局,但还没到寄出时间的信件。”

    徐子瑞接过复印件简单的浏览了几眼就发现是一份肿瘤检测报告,去做检查的是尚芳菊,露娜的原名。

    在看到检查结果后,徐子瑞终于明白露娜今天的反常了。

    她自己说的,总会有突如其来的意外和疾病无法治愈无法控制,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与其被病魔带走,不如就坦然承认,起码还能让自己所爱的人早日洗清嫌疑,早日走出这个地方。

    这张检测报告也是苏琛留下的,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所有的后路,将露娜的嫌疑一点一点的送进市局,在这些证据面前她就算不坦白也无路可退了。

    当然,他是希望她自己能坦白的,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这份检测报告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露娜最后苦笑出来的样子,既是对苏琛算计她的事情的恨之入骨,也是对他聪明的人生阅历感到欣慰,将来他一定会好好的,诚如自己所希望的一样。

    看了这份报告,徐子瑞知道露娜这个人他是保不住了,忙活了这大半个月不仅没有做到潘英让他做的事,也让苏楠开始对他产生怀疑。

    就好像突然之间体醍醐灌顶,他忍不住要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他到底是怎么了。

    从前,站在苏楠这个位置上的人是他,眼神嫉恶如仇不掺杂任何私心的人是他。

    今时今日,他竟然要被苏楠用这样的眼神盯着!

    慢慢讲诊断书放下,他转身向外走去,身形竟然有点飘忽踉跄。

    苏楠在他背后叫道:“师兄,这个案子马上就能告一段落,昨晚没休息好,你可以去休息室睡一觉,不然一整天都会没精神。”

    那人的背影又是一顿,知道苏楠又在拿自己喝酒的事情说事,他本来就是一个不怎么喝酒的人呢,几乎没人能把他灌醉。

    昨晚宿醉,今天还迟到了,想不让她怀疑都难。

    没有勇气再回头看她一眼,几乎是狼狈而逃。

    人走之后办公室里的人还在窃窃私语,小林也察觉到了什么,小心翼翼问苏楠道:“楠姐,咱们徐队是不是受什么打击了。”

    “就算受到打击了,也是他自己打击自己,谁能打击的了他啊。”

    小林连连点头,说的也是。

    “好了,不要操心徐队了,赶紧把案子的资料整理清楚,准备对露娜提起公诉。”

    “是!”

    刚才徐子瑞出现在办公室的一幕也落在了沈岸之的眼中,对这个徒弟的变化他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肯定不会完全相信苏楠说的。

    但是徐子瑞为什么要为露娜着急,为什么要为露娜担心这么多,他精心培养的接班人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瞒着自己?

    正兀自纳闷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拉下百叶窗挡住视线,他接通了电话。

    “喂?”

    “沈伯父!”

    听到这三个字他不免头疼:“又干什么!你这一天天的!是打算打多少个电话!”

    “您老悠着点,本来心脑血管就不怎么好,这要是突然倒下了,你的得意门生一查通话记录,别到时候把什么事都赖小爷身上!”

    “可不就得赖你吗!一天来气我好几次!说吧!又为了什么事!你等等!我要说猜的没错,是为了楠楠吧!你说你,班也不好好上!天天惦记你那媳妇!大活人在这你还怕弄丢了?!”

    对面的方锦程不乐意了:“我已经把他从我眼皮底下弄丢了,您老最好不要让她丢了!不然我赖你办公室!”

    “你赖吧,到时候找你外公告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