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人是我杀的
    “来这么早。”徐子瑞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有点睁不开眼。

    苏楠坐在椅子上,静静翻看一本无关紧要的卷宗,闻言看了他一眼。

    “我没回去。”

    后者一个怔愣,随即点点头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坐下,似乎有些脱力:“你太拼了,有些时候也该注意注意身体。”

    阿智从外面把徐子瑞的杯子送了进来,已经泡好了茶。

    “苏警官,要不要喝水?”

    “不用。”

    阿智撤退,把门关上。

    这边苏楠将卷宗放下,转而问方锦程道:“你还记得我在市局第一次见露娜的时候,她跟我说的话吗?”

    后者眉心一紧,似乎在绞尽脑汁回忆,全然不记得当时露娜是否说了什么话被苏楠抓住了漏洞。

    “露娜说,我妹妹做了我和方锦程之间的小三。”

    徐子瑞顿时有些紧张,看了一眼苏楠,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办公桌上的小柜子。

    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所以苏楠直截了当的将那个快递信封拿了出来放在办公桌上。

    “你都看到了?”

    “难道不是你想让我看到的吗?”她忍不住冷笑出声,似乎已经经历过了悲恸和震惊,此时此刻,她的心情已经静如止水。

    徐子瑞皱眉:“楠楠,你不要草木皆兵,我要是想让你看到就告诉你了,我怕你受不了。”

    “是吗?这属于私人恩怨,一不能立案,二不能逮捕,这些照片寄到市局来就是为了给我看的。你如果真不想让我看到就应该撕了,烧了,哪怕是扔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眶有些泛红,却依旧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徐子瑞觉得喉咙发干,好像自己那点龌龊的小心思全部被窥见,甚至还有点无地自容。

    “不过师兄,我在你心中就是一个那么容易被打垮的人吗?”盯着他的眼睛,她一字一句道:“看在这些年我们同窗同门的情谊上,师兄,既然有跟我有关的事情,请不要让我最后一个知道好吗!”

    徐子瑞张了张嘴,避开她的目光:“没别的事了,这件事正如你所看到的,你所听到的,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可以直接和方锦程对峙,憋在心里也难受。”

    “好。”她应了一声,收拾情绪:“我一大早过来等你,是准备和你一起提审露娜。”

    还尚未从上一件事中反应过来的徐子瑞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提审露娜。”

    “她还有什么问题?”徐子瑞蹙眉:“如果和本案无关的可以暂时放放,这个女人的事情我们还得再深入调查。”

    “和这个案子有关。”苏楠起身道:“走吧,她昨天晚上说有些话要跟我们坦白。”

    有些头疼的捏捏鼻梁,徐子瑞道:“我忙了一晚上,这么早过来你总得让我清醒清醒,起码让我喝口水。”

    “我怕拖的时间长了,有人给她背后的人通风报信。”

    “什么背后的人?”后者眸光锐利的看向苏楠:“你是说潘杰?”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潘英。”

    苏楠亦看向他,点漆一般的黑瞳之内,写满了陌生的疏离。

    那一瞬间徐子瑞竟然有点不敢去看她,慢慢起身,拿起水杯道:“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办公室直接去了审讯室,提审露娜的手续很简单,毕竟她还没有完全定罪。

    经此一夜,苏楠多少还睡的不错,露娜就不同了,通红的眼球和浓重的黑眼圈说明她已经一晚上没有好好睡觉了。

    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全然没有了平日的骄傲,坐在原地蓬头垢面,看上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也似乎是卸下了所有的架子,她所要做的就是坦白从宽。

    “师兄,你要不要上厕所?”苏楠坦然坐在桌前,随口那么一问。

    徐子瑞的动作一顿:“不去。”

    “还要添水吗?”

    看了一眼还要半杯水的杯子,他摇摇头:“不用添了。”

    “酒醒了吗?”

    徐子瑞反问她道:“什么酒?”

    “昨晚喝了不少吧。”

    “没喝。”

    苏楠笑道:“在我问你酒醒了没有的时候,你下意识的闻了一下手腕和领口。”

    “不要用你自以为是的推理来对付我!”

    “这算什么推理,我不过是觉得你今天的状态很像宿醉的人罢了。”

    徐子瑞登时有些哑口无言,一屁股坐下就搓了一把脸,似乎想以此让自己看上去清醒一点。

    他也发现今天的露娜有点不同,要在往日,她早就一句一个嘲讽的甩过来了,今天她安静的有点精神恍惚。

    苏楠率先对她发问:“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吗?”

