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全部都得死
    “怎么杀死的……”露娜露出一种近乎于凄厉的笑,这样的笑容苏楠之前见过,那是她第一次出现在市局,告诉她被三了。

    那时候的她也是这么笑的,但这一次却近乎于癫狂。

    “这个社会,想让一个人活命很难……”她一动不动的看着苏楠和徐子瑞道:“总会有突如其来的意外,总会有人为无法治愈的重症!但是想杀死一个人却非常简单,论杀人的手段,我如果一一说起来,那就有点班门弄斧了,你们做警察的,什么样的杀人方式没见过啊?尤其是徐警官,从事刑侦多年,你的经验应该非常丰富吧?”

    徐子瑞没有回答她,只是提醒她道:“说重点。”

    “我的重点就是……如果你想杀一个人,岂不是轻而易举?相信你的反侦察能力会让别人永远也无法找到你这个杀人凶手!”

    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等着徐子瑞发火。

    他也确实觉得火大,不过火气不是冲着她来的,而是冲着苏楠来的:“这就是你昨晚提审的结果?你所谓的真相就是让我浪费时间在这里听她胡说八道?”

    “人之将死,开开玩笑嘛,徐警官,别这么大的脾气,这种坏脾气可不容易找到女朋友哦。”

    “你闭嘴!”徐子瑞一声呵斥,她立马举手投降。

    苏楠有些疲惫的捏捏鼻梁:“你放心,就算今天给你定罪你一时半会也死不了,该交代的都交代,争取从宽处理。”

    “我还能从宽吗?我已经被上天判了死刑。”露娜低低叹了口气:“徐警官,抱歉,为了避免浪费您宝贵的时间,我们回归正题。”

    “如果你不浪费时间,现在就应该说完了!”

    将鬓边的发丝掖在耳后,露娜此时虽然形容枯槁,但是动作举止却都带着一股属于名伶的优雅。

    “林娟的死要从宋明说起,宋明本身有一定精神方面的疾病,一直在服用抗抑郁的药物。说来也巧了,在一次项目投资会上,我了解了一种名为麦角碱病毒的真菌,一直挺关注这方面的研究和临床试验,便也想自己弄来试试。”

    “说详细一点。”苏楠毫不留情道:“什么会议,谁邀请你的,只单单是关注?没有参与和购买?”

    “会议的名字我忘了,在东南亚,苏警官,你们应该还管不到那吧,再说了,这件事好像和本案无关。一开始我确实只是在关注,后来购入国内研究,宋明是国内第一例实验。”

    “实验?”苏楠忍不住要拍桌子了:“一条人命就被你这么轻而易举的说为是实验?我看真正有精神方面疾病的人是你!”

    露娜苦笑出声,声音低低道:“没错,我琢摸着,我也有病,我当初就该拿我自己做实验来着……不过就算是拿自己做实验,宋明和林娟我都要杀的。”

    徐子瑞道:“麦角碱病毒的真的能控制人的思维和大脑?听从你的摆布?”

    “哈哈哈!徐警官,亏你还从事刑侦职业多年,这种网络上的谣言都相信啊?”露娜笑着摇头,这么大笑的样子反而更像是在哭一般:“如果真的有,我第一个用在苏琛的身上!还要用在你们的身上!你说,我要不要用在银行,这样我就能有很多很多钱,就不会受人摆布了!就能和苏琛在一起了!你说是不是啊!”

    言罢依旧癫狂的笑,一边笑一边流出眼泪。

    苏楠静静看着她发泄情绪,等发泄的差不多了,又一次冷漠开口道:“你继续。”

    带着手铐的手擦了把脸,露娜呵呵笑道:“继续什么?哦,麦角碱病毒……这个东西会刺激中枢神经,加上他还服用安眠性药物,已经足以产生慢性毒,在身体里慢慢的积累。”

    徐子瑞漠然看着他,冷然说道:“你是通过什么方式让死者宋明中毒的?”

    苏娜看了他一眼:“她还没说到这。”

    “没关系,没关系,”露娜道:“你是不是打算问我苏琛知不知情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他不知情,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苏琛知情肯定不会让我做的。虽然,他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是不会让我去做这种事情,但我相信,他也是爱我的,总是劝我不要做出格的事,他怕我,怕我手上沾着人血,怕我以后走上不能回头的路。”

    苏楠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有些话到了嘴边也是欲言又止,如果她知道,这段时间她种种的犯罪嫌疑都是苏琛入狱前安排好的,不知今天说出这番话后会是一个什么心情。

    “说一下你下毒的时间,方式。”

    “时间我记得很清楚……年底,苏琛要给未来的老丈人送礼,掺了麦角碱病毒的五谷养身餐我就提给了他,并且让他特意叮嘱老丈人,每天都要吃,那一箱够他吃几个月的了。”

    “在你给的时候苏琛也不知情?”

