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他之所以选择宋亚飞,就是想借你的手杀人。”

    “你别逗了!”露娜虽然带着冷笑,但表情已经有了些许警惕:“他跟宋亚飞又不认识,如果他的女朋友不是宋亚飞,也没有那么有能耐的父母,我就不会杀她,各取所需,他怎样我都不管,我只是不想让他离开我。”

    苏楠道:“你以为你已经足够自私了?那个被你爱的人其实更自私。”

    露娜看着她,哭笑不得的表情让她近乎于崩溃的边缘:“你还要怎样啊?我都已经跟你坦白了,该说我都说了,你还要干嘛?我说的都是真相,都是事实!就算你说的再多,我也不会把所有的脏水泼给苏琛。”

    苏楠道:“我知道,你对他的爱,却没有换来等价的回复,这公平吗?”

    “男女之间的事,哪有什么公平可言?”露娜勾唇讥讽:“苏警官,两个人在一起,并不是都跟你似的因为爱情,还有一个原因是各取所需,我们之间已经没了任何利用的价值了,是该说再见了。而我,已经这样了,当然希望他今后的路能好好的。”

    苏楠没再说话,露娜说的对,各取所需,她羡慕这个世界上所有因爱情而结合的男女,可惜她也不是。

    案子审到这已经是中午了,就算再有什么细节需要补充提问也得回去再整理一下露娜的口供下午再继续,苏楠打算走,徐子瑞却突然开口道:“苏琛的父母是被宋明夫妻所害,在十年前。”

    露娜突然抬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苏琛没跟你说过他父母的死因?”徐子瑞双手环胸看着他,眼底的光芒咄咄逼近,让她无处可躲。

    露娜摇头,继而似乎想到什么:“我们才认识的时候他好像说过,说他父母当年在煤矿里出的事,难道这煤矿是宋明名下的?”

    “不是,”徐子瑞道:“宋明夫妻俩以恶劣的手段杀害了他的父母,并且霸占了他们家的煤矿。”

    “师兄!”这个话题虽然是苏楠引起来的,但她却有点不希望徐子瑞继续说下去。

    如果露娜知道苏琛只是在利用她给自己的父母报仇,难保露娜不会更改口供,可就算更改也没关系,她这里有充足的证据让她坐实谋杀罪。

    只不过这其中还要徒增许多波折,她本来打算给露娜定罪之后告诉她的。

    没想到徐子瑞却好像没听见她说的话一般:“苏琛来到a市打工,还做了整容,这是他以前的照片。”

    言罢将文件夹里夹着的,一张苏琛上高中时的照片拿给露娜看。

    她接过照片看的时候眼睛里几乎露出震惊和不可置信的慌乱:“不,这不是他,你们就是故意拿别人的照片来糊弄我的吧!不是他!这绝对不是他!”

    “这是他当年在高中体检的报告,这是他现在在看守所的体检报告,血常规的dna比对显示是一个人。”

    “嘴巴长在你的身上!当然是你想说什么就是什么!”露娜愤怒的将那张照片撕掉,这本来就是一张复印件,撕掉也无关紧要。

    苏楠发现,苏琛父母的死因好像没有苏琛曾经被整容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大,看到苏琛以前的照片她变的暴躁愤怒,还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徐子瑞坦然说道:“他改变自己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接触宋亚飞,在认识宋亚飞之前先认识了,便想到了一招借你的手杀宋亚飞的办法。”

    “他做过微整形,我知道,我也做过。”露娜还在纠结整容的事情,喃喃自语道:“微整形再怎么改变也不会把一个人变成这样,不会,绝对不会。”

    “如果你需要,我们会找专门的整形医生给他做鉴定。”

    “师兄!”苏楠不免有些生气了:“苏琛很快就能洗脱嫌疑!整容与否是他个人**!你无权这么做!”

    “是吗?尚芳菊,在你知道苏琛所欺瞒你的这些问题之后,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还要继续包庇他所犯下的罪行?”

    苏楠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师兄!你什么意思!她已经全部交代清楚了!你现在利用个人恩怨胁迫威逼让她更改口供?!”

    徐子瑞却坐在原地不为所动,盯着露娜。

    露娜已看向他,似乎是觉得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你不就是想说,苏琛是为了给父母报仇才接触宋亚飞,才接触我?我是被他利用的,他一招借刀杀人,又给父母报仇了,又把我判了死刑?”