    露娜有气无力的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觉得呢?”

    “心里藏着事情肯定睡不好。”

    “昨天晚上我就要说的,你没给我机会。”

    徐子瑞这一下有些不淡定了:“你昨晚擅自提审她?”

    “这不叫提审,应该叫聊天,是吧,露娜?”

    露娜冷笑一声没有回应。

    “其实你说了也就未必睡得好,一想到自己今后的日子要在这牢狱之中度过,怎么可能睡得踏实。”

    冷笑变成了苦笑“真羡慕你啊,苏警官,有个那么爱自己的老公,还从事着警察这种高尚光辉的职业,你从一开始出生就没体会过我们这些下等人的冷暖生活吧。”

    这话听在苏楠的耳朵里很不舒服:“如果此时此刻我们俩的身份换一换,你兴许就会明白,作为露娜你也让很多人羡慕。”

    “是吗……”

    徐子瑞道:“不要告诉我昨晚你们就在聊这些。”

    “就是这些,有什么不对吗?”苏楠耸肩,态度从容不迫:“女人之间能聊的话题就是这么简单,难道师兄你以为我真有一张利嘴,能说服露娜坦白?我只能说,我没这个本事,还是人家露娜觉悟高。”

    “坦白什么?”

    “这你就得问露娜自己了。”

    徐子瑞看向桌后的人,一向尖锐的目光此时变的沉冷起来,用眼神的巨大压力逼迫着她,不知是在逼她张口还是在逼她闭嘴。

    “人是我杀的。”露娜一张口就投下了一个重磅,她看着徐子瑞,一顿不顿的说道:“徐警官,你想知道的我都坦白。”

    “什么叫我想知道的?因为什么进来的你再清楚不过!有什么说什么!”

    露娜深呼吸一口气道:“宋明和林娟是我杀死的,指控苏琛的除了他的作案动机还有什么?作案证据都在我这。”

    “那你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我爱苏琛。”她大大方方的,毫不保留的承认道:“我和他认识了五年,爱了他五年。虽然人人都说,无情,戏子无义,我既是表子又是戏子,你们可以说我无情无义,但对他的感情,我本人最有发言权。”

    苏楠道:“就因为你喜欢他,所以对宋明夫妇俩下手?照理说,你应该对宋亚飞下手才对。”

    “有她,只不过还没轮到她,不过,快了。”她说完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阴森恐怖的笑意。

    苏楠心里一紧,要不是知道现在宋亚飞二十四小时有同事跟着,保护着,她肯定没法继续审下去了。

    不过宋明夫妇俩的死都神不知鬼不觉,能在她出手之前说服她不要继续就再好不过。

    徐子瑞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暂时将宋亚飞的事情搁在一边。

    “既然你喜欢苏琛,为什么要做潘杰的情妇?”

    “徐警官,一看你就没做过情妇吧?”

    徐子瑞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手上握着的笔都快被被掰断。

    只听徐子瑞道:“我当然没有这样的殊荣。”

    “做情妇图的什么?当然图钱,我是他明面上生意的打理人,看似手握大权,其实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发言权。我只是一个比较容易操控的傀儡罢了,这一点我清楚,我很有自知之明。”

    苏楠看向她:“这方面我们早就了解过了。”

    徐子瑞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又道:“不要说些和本案无关的话题,继续说你的作案动机。”

    “就是因为爱情,没什么好说的,宋明两口子不得了,当的官也不小,只要他们出面,苏琛前途无可限量。可是我不希望他离开我,也不想放手,但苏琛怎么说,苏琛说,在爱情和前途面前,他只能选择前途,而且我无法给他独一无二的爱,他也不会只守着我一个人。”

    说着说着,本就通红的眼眶蔓延出一层水雾,低低叹了口气,有些无可奈何。

    她的神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苏楠和徐子瑞看得出来。

    徐子瑞全程冷着一张脸,并未对她的坦白表示惊讶,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

    苏楠又道:“那你就详细说一下,到底是怎么杀死林娟的,她死于家中豪宅,摄像头没有记录下任何人进出的痕迹,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发现时间是七点钟。”

    当时林娟的死让很多人都无可奈何,整个刑侦大队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甚至连作案凶器都没有找到。

    虽然在后来的调查中逐渐拨开云雾,但依然没有找到犯罪嫌疑人。

    直到宋明的死,一切才慢慢水落石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