    “当然不知情,你以为我傻,会把这种事情告诉他?”

    苏楠道:“师兄,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没了。”

    “好,那你继续说说你是怎样利用药物杀死林娟和宋明的。”

    “我不是说了吗,这种真菌有一定的刺激作用,对神经的伤害很大,在服用安眠药后不仅能转化为毒素在体内堆积,还会让人的神经亢奋,变得暴躁易怒,行为不受控制比较极端。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外界有一点刺激,都能演化为不可挽留的结果,想必那天林娟跟他争执过什么,所以他才一怒之下把人杀了。”

    苏楠在笔记本上快坐记录,头也没抬的说道:“你怎么知道他能杀的就一定是林娟,跟他们住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人。”

    “你是说宋亚飞?苏警官,我不知道他能杀的就是林娟,毕竟这个东西不能真的控制人的思想。其实就算杀的是宋亚飞我也无所谓,反正他们一家人都得死。”

    能面不改色,平平静静的说出这些话,反倒不像是第一次杀人,看上去倒像是有过多次的杀人经验一般。

    苏楠捏了捏鼻梁,审讯室里的空气对她来说太过压抑了。

    “这么说,林娟确实是被丈夫宋明所杀?”徐子瑞向她核实。

    “你们查的难道不是这个结果?”露娜反问他。

    徐子瑞没说话,他们查的结果很接近这个答案,但因为当时房子里仅有的三个人,两个已经死了,还有一个宋亚飞全然不知情,所以是不是宋明杀的只能凭物证证明。

    今天挺露娜坦白这些,又能从另一个角度来得到答案,也是一种方式。

    “宋明的死是因为麦角碱病毒?”

    “麦角碱和安眠药吧,你们尸检的结果是什么?胃部没有残留大量安眠药?”

    苏楠道:“没有,他妻子死后,他可能也是有所察觉,怀疑自己吃的药可能会带来精神方面的副作用,所以搬走后没有带走任何药品,包括安眠药。”

    “呦,还是个挺讲究的老头,”露娜冷嘲:“不过就算再怎么讲究,对苏琛他倒是毫不防备啊,怎么也想不到真正有毒的东西在他未来女婿送的养生餐当中。”

    徐子瑞再次蹙眉,就差敲桌子了:“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宋明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很简单,你们知道宋明长时间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长期服药已经产生了依赖。再加上自己亲手杀死了妻子,精神压力加大却断了药物的维持,这件事放在任何人的身上,恐怕都活不长吧?尤其是他这种身居高位的人,压力不必说。”

    话虽然说的没错,但是一个人总不至于因为抑郁,因为精神方面的压力就莫名其妙的被‘压’死了吧?

    “这么说,你确定和麦角碱病毒无关?”

    “我不确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计划中的,安眠药加麦角碱杀人事件没有发生,我本来还以为他在经历了这件事之后会加大安眠药的剂量,推动他早日去见他老婆,没想到还拖了一个多月。”

    苏楠忽的想到什么,转而对门口站着的小民警说道:“去档案室,把宋明死前的档案找出来,重点找他的心理医生。”

    “是!”小民警答应一声就赶紧去了。

    “虽然案子是推理的,但是结果**不离十了。”露娜深呼吸一口气,好像如释重负一般。

    苏楠转头看向徐子瑞,后者表情平静,但却在深深蹙眉:“你看我也没用,调查结果没出来之前,苏琛的嫌疑不能洗刷,毕竟他有充足的犯罪嫌疑。”

    “就因为他是宋亚飞的男朋友?”露娜笑道:“别逗了,苏琛是谁啊,无父无母在a市漂泊,也就只有我能帮他一把,可我能帮的也有限。但是找一个有钱有势的女朋友就不一样了,他的老丈人会把他的未来全都安排好。”

    苏楠一边冷笑一边转着笔:“相信苏琛工作的夜总会中,过去玩的富家千金不计其数,他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宋亚飞?”

    “这可能就是缘分吧,茫茫人海中,遇到那个对的人,这就是缘分。”露娜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苏楠:“可惜你没遇到这个人,也没法体会那种心情。”

    苏楠只当没听到她的后半句,冷笑回击道:“他之所以选择宋亚飞,就是想借你的手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