    “事实就是如此,如果你因为有所顾虑所以把罪名揽下,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呵,呵呵……”露娜用戴着手铐的手抱住脑袋,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笑出了声,肩膀一抖一抖,越笑声音越大,越笑越有些失控,到最后都开始用拳头捶打着桌子。

    就在苏楠忍不住怀疑她要更改口供的时候,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笑道:“我为什么要把罪名推给他?是我做的,都是我的做的,就算是借刀杀人吧,杀人的也是我,而且我杀人不是他指使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说到最后几乎变成吼的了,一边是得知真相的痛苦,一边是和过去告别的绝望。

    不知为何,苏楠竟然有种和她感同身受的感觉。

    在爱情中,谁先爱上对方,谁就输了。

    审讯室的门在身后关上,等在走廊的小林迎了上来,去接苏楠手上的资料袋:“楠姐,怎么样?”

    苏楠点了点头,小林也跟着松了口气。

    “你先回办公室去,我有些话要跟徐警官商量。”

    一旁的徐子瑞不由看了她一眼,小林小心翼翼的点点头,赶紧抱着资料走了。

    徐子瑞长身而立往窗边一靠,掏出烟本来想点上,似乎想到苏楠怀孕,便只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窗外的警车呼啸着进出,这个a市从来都不太平。

    夏天的阳光很高,甚至有些炫目,苏楠微微眯着眼睛看他:“师兄,你为什么要告诉露娜苏琛的事情?”

    “这不是你先引起来的吗?借刀杀人的话是谁先说的?”

    “那你也没必要把苏琛整过容的事情也告诉她,更不应该一次次的咄咄逼人,你巴不得露娜更改口供吧?”

    徐子瑞垂眸看着她,微微蹙眉“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你应该清楚我的办案风格,我眼里容不得沙子,露娜之前还对所有的指控矢口否认,突然坦白,我当然也会怀疑有人从中作梗利用她的软肋。”

    “你怀疑我从中作梗?”

    “我没说是你。”说完将眼神飘向别处,手上捏着的烟也因为用力而变形。

    “露娜是什么样的人,背后有谁在撑腰,你比我清楚!”苏楠也不由拔高了声音:“但是师兄!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你以为露娜会坦然承认罪行?!你太小看我了师兄!”

    徐子瑞这才有些警惕的看向她:“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当初要逮捕露娜的时候,你手底下那么多人看她一个大活人,还是被她给溜走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故意放她?”

    苏楠摇头:“我没有证据,我不会信口开河,但经过了视频鉴定一事,你在我心中已经不是当初代表正义的师兄了。”

    “视屏鉴定?”他按住苏楠的肩头说道:“是不是方锦程!我就知道!一定是他在跟我唱反调!他以为他现在在检察院做了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就能有本事接触鉴定科?!他说视频没有问题也不过是他的主观臆测!”

    “不是!”将人推开,苏楠警觉的后退两步:“咱们市局的鉴定科也不是只有一个人,我拿视频找别人做一下鉴定一样可以知道答案!”

    “备份怎么可能像原件一样!”

    “确实不太一样,但你怎么知道我给你的那份就是原件不是备份呢!”

    徐子瑞双目圆睁,表情有些恐怖的上前一步:“你什么意思?从那时候开始你就在怀疑我?!”

    “有些时候,你真的让我不得不怀疑!尤其还牵涉露娜!牵涉露娜背后!姓潘的!”

    当初姓潘的加诸在她身上的侮辱她并没有忘记!只要她在市局一天!她都不会放过这个姓潘的!

    不是不报,时机未到!

    徐子瑞深呼吸一口气,似乎自己也陷入了绝望:“你既然从没相信过我,就不该跟我一起查这个案子,也不该跟我共事。”

    “我不是不相信你师兄!是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你真的问心无愧,我为我今天跟你说过的话道歉!”苏楠说着眼眶也不由泛红,眼前这个人是她从上学时就崇拜的偶像,工作后又时时立为标杆的人!

    她所有的目标都是以徐子瑞为准则,只要能达到这个高度,让她付出多少努力都可以。

    可当她终于能近距离的站在他身边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所向往的标杆已经不再挺拔,甚至变得有些陌生。

    “时间会证明一切!”徐子瑞毫不客气的说道:“楠楠,我用了这么多年让你看清我对你的心,我也愿意多用一些时间让你明白我是不是真的在包庇罪犯!”

    “时间会证明一切,这也是想对你说的!”扔下这句话,苏楠转身向刑侦科办公室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